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老妈有喜(姐姐们的人生下半场)目录

第46章 我什么都不用怕

许梦安把部门的人叫到一起,临时安排了个短会。看到原先借调到市场部的凌美川也在,众人面面相觑,却也心知肚明。更有甚者,早就猜到这凌美川是回来跟阿木抢那个副总监的位置的。

阿木自是不悦,可又不好摆在明面上,便只跟着打哈哈。这位许总监,平时看着虽然和风细雨、面慈心善,可她做起事情来绝不手软,更不会存在什么商量的余地。

果然,许梦安没半句废话,花了十几分钟就把工作安排好了,刚要离开会议室,老张便走了进来。其他人看到老板来了,也都识趣离开。

待他们都走了,老张才微笑着道:“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尽管跟我说。我有个朋友,是中医院的主任医师,他的科室就能帮中风患者做康复训练。”

“谢谢你,老张。”

“梦安,你到新苗三年了,可以这么说,新苗这棵‘苗’就是在你手里成长起来的。我内心是很感激你的,没拿你当外人,所以,也希望你别把我当外人。”

许梦安不知道老张这话里埋着什么扣,兴许跟公司疯传的她怀孕的事有关。可是,既然自己并不打算要这个孩子了,自然就没必要跟老张说了。

“怎么会,我只是不想把私事带到工作中来。老张,你多虑啦。”许梦安也微笑着。

“我相信,一切问题你都能处理好的。赶紧回去吧,好好照顾你父亲,也要照顾好你自己。”

待许梦安赶到医院,小英已经不在重症监护室的陪护区,许梦心孤零零坐在窄小床铺的边缘,看起来怏怏的。见姐姐来了,许梦心的表情仍没多大变化,只是示意姐姐过去坐。

“现在这些钟点工脸还真大,我说给她加钱,她还不干,说是有安排了。”很显然,许梦心说的这个“她”是小英。

“人家是钟点工,按钟点算的嘛。再说了,小英本来只在你家里干干家务,冷不丁让她来医院陪护,她当然不会愿意了……”许梦安道,“我们请个护工就行了。”

“护工老贾已经请了,我只是气不过嘛。我对小英多好啊,除了工钱,什么衣服、包、化妆品,算起来也送了她不少。我没拿她当外人,她呢?她是怎么对我的?”

这句“我没拿她当外人”当许梦安想起了适才老张说的那些话。

许梦安笑笑:“不过就是个雇佣关系,你搞那么复杂干吗?再说了,就算不是雇佣关系,世上也没那种道理,说你对一个人好了,那个人就非得对你好……”

她许梦安在新苗这几年,全心全意,披荆斩棘,老板也未必见得是拿真心待她的嘛。

“不是吗?不应该吗?“许梦心不解,看着姐姐。

“心心,你都老大不小了,这种道理……”许梦安本想说教,到底还是忍住了,“好了,没必要因为这些生气。爸爸情况还稳定吗?”

“还好的,”许梦心抬手看表,“呐,等会儿可以进一个人,你去看看他吧。”

“你去也一样……”

“姐,你又来这套,我最烦你这套。搞得好像你比我大度,什么都让着我似的。爸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我很担心他,所以早上我一定要先进去!可是现在,你怎么也应该去看看他了吧?你不想见他,那他还想见你呢……搞不好,他想见的只有你呢。”

许梦安错愕,她实在不理解妹妹的脑回路,这都是什么鬼逻辑!

“你从小就比我懂事,爸爸也更宠你,更信任你,他当然更喜欢你了。我呢,只会惹祸,只会给他添麻烦。”许梦心低着头,“我都恨死自己了。什么抓老贾的现行,老贾他根本就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要不是我无理取闹,我婆婆也不会闹到爸爸那里,他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别自责了。”

“你知道吗?你们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难受。真的,哪怕你骂我一顿,都比这样好。我捅了那么大的篓子,你们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数落我!妈还安慰我呢,说没事的没事的,和我没关系。有没有关系我心里没数吗?我骗得了自己吗?”许梦心的声音越来越大。

许梦安看看陪护区里的其他病人家属们,示意妹妹冷静。

“我就是堵得慌,没想跟你发脾气。我现在是个罪人,哪有资格发脾气……”许梦心压低了声音。

“16床的家属,可以进来了。”护士走进来道。

许梦心推了姐姐一把:“去啊。”

父亲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只是睁大眼睛看着许梦安。

他的嘴角变得有些歪斜,嘴边溢出了一些口水。

许梦安拿纸巾要帮他擦擦口水,他扭过了头,拒绝着她的好意。

这老头,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逞强。<
/p>

“爸,我刚才问过医生了,明后天就能转到普通病房。”许梦安收回了自己拿着纸巾的手。

“唔……”父亲想说话,却连说话都变得十分艰难。

中风的后遗症有很多,包括口眼歪斜、语言不利、半身不遂等。好在,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父亲并没有瘫痪。

“妈在心心家,等你转到普通病房了,我再带她来看你。还有富贵,你也别担心它,昨天云阶要住你们那,我们离开前,给它留了很多狗粮和水。”许梦安知道父亲最挂念的是谁、是什么。

“唔,唔……”父亲努力抬手,指向了许梦安的肚子。

许梦安一愣,然后笑了:“你也知道了?”

父亲点点头。

“是啊,既然妈都猜到了,怎么可能不跟你说。”

“撑!”

父亲想说的应该是“生”,也许,他已经感觉到许梦安不想要这个孩子了。

“撑,撑!”父亲强调着。

见许梦安不说话,他便伸手去拉她,大概是方位感有些模糊,他没能够到她的手。

于是,她伸手,握住了父亲那双冰凉的大手。

“大……大姐,”父亲准确无误地吐出了这两个字,并且继续说着,“撑。”

许梦安只觉得眼睛一热,泪水瞬间喷涌而出。

大概父亲是怕许梦安听不懂,就用手指在她手心上比划着,画来画去,果然就是个“生”字。

父亲还有话说:“唔唔,我……我带……我带!里……里不……不……哈!”

“我知道,你是说,有你在,我什么都不用怕……”许梦安已然泣不成声,“爸,我不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 2万家诉讼(幸福到万家)作者:陈源斌 3都挺好作者:阿耐 4如果没有明天(我是余欢水)作者:余耕 5不得往生(野蛮生长)作者:阿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