无忧书城
返回 听说你喜欢我目录

第286章 生日

所属书籍: 听说你喜欢我

    他心里盘算着,不管怎样,挂完这瓶就跑,然后赶去善县还来得及!这个生日,他想和流筝在一起,当然,还要带上二老,他还没有不孝到这个地步……

    温宜却看透了他一般,“你可别想挂完这瓶就跑啊!你自己是医生,你要以身作则,当个听话的病人!”

    “……”他真是服了他老妈了!这么智慧真是可惜了,应该去当女诸葛啊!

    他心神不宁的,眼睛快把点滴瓶给盯穿了!

    这瓶滴完已是傍晚了,还有两瓶!可以直接到深夜!他的生日可就真的快乐了!

    续的那瓶刚挂上,眼看着护士走了,他立刻把针拔了,棉签都不用,也不压血管,直接起身就要跑,被温宜拦住,“你想干什么?”

    “我要去善县!”他也不玩什么腹黑高深了,就是这么直接,想要老婆,想看到老婆!他真的很想问问温宜,到底流筝知不知道今天他生日?进沙漠之前还记在心里的,要给他礼物,在沙漠生死边缘走了一趟回来就给忘了也是很正常的,忘了没关系,他去找她,告诉她不就得了!很简单唐!

    “不能!流筝不让你……”

    温宜话没说完,他就急眼了,“妈!我现在真的没事了!不信你看我跟老头掰腕子,我准能赢他!”

    还是一句无心之言,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宁守正眼前又闪现出十几岁的少年宁至谦为了给自己已经长大寻找佐证,时不时找宁守正掰腕子玩玩……

    温馨,却也是一声叹息……

    恰在此时,病房门开了,熟悉的声音响起,“谁要掰腕子?至谦,你可以掰腕子了?”

    宁至谦一愣,继而狂喜,“不……不是去善县了吗?”

    阮流筝微笑,“我刚听说你要掰腕子?”

    他马上躺下了,依然虚弱的样子,“没……我哪能掰腕子呢?抬手都挺辛苦。”

    “是吗?那是我听错了?”她笑着站在门口,也不靠近。

    “嗯,一准儿是你错了!”他抬了抬手,“你看,手又肿了,这针我不打了。”

    “那可不成,你看你现在这样,虚弱得手都抬不起,不输液怎么行?今天好像还加了瓶补充能量的,你得老老实实输完。”她说着,这才走过来,发现他针掉了,按铃叫了护士来。

    他暗暗无语,他宁二也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时候!

    不过,横竖她来了,再输两瓶就两瓶吧!“流筝,你不是去善县了吗?到底去哪儿了?宁想呢?”

    阮流筝看着护士把针重新打好,神秘一笑,转身出了病房。

    这是在玩什么呢?他觉得妈妈肯定知道流筝的把戏的,转而看向温宜,温宜却摇摇头,表示自己一无所知。

    正疑惑,门再度开了,一辆小推车推了进来,上面放着好几道京菜,还有一个蛋糕,红色,心形,看着几分眼熟……

    小推车是她和宁想一起推进来的,宁想奶声奶气地还唱起了生日歌,受宁想带动,温宜、宁守正和阮流筝也都唱了起来。

    说不感动是假的,全世界他最珍视的人全在这里了……

    小推车推进,他才看清,蛋糕上还有裱了字母:LZ和ZQ。

    他说这红色心形蛋糕怎么这么眼熟呢……

    “爸爸!蛋糕是我和妈妈一起做的,您喜不喜欢?”宁想笑得眼睛发亮。

    “喜欢,非常喜欢,谢谢,谢谢你和妈妈。”他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

    宁想嘻嘻一笑,“爸爸!您叫错了!您该叫奶奶妈妈,叫妈妈老婆呢!”

    宁想一本正经地纠错,逗得大家都笑了。

    他把阮流筝拉近,顺着宁想的话,“谢谢,老婆。”

    温宜终于开始揭露真相,“你今天生日,也该开开荤吃点好的了,流筝说你很久不吃京菜了,大概也馋了,上午就开始忙碌,到处给你找食材,亲自为你做饭,这儿又没有DIY的蛋糕店,还到人家蛋糕店求人家让她自己烤个蛋糕。”

    他自是感动,摩挲着她的手,心里暖流一阵一阵的,像潮水轻拍着,抬头,“帮我许愿?”

    “一起吧!”她把小推车推近些,让他可以吹到蜡烛。

    <

    tangp>

    大家一起许愿,吹了蜡烛。

    “这次你许了什么愿?不会又是我所有的愿望都实现吧?”他靠在床头,满脸都是喜气洋洋。

    “干嘛老问啊!问了就实现不了啦!”她皱皱眉,嗔他一眼。

    “胡说!我说出来的生日愿望全都实现了,没说的才……快说!”没说的愿望才没有实现,可是,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他很想知道她的愿望,他是她的圣诞老人,她的愿望他排除万难也要帮她实现。

    她脸色先红了,看了眼宁守正,又看了看温宜,最后低声说,“我许的愿是……早点和你生个孩子……”

    他眉开眼笑的,正想着这个愿望还真是需要他努力呢!

    正美美地想着,“啊?”的一声,宁想在一旁开心地拍手,“我和妈妈许的愿一样啊!我也是希望快点有弟弟妹妹!”

    大家都认为这个愿许得很好,一时气氛其乐融融。

    宁守正他们三个只陪着吃完饭,之后便带着宁想回宾馆住了,这两天基本如此,都是阮流筝日日夜夜在陪着着宁至谦,温宜倒是很想替替她,但她那么执着,儿子又那么磨人,奈何不了他们小两口。

    虽说宁至谦抱怨这药水得滴到半夜,但事实上三个小时就滴完了,而且,有美在侧,等起来也没那么煎熬。

    输液输完,他舒服地伸了伸懒腰,惬意地躺在床上看着她忙碌的身影。

    阮流筝进进出出的,他认为是准备给他倒水洗漱擦身了。

    两人都是学医的,他尤其爱整洁,就算来了这边住宿舍,他那单间也是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这段时间实在经历了他从不曾经历的邋遢,她给他洗漱擦洗什么的,也是尽到了极限,收拾的干净程度比得上他在花洒下冲了。

    昨天是先给他洗脸漱口,然后打了三盆水来,一盆里加了沐浴乳,打起泡泡,另两盆是清水,他那一身,就是这么给他擦的。

    他躺着,十分期待……

    可今天她在忙什么?还没端水出来?

    末了,她自己洗得清清爽爽的出来了,空着手,他看着她,怔了好一会儿,“我呢?”

    “我先洗了啊,不好意思,你现在去洗吧。”她擦着头发,一点一点地用他的毛巾搓,“用了你的毛巾,不嫌弃吧?”

    “……”问题不在他嫌弃不嫌弃啊!他怎么会嫌弃?问题在于他呢?!待遇就这么没了?他躺在床上,懒懒的,“我起不来……没力气……”

    “……”还装!她斜了他一眼,“不是都能掰腕子了吗?”

    “哪能啊!不信咱俩来试试?我连你都扳不过!”他竖起手腕来,一副软绵绵的样子,末了又摸着额头叹,“哎哟,我这站起来一定头晕啊……”

    还是那样娇嗔的一眼给他,明知道他耍赖也愿意惯着他,曾经眸色清绝的宁医生啊,什么时候眼神变得如同小狗了?又是装可怜又是求抱抱的样子……

    端着水到他跟前,他立马欢腾了,被子一掀,大大方方地就把自己露出来了,当然,是穿着衣服的,不过,那急切的样儿可见他这一天就等着这一刻了!

    她觉得好笑,十年之前,战战兢兢走进婚姻的那个她,是一定想不到高冷的他会有这样一面。

    看着他享受地闭着眼睛,她失笑摇头,俯身,给他解扣子。

    他这才三十来岁,就已经在生死边缘滚了两遭了,每滚一遭,壳儿就褪一层,褪到这层,算是把那个婴孩般最本质的他完全给褪出来了,鲜嫩嫩的,就跟他身上这皮肉一样。

    她忍不住在他身上一掐,他竟然还很配合地哼了一声。

    这声音,明明不是春天,怎么听出几分春天的意味来了呢?

    毛巾在胸口一点点地擦过,落到肚脐处,不经意一瞥,柔软的裤子料子哪里能遮住某个人的不安分?——题外话——祝大家端午节快乐的快乐,安康的安康,怎么都好啦~~!!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2智斗(心安是归处)作者:缪娟 3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4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5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