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老妈有喜(姐姐们的人生下半场)目录

第64章 说什么都是对的

秋日的午后,暖阳洒在何璐的双肩,她跟一群打扮时髦的同龄人站在一块。随着劲爆的音乐响起,他们的肢体仿佛被点燃,做着各种让刘思明眼花缭乱的动作。

之前,刘思明只知道何璐会跳街舞,但没有想到,她跳得这么好。

高冷又毒舌的何璐,跳起舞来,跟变了个人似的。

其实,刘思明今天没想翘课的,他还要留下来给李云阶打掩护呢。可是,这个数学补习老师的课实在太无趣了,让人昏昏欲睡。好在何璐机灵,想了个“肚子疼”的借口,要刘思明“送她去医院”,两人才欢天喜地跑了出来。

这两个得意忘形的家伙,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王哲也在上补习班。

王哲知道李云阶他们要来上补习班了,甚至还给李云阶占了座。这个座位就在王哲边上,是仅次于他的座位的一块“风水宝地”。坐在这,离讲台近,能够听清楚老师说的每一句话。而且,光线刚刚好,不会暗,但也不会刺眼。没有想到,李云阶没来!

王哲很痛心,颇有些“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况味。要是李云阶再这么下去,还了得?她的成绩本来就不好了……

这种时候不打小报告,更待何时?于是,正气凛然的王哲做出了他认为的最理智的选择。

许梦安和思明妈妈在音乐广场碰面了,思明妈妈自然是没有好脸色。两人在广场一角,看到了刘思明,何璐等人正教他跳舞呢。

只看到那何璐鼓捣着刘思明的胳膊:“太僵硬了嘛,放松点,对,往前来点,往我这边来点。”

这姿势,两个孩子都快抱上了。

思明妈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上去,一把推开了何璐,何璐被推倒在地。

“你谁啊!”边上的几个孩子走了上来,“你凭什么打人!”

“刘思明你是要气死我啊,是不是我死了你才会高兴!”思明妈妈很快用语言表明了身份,“好好的补习班不上,跑这来跟这些……跟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混在一块!”

“妈,你这是干什么!”刘思明觉得特别丢人。

思明妈妈的那句“乱七八糟”彻底惹怒了这些孩子,加上她刚才又对何璐动了粗,一干人立时围住了她。

许梦安扶起了何璐:“你们可别闹事啊。”

“谁让她推我!”何璐翻着小白眼。

“云阶呢?”

“我怎么知道!”何璐轻轻甩开许梦安的手,加入了围堵思明妈妈的大军。

孩子们跟思明妈妈开始了唇枪舌战。从自由谈到人权,从艺术谈到舞蹈,从减负谈到补习。

别说思明妈妈了,就是许梦安,也听得大开了眼界。

这哪是一群孩子,这分明就是一群辩手。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孩子都在表达自己的想法。那些想法,是许梦安小时候不曾有过的。

这场“辩论会”接近尾声时,众人才发现刘思明早就走了。

孩子们笑,对思明妈妈道:“瞧见没,你把你儿子气走了。”

思明妈妈撒丫子赶紧去找,孩子们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开了音乐,要继续跳舞。

许梦安一把拉过何璐:“你总得告诉我云阶在哪儿吧?”

何璐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我保证不骂云阶,这总可以了吧?”许梦安妥协了,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对一个孩子妥协。

何璐抬手看表,笑:“行,反正就算我跟你说了,也来不及了。”

“什么就来不及了!”

“云阶在青少年宫,今天有个汇报演出,她跟人表演四手联弹,可精彩了。”

“她为什么不跟我说?”

何璐耸耸肩:“你们当妈妈的都这样喽,告诉你们了,这个不许那个不能,不告诉你们,你们又讲‘怎么不跟我说’……反正,你们说什么都是对的!你们是真理!你们至高无上!”

何璐说毕,摆动着肢体,游鱼般跃入了跳舞的人群。

许梦安看着何璐,看着这些孩子,愣了半晌,才转身离开。

李云阶深呼吸着,和小稚一起上了台,鞠躬,掌声响起。

她们坐到钢琴旁,舞台的灯全都暗了下来,然后,有束光打到了钢琴上,打到了她们身上。

黑白分明的琴键此时看来,既熟悉又陌生。

掌声止了,全场安静,小稚朝李云阶点点头,她们要开始表演了。

这曲子对许梦安来说并不陌生,是电影《不能说的秘密》里,湘伦和小雨的四手联弹。她自认不是古板的母
亲,也乐于去接受新事物。她知道什么是“弹幕”,甚至还去了解过“二次元”,可是,此时,站在台下的她,感觉自己跟女儿隔着好几个“次元”。

“你也来了?”悄声说话的是小稚妈妈,“两个孩子弹得真好。”

“是啊……”许梦安低声应着,她没有想到,舞台上的女儿是如此有魅力。

那袭小白裙,那在琴键上翻飞的手指,那陶醉的神情,那在灯光下丝丝分明的黑发。

李云阶是美好的,这样的美好,让许梦安觉得自己把什么给她都可以。可是呀,她竟然连女儿要继续学琴的心愿都满足不了。

“我们一定要好好努力,将来给云阶最好的生活,让她由着自己性子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番话,是许梦安刚生下李云阶时,对丈夫李临说的。

如今想来,竟有几分嘲讽。

许梦安曾以为自己会是标新立异、打破传统的母亲,她要跟孩子交朋友,她要让孩子快乐,她是新时代的好妈妈……

掌声雷动,小稚妈妈推了许梦安一把:“赶紧上台献花啊!”

“花……”许梦安没有花。

“我早就准备啦。”小稚妈妈笑着,“两个孩子都有!”

李云阶没有想到老妈会来。

老妈的表情怪怪的,像是在笑,却又是哭。想拥抱李云阶,却又在躲。

啊,可能怀孕的女人都这样的吧。何璐说过,何璐妈妈怀二胎的时候,就很是阴晴不定。

“妈,这花是给我的?”李云阶看着跟木头人似的许梦安。

“啊,祝贺你,云阶……”许梦安将花束放到女儿怀里,“你今天真美。”

“我知道。”女儿笑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都挺好作者:阿耐 2城中之城作者:滕肖澜 3兄弟作者:余华 4万家诉讼(幸福到万家)作者:陈源斌 5老妈有喜(姐姐们的人生下半场)作者:蒋离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