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若春和景明目录

第39章

所属书籍: 若春和景明     发布时间:2020-02-10

    六月的第一天,杜若一大早就去了实验室,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呢,结果景明他们早到了。只是人员不齐,有的队员上课去了,大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

    景明俯身站在控制组那边的长桌前,单手撑在桌沿,看着何望他们写代码,时不时低声交流几句:

    “配合遗传算法……”他说着说着,似乎察觉到什么,抬眸朝杜若的方向看一眼,眼皮上抬出一道深深的褶,又黑又亮的眼睛和她的目光对上。她呼吸微窒,他已低眸下去,“……加速度控制和状态控制……”

    杜若轻手轻脚走去自己桌前,放下书包,先帮李维整理资料和设备。

    传感组的任务虽然艰巨,但这一年来的成果也相当丰富。

    无人驾驶汽车几乎全身布满传感器,有探测道路、分辨行人动物车辆、识别交通信号灯交通指示牌的超声波雷达、激光雷达、摄像头、激光发射器;还有确定车辆方位,测量车辆运动状态(加减速,转弯,停车)的陀螺仪、惯性测量单元、加速计、GPS;等等等等。

    每个传感器都要做到精益求精。不然出现突发状况就可能发生危险。

    李维是传感组的组长,由于杜若新来,分配给她的任务很简单,提高IMU的工作性能,这对杜若来说并不难,很快就上手了。

    她做起事情来相当认真,设计制图,连接元件,丝毫不注意周围的环境。实验室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她也毫无知觉。

    某一刻,她正低头打磨元件,男生的手伸过来,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的笔记上慢慢滑动。

    她余光一瞥,认出了那只手的主人。哪怕认不出,也能认出那精致干净的衬衫袖口,白玉般泽润的纽扣。

    现在是夏天了,他衬衣的衣角硬硬的,搔着她的手肘。

    ……好痒。

    她谨慎地把手往内收了一点儿,没想他看着她的笔记,无意间身体重心一换,衬衣衣角又在她手肘上搔弄起来。

    杜若:“……”

    他是不是没转换过来,没意识到新来的这位是个女生啊。

    她已没地方再退,索性不管了,也不抬头,继续做自己的事。那人漂亮的手指在她笔记本上滑动,像在抚摸什么。

    她匆匆收回目光,可他似乎站累了,居然俯下.身来,手肘撑在桌上。

    杜若顿觉一道迫人的黑影压下来,带着他身上熟悉的男生气味笼罩降临,一瞬间,他俊逸的侧脸已近在眼前,眉峰,鼻梁,薄唇,喉结,微敞开的领口露出的锁骨。

    她惊慌失措,立刻躲开,腾地站了起来,椅子哗啦一响。实验室里有人看过来,只见她闷红着脸,也不知是不是工作太久太专注导致。

    他趴在桌上,回头望她:“怎么了?”

    “……呃……没……什么。”她手指乱指了一下,“刚刚,以为有虫子。看错了。”

    “呵。”他这才站起身,从她身边走过了,表扬一句,“笔记做得不错。”

    她看他走了,才重新坐下。手心早已起了一层汗。

    这燥热的夏天。

    上午十点要上公共英语课,临近上课时间,大家收拾了东西离开实验室,往教学楼走。

    太阳很大,杜若一出实验楼就戴上帽子。

    万子昂笑道:“这么怕晒啊?”

    “嗯。”杜若道,“你不记得我去年刚入学时多黑呀,好不容易变白,不能再晒黑了。再怎么我也是个女生,该讲究的时候还是要讲究的。”

    万子昂端详她:“以前黑吗?杜若你变化太大,我都不记得你以前的样子了。”

    “不记得最好,赶紧忘掉!”杜若笑道。

    一旁,景明听言,侧眸看她一眼。

    他还记得在北京西站接她时的情景,又黑又瘦,脏乱枯黄。

    此刻,夏天的阳光把她照得有些发白,她笑着,眼睛弯弯,梨涡浅浅。她眼神无意间移过来,和他的撞上,她一愣,笑容凝在半路,立刻移开。

    他只道她是做贼心虚。

    而他呢,之前还尚未转圜过来,可昨天吃饭时李维的话把他敲醒了。

    可不就是有意思?

    这么一想,他又不自觉极淡地勾了下唇角,有那么一丝势在必得的傲气。

    路上经过小卖部,景明进去买水,按人头买了几瓶分给大家,最后一瓶递给杜若。

    她接过水,看他扫码付钱,想起队里做什么事,都是他结账,随口就问了一句:“怎么总是你请客啊?”

    过道狭窄,彼时他拧着瓶盖,从她身边挤过,听言,俯身凑近她,低声问了句:“想管我的帐?”

    她的心猛地一撞。

    男生炙热的呼吸喷在她耳朵边儿上,斜射进来的阳光照得她耳朵通红。

    她怔愣回头,他人已经走出门口了,只剩门外阳光灿烂。夏天树木茂盛,绿意盎然。

    蓦地想起上次和他同在这小小的空间里,还是秋天呢,那时木门外的树叶金黄一片,像一幅画。

    如今这画变了色彩。

    她思忖着他刚才古怪又异常的行为。

    他这是……把她当队员,哥儿们,开玩笑的。态度的转变不过是因为她从他的圈子外走进了圈子内。仅此而已。

    她这才放松了点儿,跟着走了出去。

    大阶梯教室里,班上的男生照例给她占了第一排靠走廊的座位,她刚坐下,一道白色的影子从她身边闪过,落在她正后方。

    长期稳居最后一排的某人破天荒地来了第二排。

    杜若打开课本看书。

    景明盯着她后脑勺看了几眼,她束着马尾,脖子后有细细的碎发。

    阶梯教室后排的座椅本就比前排高,他双手交叠,趴桌上,正好与她的后脑勺齐平。

    他在后边“喂”地轻唤一声,一口气呼出来,那细腻脖子上绒绒的毛发飞舞,撩在她脖子上一个激灵。

    她立刻回头,近距离地撞见了他的正脸。鼻尖和她只差一个拳头的距离。他的眼睛又黑又亮,里边是她小小的影子。

    她心口一砰,立刻后退,顾忌着何欢欢坐在身边,没吭声,只拿眼睛瞪他。

    “同学,”他仍然趴着,平视她的眼睛,“今天上哪一课?”

    杜若转过身去。

    作为队长的景明和她印象里的判若两人,行为反常。她的脑瓜想不出缘由。

    他还要呼叫她,她却像有感应似的,立马抱着书回头看他一眼:“11单元A篇。”

    “谢谢。”景明冲她礼貌一笑。

    杜若:“……”

    貌似是第一次看到他笑。

    她再度转身回去时,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僵掉了。隐隐觉得,加入Prime,或许是个错误的决定。

    很快,上课铃响,她收了心思。

    课堂上,老师点她读书,如今,她已能用一口标准而流利的美音朗读。

    读完后,何欢欢特吃惊地看了她一眼。她耸肩,开心地笑了。

    她认真上完一堂课,到了课间也坐在原地看书,始终没管身后的人。课间过半,他也没打扰她。又过了一会儿,她无意回头,才发现景明趴在桌上睡着了。

    这才上午十点多呢……

    因他睡着,表情褪去了平时的轻狂倨傲,看着竟有些柔和而人畜无害。

    杜若只看了两秒,便收回目光,转过身子,重新看向课本,默念起了课文。

    中午,下课铃响,学生们解放了,收拾书本去食堂。

    何欢欢催促:“小草快点儿,今天食堂有红烧牛柳。”

    杜若:“你和夏楠她们一起去吧。我跟师兄一起吃午饭。”

    “黎清和?他回国了?”

    “嗯。上午到的。”

    “那好吧,分散行动。”

    “拜拜。”杜若背起书包上过道,突然就被人撞了一下,一个趔趄,回头一看,景明从她身边走过去,侧脸冷淡。

    杜若莫名其妙,不知谁又惹他生气了,变脸比翻书还快。

    她跟在后头出了教学楼,一眼看见黎清和在路对面等着,笑着跑过去:“师兄!”

    景明走在前头,听着这声师兄只觉极度刺耳,可他也硬是没回头看一眼,面无表情地走了。

    杜若跑到黎清和跟前,后者开口便是抱歉:“我都知道了。对不起啊杜若。”

    “哎呀你别,跟你又没关系。”她不想气氛尴尬,赶紧招呼,“走吧,先去吃饭。”

    两人去食堂打了饭菜坐下,黎清和再次道歉:“杜若,其实易师兄是想让你加入的,但没想到邬师兄不同意,把事情搞成这样。让你受委屈了。”

    杜若笑道:“算啦,东西也被砸了,就算扯平了。而且,易师兄有这个想法,我都很高兴了。”

    “易师兄说,这次算他欠你的。”

    杜若一愣,难以想象易坤那个冰山脸会说出这种话,忙道:“你帮我转告一下,真的没事。”

    黎清和叹气:“杜若,你也别怪他。邬师兄是副队,队中人缘不错,Orbit是个团队,大家一起做事,最重要是齐心和团结。易师兄不可能为了你去处罚邬师兄,破坏队内气氛。他毕竟是副队,劳苦功高。”

    “我知道。我也不想看到你们不好。”杜若说,“大家都好好做自己的事吧。这件事真别说了,让它过去吧,越说越尴尬了。”

    “行吧。”黎清和也不在这问题上深谈,道,“对了,我在德国给你带了份礼物,刚忘带了。找个时间给你送去。”

    “晚上吧。我下午全是课呢。”

    “行。”

    杜若下午有课,吃完饭就走了。

    她上了一下午的课,晚饭后又去图书馆做了会儿作业,直到晚上九点准备撤时,手机来了条信息,景明:“你有没有点儿自觉性!”

    她头皮一麻,隔着文字都能感受到他的怒火,赶紧回复:“我这就准备去实验室的啊。”

    对方没理了。

    杜若一路飞奔去实验室。

    大家都在,景明也在,脸色很差,看都不看她一眼。

    她琢磨着这位老大可能不满她的“不积极”,是以让自己化身一团空气,悄无声息地飘去桌边,伏案看资料,做器械,偶尔起身去观摩队友们的设计图试验流程图。

    景明抬眸看一眼她那边窸窸窣窣的动静,又烦又躁。

    中午不来,跟黎清和吃饭去了;

    下午不来,上课;

    晚上呢?!

    呵,他景明能输给那什么黎清和?

    他还算克制的,深吸一口气,垂下眼眸做自己的事了。

    忙忙碌碌到十点多,杜若手机响了,她立即接了跑去一边:“喂,师兄?”

    景明再度抬眸,就见她放下电话,匆忙跑出门。

    大概十分钟后,杜若推门进来,手里抱着个德国特色的木偶娃娃,表情欢欢喜喜的。回到座位上了,还把手中的木偶翻来覆去看好几道。

    景明盯她半晌。

    自尊受到无尽挑战,忍无可忍。

    他丢下手中的工具,走过去。

    杜若察觉他靠近,立刻把娃娃扔去一旁,抄起仪器和电线,一副“老板我真的在努力工作”的认真乖巧模样。

    景明:“我过会儿有话跟你讲。”

    杜若:“……哦。”

    他走了。

    她心里一个咯噔,完了,要挨训了。可她真的很冤枉。

    到了晚上十一点半,大家陆陆续续收工走了,人越来越少,杜若还在忙碌。

    又过半小时,朱韬说:“杜若,还不走啊。”

    她抬头,发现实验室里一个别的人都没了。

    她想起景明说有事,道:“我再等一会儿。”

    “那行,早点儿回去啊。”

    “知道啦。”

    也好,挨训起码选没人的时候。

    杜若揉揉有些发酸的眼睛,继续做笔记抄资料。

    景明回到实验室时,就见一室白光,只剩杜若独自伏案工作,她微侧着头,长发别在耳后,顺着修长的白皙的脖子垂到胸前。

    他走过去,靠在一旁的桌上,垂眸看了她一会儿,没什么表情。

    她余光瞥见什么,看过来,吓得轻轻弹跳一下:“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吓我一跳!”

    “刚才。”他回答很简短,没笑,似乎没那个心情。

    她见他脸色不好,忐忑了:“你要跟我说什么事啊?”

    景明不答,盯着她看,不知是在判断什么,还是在抉择什么。

    杜若心里愈发七上八下,决定先下手解释:“我,我下午全是课,晚上做作业去了。我本来就准备来实验室的,你刚好发消息。你不发我也会过来。我没消极怠工。”

    他还是不说话,眉心拧着,隐约透着一丝遭受藐视后的忍怒。

    她揣摩半刻,越来越感觉他可能想把她开除,不如,溜走逃避让他冷静下比较好。于是……

    “时间也不早了,没事我先走了啊。”她说着赶紧把笔记本收进书包,就要拉上走人。

    景明突然开口:“我喜欢你。”

    杜若猛地停在原地。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左手倒影,右手年华作者:郭敬明 2何以笙箫默作者:顾漫 3爱与痛的边缘作者:郭敬明 4独唱团作者:韩寒 5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