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若春和景明目录

第66章

所属书籍: 若春和景明     发布时间:2020-02-10

    加了一些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66(9月5日的第二更)

    第二天周一,杜若起床时嗓子有些不舒服,像是感冒的前兆,上班前冲了副感冒冲剂应付。

    周末把车停公司了,今天坐地铁上班。她很久不挤地铁,如今再度体验沙丁鱼罐头般拥挤的车厢,有些不习惯,胸口窒闷得慌。

    一路萎靡,怎么都提不起精神,出了地铁走进CBD,九月初的阳光照着,她像一颗蔫蔫的菜苗儿。

    可能真的要感冒了吧,她想。

    到了公司,照例周一例会。会后她忙完日常事务,简单吃个午饭,便开车去了工业园。

    接下来几天,杜若始终不在状态,有种大病将来却又迟迟不至的阻滞感。究竟是病,抑或是愁绪,她已然分不清了。

    她一连好几天守在实验室,可工作上的事也让她无法舒心。

    实验室的员工不太卖力,专业素质不过硬,态度不严谨,也不够好学,对提升自身能力毫无要求。上一天班,办一份事。她得时时监督,跟包工头似的,挥一鞭子才动一动。

    曾经大学里每个人都努力划桨力争上游的气氛早已不复存在,现在更像是她独自拉纤,拖着一艘巨轮前进。

    身累心累,撑到星期三下午,她只觉这周像是过了两个星期般漫长。

    那天,她依旧打算在实验室加班,半路接到付静电话,说万向公司要谈合同的事,约她们晚上吃饭。

    杜若想起郭洪那人,脑仁发疼。可工作便是如此,再不喜欢也得笑脸相迎。她回家洗漱收拾一番,整理得干净得体了去赴约。

    饭局设在东四环边的一家私人会所里头,杜若进门时纳闷得很,普通的业务吃饭,郭洪够破费的。

    服务员引她们上楼。偌大的包间里除了郭洪,还有几个陌生人。付静低声告诉她,那是万向的老总和其他几位副总。

    杜若一愣,随即展露笑颜,大方招呼道:“吴总,王副总,久仰。”

    “这位是杜副总吧?幸会。”

    杜若笑靥如花:“我不知道几位老总会来,不然初次见面,要准备礼物的。实在是不好意思。”

    “太客气了。我们也不是拘礼的人。”吴总他们都很随和,没有架子。从面相和气质判断,应是搞技术出生,杜若倒自在了些。

    “万向被收购的事,你也知道了。拖延了合同,很抱歉啊。”

    “没有没有。”

    “是这样,春和科技的老板对合同内容很感兴趣,约上大家一起聊聊。都在行业内,多认识个朋友,以后好合作。”

    原来如此。

    那正好了,对元乾是再好不过的业务拓展机会。她暗想着,看一眼圆桌对面剩下的三把空椅子,一时间颇为舒心,端起水杯喝水,身旁的郭洪忽回头,冲门的方向一笑,连忙起身:“景总,杨副总,陈特助……”

    杜若立即放下水杯,起身回头,一瞬间,笑容僵住。

    景明一身黑衬衫,面容清凌,跟万向的人握着手。

    到她跟前,郭洪介绍:“这就是元乾的杜副总,出了名的美女副总。”

    景明回眸,目光与她对上,伸手:“幸会。”

    她伸手过去,触及他炙热的掌心,心跟着一搏:“……幸会。”

    景明,杨姝,陈贤三人就坐。

    服务员斟酒上菜。

    杜若头中一团乱麻,思绪全乱,猜测这是意外还是安排。

    服务员倒酒到景明身边,景明开口:“我不喝酒。”

    郭洪赔笑道:“今天难得相聚,可以喝一点点嘛。”

    景明不言。杨姝微笑:“他本身是不喝酒的。”

    郭洪识相地不劝了,夸赞起杨姝来:“我们这行,很难见到杨副总这样的美女啊。做事又扎实靠谱,景总有你这样的得力助手,真让人羡慕。”

    杨姝脸上挂着标准的笑容:“过奖。”下一秒,无视他,目光落到杜若身上,“杜副总名字是?”

    杜若回神:“杜若。”

    “对啊,杜若。”郭洪道,“花儿的名字。人也跟花儿一样。”

    他言语极失分寸,杜若脸上针刺似的不适,却维持着笑容。

    杨姝移开话头:“看上去比较腼腆,不爱说话。”

    “哪儿啊。”郭洪又插嘴进来,“她特随和活泼。”说着习惯性抬手在她背上拍了拍,“今儿话少,估计是见了生人害羞。”

    杜若笑容僵了,稍稍前移避开他手掌。

    服务员倒酒来她身边,她悄声:“不用给我倒。”

    郭洪耳尖,不肯:“那怎么行?谈合作呢,今天必须得喝。”拿过服务员手里的分酒器给她倒上。

    吴总正和景明说话,看过来:“少倒点儿。让着女士。”

    “没事儿,说不能喝的都是能喝的。”郭洪嬉笑。

    杨姝鄙夷地拧了下眉,又瞥一眼景明,他喜怒不形于色,估计不会痛快。原本是来谈事儿见人的,谁知万向的人自作主张安排了饭局,还冒出个郭洪这样提不上台面的人。倒是完全在计划之外了。

    她继续同杜若聊天:“怎么会做这行?”

    “我学传感的。”杜若抬眸看她,余光里,景明和吴总低声交流着,并没注意她。

    “这行女生比较少,看见你就觉得亲切。”杨姝道,“哪个学校?”

    “哦,我在伯克利。”

    “好学校呢。”杨姝说。

    杜若出于礼貌问了句:“你呢?”

    “MIT。”

    杜若莫名心里一刺,原来是他同学。她有些喘不过气,拿起杯子喝水,灌到嘴里才发现是红酒。

    拿错了正要放下,被郭洪逮到:“你看,还没开始就自己喝起来了。来来来,我俩先喝一杯。”

    付静立刻挡道:“郭副总,我先敬你吧,感谢——”

    “你先等着。”郭洪不搭理她那小人物,杯子和杜若的碰上,玩笑道,“不喝酒就不签合同了啊。这以后合作多少,就看今天酒喝多少了。我先干为敬。”

    那头,景明也没和人说话了,看着她。

    杜若也看着他,竟无事般大方地笑笑,抬起酒杯:“我这杯敬在座各位。”说完,仰头将一整杯红酒灌了下去。

    郭洪愉悦不已,拍拍她手臂:“果然干脆!”再次给她杯中倒上,正要继续劝。

    景明却开口:“你们公司主营自动制动系统?”

    他没说称呼,桌上的人都安静了一下。

    杜若抬眼看他,点点头:“嗯。……还有别的。”

    “什么?”

    “机器视觉系统。”她说,“跟万向签的合同是制动系统相关。但我们的视觉系统也很好的,产品覆盖领域很广,像生产线,机器人,制造业……主要还是应用在工业和交通上,也有一些小范围的农业试水产品。”

    她推销员一般认认真真说了一大段,景明反而没话了。

    “我刚怎么说来着,她不腼腆吧。”郭洪乐呵道,“看来喝了酒才能聊天。杜小姐真是逮着机会就给自家做广告啊。这广告打了,也该敬景总一杯是不是?”

    景明道:“不用,我不喝酒。”

    杜若便真不敬他,拿起筷子要夹菜。

    郭洪起哄:“看来杜小姐面子不够大啊。景总你就算是以茶代酒,也该和美女副总喝一杯。”

    杨姝笑道:“我们老板不喝酒,以茶代酒的话,太欺负杜小姐。就不必——”

    郭洪打断:“诶,你这意思是怕杜小姐介意了。杜副总?你介意景总以茶代酒?”

    他这话一出口,杜若不喝是不行了。

    “那就以茶代酒吧。”杜若利落地端起红酒杯,对向景明,直视他的眼睛,“我敬你。”

    景明看着她,拿起茶杯在转台上轻碰一下,当是与她碰杯了。她手中的红酒杯底亦是在玻璃转台上轻轻一碰,咚的一声清脆。

    她微阖上眼,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他抿着略苦的茶,抬眸看那一整杯红酒顺着她殷红的唇入口。

    垂下眼眸,不知为何想到了有一年过春节的情形。

    郭洪那头兴奋地夸赞,又往她杯中续酒,过半了还不停。

    杜若阻拦:“够了!”

    不想他执意往杯里加:“这点儿怎么够?”

    杜若反感极了,偏又无法发作,强忍了吞肚子里。瞥一眼景明,他垂着眸,不知在想什么。

    她拿起筷子夹菜,机械地往嘴里塞各种食物垫肚子,祈祷千万别醉。

    可她本就不会喝酒,也极少离了几位师兄单独应酬,今天连续两大杯下肚,隐隐后劲来了。

    付静眼见郭洪又要劝,立刻举杯向他敬酒,以求给杜若分担。

    可郭洪长期混迹酒桌,酒量好得很,且有越喝越想喝之势。而这桌上没有能陪他喝酒的,自家老总又忙着跟景明讲话,他绕桌敬了一圈回来,又拉上杜若喝:“说来我们认识两年了,这么久的交情,也该单独再喝一杯。”

    “我喝不了了。”

    “那你是太不给我面子。该不是觉得我以后帮不上你忙……”他喋喋不休相当难缠,嗓门又大。杜若实在不想与他纠缠,好似酒桌“打情骂俏”,一口气喝了将他打发走。

    放下杯子,头重得如灌了铅,她低下头拿手撑住脑袋。

    付静盛碗汤给她,小声:“喝点儿汤吧。这样下去,非趴了不可。我给易总打过电话。他快来了。”

    杜若接过汤碗,拿勺子舀,还没递到嘴边,手指一软,勺子砸回碗里,哐当一声。汤水溅了自己一身。

    桌上人都看过来。

    “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郭洪关切地拿纸巾给她擦拭手臂。

    杜若避开:“我自己来。”

    付静忙给她擦拭胸前污渍:“郭副总,我来就好。我来就好。”

    郭洪还要帮忙擦拭,对面,景明转过头来,不和吴总说话了,开口打断了他,语气已经不好:“郭副总和她很熟?”

    杨姝淡看他一眼,好奇他今晚会为她解围几次。

    郭洪笑道:“我和杜小姐认识快两年。元乾刚成立时只有十多个人,现在人数也七八十了。”

    景明说:“发展很快。”

    “都是一群拼命干活的人。质量也是相当不错。”郭洪笑道,“以后我们春和科技可以和他们多合作。”

    景明道:“做得好,自然有合作机会。”

    “杜小姐,听见没。春和可是大客户啊。”

    杜若已是头晕目眩,强撑着抬起头看向景明,口齿不太清晰地说了句:“谢谢。”丝毫不知自己已是脸颊通红,目光涣散。

    景明几不可察地蹙了下眉心。不想郭洪那人已喝美了,再次摇头晃脑拿起酒杯:“来,预祝合作愉快,再喝一杯。”

    “真喝不了了。”杜若捂了下眼睛,说。

    “怎么喝不了?刚说合作,这就不喝了?这不过河拆桥?你要不喝,这合作可就不算数了啊?”郭洪把酒杯塞她手里,拉了下她的手。

    景明眼瞳一凛,冷道:“我手底下的合作轮得到你开口!”

    几乎是同一时间,杜若忍无可忍,用力一推。

    碗碟杯勺乒乓相撞,酒杯倾倒,红酒泼了一桌。

    郭副总一身酒水,立刻站起抖动衣衫。

    房间内骤然安静。

    房内之人皆是吃惊地将目光在景明和杜若身上移动。

    景明面无表情,眼神锐利。

    杜若则垂着脑袋,一手无力撑着头,胸膛剧烈起伏着。

    郭洪看看景明,酒劲之下还没处理过来,不以为景明那话是对他讲的,立刻又恼羞地看向杜若,正欲开口,

    景明脸色极度难看,放下筷子,人就已起身。

    包厢门突然被推开,易坤走进来,扫视一眼混乱而安静的室内。目光一下与景明的碰上。

    四目对视,两人都冷漠而冷静。

    下一秒,易坤看向杜若,付静已站起身,嗓音委屈:“易总。”

    易坤冷着脸,大步走过去把杜若从座位上拉起来。她已是意识不清,身子软咚咚地往下滑,他一把搂紧她的腰,捧住她的后脑勺:“杜若?”

    她脑袋一歪,靠在他肩头。面颊潮红,睫羽微阖,红唇微张,粗重地喘着气。

    “杜若?”他又唤了声。

    “唔?”她含糊一声,眼神始终无法聚焦。

    景明紧紧盯着她。

    易坤面若冰霜,扫一眼在场之人。

    吴总道:“易总,这次的确是小郭做事不妥。我向你赔礼。”

    易坤道:“合作的事,以后由销售部来谈,杜若不会再参与。如果万向做生意看中的是酒量,而不是产品本身,这朋友不交也无妨。我的人不是来陪酒的。”

    “付静。走了。”

    “哦。”付静收好杜若的手机和包。

    易坤搂着杜若出去了。

    室内气氛诡异而尴尬,吴总严厉地瞪了郭洪一眼。

    杨姝无语地低下头拿手指摁了摁眉心,瞥一眼身边的男人,只见他手指捏紧茶杯,关节掐得发白。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与痛的边缘作者:郭敬明 2独唱团作者:韩寒 3杂的文作者:韩寒 4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5韩寒短篇作品作者:韩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