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若春和景明目录

第37章

所属书籍: 若春和景明     发布时间:2020-02-10

    “砰!”地一声巨响,惯性测量单元摔得四分五裂,碎屑满地。

    杜若始料未及,吓得往后弹跳一步,惊愕地捂住嘴。

    实验室里其余人全都没料到,集体吃惊地瞪大了眼。

    足足三秒的死寂后,

    “你他妈干什么?!”一个师兄猛地冲上前去揪住景明的衣领,旁边几个男生赶上前去阻拦,大家拧成一团:

    “都先冷静!都先冷静!”

    那师兄怒吼:“是他先砸上门的!拽什么!”

    景明双手插在兜里,被人揪着衣领,身子摇晃几下。他俯视着那个男生,吐出两个字:“松手。”

    他这态度激怒了对方,对方抬拳要揍人,

    景明:“你敢动我一下。”

    一帮男生用力拦住:“都冷静!这是实验室!”

    杜若一瞬间回过神,冲上去抓住那人的手背,下了狠命地拿指甲乱抠乱抓:“你放开他!”

    一群人围着景明拧成一团,他低眸看见她的手在自己领口乱抓着,突然一把将她扯开,另一手掐住那师兄的手腕,把他从自己领子上扯开了,用力一推。

    那师兄本就比他矮小,踉跄着后退几步,再欲冲上前来,被其他人拦住。

    总算是分开了。

    又一位师兄恼怒地质问:“景明你这是干什么?”

    景明抻了抻自己的衬衫衣领,扫一眼四周的人,冷道:

    “一屋子的男人,欺负一个女生。有种。”

    劝架的几人莫名其妙:“你说什么?有什么话讲清楚!”

    景明抬手,朝邬正博的方向点了两下:“问他。”

    说完已不屑搭理,扭头看杜若,下令,“把你的东西捡起来!是你的,就算毁成碎片,也不留给别人。”

    “啊。”杜若懵懵点头,赶紧蹲下,把地上的碎片全捡起拿卫衣兜好。

    “走了。”他说。

    “走得了吗?!”邬正博在身后厉声开口。

    杜若微吓,立刻下意识地跑去景明身边。

    景明回头。

    邬正博怒极:“景明,你冲进我们实验室,乱砸我们内部的东西,还想一走了之。”他猛然提高音量,“这事儿能这么好解决?!你当我们这儿是什么?菜市场?!”

    景明反问:“我砸什么了?”

    “IMU,这儿十几双眼睛都看见了!”

    “那这十几双眼睛有没有看到,你把她的东西占为己有?”景明问,“怎么,抢一个小女生的东西,你他妈还有理了?”

    邬正博面红如血:“那是我们实验室的!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她工作期间做的一切都归实验室所有。”

    “你先证明这是她工作期间做的。……告我去吧。”景明道,“我有一个律师团等着你们。”

    说完,看杜若:“走了。”

    “噢。”她点头如捣蒜,飞快跟着他离去。留下一屋子静默的人群,面面相觑,或恼羞成怒,或狐疑猜测,或云里雾里。

    邬正博盯着他离开的方向,狠狠地握紧了拳头。

    ……

    走廊上,景明步伐极快,隐忍着火气。

    杜若一路小跑,跟着他走到楼梯间门口了,他停下,拉开安全门。

    她顿了顿,走去楼梯间,他跟着走过去,关上门。

    楼梯间里有高高的明亮的玻璃窗,夏天的阳光洒满楼道。玻璃窗外,是绿意盎然的校园。

    他快步下了台阶,到半层的楼道上,停了下来。

    他靠在楼梯扶手上,脸色铁青,显然还是很恼火。

    她也慢慢放慢脚步,站在和他同一级的台阶上,靠在墙边,低着头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了句:“谢谢。”

    这一声谢谢,让他愣了愣,不太自在地稍稍别过脸去,没说话,面色却是缓和了一点。

    “可是,你这样,会不会给你造成麻烦?”

    “什么麻烦?”他复而看向她,眼瞳在阳光的照射下,露出一丝琥珀色。

    “他们真的会跟你打官司吗?”

    景明嗤笑一声:“蠢到一定境界了就会。”又道,“放心,不会的。”

    “可……”她还是有点儿担忧,手指揪着衣服下摆,“万一他们告诉院里的老师,说你砸坏他们的实验品,处分你怎么办?”

    他唇角几不可察地弯了一下,弧度极浅,淡淡道:“我就不用你操心了。”

    “哦。”她低下头去,默默抱着怀里的一兜碎片。

    他瞧她几眼,见脸还有些红,睫毛却已经干了,看不出哭过的样子。

    鼻子里呼出一口气,交代:“以后碰上什么事,打电话找我,别一个人瞎哭乱跑。”

    她抬起头来,眸子清澈而微微疑惑,像在分辨什么。

    他不耐烦地皱眉:“我爸妈都这么交代过你吧,有事找我。……别搞出什么事儿,他们回头训我。又给我添麻烦。”

    她含糊地“嗯”一声,表示知道了。隔几秒,又问:“你怎么知道的?”

    “李维说的。”

    “他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他怎么知道的?”

    “……噢。”她又低下头,没有别的言语了。

    楼梯间里突然就安静了下去。

    窗外的阳光大束地洒进来,照在台阶上,照在两人的小腿上。

    他插兜靠在扶手边,她兜着衣服靠在墙边,隔着一道楼梯的宽度,细小的微尘在阳光里漂浮。

    窗外,楼下的树一片翠绿,学生小小的身影来往在路上。

    两人都垂着眸,看着虚空,也不知在想什么,都没有说话。

    隔一会儿了,景明抬眸,开口:“除了这事儿,最近过得挺好吧?”公事公办的语气。

    “啊。挺好的。”杜若说。

    “期中考试怎么样?”

    “……”期中考都过了一个月了,她点头,“也很好。”

    “嗯。”他应着,想着上学期的期中考试,那页政治笔记。

    时间一晃,过去大半年了。

    杜若忽想到什么,一手兜住碎片,一手卸下书包,从里头翻出一张卡给他。正是开学那日,他给她的银.行卡。

    景明没接,狐疑地打量她。

    “其实从寒假开始,这里边的钱我就没用过了。”杜若笑了笑,带着一丝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满足,说,“以后也不用了。照我这样下去,下学年拿学校的专业一级奖学金是没问题的,有一两万呢。就不用叔叔阿姨给我生活费了。”

    景明看着那张卡,无言以对,过了好几秒了,才点了点,说了句:“挺好的。”

    可他没接那张卡,道:“不是我的,不用还给我。”

    说完,他从扶手上站直了身子,似乎不愿在此多待了,也没看她,说:“走了。”

    “谢谢啊。”杜若冲着他的背影,又说了一遍,语气很真诚。

    他没理,两三步上了台阶,拉开安全门出去,门“砰”的一声阖上。

    楼道回归安静,

    只留下微微拧着眉的杜若,和她身后无尽的阳光与绿树。

    ……

    杜若出了教学楼,往宿舍方向走。

    夏天的太阳照在身上,热烘烘的。

    她深深吸一口气,走着走着,渐渐心情愉悦,不由自主地小跑了几步。

    回到宿舍,大家都还没下课。

    她把碎片都处理掉后,在桌上趴了一会儿,她盯着墙壁上便签,不知在想什么。

    但不过半分钟,她便平静下去,坐起身,收拾好东西去图书馆自习去了。

    直到晚饭时间回宿舍,另外三人也回了。

    杜若高兴地告诉她们,事情已经解决。

    没想三人并不意外,夏楠说:“已经知道了,景明帮你解决的吧?”

    杜若一愣:“你们……听谁说的?”

    邱雨辰:“还用人说?BBS上刷疯了,说景明为了你去Orbit实验室里砸东西。”

    杜若顿觉头皮发麻,澄清:“他只是帮我一下啊!”她生怕BBS上有人乱写,慌得手心微抖,赶紧掏出手机。

    “本来就是为了你。”邱雨辰道,“李维都说了,景明想把你挖去Prime,所以帮你出头。”

    杜若一愣,莫名落了口气,还好,不是什么花边八卦,她可承受不了全校的目光和指点。

    可……

    她还是有些战战兢兢地打开论坛,和邱雨辰说的一样,论坛上的人普遍认为景明是为了挖人才砸东西,没人认为景明会和这个普通的女孩有什么牵扯。

    校友分成了两派,有的说知道内.幕,是Orbit欺负人,景明做得对;有的说是景明太霸道,他有错。

    两帮人吵成一片。

    杜若飞速刷着评论,意外注意到一条另类的:“不会是为了爱情吧,那样的话,好浪漫哦。”

    但没人回复,这条评论被淹没了。

    她看着那条评论,心里默默吐槽:真是吃瓜群众,闲得发慌。

    怎么可能?

    一旁,夏楠道:“看来你和他关系不错,居然会为你去砸东西。”

    杜若又是一阵汗毛倒竖,立刻道:“没有!就是一起打过辩论赛。可能……”也不能说是他爸妈要他照顾她的,“……可能他这人爱路见不平吧……”

    夏楠并不认为:“他才不是这种人。”

    邱雨辰:“别想了,就是想挖你进Prime。”

    这似乎是最合理的解释。

    何欢欢一脸艳羡,又替她高兴:“我们小草长大了呢,竟然有资格加入Prime了。如果是正式成员的话,那就太棒了啊。”

    也是在这个时候,大家才意识到,住在一个宿舍里的人,已经开始在跑道上拉开距离。

    杜若这一年的刻苦和勤奋,大家都看在眼里。只不过,努力耕耘时无人注意,硕果累累时则叫人侧目:小草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一个很优秀的人了呢。

    邱雨辰回想半刻,也颇有感触,说:“我以后不能这么闲散下去了,咱们这些学科,重要的东西都在课本之外,我再这样得过且过,都被你们甩到后头去了。小草,以后我要是上自习偷懒,你就骂我,狠狠地骂我。”

    “行啊。”杜若笑了,又道,“我把我看的书、资料、论文还有一些好的学习论坛和网站都分享给你。我这一年搜集了超多的。”

    “好啊!太好啦!”

    何欢欢道:“我也要!共同进步!”

    夏楠则在一旁思索,问:“小草,Orbit的人应该不会找导师告状,处分你们吧?你提防着点儿啊,景明他那人无所谓,可你不能背上处分。”

    “呃,应该不会的吧?”杜若说,心里却有点儿悬。

    可事情果然不会朝好的方向发展。

    第二天早上,她接到张如涵的电话,让她去办公室一趟。

    她语气听上去很严肃,杜若便隐约有了预感。

    走到办公室门口,她忐忑地朝里边瞄一眼,就见张如涵和景明班上的生活老师汪老师坐在一起,面色严肃。

    而景明坐在办公桌对面,还是那副斜斜垮垮的架势,无所谓的语气,道:“你们爱怎么办怎么办,直接给处分都行。但道歉,绝不可能。”

    张老师和汪老师也觉得棘手。

    Orbit是招牌,Prime也是招牌。两边都得罪不起。现在的学生一个个怎么就不消停呢。

    可没办法,还是得按制度来,张如涵问:“据你师兄说,是两个人砸的?”

    景明:“砸个东西还要两个人一起,你以为是搬砖呐?”

    张如涵不做声了,看一眼他的生活老师。

    汪老师道:“听说传控班的杜若也在现场,她跟这件事有关?”

    “没关。”景明道,“我想把她挖来Prime,所以砸了IMU。就这么简单。”

    汪老师叹气:“你也是,实验室之间互相抢人,像什么话?”

    “是我单方面想挖她,跟她没半点关系。”他有些不耐烦了。

    杜若靠在墙边,心中五味陈杂,半刻后,过去敲门:“老师。”

    景明听了声音,一愣,回头看见她,散漫的脸色立刻冷却下去,看向老师,压低了声音:“东西是我砸的,叫她来干什么?!”

    汪老师:“她也是参与者之一。”

    “她参与什么了?!”

    杜若走过去,站到景明的椅子旁边。

    不知为何,这一次,不再像前两次,她不忐忑,也不害怕,镇定道:“老师找我有什么事?”

    “你们到Orbit实验室里砸东西的事儿,性质恶劣,影响恶劣。”

    “为什么性质恶劣?”杜若问,“被砸的东西是我的,想怎么处理是我的事。”

    景明抬眸看了她一眼。

    “这个归属权问题我们先不讲,但那是在他们实验室里,你们冲进去砸东西,这种行为造成的影响很坏,必须去给师兄道歉。要是不能和平解决,得处分。”

    话音刚落,再次传来敲门声:“老师。”

    是李维。

    “什么事?”

    李维小跑过来,特别恭敬地递上一封信:“这是我们传控班二十一个男生写的交给学校领导的联名信。”

    “联名信?”两个老师一脸疑惑地接过来,“什么事儿啊写联名信?”

    “没事儿。”李维礼貌道,“就是抗议院里对杜若进行处罚,不管是道歉还是处分,我们班全班同学都不接受,也都将找到上一级的校领导,抗议到底。”

    说话间,张如涵已拆开信笺,就见上边数行打印字体陈诉事件,下边二十一个字体各异的手写姓名加手印。

    张如涵和汪老师互看一眼,愣在原地。

    ……

    杜若走进教室时,离上课只有几分钟,同学们都到齐了,有的看书,有的聊天。

    中间组第一排的位置还是留给她的。

    她走进去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太注意,仿佛这是很平常的一天。

    可她认真地看了班上每一个同学,每看一个人,都在心里说了声谢谢。

    她站在原地不动。

    这下,同学们渐渐察觉到异常,一个个都看过来了。她走到讲台上,冲大家微微一笑,然后,深深鞠了一躬。

    她站起身,咧嘴笑:“谢谢你们啦。”

    大家都笑了,有的还挺不好意思地抿着唇,眼睛笑成一条细细的线。

    万子昂说:“好了好了,下来吧,过会儿老师来了,以为你要讲课呢。”

    一阵笑声。

    杜若走下讲台,回到自己的专属座位上。

    上课铃响时,李维也进了教室,在第二排找了位置坐下。

    一堂课下,杜若好奇,转头问李维:“你们怎么会想到写联名信啊,还那么及时?”

    李维笑道:“景明啊。”

    杜若心里一突:“啊?”

    “景明早就料到邬正博会搞这出,昨晚就跟我提了这事儿,让我最好弄封联名信。我跟班上同学一说,大家特气愤,呵,敢欺负我们班花?当晚就写好了。还有人想揍他丫的呢。”

    那一刻,杜若的心突然就磕了一下。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郭敬明短篇作品作者:郭敬明 2爱与痛的边缘作者:郭敬明 3一座城池作者:韩寒 4小时代作者:郭敬明 5三重门作者:韩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