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若春和景明目录

第73章

所属书籍: 若春和景明     发布时间:2020-02-10

    杜若正和何欢欢聊着天,忽然听见隔壁房间手机响,是breakin’point的音乐。她诧异不已,没想时隔多年,他居然还用着当初的铃声。

    “我先过去了。”她对何欢欢说。

    她走回房内,打开灯,景明已坐起身,低头揉着眼睛,嘟哝一句:“我睡多久了?”

    杜若道:“十几分钟吧。……这几天工作很忙吗?感觉你很累的样子。”

    他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掀开被子下床,又在床边坐了几十秒,说:“那碗米酒小汤圆,喝完就想睡觉,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

    “胡说。”她轻踢了他一脚。

    他坐了会儿,眼神渐渐恢复清明了,才站起身,看向她:“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儿休息。……我先走了。”

    杜若点点头:“嗯。”

    他把手机递给她:“号码。”

    杜若输入自己的号码,拨了一下,还给他。

    他走到地毯边穿鞋,瓦力哧哧哧跑过来,亲昵地摸了摸他的裤脚。他弯腰拍拍他的头。

    杜若莫名脸一红,心想他肯定知道了。

    她送他走到门口,一跺脚,跺亮了楼道的感应灯。

    灯光昏黄,他回头看她:“我过些天来找你。”

    “嗯。”

    他下了楼梯,走到拐角时抬头看了她一眼,她还站在门口望她。

    他冲她轻轻抬了抬下巴,示意她进屋,便下楼去了。

    杜若关门回房,一下躺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深吸一口气,慢慢平复心情。

    准备起身去洗漱,手机响了,是妈妈的电话。

    说话的却是村里的吴大娘,说她妈妈摔伤了。

    杜若吓一大跳,忙问怎么回事。才知妈妈摔断了手,已经就医,本是昨天的事,但妈妈不想她担心所以瞒着。

    杜若放下电话,心又疼又急,立刻给易坤打了个电话:“师兄,我妈妈摔伤了,我想请假回去一周。”

    “明天就回?”

    “嗯。准备请了假就订早上的飞机。”

    “行。你别太着急,如果那边需要多待几天,你再跟我说。迟回来也没关系。”

    “知道了,谢谢。”

    杜若定了最早的一班飞机,简单地收拾几件行李。

    何欢欢过来敲她房门:“怎么了?”

    “我妈妈摔到手臂,骨折了。我要回家一趟。”

    “严重吗?”

    “还好啦,你别担心,说已经做手术打好石膏了。”杜若往箱子里塞衣服。

    “快十二点了。你四五点就要起床去机场了吧。”

    “没事儿,飞机上可以睡一觉。放心,我会赶回来参加你的订婚仪式。”

    “这个不要紧的,你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的。”

    何欢欢回房后,转转眼珠,给曾可凡打了个电话:“你们班那个同学,万子昂电话是多少来着?”

    ……

    杜若四点半醒来,天还没亮。

    秋天的夜里气温很低。

    她打车到机场,天刚刚破晓。

    机场外车水马龙,赶早班机的人很多。她拖着行李箱快步跑去值机柜台,却猛地停住脚步——

    景明插着兜站在前头等她。

    她眨眨眼睛,走上前:“怎么这么巧?你,出差?”

    景明说:“我妈知道了你妈妈摔伤的事,让我去探望一下。”

    “……”杜若张了张口,忙摆手道,“不用,谢谢阿姨了。心意领了,但真的不用。”

    景明看一眼她手里的身份证,拿过来,走去柜台。

    杜若额心冒汗,紧随其后:“真不用。我家……很远,很难走,也不好住,住不下。真的不用。你跟阿姨说一下。谢谢,但真的……”

    景明把两张身份证递给柜台客服,回头看她:“我跟她说,她训我怎么办?”

    杜若:“……”

    两张机票已出,顺着柜台递出来。

    事实既定,木已成舟。

    他说:“走吧。”

    她蔫蔫儿地跟在他身后走。

    你是大爷,谁敢训你啊?

    上了飞机,景明坐到座位上,横竖不对劲。

    他这辈子没坐过经济舱,加之跟着杜若买的廉价航空,前后排座椅空间逼仄,他人高腿长的,一米八六的大个子折在座椅里头,腿脚没处放。

    杜若起身:“我坐中间,你坐靠过道吧。”

    两人换了位置,他一只脚伸到外头,勉强把自己在座位上安置好了。

    杜若有些犯困,起飞没一会儿就歪头睡着了。

    景明一晚没睡,也很累,但睡不着,一直盯着虚空发呆。

    四小时后,抵达西南边境。

    一出机场,热带的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

    景明脱了外套放手里挽着,顺便把她的外套也接了过去。

    杜若说:“市里有比较好的酒店,附近也挺好玩的,要不你在这里玩几天,就当度假?”

    景明低头看她:“你呢?”

    她有些尴尬:“去我家真的很麻烦。还有五六个小时呢。”

    “那你还磨叽什么,走啊。”

    她追上去:“要从这儿坐车去一个小城市,再去县里,去镇上,乡里,村子里,再走路……”

    他停下想了想,说:“是挺远的。先在机场里吃顿饭吧。”

    杜若,卒。

    两人吃完饭,打车去客运站坐上长途汽车。

    几番转车,从大巴到小巴,从繁华城市到嘈杂小城,从破败县城到只有一条街道的小镇。

    下午三点半,两人折腾了一路,从旧汽车上下来,站在尘土飞扬的马路上。

    路两旁一堆八.九十年代的两层矮房,挤着小卖部,化肥站,小超市,服装店。行人寥寥无几。

    黑黢黢的小孩子们光着脚丫在路边跑来跑去打弹珠。

    店铺中不少人朝他们看。

    景明身姿挺拔,皮肤白皙,和周遭皮肤黝黑身形矮小的人群像是两个人种。

    杜若跑去一家店内和老板交谈几句了,回到景明身边,说:“等会儿车就来了。”

    “什么车?”景明随口问了句。

    杜若轻咳两下,刚要说话,一辆灰不溜秋的微型小货车开过来停在两人面前。那车有些年头了,车身或许原本是蓝色,现在漆身斑驳脱落,剩余的也被阳光暴晒得褪了颜色,泥点遮盖,灰尘扑扑。

    杜若说:“喏。这个。”

    景明:“……”

    他看了眼驾驶舱,语气怀疑:“能坐下两个人?”

    “当然坐不下。”杜若拎着箱子走去车后的装货区,“你坐前边。”

    景明大步追上去,把她的行李拎起,说:“你坐前边。”

    “别。”她认真道,“山路特别绕,颠来颠去的,你坐后头受不了。我没事,早习惯了。”说着就要爬上车,没想他一下就跳上了装货区,踢开车上的油布,就着一包化肥坐了下来,大有不肯挪窝了的架势。

    “……”杜若突然噗嗤一笑。

    景明:“你笑什么?”

    “你这样子坐在上边真的特别搞笑。要不我拍下来给你看?”

    “你敢。”景明脸有点儿红。

    杜若抿唇忍笑,边往车上爬。

    景明一愣,上前接住她,把她拎上来:“你干嘛?”

    “我看着你。”杜若一屁股坐下,“当心车把你甩出去,掉山沟沟里。”

    景明无语:“切。”

    司机把货车栏杆拴上,开了车。

    驶离马路,又走过一段乡间小路,不一会儿就绕上了蜿蜒的山路。

    两人坐在货车后头,抓着栏杆,身子上下颠簸,左摇右晃。

    杜若有些担心他吃不消,问:“头晕吗?”

    “没那么夸张。”他皱皱眉。

    话音刚落,货车驶过一个大坑,剧烈一颠。两人被弹起又落下,他摸摸被扯了筋的后脑勺:“管好你自己——”

    又是一颠。

    “没事,就跟撞卡丁车一样——”

    再一波更巨大的颠簸,人差点儿飞到半空。

    他屁股摔回化肥袋上,手抓紧栏杆,有些暴躁了:“卧槽!”

    杜若一愣,见他那样儿,不知为何想笑,别过头去弯起唇角。

    “你笑什么?!——我去!——嗬!——操!!”

    前一段路,他还躁几声,可这山路跟无穷无尽似的,后边人就没脾气了,习惯了,破罐破摔地跟一块抹布似的瘫在化肥堆里,随车身晃来荡去。

    还有心思欣赏起山里的风景来。

    举目望去,尽是大片大片青翠的山脉,黄的红的绿的梯田像一抹抹水彩,几株开花的树点缀其间。

    太阳西下,东边的天空渐渐变成深蓝,而西边的天际开始露出粉色。

    橘红色的阳光从树影间斜斜地射下来,照在他们脸上。

    他忽说:“杜若春。”

    她一愣:“嗯?”

    “你们家风景很好。”

    她笑了。

    罢了,此番就当是让他来散散心吧。

    远离世间尘嚣,给他短暂安宁也好。

    当太阳变成鸭蛋黄,落在山坳坳里时,小货车终于停下。

    两人下了车,浑身酸软,跟骨头拆了重组过似的。

    景明朝山上望一眼,山间梯田层层叠叠,山腰一处小寨子,黑瓦白墙,聚集着几十户人家。还有零星几家点缀青山间。

    正值傍晚,炊烟袅袅。

    杜若给司机打招呼说再见,正要拎箱子,发现已被景明拎起。

    她也没和他争,反正拗不过他。

    她领了他沿小路往山上走。

    很快走进那处寨子。

    矮楼里飘出阵阵烧饭香。黑溜溜的小孩子光着屁股玩泥巴,小土狗摇着尾巴跑来跑去,老爷爷坐在门口的板凳上抽烟袋,老奶奶在鸡舍前“咕咕咕咕”喂着米,粗衣裤的中年男人赶着牛羊回家,脚上沾满了山间的泥……

    他们稀奇地看着进寨的两个年轻人。

    与世隔绝的小山村里,人们的笑脸安详而平和,如大山般纯净自然。

    “春丫回来啦?”乡亲们热情地招呼,杜若笑着拿方言回应,往家走。

    走出寨子几百米,上了个小山坡,一间当地风格的小矮楼立在坡顶。

    杜若压抑住心底的一丝尴尬困窘,走进屋:“妈妈,外婆。”

    脑袋一麻。

    去年,她把家里重修过,原来的土房子拆掉建了新房,家具也全换了。

    但妈妈和外婆的生活习惯没有变,这一两年住下来,堂屋又跟灶屋打通,合为一体,堆满柴火蛇皮袋等杂物。煤气灶也不用,在家里重新堆了个土灶,煤烟将墙壁熏得漆黑。碗柜里鸠占鹊巢地堆着种子,锅碗瓢盆筷子一股脑儿全放灶上。

    天井、灶屋、堂屋到处乱成一团。

    她脸皮子有点儿辣。

    景明已走进来,扫一眼四周,目光落在杜母脸上。

    他判断了一秒,面前的女人皮肤暗黑满脸皱眉,面相比他奶奶还老,但她手上打着绷带,而另一位更年长的老妪颤巍巍走了出来。

    他点了点头,说:“阿姨好。外婆好。”

    家里突来生人,还是男性,杜母有些拘谨地看了杜若一眼。

    杜若:“妈妈你不记得啦。他是景明呀。”

    “景明?”杜母唬了一惊,更加局促,她不会普通话,说着方言,“景明啊?他怎么来了?快坐快坐!”说着忙给他搬凳子。

    她手不方便,景明立刻上前:“我自己来。”

    杜母听不太懂普通话,杜若拿方言给她讲了,让她不要太局促。但杜母显然把景明当恩人,诚惶诚恐,远远地站着也不敢靠近。

    景明倒和平常一样,到哪儿都不会不自在,左右看一看,问:“我住哪儿?”

    “我房间吧。”杜若带他进去。

    虽说是她的房间,但没住过几晚。她长期不在,床都没铺,室内也没打扫。

    杜若:“先把行李放下,准备吃饭。我过会儿打扫了,给你铺床。”

    景明:“嗯。”

    杜若走去灶屋,杜母把她拉到一旁,说以为只有她一人回来,饭菜随便做的。但景明来了,还是得杀只鸡。

    杜若“哦”一声,出去鸡圈抓鸡,拔完毛洗干净了进屋。

    景明正站在天井里,好奇地张望着矮楼木窗。一转眼,见杜若拎着只光溜溜的鸡走过。他一脸懵地跟她进灶屋。

    她走去灶台边,鸡切成小块,麻溜地扔进开水里焯一下,手指飞快剥了一堆葱姜蒜,又迅速清洗出土豆木耳黄花菜。焯好的鸡块捞出来,重新烧锅,放油盐酱醋翻炒,加各式佐料。不一会儿一道黄焖鸡就做好了。她又炒了几样小菜。

    饭菜端上桌,四人围桌而坐。

    杜母忐忑地讲着方言问杜若,景明会不会嫌弃家里饭菜不好。但他似乎胃口不错,那黄焖鸡有一半被他给吃了。

    吃完饭,杜若给他热了水,让他去冲凉。她收拾完碗盘,又去他房间里扫地擦桌,给他铺床。

    景明洗完澡走到门口,就见她跪趴在床上抚床单。女孩的手小小的白白的,把皱皱的床单一点点抹服帖,边角掖好了,再满意地拍拍枕头确定松软。

    忙完了,又站到床上给他挂蚊帐。

    她仰起头,刚举起手臂,感觉床板一沉,身后有人靠近。下一秒,他的手臂拢过来,接过她手中的绳子,系在环扣上。

    杜若被他圈在臂弯里,突地心跳加快。他呼出的气息灼热湿润,落在她耳朵上。她又痒又躁,不知如何是好。

    他慢条斯理地系好了绳儿,转身去系另外三个角。

    床板随着他的走动轻轻晃动,她脸发热,也有些站不稳,坐下来溜到床边,滑下床去,站了一会儿,等他把蚊帐挂好了,要说点儿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

    倒是他先开口:“你早点儿睡吧。累一天了。”

    “……嗯。”

    毕竟妈妈和外婆都在家,多留不便。

    杜若慢慢走出去,关上房门,捂着砰砰的胸口,喘了口气。

    她回去爬上妈妈的床,睡下。

    妈妈依然紧张:“他怎么会突然来我们家?”

    杜若含糊道:“明伊阿姨让他来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都快好了。”

    “你别管那么多了,睡吧。”

    妈妈仍忧心忡忡:“家里没有好吃的东西,集市也刚过,你要是早说,我就该买点儿牛羊肉回来。”

    杜若没吱声,翻个身早早睡了。

    可迷迷糊糊中,总感觉妈妈起床又回来,再起床又回来,一直持续到鸡鸣天亮。

    妈妈长长叹了口气,这下杜若也醒了:“你干嘛呀,一晚上的折腾。”

    妈妈愁道:“家里太破烂,他肯定住不惯的。”

    杜若怨道:“你能不能别想那么多?”

    “不是我想多,他一晚上没睡。半夜里,还一个人去外头坐了好久。”

    杜若一愣。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别想打扰我学习作者:月流光 2小时代3.0:刺金时代 3长安乱作者:韩寒 4临界·爵迹1作者:郭敬明 5外滩十八号作者:右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