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65章 这也太夸张了吧

刘思明觉得很生气。

这不是妈妈第一次让他丢人,毫不夸张地说,妈妈每一次出现在小伙伴们面前,都能做出让人大跌眼镜的事。

所以,当妈妈找到他时,他根本就不想跟她说话,一句都不想说。

妈妈一直在絮叨,还是那些他听得不要再听的胡话。

什么“我把你拉扯大有多不容易”,什么“你爸只顾自己,家里全靠我”,什么“为了你和你爸,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什么“我这辈子全指着你活”……

“你可以不这样啊。”刘思明终于说话了,“我求求你,你自己另外想个活法吧,别为了我,行吗?”

思明妈妈傻眼了。

刘思明又道:“我又没让你对我好,我和我爸也没让你舍不得吃穿,我们家很穷吗?上个月你股票跌了,我亲耳听到你跟我爸说的,说是十几万没了。那么你少炒股,多给自己买点新衣服不就好了?”

“你是想气死我啊!”这句话思明妈妈总爱挂在嘴边。

“你在这个家,那么不开心,那么生气,那你可以走嘛。”

“你说什么?”

刘思明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了,但他实在无法继续忍受。

他忍受不了妈妈在自己面前可怜兮兮的样子,难道说,妈妈这样,都是他造成的吗?

“唉……”刘思明叹着气,拎着书包就要走。

“你去哪儿!你等等我!”思明妈妈抹着眼泪跟上去。

“我回家啊。”

“那……那我们一起回家。”

“你不是讨厌我和我爸吗?”

“我……”思明妈妈噙着泪,“你这个死孩子。”

“到底回不走回啊,回的话,我就叫车了。”

“先去趟超市,妈买点你们喜欢吃的菜。”

“唉……”刘思明又叹气,“就不能买点你自己喜欢吃的吗?”

思明妈妈真的没想过这个,自从她当了妈,她就已经忘记“自己”是谁,谁是“自己”了。

如果说许梦安和李云阶隔着“次元”,思明妈妈和刘思明之间简直就是隔山隔海。

只是,直到现在,思明妈妈仍浑然不觉。

“老妈,这花不是你准备的吧?”坐在副驾驶的女儿问许梦安。

许梦安只好笑笑。

女儿又道:“你不喜欢大红大紫嘛,如果是你选,肯定不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你是打算先声夺人喽?我还没问你翘课的事呢,你倒计较起花来了。”

“翘课是既成事实,你怎么罚我都无所谓。因为,我今天真的是太开心了。”

“记得前几年,我女儿有什么都会跟妈妈分享的,我们俩有说不完的话……”

“记得前几年,我老妈总是那么温和,我们俩也有说不完的话……”

前边是红灯,许梦安停了车,拉了手刹,看着女儿:“有些规则还是要遵守的,比如,遇到红灯就得停。再比如,既然你答应了去补习班,就应该按时上课。”

“我知道的,下不为例。再说了,我都讲过的,以后再也不碰钢琴了。”

“钢琴课只是暂停,妈妈没说不让你学。”

“我不想学了。”

“我不想跟你吵架,我是在跟你沟通……”

“别沟通了,按照规则,现在是绿灯,我们应该往前开了。”

许家小院很久没这么热闹了,兰香炒了几个小菜,李静给炖了药膳汤,不服输的许母也拿出了自己最拿手的红烧系列。红烧肉、红烧鱼,这些个菜颜色够好看,本身就透着股子喜庆。

不过,李静颇有微词,表示“少盐少油”才是健康饮食,还拿出养生公众号的文章给许母看。许母摇头,告诉李静,说许梦安说了,养生的前提是养心,心情好了,身体才能好。两人差点没掐起来。

熊熊也在,正带着李云阶打王者。自从许梦心生完西瓜,奶奶和爸爸便只围着她们转。在外婆家呆着,对熊熊来说,是最开心也最放松的时刻。

“哎呦,别出射手了,我们这边已经有射手了!我就是射手,后羿,你没看到啊?”熊熊很不满,“姐,你到底会不会玩啊。”

“行,那你自己玩,我不玩了。”李云阶也有些闷闷不乐。

“你出个肉嘛,呐,蓝胖子,你就选这个。”

“太丑了,我不喜欢。”

“不丑啊,等这局打完,我给你买个皮肤,粉红色的,可萌了。”

“那还差不多……”

许梦安一边给许父剪指甲,一边跟李临絮叨:“什么时候你跟云阶谈谈吧,我现在说什么她都不听。我们没说不让她学琴,只是这段是非常时期,过去了就好。”

“哎,刚才我姐说,她美国有个朋友,就是做留学咨询的。云阶的英语成绩还是可以的,努努力,考个托福……”

“你忘了?我们答应过孩子的,不让她去国外,不让她去读寄宿学校。”

李临挠头:“要是她考不上重点高中……”

“所以才要上补习班啊!是咱俩醒悟得太晚了。就云阶他们班的王哲,成绩都那么好了,照样上补习班,还请私教。我特意给王哲妈妈打了电话咨询,人家说了,孩子还小,送去国外不合适,上大学之前,都应该把孩子留在身边。孩子的事,王哲妈妈可是什么都亲力亲为的,王哲学到哪,她就跟着学到哪,我还听说,她连奥数题都会做。”

“这也太夸张了吧。”

“王哲之前语文有点弱,作文特别容易失分。王哲妈妈了不得啊,把这几年的中考作文题研究了个遍,手把手教孩子。薛老师还打算让王哲妈妈开个讲座,跟我们这些家长分享一下心得。我说,你好歹也是个副教授,就不能在这些地方下下功夫?”

“饶了我吧。”李临笑了,“我这个副教授又不是研究教育的,我研究的是殡葬学,跟死人打交道的……”

许梦安赶紧使眼色,来不及了,许父的脸瞬时就僵了。他本就听不得“死”这个字,何况现在病着,更觉心塞。

“样孩子寄几学!”许父发话了。

“听到没,爸说了,让孩子自己学。”李临转对许梦安。

许梦安撇撇嘴:“我没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万家诉讼(幸福到万家)作者:陈源斌 2兄弟:上部 3城中之城作者:滕肖澜 4欢乐颂作者:阿耐 5不得往生(野蛮生长)作者:阿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