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听说你喜欢我目录

第312章 断奶

所属书籍: 听说你喜欢我

    温宜有些迟疑,“流筝,至谦回来肯定会闹的。”

    阮流筝把宝宝的衣服和奶粉装了一个大包,无比果断,“妈!难道您没看见吗?至谦这两个月瘦了多少?他太辛苦了!一周能有一天按时下班就不错了,通常至少十点了,很多时候都是半夜,做完手术累得手都抬不起,回来还哄孩子,再这么下去,我怕他出事啊!”偏偏这俩小破孩白天都很乖,半夜两三点醒来那一顿就只要他!

    “可是……绂”

    “妈,别可是了!我跟他是同行,我比谁都了解他有多辛苦!这样下去绝对不行!您看看他,这段时间下来平均每天睡眠两个小时都没有!一个他身体吃不消,再一个长期以往,我担心他会出差错!都是血肉之躯,不是铁打的!逼”

    她心意已决,不管温宜怎么说,都不会改变了。

    东西收拾妥当,她叫上裴素芬和两个保姆,让司机送他们回家。

    温宜追上来,仍然不放心,“可是晚上孩子再大哭怎么办?这一哭可就收不住!”

    阮流筝想着那夜宝宝嗓子都哭嘶的情形,心里也痛,但是,她更痛孩子他爸,狠狠心,道,“妈,一个过程而已,总要习惯的,万一他哪天做大手术通宵不能回呢?还不是找不到爸爸?孩子这么恋他总不是好事,不管怎样,要纠过来。什么时候纠过来了,我什么时候回来,或者,等宝宝晚上不需要喝奶一觉到天亮了,再带回来也行。”

    想到他的性格,势必会追过来,她又补充,“妈,您还得告诉他,不要来我家找我,如果再想将宝宝带回,我就真的带着宝宝藏起来,让他找不到了!”

    温宜也没了办法,她也心痛儿子,只好任由阮流筝回了娘家。

    不知道换了地方孩子是不是不适应,一整天都没有在宁家时乖,尤其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两个孩子的“恋爸症”竟然提前发作了,本来在宁家还只有凌晨两三点那一顿非爸爸不可,结果八点这顿就开始一起哭,跟前次一样,奶也不肯喝了,阮流筝和裴素芬一人抱了一个,怎么哄都哄不了,最后竟然是哭累了睡着的。

    这样睡着的宝宝怎么睡得安稳?不到一个小时又开始嚎,如此反反复复的,哭到最后,嗓子哑得声儿都出不来了,跟猫叫似的,一声声挠得人心里难受极了,两张小脸也哭紫了,小身体一下一下地抽着。

    裴素芬抱着孩子心疼得眼泪哗哗直流,阮流筝何尝不是心痛?也只能硬了心肠。

    裴素芬叹息,“你跟至谦啊……真是!别人家里只为抱怨男人不管孩子吵架,到你们这就是相反的!”愈加感慨她家女婿是个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男人,想着阮流筝说的“断奶”两字,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别人家里断奶是把孩子带离妈妈,几天不见,这奶也就断了,也只有这两口子,断奶是断爸爸……

    孩子这么闹,一家人连同两个保姆都没法安睡,过了后半夜,稍稍打了个盹,阮流筝的手机响了。

    她知道是谁打来的,一看,果然是他,凌晨三点多了。大约是下班回到家里见不着人立马又驱车过来了。

    干脆掐了不接!

    他继续打!

    她再掐!

    反复几次,他发火了,一条短信发过来:阮流筝!你胆子大了是吗?赶紧开门!

    她没理,转到窗口一看,看见他的车停在门口,果然还是追来了!

    硬着心肠给他回短信:今天我不会开门的,哪怕你把房子拆了我都不会开!回去吧!

    阮流筝!

    他回过来的只有这三个字。她能想象,他已经愤怒到何种程度了,大概真的有了拆房子的心了。

    而此时,宝宝又开始哭。

    嘶哑的哭声,像紧箍咒一样,震得她脑门子一阵一阵发紧,一阵一阵发疼。

    寂静的夜里,俩孩子一唱一和的哭声更是突兀,穿过厚重的窗帘和玻璃,回荡在小区上空。

    宁至谦站在门口,被这哭声闹得心如绳绞,一遍一遍地按着门铃,大喊,“阮流筝!你开门!宝宝要我!”

    里面是听不到他的喊声的,只有急促的门铃,配合着这哭声,愈加扰得人心烦意乱。

    裴素芬慌张地看着她,“是至谦来了!”

    “不许开!”她果断地说,“再把奶瓶拿

    tang过来试试!”

    保姆冲了新的奶粉,温温的,递到阮流筝手里。

    门铃停了,家里电话响个不停,裴素芬没能坚持住,去接电话,宁至谦的声音在电话里如炸雷一般,“妈,开门!”

    “至谦……”裴素芬为难地看着阮流筝。

    “不准开!”阮流筝不准自己心软。

    “妈!”宁至谦在那头急了,“妈,再不开门,我扔砖头砸玻璃了!”

    “他……要砸玻璃……”裴素芬无奈地传话。

    “让他砸!最好被保安抓走!”她狠心道,用奶瓶嘴在宁遇嘴边上沾啊沾地,也不敢在他哭着的时候塞进去,怕呛到他。

    大概是饿狠了,宁遇也不挑人了,小嘴翘着,随着奶嘴左右移动,小嘴也左右噘着去够。

    阮流筝心里一喜,试着把奶嘴伸他嘴里,他立即就含住了,开始用力吸,一边吸一边哼哼唧唧的,还不时睁眼看一眼她,好像在抱怨。

    她不禁又觉得好笑,心里总算有些安定了,示意裴素芬过来,把已经安定下来的宁遇交给妈妈,自己再去抱在保姆怀里依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宁茴。

    这两兄妹也是奇怪,要闹的时候一块闹,消停的时候也一块消停,哭够了的宁茴在没有哥哥“申援”之后,也一口叼住了奶嘴,跟哥哥一样开始哼哼唧唧吃。

    这一回,俩小家伙将奶瓶里的奶喝得一滴都不剩,终于安然睡去了。

    裴素芬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叹道,“就是饿了呀!还非犟着不肯吃!真是!”

    阮流筝在俩小家伙睡熟以后,把他们放回床上,终于松了口气。

    也不去管外面的人现在怎样,反正是不能开门的,不然他进来,万一等会儿宝宝又哭起来,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宁遇和宁茴也白哭了一天。

    守着俩小家伙,她趴着也打了半小时盹,裴素芬把她拍醒,让她也到床上睡下。

    她迷糊间想起他来,轻声问,“人走了没?”

    她不让开门,裴素芬也不敢开门,只在窗户里看到车还在,便道,“还没。”

    她于是披了衣服下楼,打开门,结果有什么东西随着门慢慢往后倒,靠在了她双膝上。

    最初还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他……

    这家伙,累得能坐在台阶上就睡着了,还要强撑什么?

    她心里柔情千转,关上门,蹲下来扶他。

    一碰之下,他倒是醒了,一双眼睛通红,瞪着她,“你好大的胆子!”

    她什么也没说,蹲在他面前,笑嘻嘻地看着他。

    “看我傻笑?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他脸更黑了,加上发红的眼睛,青黑的眼眶,还真有些肃杀之感。

    顺毛这种事,只有一种办法是最凑效的,解释再多都是无用功!

    她凑上前,抱住了他脖子,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在了他唇上。

    他们之间有多久没亲热了啊,这么热情,他只觉得电流从嘴唇瞬间通到全身,酥麻阵阵。

    他又好气又好笑,不客气地将她整个人按进怀里,惩罚式的吻了个够。

    末了,她倚在他肩窝里,低柔地撒娇,“回家去,好不好?”

    彼此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如今的两个人已经完全不用解释,他怎不知她用意?揉着她的头发,不舍,“你白天晚上的代宝宝,会很辛苦。”

    她再如何辛苦,也没有他辛苦!懒得和他讲道理,只是摩挲着他的耳垂,撒娇似的重复着那句话,“回家去。”

    他终究妥协了,“有事情,一定打我电话。”

    “嗯,走吧。”她拿过他的钥匙,反正她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

    “你干嘛?”他跟着她问。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2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3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4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5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