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若春和景明目录

第64章

所属书籍: 若春和景明     发布时间:2020-02-10

    楼梯间里,高跟鞋咚咚响。

    杜若跑下一层,突然停了下来。

    追上去做什么呢?见面又该说什么?他刚才也看见她了,可他……

    她捋了一下散乱的碎发,平复着混乱的心跳,慢慢走去电梯间,靠在墙上,沉默地等待下一班电梯。

    ……

    地下停车场,特助陈贤快速上前拉开一辆奔驰车后座门,景明坐进去,门关上。

    车厢内陷入长久的沉默。

    前边,司机等了一会儿,回头:“景总,开车吗?”

    景明没反应,跟没听见似的。

    杜若春,变漂亮了。

    幽暗的车厢内,景明脸色微凝。

    他稍稍咬紧下颌,胸膛在不经意间加速起伏,手也紧握成拳,抵到唇齿边,又克制地收了回去。

    高跟鞋的声响靠近,杨姝一身香奈儿套裙,妆容精致,抽了一半的香烟放在身后,走到车边敲了敲驾驶室的窗户。

    司机落下车窗。

    杨姝歪头看车后座上的景明:“一切顺利吧?”

    景明没答话。

    杨姝涂了睫毛膏的大眼睛微微眯一下,发现他竟在走神。

    她有些意外:“景少?”

    景明眼眸迅速转过去,盯向她,却像是透过她看向了远处。

    她不解:“你怎么了?”

    他眼神渐渐聚焦:“什么?”

    “怎么了?”

    “没事。”景明把眼镜摘下来,揉揉鼻梁,“有点累了。”

    “快六点了,”杨姝看一眼手表,“让司机送你回家休息?”

    “回公司。”他说,“收购案尽早处理完。我不喜欢拖时间。”

    “行。”杨姝起身走开几米远了,回头。

    车仍停在原地没动。她纳闷了。

    其他几位副总早已上了后头的车,只剩陈贤在外头。杨姝抽了一口烟,走过去。

    陈贤:“杨姝姐。”

    杨姝下巴指了指前头那辆奔驰:“你家小少爷这是怎么了?上头事情进展得不顺?”

    “挺顺利的啊。”陈贤也费解,“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出了电梯脸色就变了。”

    杨姝挑挑眉。

    她慢慢抽完一根烟了,前头的车还是不动,也不知在等什么:“这是走还是不走啊?”

    陈贤:“姐,要不你上去催催?”

    “上赶着挨骂?刚看他脸色差得很,估计心情不好。”

    她灭了烟,上了后头的车。

    停车场里头安安静静。

    足足五分钟了,陈贤正想着要不要上前提醒一下,前头那辆奔驰启动了。杨姝和其他几位副总乘坐的车也跟了上去。

    等他们走了,陈贤上了自己的车,开车绕过一道弯儿,身侧传来高跟鞋疾走的声音。

    他无意间朝窗外看一眼,杜若一身白衬衫,黑色阔腿裤,快步与他擦肩走过。

    陈贤一愣,她怎么在这儿?

    再一想刚才景明发白的脸色,这才明白了。

    还想着,车一转弯,那瘦瘦的影子就不见了。

    杜若回到自己车内,靠在驾驶座上,望着虚空发呆。

    她想过很多次再见到景明时他的样子,没有一个是对的。

    对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六年前——受伤至深,信念摧毁,精神潦倒。

    可刚才那个男人,年轻,矜贵,眼神冷静,从头到脚没有一丝青涩稚嫩。

    不是她记忆里的那个景明了。

    这六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

    回家的路上有些堵车,到家时已晚上七点多。

    何欢欢早发过消息,说她和曾可凡约会去了,迟些回来。

    杜若脱掉高跟鞋,坐在地毯上发了一会儿呆。

    小小的出租屋里没有一丝声响,静得让人发慌。

    她心绪不宁,轻唤一声:“瓦力?”

    小机器人醒来,睁开眼睛,开心地眯眼一笑,呲溜溜跑来她身边,白色的小手摸摸她的腿。

    她抱住自己,歪头看他:“你说,他这六年过得好不好?”

    “呜~~”瓦力睁大眼睛,发出萌萌的声音。

    他还不会讲话。

    她摸摸他的头,突然想起什么,爬去床头柜边打开柜子,把本子礼盒赛车模型一一拿出。最底下藏着一个盒子。

    她小心打开,白金的钻石手镯在灯光下散出夺目的光辉。

    他当年说过的话还在耳边:“以后总有一天可以戴的。”

    她把镯子戴上,刚刚好。

    瓦力看见盒子堆,高兴地凑上去清理灰尘。

    她转转手腕,钻石闪闪发亮。

    “瓦力,好看吗?”她问。

    “呜~~”瓦力眼睛弯弯,开心地挥舞小手。

    “我也觉得真好看。我好喜欢。”她低声说,无意识转了会儿镯子,又把电脑拿过来打开,犹豫半刻,开了网页,搜索景明。

    原以为能看到他的近况,却仍是多年前的消息,再无后续。

    她看一眼满屏的“车毁人亡”,飞快关了电脑。双手摁紧笔记本,人又怔忡了一会儿。

    如果当年没出事,该多好啊……

    如果没出事,现在的他们会是什么样子?

    Prime公司肯定发展壮大了,她还和李维万子昂何望他们开心地笑闹和奋斗。而她和他应该还是男女朋友吧,肯定也会吵架,但也总会和好。或许,怀孕了,结婚了,都说不定呢。

    至少不会是现在这样,一到夜里便满心的独孤。那无数个深夜加班回来走在安静巷子里的孤独。

    她吸一口气,平复心中情绪。

    八月,室内依然闷热。

    她冲凉后换上睡衣躺床上,吹着空调发呆。

    快十点时,何欢欢回来了,敲她房门:“小草?”

    “诶!”

    房门推开。

    杜若:“约会完了?”

    “嗯。”何欢欢刚要说什么,杜若坐起身,“把你手机借给我一下,我打个电话。”

    何欢欢掏出手机:“干嘛?神神秘秘的。”

    “你别管。”

    “诶?你又戴这手镯了,妈呀,闪瞎我的眼。”

    杜若没工夫搭理,拿她手机输入景明的电话号码,有些惴惴不安地拨通。前两秒的空白音中,她手指绞着床单,就听那边传来听了无数遍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手指失落地从床单上松开,挂了电话,删了记录,把手机还给何欢欢。

    也是,他怎么可能还用以前的手机号呢。

    何欢欢问:“你晚上吃的什么?”

    “啊?”她抬头,“什么?”

    “你今天是不是傻了?”欢欢戳她脑袋。

    “忘了。”

    “杜小草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能不能好好吃饭!胃还要不要了?!”

    “要的要的。”她双脚找拖鞋,“我马上去煮面。”

    “别忙了。我打包了烤鸭和松仁玉米,还有马拉糕。就怕你没吃晚饭,还没放进冰箱,在厨房,快去吃。”

    “哦,好。”

    “全部吃掉啊!”

    “遵命!”

    杜若跟欢欢一起看着综艺节目,吃完晚饭,就快十一点了。

    各自洗漱完毕,回房睡觉。

    不知是因为吃太饱,还是别的原因。杜若有些失眠。回国两年,熬过通宵,抢过客户,磨过项目,都不如今夜难眠。

    可再难熬的夜也会迷糊睡过去。第二天醒来,一切如常。

    杜若照例准点去上班。

    到了公司,她第一时间去找易坤讨论万向被收购的事。易坤那边也早已查到消息。

    “收购万向的那家公司,春和科技。”

    “春和科技?”杜若诧异。

    她早有耳闻。

    春和科技在三年前成立,名号新,经验老。法人代表叫杨姝,完全没听过的一个人,算是横空出世。公司对外一直没有任何动作,也没发布过任何产品。但听说他们内部的研发水平已经到了国外同行中的顶尖。偶尔和其他公司有商业往来,老板却从不露面。

    直到半年前,春和科技在市场上开始频频做出大动作。手段雷厉风行,非常明确地收购几个踏踏实实干实事的公司,搞研发的,搞调研的。有实力,有资金,有眼光,一时间声名鹊起,可外人实在看不出深浅。

    杜若想了想,说:“对我们没什么影响吧?春和科技给人感觉是做大事情的,貌似和我们不在一个竞争平台。”

    易坤幽幽看她一眼。

    杜若一窘:“我不是那意思。我们是小而精嘛。”隔半晌,突然问,“师兄,我想起一个问题,你能接受元乾被收购吗?”

    易坤思虑片刻:“我当然想做自己的公司,但元乾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要看其他股东的想法。不过你放心,你的项目你有绝对的话语权,这点我保证。”

    “谢谢。”

    他靠进老板椅里,想想:“如果现在退休去海边晒晒太阳,好像也不差。”

    杜若轻叹:“我也想放假了。快累死了。”刚说完又打起精神,“算了,等忙完这段时间再说。”

    易坤看她半刻,道:“最近放假是不太可能,放松倒可以。”

    “怎么放松?”

    “别人送了我两张钢琴演奏会的票,你想去看吗?”

    “谁的?”

    “马克西姆。”他将票拿出来,“不去的话,我给黎清和了。”

    “去啊,我很喜欢马克西姆的。”

    “那票你拿着吧,到时我找你。”

    “好。”杜若收好,见座位是第一排,价值不菲,说,“你请我看音乐会,那天的晚饭我请吧。”

    “行。”

    杜若很费心地找餐厅。

    票价不低,要好好还回去,是以选了个开在四合院里的高档法餐厅。

    到了周末,易坤跟她走进餐厅,扫一眼四周环境,并不太受用,道:“票是别人送我的,真不用破费。”

    “没啊。”杜若解释,“早听说这家很好吃,不好一个人来,是我自己想吃。”

    易坤没再多说。

    两人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餐。

    西装笔挺样貌帅气的服务员为两人杯中倒水,将水杯递给杜若时,嗓音低沉而礼貌地夸赞:“小姐,你口红颜色很漂亮。”

    杜若一愣,继而嫣然一笑:“谢谢。”

    易坤看了她一眼。平日工作中,她便是如此,从头到脚美好无比,和大学时期判若两人,俨然成了公司的招牌。他好些次在外洽谈商务,都会听人夸赞他那位漂亮的副总。

    “您的餐前酒是香槟。”帅哥温柔说着,给两人倒好香槟,分拨桌子两旁。

    易坤正要喝一口,杜若道:“是不是该碰下杯?”

    易坤停下,递过来和她碰了碰杯,玻璃杯轻轻一响:“祝什么?”

    “祝一切都好。”杜若认真道。

    易坤:“太贪心。”

    杜若:“那就多赚钱吧。”

    易坤淡道:“意思是要加工资?”

    杜若笑:“能加吗?”

    “能。加一倍吧。”

    “真的?那我要加倍努力做事。”

    “做事倒不必,做点儿梦吧。”

    “……”杜若无语,“师兄,这笑话好冷……”

    易坤极淡地笑了下,说:“奖金不会少你的。加工资等年底了。”

    “多发奖金我也感谢。”杜若细眉一挑,抬起杯子喝香槟。

    淡金色的液体顺着绯红的嘴唇流入她口中。

    他又看了她一眼。

    这时,服务员上菜了,前菜是煎鹅肝,烟熏三文鱼。

    杜若很快吃一口,点头:“嗯,不错。今天来对地方了。”

    易坤尝了下,也难得觉得美味。

    前菜过后,上来芦笋汤与豌豆汤。喝完汤,服务员撤走之前的餐盘餐具,重新摆上刀叉,端上主菜:煎鲈鱼配松露汁,芝士土豆泥鸭胸。

    盘中食物异常精美,让人食欲倍增。杜若拿起刀叉,却瞄一眼他的盘子。

    他察觉:“怎么?”

    “想尝尝我的煎鲈鱼吗?”她问。

    他心知肚明:“好。”

    她嘴角微弯,切了块鲈鱼给他。

    他亦从善如流切块鸭胸到她盘中:“你也尝尝。”

    “谢谢。”她愉悦享受美食。

    他嘴角也不经意扬了下。

    一顿饭轻松吃完,两人步行去演奏会。

    因晚饭吃得有些迟,到场时,离开场只剩两三分钟,大部分听众已入场,倒省了排队时间。

    杜若跟着易坤进场,找到一层第一排的座位,刚要坐下,目光随意往旁边一扫,人便僵了僵。

    隔一条过道,坐着景明。

    她错愕望着他,还来不及反应,会场内灯光熄灭。

    演奏会开始了。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幻城作者:郭敬明 2若春和景明作者:玖月晞 3夏至未至作者:郭敬明 4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作者:张嘉佳 5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作者:韩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