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听说你喜欢我目录

第236章 追踪

所属书籍: 听说你喜欢我

    凌晨两点多了,宁至谦的车已经驶近丁氏鱼馆,再往前驶十米左转弯就能看见那家门店了。

    丁氏鱼馆。

    六年时间,曾经占据这栋大楼半个二层的鱼馆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某个洋快餐的招牌射。

    他喜欢吃鱼的,阮流筝从前常常煲鱼汤给他喝,有次发现了这个鱼馆开心极了,自己试吃了,觉得不错,有时间便拉着他来吃,他见她如此喜欢,家里有什么大聚餐他也提议来这里,只是自从阮流筝走后,便没有再来过矾。

    招牌更替,旧人却返。他眼前全是那个挽着自己手臂笑靥如花的女子,而那人,却在这黑夜里再次走失……

    心中越是焦躁,他越是逼着自己沉着,放慢了车速,联系宁时谦。

    然而宁时谦所在地比他远,此时还没赶到。

    “十分钟后准时到,你先盯着,别轻举妄动。”宁时谦叮嘱。

    “嗯。”宁至谦正常车速,转弯,渐渐滑入门店所在那条街,目光迅速扫视周围环境,并没有见到任何人,路边的车位逐一停着车,夜,静得没有一丝异状。

    如此地平静,倒让他觉得不寻常了,哪里出了问题?

    他拿出手机,和宁时谦分享了自己的位置。

    忽的,停靠在路边的一辆车车灯亮起,并且迅速起步,飞驰而去,速度快得惊人。

    就是这个吗?!

    他一踩油门,也飞一般地跟了上去。

    他知道露陷了,可是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只能飞车猛追。

    一时,凌晨两点的马路上,上演了一出深夜飙车。

    而那套密闭的房子里,阮流筝守着受伤的薛纬霖,心急如焚。

    薛纬霖的血渗透了包扎的纱布,将之染成一片红色。她摸了摸他的手和额头,都是触手冰凉,嘴唇也愈加苍白。

    阮流筝轻轻叫着他,“薛纬霖?薛纬霖?”

    薛纬霖应了一声,“嗯?”

    听这声音,已是十分虚弱。

    她心中着急,冲着那些看守喊,“他不行了!必须送医院!再耗下去会出人命的!”

    那些人看了她一眼,根本无动于衷。

    她还想着用老手段来逼他们就范,“如果你们不送他去医院,我也不会救里面那个人!大家一起死好了!”

    然而,这一次这一招却不管用了。那些人听了之后,只冷冷地道,“那就一起死好了!”

    而另一个人则冷笑,“得寸进尺了?你以为让你一回这招就百试百灵?不暴露我们的前提下退一步,求着你救老大!我们自身不保了还能让着你?别做梦了!劝你还是老实点!没准你做完手术我们还能放你回去!”

    对于这样的人,阮流筝一时也没了辙,看着虚弱地伏在地上的薛纬霖,她既难过又忧心。

    薛纬霖却气息虚弱地劝她,“别担心……我没事……”

    阮流筝低声哽咽,“你别说话了,保存体力吧,说来都是我连累了你。”

    薛纬霖苍白的脸色透出微微笑意,“别胡说,是个男人都会……拔刀相助的……就算不是……你……是别的人……我也会……这么做……”

    正说着,一名看守的手机响了,那人接听,手机里传来急迫的声音,“我出事了!被人跟上!那个女医生使诈!来的是她那个男朋友的车!我在往和你们相反的方向开!但是我估计撑不下了!警察也跟着我!你们自己看着办!”

    一段急切的话语之后,电话便挂断了。

    接电话的人骂了一句脏话,目光凶狠地盯着阮流筝。

    阮流筝意识到出事了,心中有些发怵,可表面却装不知,仍然平静。

    “怎么回事?”叫阿九的问他。

    “这个臭XX!”那人指着阮流筝,“使诈把她男朋友招来了!现在老三在被人追!要我们自己看着办!”

    阿九明显比其他人要狠些,上来一把揪住阮流筝的头发就是两个耳光!

    阮流筝被扇得脸颊发麻,嘴角淡淡腥味,也没说话,反正任何话都是废话。<

    tang/p>

    一旁的薛纬霖却不淡定了,已是十分虚弱的身体,又被绑着,仍然滚着过来,朝阿九一冲,“放开她!”

    阿九怒火被挑起,一脚踢在薛纬霖伤处,已被血染红并颜色变暗的纱布上又渗出一层新血来。

    “薛纬霖!你别乱动了!”她真担心这伙人一旦亡命起来就会下杀手。

    阿九还要继续打薛纬霖,被人阻止,“阿九,别耽搁了!我看我们还是跑吧!再耽搁下去,只怕老三扛不住,警察迟早找到这里。”

    阿九听这话倒是不错,狠狠地在薛纬霖身上踩了一脚,“收拾东西!走!”

    “那……老大还带走吗?”逃命之际,人人开始为自己着想,有人想要甩包袱了!

    阿九想了下,“带啊!不带我们哪有钱活下去?下半辈子怎么办?还有这女人!也得带上!能救老大就救!不能也是个人质!”

    “那这个废物呢!”有人踢了一脚薛纬霖。

    “不管他!”阿九挥挥手。

    有人进去把躺在床上那个伤者背了出来。

    “你们……”伤者脸色比薛纬霖还灰白得厉害,说话有气无力。

    “老大,我们要带你走了!这里不安全!生死攸关,兄弟们不能抛下你!”阿九说。

    而后,有人拎起了阮流筝,迅速往外撤。

    阮流筝不断回头看地上的薛纬霖,想过是不是求情把他带走,不要扔下他,可这个念头刚起,她就骂自己脑子抽风,跟着去不知是死是活,留在这里,生机大多了。

    出去的时候,她看着过道上她曾摔过的地方,墙壁上一抹血痕,地上一粒扣子,血痕是她用戒指划破自己的手印上去的,扣子也是她在车上时嗔看守不注意将衣服上的拽下来的,会有人经过这里吗?会有人找到这里吗?看到这两个印记,会知道这层楼有问题吗?

    她被带进了电梯。

    这一次,她没有被蒙住眼睛,也松开了她脚上的绳子,只手还绑着,胶带又缠住了她嘴巴。

    一个人背着伤者,两个人挟持着她,其他人,也都围在她周围,显然,要逃跑的可能性为零。

    她再次被拎上了一辆商务车,车开上马路之后,她惊讶地发现,这竟然就是她家斜对面的小区。

    回想她被劫的情形,换了一辆车,绕了不知多大的圈,竟然又开回到这里……

    已是凌晨,车极其稀少,司机在道上开得飞快,然而,开了一段之后,司机就疾呼,“有人在跟着我们!”

    叫阿九的往镜子里一看,果然有车跟着他们,也和他们一样开得飞快!

    “怎么办?”司机问。

    “绕!甩掉他!”阿九恼恨地道。

    司机开始拐弯,往狭窄的街道钻,倒是渐渐拉开了些距离,可是没开多远,司机往后视镜里一看,吓道,“警车追来了!”

    揪着阮流筝的人一听,掐在她手臂上的手几乎将她胳膊捏断。

    她暗暗吸气,尽量不吭声。

    “再拐!”阿九有些慌了,“你技术不是很好吗?”

    司机听了,一脚将油门踩到底,七拐八拐地绕路,后视镜里的警车远了些之后,他才敢舒一口气,然后,却突然愣住了,阿九也愣住了。

    前方五十米处,几辆车横身摆在那里,将这条路堵得密密实实无法过。

    “冲得过去?”阿九厉声问。

    “不不不……不行啊!这不是路障说冲就冲!冲过去我们的车也废了!跑不了了!”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抖,脚下的油门却松了,车速减下来。

    “冲!”阿九已经烦躁至极,“这前有车后有警察的,不冲肯定跑不了!冲了至少还有希望!”

    司机听了一咬牙,踩紧油门直冲过去。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挡在前面的车被撞移了原来的位置,豁出一个出口来,而他们乘坐的这辆,车身前半截也撞凹进去了一半,但是还能开得动。

    然而,这一声巨响却撞在了阮流筝心里。撞碎的是她的心!撞凹进去的也是她的心!他的车!正中间被撞的那辆是他的车!他人呢?

    是不是受伤了?!——题外话——还有一更,会很晚,亲们早点睡,很抱歉这断时间更新越来越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2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3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4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5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