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听说你喜欢我目录

第349章

所属书籍: 听说你喜欢我

    今年这个大年初一,对于程舟宇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暴风雨。

    万家团员,他却在冷风嗖嗖的街头溜达,之前在家中发生的一幕犹在眼前,耳边依然回响着咆哮声、哭声,挥之不去。

    因为彭妈提出了和彭蔓的婚事,他当时就懵了,以为已经和彭蔓谈妥,也以为自己妈妈已经想通,没想到竟然还把这个问题摆到桌面上来直接谈到了结婚撄。

    他当然没有含含糊糊,有礼貌却也果断地说清了,结果,世界大战便开始了偿。

    彭蔓哭,彭妈也哭,彭妈还边哭边骂,把他骂成现代陈世美,收拾东西连夜就要走人。妈妈也一起骂,一边骂还一边打他,甚至威胁他,不给彭蔓和彭妈一个交代就没有他这个儿子。

    他能怎么交代?

    他只能再一次重申,他不可能娶彭蔓。

    于是,他便被妈妈赶出来了,无论他怎么解释怎么求都没有用,妈妈说,就当没有养过他这个儿子。

    这样的话他听在耳里非常难受,他明白,能让妈妈把这话都说出来,妈妈自己也是不好受的,可是,不能因为这样就随随便便结婚啊!

    他苦笑,满城的过年气氛,他竟然无处可去。

    不是没想到给丁意媛打电话,但是这种境况,还是不告诉她吧,免得让她大过年的心情也不好。

    转了一圈,去超市买了几盒方便面,在家没能把晚饭吃完,也没心情再去找什么美食了,方便面凑合凑合吧!

    这酒店,一住就住了好些天,一直到春节假期结束,他仍然以酒店为家。

    程舟宇的不回家,也让周若云忐忑不安,牵肠挂肚。

    对于这个儿子,她一直有十足的把握。孝顺、听话,三十年都没变,虽然这次因为结婚的事跟她闹别扭,但她想,她既然用上了断绝母子关系这么严重的招,他一定会服软,没想到,他却仍然这么坚持。

    这让她愤怒,也很惶恐,他越是这样,她越不能让那个女人进门,这若是进了门,还有她这个当妈的地位吗?

    一气之下,她把人赶了出去,不管他怎么说都不原谅,除非他答应和那个女人分手!说实话,娶不娶彭蔓,倒是可以商量的,儿子实在不愿意,她也不能强按着牛头喝水,只是可惜了彭蔓存在她这的钱,不结婚了,那钱就得还给彭蔓了!有点肉痛!但再肉痛也得还啊!至于那个女人,的确是有钱,可她能像彭蔓那样把钱都交给她?别指望了!

    她本以为,就算儿子生气也是一时的,没准过几天就会自己回来,可谁知道,这混小子就真的滚出去不见人影了,难道真要和她断绝母子关系吗?这让她对丁意媛更恨上几分,就是她,才害得他们母子感情分裂!

    几天后,仍然没有程舟宇的消息,这个儿子,还真玩失踪了!

    她已经能想象了,她在这担心难过,指不定儿子已经跟丁家的人在一起欢欢喜喜过大年呢!这个没良心的!尤其想起程舟宇还说过要入赘的话更觉得憋气了!她好不容易养大的儿子,决不能就这样白白便宜了别人!

    她决定去医院!

    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要把儿子给弄回来!

    周若云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去了医院,为的是怕去晚了,没准儿子又要进手术室了,那可就一时半会儿都找不到人了。

    她到医院的时候,医院白班医生都还没来,她在科室里转了一圈,没发现程舟宇,想来他也没那么早来。

    她便找了个地儿安安静静等。

    渐渐的,医生护士们陆陆续续来了,她一个一个盯着,还是没看见儿子,甚至于,那个姓丁的女人都来了,也没见儿子的影子,她躲了起来,不想让那个女人看见自己,心里也在琢磨,儿子没跟这个女人在一起?

    她看了下时间,觉得不对劲啊,儿子平时上班是很积极的,这个点早该到医院了。

    医生们都穿上了白大褂,她还看见丁意媛离开了办公室去病房了。

    她这才往办公室走,探出半个身子,看见一个穿白大褂胸牌上写着“宁至谦”的人。

    这个名字她曾听程舟宇提起过,宁主任。

    主任是领导,那就找他们领导说话!

    她上前,径直走到宁至谦面前,“宁主任你好。”

    还没到正式上班的点,宁至谦看了眼她,点点头,“你好。”

    “我是程舟宇的妈妈。”她先做自我介绍,“请问程舟宇今天还没来吗?”

    宁至谦听了神情一滞,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而后低声道,“您跟我来。”

    周若云一阵狐疑,不过也挺愿意单独跟宁主任谈谈,毕竟这是儿子私事,办公室人太多了。

    周若云正想着怎么跟宁至谦开口,宁至谦却先说了,“阿姨,程舟宇没回家吗?”

    周若云摇摇头,“没有,过年那几天就没回,到现在也没个人影。”处于母亲的敏感,她觉得宁主任这么说,是不是儿子出事了?心里一紧。

    宁至谦蹙眉,“那可就麻烦了,不会有什么事吧?想不开?”

    周若云大惊,“什么事?我儿子能有什么事?”

    宁至谦神色肃然,“可能有麻烦了。我看他这段时间就很有问题,精神不振,一天到晚阴沉沉的,前几天工作中出现了失误,现在已经好几天不上班了。”

    “不上班?”周若云吓了一大跳,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他出现了什么失误啊?难道医死人了?不上班又是什么意思?是开除他还是怎么的?”

    “一切都还在商议,阿姨您别急,回去也安慰安慰程舟宇……”

    宁至谦话没说完,周若云就大哭出声,“我怎么安慰他啊?他好些日子没回家了!我压根不知道他人在哪儿!宁主任,这可怎么办啊?不瞒你说,我们家阿宇不容易啊!从小没有爸爸,我一个人把他拉拔大,他自己也付出了比别人不知多少倍的努力才有今天!可不能就这么毁了啊!”

    宁至谦仍然眉头紧蹙,“不回家?他会去哪里?为什么这么久不回家?”

    “……”周若云这才想起她原本来医院的目的是什么,之前可是抱着大不了闹一场的想法,让医院领导好好管管丁意媛的,现在心里一团乱麻,哪里还能说出那样的话,她甚至觉得儿子之所以精神不振出现工作失误,就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导致的,于是一言不发,又开始哭泣。

    “阿姨,您别难过,我看,还是先找到程舟宇再说吧,工作上的压力太大,他还不回家,只怕真的会出事。”宁至谦劝道。

    周若云何尝不想找儿子?儿子奋斗了那么多年才有今天的生活,如果真的毁于一旦,儿子能接受得了吗?会不会真的想不开啊?她越想越心如火焚,哭着求宁至谦,“宁主任,拜托你,帮我问问阿宇去哪了,拜托了……”

    宁至谦讶异,“我也不知道啊!”

    “可是有人知道!你们医院的丁医生肯定知道!”周若云现在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丁意媛身上了。

    宁至谦点头,“我去问问。”

    周若云也顾不得面子和骄傲了,跟着宁至谦一起去问。

    丁意媛在病房和今天要做手术的病人沟通,宁至谦等她沟通完了才问她。

    她看了看在宁至谦身后哭声泪人的周若云,“在酒店。”

    周若云喜出望外,“那……他有没有事?”

    “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她扯下一张纸来,写下酒店的名字和房间号。

    周若云捧着,擦着泪,飞快地走了。

    按照丁意媛给的地址,她找到了程舟宇所在酒店的房间,敲敲门,没人回应。

    她又按了按门铃,还是没人应。

    她急了,疯狂地按着门铃。

    终于,门开,门内站着狼狈的他。

    周若云一看,再次泪流,她的阿宇,还从来没有过这副模样!

    一脸憔悴,满眼红血丝,头发乱蓬蓬的,衣服一半扎在裤子里,一半掉在外面,扣子三四粒没扣,松松垮垮挂在身上,随着门开惊起的风扑面而来的,是一股烟酒混合的怪味。

    阿宇从来不吸烟不喝酒的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2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3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4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5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