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若春和景明目录

第19章

所属书籍: 若春和景明     发布时间:2020-02-10

    不久后,期中考试成绩全下来了。

    杜若上网一查,门门都在88分以上,甚至有好些90分以上的。班级排名第一。

    这成绩把舍友们震惊了一把。

    何欢欢下巴都快掉了:“我滴个妈呀,你这是要上天呐!杜小草你这个跟学习谈恋爱的变态。老子要疯掉了啰!”

    邱雨辰也不敢相信:“小草你是学霸里的战斗机啊!”

    夏楠挺淡然:“也不枉你平时那么努力了。”

    杜若则“谦虚”地笑:“还好还好,没办法,智商高。”

    被三人一顿“暴打”。

    “不过,考那么好,是不是该出去聚个餐?”何欢欢逮着机会就想下馆子改善伙食。

    大家都吃腻了食堂,全票赞同,决定去校外搓顿火锅。

    “外边雾霾大,都戴上口罩。”夏楠阖上阳台上的窗帘,走进来说道。

    杜若来了北京后才知道雾霾为何物,她的家乡一年四季天蓝山翠,空气清新。来京后第一次遭遇雾霾时,她咳嗽了好几天。

    邱雨辰说:“没事儿,以后就习惯了。这才秋天呢,等到了冬天,那才是遮天蔽日昏暗无光。”

    杜若听了这话,第一反应是兴奋:“日照不足,那我应该会变白吧?”

    “……”宿舍三人齐齐斜了她一眼。

    十一月了,天黑得早。

    走出宿舍楼,外面已是一片昏暗,加上雾霾笼着,有种混混沌沌的末世感。

    已看不清附近宿舍楼的轮廓,只有一扇扇窗户里透出来的灯光穿透阴霾,像在一块幕布上扎了一串小洞似的。

    杜若皱着鼻子嘟着嘴,小心呼吸着,她还很不习惯,觉得气味刺激。

    她撕开包装塑料袋,扔进路边垃圾桶,刚要把口罩戴上,前方的雾气中意外出现一个模糊的人影,高高瘦瘦的,朝这边走来。

    只是一个轮廓,她却认出来了。

    人当场一惊,口罩也不戴了,装进兜里,赶紧抓了抓头发和刘海,摆出最淡定又温和的表情。

    那个人影渐渐变得清晰,近了,可他身边跟着一个女孩,两人距离并不亲近。

    他双手插在兜里,戴着一副黑色的口罩,脸遮得严严实实,只有俊秀的眉眼露在外边,看着比往日更冷冽一些。

    走近了,走近了。

    杜若微微挺胸抬头,心脏狂跳。

    但,身影交错,景明没注意到她,跟她擦肩而过,目光也不曾往她这边挪动半分。

    杜若一颗心晃荡荡地落了下去,余光里,那女生望着景明,眼睛晶亮,语气崇拜:“哦,原来是这样子啊。听你一讲,就终于搞懂了。”

    她嘴角耷拉下去,有点儿酸,又有点儿恼,却还是没忍住回头巴望一眼那人的背影。

    他人高腿长,走路速度很快,女孩飞快跟在他身旁。

    她一声不吭地将口罩戴上。

    何欢欢也回头望,毕竟是学校风云人物:“新女朋友?”

    “看着不像。”邱雨辰分析,“不过,我觉得那女生应该想追他吧。”

    夏楠赞同:“同性之间,眼睛都是雪亮的。”

    “追得上么?”

    “悬。”

    这下杜若开口了:“为什么?”

    “长相吧。你刚和吴彦祖分手,然后看上了郭德纲?”

    杜若:“……”

    看看自己,还不如刚才那郭德纲好看呢。

    还好雾霾浓重,口罩遮着,没人看得见她的蔫儿样。

    一旁,何欢欢八卦之心燃起:“诶,夏楠,你跟他是高中同学,他这人怎么样啊?找女朋友很看重长相吗?”

    “还好吧。”夏楠说,“我觉得优秀是肯定要的。之前就认为他跟闵恩竹迟早分手,果然。这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如果他下次交女朋友,我觉得一定会是个很优秀的女生。各方面都超级优秀。”

    邱雨辰:“为什么?”

    夏楠理所当然的语气:“要配得上他啊。”

    杜若一言不发,微微叹了一口气。

    在他眼里,她依然只是路边的一块背景板,一棵树而已。

    虽然也在慢慢成长,可难免心急,她这棵树,什么时候才能开花结果呢。

    那片来自香山的叶子,她怕它枯萎,做成了叶拓,像一幅美好的水彩画般永久保存了下来。

    只不过,她很少再碰到景明。

    公共课上,他来得迟走得早,还越来越多次旷课。

    有时老师点他名字:“景明。”

    答“到”的却不是他的声音。

    她连见到他人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有恰当的时机把叶拓送出手了。

    景明这段时间的确很忙,几乎天天在实验室,就Prime的无人驾驶项目做设计方案和草图。

    那天一大早,他接到班导梁文邦的电话,让他上午抽空去办公室一趟。

    景明上午的政治课和英语课都逃了,在实验室忙,近中午才去。

    他抄着兜走进办公室时,梁文邦正在看书,见他进来,放下书本,笑道:“来了?”

    景明过去拉开椅子,一溜儿瘫在里头坐舒服了,问:“有事儿啊?”

    “日常关心,问问你们最近的项目进展情况。”

    “就为这个叫我来。李维不都定期给你汇报吗?”

    “我知道。”梁文邦说,“我看过了,你的整体设计和规划做得很好。甄道明教授也夸了你半天。”

    甄道明是景远山的好友,在景明成长过程中对他的帮助很大。进入大学后,两人交流更多。他和梁文邦一样,是Prime的指导教授。

    景明抠了抠耳朵,问:“只有好话?没别的?”

    梁文邦见他这样,没忍住笑:“对,只有好话。你的方案很完美了,我和甄教授都没什么大的意见,几个微不足道的小地方,给你标注出来。你斟酌取舍。”

    他还给他一摞文件。

    景明接过来,翻开几页,的确是认真批复过的,哪怕只是一些小细节:“谢谢了,老梁。”

    梁文邦朗声笑,又略收起:“不过,找你来,还有另外一件事。”

    “说吧。”他早就猜到,这点儿小事没必要特地叫他来办公室。

    “你知道易坤他们那边最近在做什么项目吗?”

    “自动制动吧。”景明也听说了一点,“怎么了?”

    梁文邦迟疑半刻,斟酌着语言。他是做事情的人,并不擅长谈判,可上级这么说了……

    “他们正在研究的项目和你们有部分重叠的地方,院里领导认为,为避免浪费人力、时间、各方面的资源,想让你和易坤……”

    景明立时就讥笑一声,打断:“我去配合他,可能吗?”

    “不是配合,是联合……”

    他一句话甩回去:“弱者才找人联手。强者只有吞并碾压。”

    梁文邦一怔。

    “联合?呵,”他嗤笑一声,“做决策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哪个领导说的,你就这么回他,我,不给任何人打工,也不听任何人命令。怎么着吧?想联合,你让易坤来给我当手下,不然没门儿。”

    他说完,头一歪,枕在椅背上斜睨着老师。

    “哎你这孩子,一点就爆。这只是个提议。”梁文邦眼神责备地看他一眼,叹了口气,又无奈地摇头笑笑,“知道了。你这性格,我还多此一问。行吧,你想干什么就干,上头我替你回复。”

    景明这下却又不吭声了,眉心皱了皱,不太爽,问:“院里有领导为难你了,是不是那个什么袁副主任?”

    “没有。你别多想。院里有这个考量,也是正规合理的。不过既然你不愿意跟别人合作,那就算了,不是多大事儿。”梁文邦打圆场。

    他没说的是,系里分管大学生创业的袁副主任不认可景明这帮人,认为毕竟是新生,按资排辈,还是该辅助研究生院的学生创业,这样比较稳妥高效,也能尽早取得突破。

    这话要说出来,估计对面这这位得炸。

    可他不说,景明也看得门儿清,不客气道:“他要再瞎指挥,让他来找我。”末了,补充一句,“你也别夹在中间为难。”

    梁文邦笑:“哟,现在关心我这班导了。”

    景明:“……”

    “没事我走了。”他刚要起身,梁文邦抬手,“等等。”

    “又怎么了?”

    “政治补考,一定要认真对待。听见没?”

    “听见了!”

    不耐烦的嗓音。

    梁文邦看看少年远去的背影,良久,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哎,年轻人啊。”

    景明根本没把项目合并的事放在眼里,出了办公室便抛在脑后。

    可下午要去补考政治,想到这烦人的事儿,又有点儿无语。

    他回到宿舍时,正是午后,几个舍友都在。

    “你跑哪儿去了?”朱韬问,指了指他桌上的保鲜碗,“怕你没吃午饭,给你带了碗面条。”

    “谢了。被老梁叫去说政治补考的事儿。”

    景明脱了外套扔床上,翻开书包,从夹层里找出那份笔记,捋起T恤袖子,瘫在椅子上看了起来。

    也不知是谁放的,字倒写得挺好看,就是内容实在无聊。

    正看着,

    “情书?”朱韬一把抢过去,看一眼,顿时哈哈大笑,中气十足地朗读,“实现中国梦必须坚持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哎呦喂,你们这还是革命情谊呢!”

    “什么东西啊?”李维好奇地走过来要看,但没看清,景明已将纸张从朱韬手里夺回,“丫有病啊,没见复习考试呢!”

    “你也有复习的这天。”朱韬狂笑,“对了,这笔记怎么来的?”

    “我哪儿知道?”景明盯着笔记,默默记着内容。

    “写了这么多张纸,忒细心,应该是系里哪个暗恋你的女生。”

    景明没理,只顾默背,没兴趣管这种八卦。

    “诶,会不会是电气工程班的那个四川妹子?还是机械自动化班的那江苏的?”他考9分的事儿,全院闻名。虽女生不多,但也不好锁定。

    而景明显然已经腻烦:“我半小时后补考,你丫能闭嘴了吗?”

    “行行行。”朱韬拍拍他肩膀,不打扰了。

    景明继续默记笔记上的内容,

    ——实事求是,“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的一切事物,“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

    我去,这什么弯弯绕绕的鬼句子,简直要人命。

    写出这份笔记的杜若自然不会想到,那男孩收到笔记后,是怀着一路吐槽的心情背下去的。

    杜若这些天由于期中考刚过,课业轻松,有了更多的时间进行系统的自学,没过多久,就向老师申请了进实验室操作课外实验。

    吃完午饭后,下午前半段没课,她带着材料去了台式车床实验室,推门开一看,里头空无一人。

    她来的这个时机正好。

    杜若进去找到一台合适的车床,认真看了机器上的参数表,

    最大回转直径210mm

    最大工件长度450mm

    主轴孔锥度MT.3

    主轴孔径20mm

    卡盘直径100mm

    主轴转速100-2000rpm

    ……

    她把准备的材料拿出来,铝环,圆铝块、圆铜块,细钢管,细铜管,黏合剂,润滑油……

    又翻开笔记本,不太熟练地边看边做,按步骤把铝块固定在卡盘上,调整参数,摁下开关,圆形的铝块飞速转动,刀架靠近,高速摩擦,一丝丝淡金色的金属花儿飞旋出来。

    在车床上,金属像木头一样轻易被雕刻切割,原本平坦的铝块开始出现凹陷的规则图案。

    完成一步,进行下一步。

    窗外正午的太阳渐渐歪斜,实验室里静悄悄的,她一个人专心守在车床边,听着金属摩擦时细细的滋滋声,觉得格外悦耳。

    她平静而耐心,仔细地选择工具,改变参数,一点一点,打磨,涂胶,煅烧,钻孔,花了近一个小时,终于做出了一个三轴陀螺仪。

    小小的陀螺仪散着金色银色的金属光泽,像一只小小的地球仪,碰它一下,它便旋转而动,异常精致可爱。

    杜若大感满足,小心把陀螺仪放去一旁,清理车床上的废弃金属屑,完了蹲去桌子底下清扫,还一边回头看她做出来的宝贝,它乖乖站在桌子上,可下一秒,一只手伸过来,将它拿起。

    “诶,那是我——”她腾地站起来,一愣,看见是景明,她刚到舌尖的话瞬间就顺着喉咙吞了回去。

    景明正随意打量着手中的陀螺仪,见她突然从桌子底下钻出来,也微微一吓,看看她,再看看手里的东西,重新放回桌边。

    两人各自移开目光,安静得像陌生人。

    他一身藏蓝色的连帽牛角扣毛呢大衣,从她身边走过,说:“还行。”

    杜若心里一咚,咚咚。

    抿抿唇,回头看,他已走到一处车床前,熟练地开始操作了。微低着头,背影轻轻晃动着。

    很快,安静的实验室内传来金属摩擦的嘶嘶声。

    她没打扰他,始终抿着唇,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轻手轻脚退出实验室,关上门。

    关上门的一瞬间,就咧嘴笑了。

    “还行。”他说。

    声音低低的,磁磁的。

    在表扬她!

    她一路小跑飞溜过走廊进电梯,轻快地踮踮脚。

    电梯下了一半才想起,叶子还夹在便签本里没给他看呢。

    下次吧。

    电梯门开,她一溜烟儿冲出实验楼,看着秋天阳光下一片金色的校园,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心像长了翅膀一样扑腾着。

    “啊啊啊——”她压低声音轻呼着冲下台阶,笑容大大的,再也收不住,一路笑着跑远了。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微微一笑很倾城作者:顾漫 2骄阳似我(上)作者:顾漫 3杉杉来吃作者:顾漫 4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作者:玖月晞 5悲伤逆流成河作者:郭敬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