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若春和景明目录

第6章

所属书籍: 若春和景明     发布时间:2020-02-10

    当天军训结束后,原地解散。

    闵恩竹小鸟儿一样从看台上蹦跳下来,挽住景明的胳膊走了。

    何欢欢欣赏道:“真的很美耶。连背影都好看。”

    夏楠:“废话,不然能叫校花?”

    闵恩竹今天穿了件白色雪纺小衫和深蓝色铅笔裤,双腿本就匀细又笔直,还蹬着双逆天的高跟鞋,比景明矮不了多少。

    杜若想起自己比景明矮一整个头。他看她时居高临下的表情,加上天生俯视的角度,真是要命。

    “她挺高的。”邱雨辰说,“有一米七几吧?”

    “嗯,比我还高。”夏楠身高一米七。杜若和邱雨辰差她两三厘米,但身高这东西,哪怕两三厘米,气质都是天壤之别。

    “去吃饭吗?”吃货何欢欢一秒钟强转话题。

    “……”

    “我先洗澡,身上脏死了。”

    “我也是。你们两个,不去澡堂,去哪儿洗?”

    “洗水房旁边有淋浴间。”

    “那里不是没热水吗?”

    “去开水房提呗。”

    “忒能折腾的。”邱雨辰说。

    “现在不吃饭……那去买水果吧。”何欢欢一心惦记食物。

    “……”

    四人闲聊,走去水果店。

    店里果香扑鼻,挤了不少刚军训完的新生。

    杜若转一圈,被价格吓一大跳。猕猴桃十块钱一小只,够她在食堂吃两顿饭。车厘子快两百一斤,是她六天的生活费。至于芒果榴莲红提桂圆,不算离谱,可对她来说也有些奢侈。

    琢磨半天,最后选了四根香蕉两个橙子,刚好十块。

    邱雨辰买了斤车厘子,晚上洗了给大家吃。

    杜若只吃了一颗,没有多拿。她知道自己分给舍友们的香蕉并不值钱。

    “再拿点嘛。”

    “够啦,我这里还有欢欢给的桂圆没吃呢。”

    “再拿两颗。”邱雨辰催促。

    杜若拗不过,拿了一颗。

    车厘子圆滚滚的,很可爱,也很好吃,难怪那么贵。

    她琢磨着,该找些兼职做了。可也不能太着急挣钱,至少要等开学两三个月后,看时间是否充裕。毕竟学业为重,尤其在这样一个从来不缺优生的名校里。

    数天前,杜若坐在桌前看书,邱雨辰哼着一首英文歌进来,杜若惊讶地发现她的英文口语竟和原版一样标准流畅。

    而杜若在老家学的哑巴英语,表达困难不说,发音都成问题。

    她深受刺激,买了英文朗读材料和音频,每天清早去操场读英语。第一天去就发现晨读的学生不少,比她还早。

    这就是大学,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

    ……

    军训结束后,大学生活正式拉开序幕,所有人开始抱着书本奔波于各个教学楼与实验室。

    杜若跟三个舍友都不同班,课表不同,时间交错得七零八落。结伴出入宿舍和食堂的机会大大降低。

    大一课业繁重,专业课尤其是理论课异常密集,大家心思都扑在学习上,只在晚上相约一起去图书馆。

    杜若从小就是学习型的孩子,不管专业课还是公共课,必修课还是选修课,小班教学还是大班上课,她只要专注听讲,就能迅速跟上内容。课后再复习巩固,啃咬一下难点,便不会觉得吃力。

    但即使如此,她也常常感到另一种落后。

    班上好多男生异常博学,他们上课与老师闲聊或答题时或操作机械时不经意流露出的学识让杜若汗颜,每每跟天女散花似的撒给她一堆堆陌生的知识点,待她课下翻阅书海查询。

    这是一股无形的压力,压迫着她更长时间地埋头于图书馆,从叔本华翻到维特根斯坦,从普朗克翻到德布罗意。

    但另一种无形的差距则很难填补——他们奇奇怪怪的发散思维,和脑洞冲破天际的想象力。

    她只剩围观惊叹的份儿,一面受益于他们,启开新世界,一面又陷入“为什么他们能想到我却想不到”的愁绪中。

    杜若犹记当初被录取时,高中班主任告诉她:上大学后,你会见到很多比你厉害的人。不要惊慌,不要生气,也不要沮丧,好好学习,好好生活,一步一步走好自己的路。

    她记着这话,她不急不躁。

    她由衷地佩服和欣赏班上的男生们,他们对未知永远充满好奇与热情,他们对所学所得充满深深的爱意。哪怕平日里看上去再普通内向的男孩子,也有让他们谈起便口若悬河眼睛放光的领域。

    他们对杜若很友好,甚至是照顾。不论学习还是生活,有问必答,有忙必帮。有次杜若遇上不懂的问题,正向万子昂请教,周围几个男生听到,全凑过来你一嘴我一嘴地给她讲解。讲了个透彻,顺带科普一堆周边知识。

    就像教室里实验室里坐着二十一个哥哥似的。

    小教室第一排也成了她的专属座位,没人跟她抢。实验室上课,最靠近讲师的位置也留给她。

    甚至碰上系里的大课,他们也会帮她占座。

    那天上公共英语课,何欢欢跟着她坐到了好座位,忍不住感叹:“班花待遇就是不一样。”

    杜若无语地斜她一眼。

    公共英语是大班教学,阶梯教室里满满当当全是人。

    上课铃还没响,

    杜若翻开书,默念单词,脑袋后传来一声懒散的问询:

    “你这旁边没人吧?”

    一瞬间,她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怎么又是他?

    不坐最后一排,跑这儿凑什么热闹?!

    她知道他在问她斜后方的万子昂,他们是隔壁宿舍,开学那么久了,自然都认识。

    万子昂说:“没人。”

    景明把书扔桌上,颓颓地坐下,说:“操,来迟了。最后几排全被占了。”

    杜若:“……”

    万子昂:“不想上大课,下次帮你点名喊到。”

    景明叹气:“这老师跟我妈是同学,她认识我。”

    杜若:“……”

    才开学就惦记逃课,白费他爸的苦心。

    她没意识到,对他的腹诽日渐刻薄,像阿Q式的反抗,以对抗他对她的傲慢无礼。

    正默默鄙夷着,椅子板底下“哐当”一声响,他的脚隔着薄板踢得她屁股下一震。

    杜若心头惊跳:???

    “哦。抱歉。”景明稍稍前倾,低低的嗓音近在她耳后。

    她耳朵发麻。

    阶梯教室,前排椅子矮,他腿太长,舒展时不小心踢到前排,赶紧收腿调整坐姿。

    “还是最后一排空间大。”景明自言自语。

    杜若低头看书,没敢回头。

    景明见她不回头,这才来了注意。他声音不至于小到让人听不见,前边人却没反应,脾气还不小?

    他微眯着眼看她后脑勺半晌,隐约有了些头绪,身子又稍稍往旁边倾斜了半点看她,略略回了印象,想起来是杜若。

    那丫头这会儿耳朵憋得通红。

    他哂笑地勾了勾唇角,不在意了。

    铃响,上课。教室安静下去。

    杜若没受景明影响,他的腿也没再动来动去,身后的人没有半点动静,跟不存在似的。

    她认真听讲,做笔记,时不时默念单词和句子。

    课上到半路,老师找人念课文。

    杜若默默低下头,不和老师有目光接触。

    想必那一刻,所有人都避开了与老师的直视,坐满人的教室笼罩着一层深刻了好几度的沉默。

    但杜若没忍住这沉默,出于好奇,抬眸看了老师一眼。

    好,被逮住了。

    老师:“你来读课文的前几段。”

    她垂死挣扎,弱弱地指了指身后,是他吧???

    老师说:“不是他。就是你。”

    杜若:“……”

    内心一边颤抖,一边泪流满面,很快,变成一种慷慨就死的激昂。虽说晨读不到一个月,但她改善了基础的发音,丢脸是不至于的。

    就当是提前接受检阅了!

    她把课本一下一下压平,开始念:

    “Aletterortelephonecallcomesfromsomeoneyouh□□enotmet,andyoufindyourselfimagingingwhatthepersonlookslike,puttingafacetothehiddenvoice.Areyouanygoodatthis?Sometimesitiseasytogetitwrong——”

    她念得极其缓慢,中规中矩地咬每一个单词,发音倒没什么瑕疵,不过句子整体没有起伏。

    念完几段后,老师说:“好。”

    她停下。

    “发音读音都没问题,但太紧张了,下次别紧张嗯。”

    杜若点点头,很满意自己的表现。近一个多月的刻苦付出终于有了回报。笨鸟先飞,努力就会有进步嘛。

    她欢欣雀跃备受鼓舞之时,老师说:“后边,继续。”

    景明开口的一瞬间,杜若傻眼了。

    身后坐了一个外国人。

    “JohnBlanchardstoodupfromthebench,straightenedhisArmyuniform,andstudiedthecrowdofpeoplemakingtheirwaythroughGrandCentralStation——”

    他语速稍快,吐字流畅清晰,甚至非常之懒散随意,起伏抑扬随心所欲,自然闲适如同母语。

    而且是英音。

    即使是杜若也不得不承认身后的声音非常性感好听。

    何欢欢甚至诧异地回头看了他一会儿。

    他读完很长几段,老师也没叫停。

    他皱皱眉,懒得读了,停下来,看了老师一眼。

    老师笑笑:“口语很好。后边接着。”

    杜若脑子挨了一棒,嗡嗡一片忙音。

    她隐隐慌乱,仿佛心里那片对他嗤之以鼻的阿Q阵地要守不住了。

    更叫人慌张的是另一个隐晦而残酷的事实:有的人拼命追赶,却也只是累死累活冲上跑道,看一眼他人扬长而去的背影而已。

    不至于的,她对自己说,应该不至于的。

    好在下一次上课,景明回到了最后一排,两人相隔有如十万八千里。且大班人多,再次轮到她朗读,估计要等到下学期。

    她算是安生了。

    直到月末,院系学生会招新。

    宿舍里四个女孩都去了,见到了上次新生大会上讲话的黎清和,他是学生会主席。

    招新流程很简单,一个个上台自我介绍,讲述特长。

    邱雨辰跟何欢欢表现抢眼。

    夏楠懒洋洋的,没上台,她只是过来凑个热闹。

    至于杜若,没抱多大希望,只当是个机会多认识同院系的人。

    招新过程乏善可陈,冷冷淡淡的夏楠时不时低声说几句,给大家科普背景:谁谁是哪个省的状元,谁谁是全国物理竞赛的冠军。

    杜若听着,觉得自己是被一下下敲打脑袋的地鼠。

    散会后走回宿舍,树丫上枝叶茂盛,却挡不住教学楼和图书馆辉煌的灯火。每扇晶莹的窗口后都是伏案苦读的学生们。

    杜若感叹:“我们学校真的是卧虎藏龙。”

    “可不是?”何欢欢啃着刚从小卖部买的雪糕,“我们班大神一尊接一尊,吓得我每天都得吃零食压惊。”

    “你哪天不吃?”邱雨辰吐槽,“我去,你什么时候弄的雪糕,我都没发现?”

    “刚才。你咬一口?”

    邱雨辰咬一口。

    “小若?”

    杜若摇摇头。

    “夏楠?”

    夏楠摇头,忽说:“哦,对了,景明也是特招进来的。”

    杜若问:“体育生?”

    夏楠奇怪地看她一眼,说:“他很厉害的。”

    “他在世界青少年机器人大赛里拿到单项第一。三次。”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亲爱的热爱的(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2微微一笑很倾城作者:顾漫 3何以笙箫默作者:顾漫 4小时代1.0:折纸时代 5天才基本法作者:长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