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若春和景明目录

第80章

所属书籍: 若春和景明     发布时间:2020-02-10

    景明走出办公室,表情不善,目光一扫,落在杜若办公室门上。

    他大步走去。

    门是开的,人直接进去,关上门,落了锁。

    杜若听见声音,抬头。景明已逼近,将她的办公椅扭个方向拖到身边,杜若一个后仰连人带椅子滑进他怀里。

    “你干嘛——”

    他俯身,用力咬住她的唇,呼吸急促,炙热,喷在她脸上。

    她手里的文件纸掉了一地,头抵着椅背退无可退,手推他一把,他松了椅子,托住她的屁股将她放到办公桌上。一手扶住她后背,一手摁住她后脑勺,舌头在她口腔内肆虐扫荡。

    她双腿悬空,没了受力点,无助地蹭了蹭他的腰,下一秒就被他压倒在办公桌上。

    起初还挣扎几下,后边就软了下去。

    他跟泄火似的,把她狠狠啃咬了一番才罢休。

    杜若脸颊潮红,羞道:“让我起来!”

    他盯她几秒,又在她脖子上狠狠吮了一口,瞥一眼那儿种下的小草莓了,才冷道:“上班就好好上班,还当这儿是学校呢!”

    “……”

    杜若一下明白了,要被他气疯,拿膝盖顶他腹部。

    景明吃痛,后退一步。

    杜若坐起来,又是一脚踹他袖子上,留了个灰鞋印。

    景明吃惊地瞪她,两人异口同声:

    “你丫发什么疯?”

    “你发什么疯?”

    景明:“走了个黎清和再来个易坤,杜若春你能啊你。”

    杜若:“你有病!让陈贤给你买瓶醋治治,酸不死你。”

    “你给我——”景明手指她两下,刚要说什么,门上响起敲门声。

    两人一愣,对视一眼。

    景明立刻走上前,大掌在她头上摸摸给她整理好弄乱的头发,杜若赶紧拍干净他袖口上的灰尘。

    顷刻间收拾好,杜若坐回座椅上,景明开了门,是秘书来送文件。

    景明走出去,回头还冲她指了下,做口型:“你给我等着。”

    杜若碍于对面而来的秘书,连白眼都懒得翻。

    秘书走后,杜若揉了揉发热的脸颊,门上再起敲门声。

    “进来。”

    是易坤。

    “师兄……”她一开口,想起景明的眼神,咽咽嗓子,“有事找我?”

    “关于收购……”易坤刚坐下,看见她脖子上的吻痕。

    他移开眼神,看看落地窗外的秋光,颇为无语地掀了下唇角。

    某人的心智估计比他小十岁。

    杜若:“你们吵架了?”

    易坤没表情,不置可否道:“鹏程对我们提出了收购。开的条件比春和好。”

    杜若意外,道:“我猜,鹏程打听到春和的意向,想中间截胡吧。当然,这对我们是好事,双方竞价。”

    “如果春和不肯竞价,你选谁?”

    杜若斟酌半刻,说:“我觉得,可以跟春和谈谈,让他们适当地让一点儿。”

    “还是偏向春和?”

    “春和有实力,但鹏程是虚架子。虽然被收购,钱分在我们几个股东头上有很大一笔,但元乾毕竟是我们的心血,也是今后继续奋斗的地方。也该给它一个好的发展平台。”

    易坤反问:“你又如何确定春和的实力比鹏程强?”

    杜若被问住了。

    春和在无人驾驶这块,还没有任何动作。

    “Prime要重建了。”杜若看向他,“我相信,比起鹏程,春和更有实力成为国内第一。我们是要挣钱,但也是搞技术出身。你真不想加入?”

    易坤盯她看了半晌:“刚才,景明和你说了一样的话。”

    杜若一愣。

    易坤已起身:“我心里有数。”又道,“我之前答应过你,你的视觉系统你可以带走。等收购完成,款项打下来,也会按股份分你。Prime重启,元乾这边没别的事,你可以先离职了。”

    杜若怔住,直到他走了,才无意识地说了句:“谢谢。”

    当天下午,易坤同意了春和的收购。双方法务部就此开始正式洽谈。

    杜若回家后跟景明说起这事,道:“我感觉其实他很早就有决定了。”

    景明哼笑一声:“易坤这人看上去功利,但很有原则,且心气高。他原本就不喜欢董成,不可能答应他。”

    杜若说:“他也不喜欢你。”

    “……”

    景明瞥她一眼,杜若见机不妙开溜,被他一手抓回来摁在沙发上:“白天的账没跟你算,你倒敢提?”

    说着手掌往她腰上挠。

    她怕痒,缩着弹开。

    他压制着她,上上下下地搔痒痒。她扭成一团,咯咯笑着求饶。

    沙发一角,伊娃和瓦力面对面叽叽咕咕讲着话。

    伊娃歪脑袋:“你是谁呀?”

    瓦力笑眼弯弯:“呜~~~”

    伊娃眨眼睛:“你是瓦力!”

    瓦力笑眯眯:“呜~~~”

    伊娃开心地挥小爪:“咕噜咕噜~~”

    瓦力高兴地挥手:“呜~~~”

    伊娃学他:“呜~~~”

    瓦力更高兴:“呜~~~”

    次日,杜若从元乾离职,正式入驻春和研发中心Prime实验室,为即将到来的揭牌仪式做准备。

    春和科技将进入无人驾驶领域的新闻一经发出,在业内引起不小的反响。

    质疑者有,期待者有,看热闹的也有。

    不少媒体和同行想打探消息,春和一律婉拒,并邀请他们参加本月13号的发布会暨揭牌仪式,到时畅谈交流。

    临近揭牌,公司从上至下都压力巨大。

    景明和杜若忙里偷闲,去参加了曾可凡与何欢欢的订婚礼。

    场地选在一家有露天草地的西餐厅,位于商场顶层,远眺繁华CBD夜景,别有一番情趣。

    不过,景明到场便吐槽一句:“大冷天的,选户外。有勇气。”

    杜若掐他手:“你小声点儿!”

    工科生圈子,现场男士远多于女士。

    杜若班上的男生,在北京的都来了。女生除开宿舍三人,只有欢欢班上的苏妍和景明班上的王怀玉。

    一场订婚礼把好久不见的同学聚到一起,气氛融洽极了。

    景明的出现更叫人意外。毕竟,春和科技俨然成了圈内的热议词。

    同学们都很关心景明近况,他也难得耐心地一一回应,还玩笑道:“春和目前缺人才,谁要跳槽,来找我。”

    男生们哈哈大笑,说他还和六年前一样,一点儿没变。

    景明淡淡一笑。

    世人只看到他如今的扬帆,不曾见他走过的低潮。

    他不经意回头,目光在摆满玫瑰和气球的现场搜索,一眼找见了他的春儿。

    她正和女生们坐在白色长桌旁聊天。

    别人都好好坐着,她却偷偷吃着桌上的甜点,吃完了还舔舔手指上的碎屑。

    邱雨辰问杜若:“你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杜若咬着小甜饼:“上个月。”

    “和好了都不跟我们说一声。”

    “最近忙嘛。忘了。”

    “听说Prime实验室要重建。朱韬他们都回来了?”

    “嗯。都回来了。”

    邱雨辰一时就想起了李维,却什么也没说,只点了点头,说:“好。好。”

    王怀玉感慨:“真好。过了六年还能重建,感情也能重塑,太幸运了。”又真心道,“小草,看见你们又在一起重拾梦想,真好。一定要加油,当年的Prime可是学校的传奇啊!”

    “谢谢你啊怀玉。”

    夏楠回头,望了眼男生堆里的景明,却碰巧撞见他在凝视杜若的侧影。

    她收回目光,淡淡道:“他现在状态看上去真好,还是那么自信飞扬。原以为经过那件事,他会改变很多。”

    杜若嫣然一笑:“他是景明呀,当然不会改变了。”

    邱雨辰:“呃……肉麻死了。”

    王怀玉也笑了起来。

    夏楠极浅地弯了下唇,说:“希望你们好好的。”

    杜若:“知道啦。”

    正说着,仪式要开始了。景明走过来,躬身扶住杜若的腰,扫一眼桌上众人:“不好意思,领走了。”

    杜若脸一红。

    王怀玉:“啧啧!”

    景明看向她,不羁地笑了下;目光又与邱雨辰对上,稍微收敛,冲她略颔了下首。

    邱雨辰友善一笑,对李维的事已释然。

    杜若起身跟景明离开。

    待众人落座,曾可凡和何欢欢走到缀满玫瑰的背景板前。

    全场目光聚焦到两位主角身上。

    他们从大三开始恋爱,到如今已五年整。现场大多数同学都见证了他们相知相恋的过程。

    两人说起这段经历,泪湿眼眶,台下众人都为之动容。

    景明看着他们,眼神有一瞬失焦,仿佛看去了别处。

    简短的订婚仪式之后,大家纷纷上前拍照合影。

    杜若轻声:“他们居然在一起五年了。大学就在一起,工作后也在一起。一直没分开过。”

    景明不说话,把她揽过来。

    她自然靠进他怀里,脑袋枕在他肩膀上,安静望着不远处合影的人群。

    王怀玉她们经过,见这样子,啧啧啧不停:“我看这对也快成了,不停撒狗粮。能不能收敛点儿你们俩?”

    “能。”景明斜斜地勾起唇角,低头就在杜若嘴上用力亲了一口。

    杜若满面绯红,打了他一下。

    王怀玉:“我的妈呀,辣眼睛!”

    夏楠微微一笑,走过去了。

    晚宴后,大家转场去隔壁商区的一处清吧。

    杜若去了趟洗手间,景明留在场内等她。

    待她回来,人都散去了。现场狼藉,工作人员正在清理。

    景明瘫坐在椅子上,低头打游戏,等她。

    夜风习习,吹动他额前的碎发,一瞬竟觉好似当年。

    她心头一动,扑过去搂住他肩膀。他被撞得手一抖,游戏输了。收了手机,握一握她的手:“冷么?”

    “刚拿冷水洗手了。”

    他不信,手伸进她袖里摸摸,眉头皱起:“我就说这么冷的天办露天仪式,不折腾人么?”

    杜若嘿嘿笑:“那你给我取暖。”小手钻进他袖子,抓住他温热有力的小手臂摸来摸去。

    他不由得笑了一下,坐在原地,任她由她。

    晚风吹动玫瑰花瓣,夜色中,城市璀璨。

    她脑袋一歪,靠进他怀里:“景明。”

    “嗯?”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不在焉,忽然很想回到学校,重新上一次学。在我们两个都只有18,9岁的时候。”

    他低头:“然后呢?”

    “然后我就跟你一起去食堂吃饭,看你打篮球,陪你跑步,跟你一起上英语课,上自习,让你去图书馆接我,送我回宿舍。忽然很想过这样的生活。可是我们的大学生活,好短暂。怎么一晃就过去了呢。明明还不够。”

    景明一时无言,不知该说什么好。

    “等揭牌之后,带你回学校玩。好不好?”

    “真的?”她眼睛一亮,抬头。她以为学校是他的禁忌词。

    “真的。”他说。

    “这儿太冷,走吧。”他起身,握紧她的手。

    两人出了餐厅,乘扶梯下行。

    商场一楼奢侈品店云集。

    经过一家店,景明无意瞟一眼:“那件大衣挺好看,你去试试。”

    值班经理见到景明,微笑地端茶送水。

    那是件驼色的羊毛大衣,版型很好。杜若试穿上,的确很漂亮,但大了点。

    景明捏了捏她的肩膀,说:“拿小一号的。”

    “不好意思景先生,店里现在没有小号,明天可以调货过来,到时送去您家里您看可以吗?”

    景明:“行。”

    杜若忙道:“小一号也要再试的呀,哪有不试就买的。”

    经理微笑:“如果明天送上门,您不喜欢,可以又拿回来的。”

    “哦。那还好。”

    正说着,旁边一个比杜若高挑些的美女过来,摸摸那件衣服,说:“我试一下。”

    景明眼里顿时闪过一丝不悦;杜若却大方笑笑,把衣服让给她。

    对方大学生模样,样貌姣好,穿上正合适,比杜若漂亮很多。她在杜若和景明面前左转右转,满意了,转头冲她同伴娇嗔道:“我想要这件。”

    “行。你说要哪件就要哪件。”

    景明听这声音,皱了下眉。

    董成笑着过来打招呼:“景先生,巧啊。”

    景明道:“巧。在这儿碰上董总。”

    董成笑:“我们是很有缘,不然也不会看上同一家公司。”

    只可恨,鹏程分明开了高价,易坤却还是选择春和。

    董成表面维持风度:“我和易坤还合作过,看来,是比不过你们师兄弟之间情谊深厚。”

    那女大学生凑上来:“你们认识呀?”

    “老熟人了。”董成看杜若,问,“这位……”

    “未婚妻。”景明答,瞥一眼那女的,“这位是……”

    那女的脸色一变,董成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笑道:“妹妹。妹妹。”

    杜若被“未婚妻”这三字震了一下,诧异望向景明。

    别人看不出,可她一眼察觉他在生气,是以突然如此尖酸,但……完全不懂他在生什么气。

    经理何其懂得,早就派人去了趟库房,捧出件粉白色的大衣来:“景先生,这件衣服要不要试一下?小号的。”

    这比刚才那件又精致不少。

    景明脸色松缓了些,看杜若:“这件倒更适合你。”

    杜若试穿上,果然更合她清秀的气质,也更衬肤色。

    景明这才笑了下,摸摸她的手臂:“喜欢吗?”

    她点头:“喜欢呢。”

    “那就这件了。”

    不想旁边那女生问经理:“她穿的那件还有吗,我想试一下。”

    经理礼貌笑笑:“不好意思,这是限量款,只有一件。是留给VIP客户的。”

    那女生一愣,见董成脸色变了,她也没想到会给自个儿金主丢脸,不吭声了。之前那件驼色的也脱下来放去一旁。

    董成转眼看景明,道:“Prime实验室13号揭牌?”

    景明:“是。”

    董成笑:“选在那天,景先生心理强大。”

    景明:“您小瞧我。”

    “真打算重回无人驾驶?”

    “闲来无事。玩一玩儿。”

    “鹏程老大哥欢迎你们后辈加入啊。”

    “贵人多忘事。”景明道,“无人驾驶这行,Prime才是大哥。六年前就是,六年后也一样。”

    董成笑容僵了,仿佛一瞬间看到了六年前那个无数次让他碰壁碰得灰头土脸的少年。

    “那祝你们揭牌顺利。我忙,就不去现场观礼了。”

    “心领。”景明接过经理手中打包好的袋子,牵住杜若离开店面。

    待走远了,杜若说:“你以后说话别那么冲。”

    “怎么了?”

    “你刚怼董成,他面子都挂不住了。”

    景明不耐烦:“他先招惹我的。不然我有那功夫搭理他!”

    杜若咬唇,想他天生这性格改不了,可还是劝道:“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董成一看就是小人,我怕他害你。”

    他恼道:“既然是小人,不得罪他就不害了?我看他就不爽,给不了好脸色!”

    他撒完气了,默然半刻,又看她,“担心我?”

    “有点儿。你这脾气一点就着,也不改改。”

    他嘲讽一声:“改到对这种人笑脸相迎,那我可真改不了。”

    杜若不吭声了。

    他也不搭理她。

    直到走到门口,冷风灌进来,他板着脸拉开大衣,把她捞进怀里裹着,走出去。

    杜若亦搂住他的腰,忘了刚才的小摩擦。

    也一时忘了他的那句“未婚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他的国作者:韩寒 2长安乱作者:韩寒 3亲爱的热爱的(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4临界·爵迹作者:郭敬明 5韩寒短篇作品作者:韩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