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若春和景明目录

第71章

所属书籍: 若春和景明     发布时间:2020-02-10

    杨姝抽完烟了,回到易坤办公室门口,没想正巧撞上这一幕。她听见办公室里头的争吵,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景明已夺门而出。他脸色差到极点,连唇色都变白了。

    她一愣,看一眼办公室内的杜若和易坤,亦是冷着脸转身跟景明走了。

    一路低气压地下到停车场,景明上车后又是停了近十分钟,没叫司机开车。

    陈贤上去问杨姝:“怎么回事儿啊?表情那么吓人?”

    杨姝呼着一口烟,自言自语:“嫉妒得要疯了。”

    陈贤没明白:“啊?”

    她解释:“跟那位副总吵架了。”

    “吵架?为什么吵?为了收购?”

    “嗯。”

    陈贤费解了:“收购是互利的好事儿啊。帮元乾提高竞争力出价能力,扩大市场免遭排挤。她也可以专心搞研发,不用累死累活管杂事搞公关。老板还不是为了她好。这有什么可吵的?”

    “谁知道你家小少爷怎么讲的?”杨姝道,“他那张嘴本来就没什么好话,又碰上易坤这死对头。新仇旧怨,可不来劲儿了往死里怼?哪晓得让那位副总碰上。哎……小孩子谈恋爱,费劲。”

    “那这收购案……?”

    “没事儿,易坤比他成熟。也还有理智。”杨姝挺淡定。

    陈贤却心疼:“可我看老板真气得不轻啊。”

    “气一气也好。早该有人踹他一两脚了。刺激刺激,万一就好了呢?”杨姝见前头奔驰车启动了,掐灭烟头,道,“车开了,走吧。”

    ……

    景明阴郁且焦躁的心情一路都没有消减,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心里似乎升起了一种难言的恐慌。

    仿佛有什么仅存的很重要的东西,再也抓不住了。

    那晚她在天桥上说的“我爱你”尚在耳边,如今却和别人成了“我们”。

    呵。

    窒息感像一双铁手死死掐着他的喉咙。

    他窒闷至极,出了电梯走去办公室。迎面而来的公司员工们全不敢打招呼,纷纷让路躲避。

    他冷着脸一路走到办公室门口,看见了何望。

    脚步刹停,脸色也骤然收了半分。

    何望从椅子上站起来,叫了他一声:“景明。”

    景明原地站了几秒,没说话,过去开门走进办公室。

    何望跟着他进去,关上门。

    一张办公桌,两人对坐两端。

    九月底,稀薄的阳光从落地窗外洒进来,将桌子切割成明暗两边。

    何望在阳光中,景明在阴暗里。

    曾经并肩作战,从少年时便相知相识开始逐梦的同伴;脾气秉性连天赋能力都最为相似的知己,时光在他们中间划了六年。

    到了此刻,万般皆难言。

    何望先开了口:“杜若带你去看比赛的事,是我们几个一起想出来的主意。”

    景明不动,盯着桌子上阳光洒下的那道明暗分割线。

    “你的那些话,杜若跟我讲了,包括PrimeNo.2失事的原因。”何望舔了舔嘴唇,有些艰难道,“景明,不是你一个人发现了。后来,我发现了,其他人也都发现了。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我们这群人在各自求学的过程中,谁也没联系过谁,都刻意避开了。”

    景明一怔,抬眸看向他。

    何望亦看着他:“可以后呢,景明,Prime不能就这么散了。这些年大家心里一直记着这事儿,人走得再远,心也在这里,从没散过。

    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很清楚。说实话,如果我是队长,我可能也……但景明,我始终认为你的决策没有错。如果回到当初,我还是会支持你。那时你的想法‘一步一步提高’,根本就是对的。只是那个时候我们谁都想不到,多走一步,就已经是极限了。我们哪里会想到那就是我们的极限呢?”他眼眶红了,悲怆,不甘,皆有,“李维也想不到,所以他不信。”

    景明眉心狠狠揪扯一下,目光有一刻的涣散,仿佛又看到了当年No.2带着李维冲向尽头的那一幕。

    “我承认你作为队长,没在那个时候负责清醒,失败的责任该你来担。但之后所有的攻击谩骂都冲你而去,你担了所有罪名,保了我们所有人的前程。已经够了。

    你说不再相信机器,不是,你不再相信的是人性的弱点。可无人驾驶这条路始终会有人走!你不走,别人也会上。你要把这条路交给别人吗?”

    何望紧盯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问,

    “他们也是人,你是要把那些弱点交到别人手里,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景明胸膛微微起伏,不经意咬紧了牙关。

    何望的话几乎每一句都踩准了他的痛点与不甘。

    他默了很久,终于开口:“我过段时间去找你。”

    何望一怔,下一秒,眼里几乎是光芒一闪。

    他那种性格的人,居然极其克制地点了点头:“好。”

    他飞出抽出一支笔,撕了张便签,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上:“我知道让你一时半会儿想清楚,有些勉强。你慢慢来,不急。”

    该说的都说完,何望点到即止,没再给他压力:“我等你。”说完起身,却突然朝他伸出手。

    景明一愣。

    何望忽而笑笑,轻声道:“我们也六年没握手了。”

    景明有些缓慢地把手伸过去。

    隔着桌子,挚友的手掌握在一起,炙热,有力,直抵心脏。

    何望与他握完手,便离开了。

    景明独自留在偌大的办公室里。

    九月的阳光缓缓移动,从桌子对面移过来,铺洒到他这边。

    淡金色的光晕笼罩在他脸上。

    胸腔里有数种强烈涌动的情绪,不安,激越,涤荡,混杂成一团,四处撞击着,仿佛在寻找出口,寻求救赎。

    他深呼吸,尚且无法靠自身厘清与纾解,猛一低下头去,拿手掌摁住了额头。

    ……

    易坤办公室里,

    杜若坐在办公桌这边,同样拿手撑着额头。

    易坤放了杯水在她跟前,走去对面坐下。

    她抬头看一眼水杯,脸色已稍微平息,说:“我刚才冲动了,不好意思。”

    易坤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用说不好意思,我倒高兴刚才你维护我。不过我也必须说清楚,收购这件事,你对他有些误会。可能你刚好听到了我和他不太友好的对话。没办法,我跟他从最开始认识就这样。态度是不好,但和收购这件事本身没关系。”

    杜若苦涩无言。

    她并不是维护易坤,只是她压抑太久要爆发,而刚好借着这一丝误会她又想推景明一把。

    她看向他:“你之前不是说想做自己的公司吗?”

    “但我也说了,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得看其他股东的想法。”易坤说,“说到底,我是个商人。”

    杜若默然,又问:“你怎么会和他争执起来?”

    “谈判自然会为各自的利益起分歧。我跟他从来就没法礼貌对话。”

    “那收购的事……”

    “等下周几个出差的副总和主管回来了开会商量。这事儿很复杂,或许大家不同意,或许同意了可条款谈不拢,都有可能。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好好工作,静观其变。”

    “嗯。”

    从易坤办公室出来,杜若觉得自己也该调整下状态了。因为这些事一直分心,实在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可一想起刚才跟景明的吵架,又觉心虚,故意刺激他,不知会不会适得其反。

    而她也是到了悬崖边,无路可走了。要是这招还不行,她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她头脑混沌,内心苦楚地走进办公室。

    不想何欢欢打电话过来,惊喜尖叫:“求婚啦!小草,曾可凡对我求婚啦!”

    杜若还没来得及收拾情绪,头痛欲裂,怔怔道:“啊,恭喜啊。”

    何欢欢噼里啪啦讲了一堆求婚细节,激动道:“我之前不是说要装惊喜吗?根本不用,他真正开口的时候,我都感动死了!都哭了!”

    杜若坐在办公桌前,撑住额头,强笑:“那就好啊,恭喜。”

    何欢欢察觉到什么:“你在忙吗?哎呀不好意思啊。”

    “啊没啊。”杜若醒悟过来,又抱歉没有全心分享她的喜悦,忙起身走到落地窗边,深吸一口气了,弥补地笑道,“你再多给我讲讲啊。”

    “真没开会?”欢欢狐疑。

    “没有。现在有时间呢。”

    “那好吧,我跟你说哦……”那头,欢欢又开心地讲述起来。

    杜若望着窗外的秋天,微笑听着。

    直到最后,欢欢说约好了夏楠和邱雨辰,晚上四人一起聚一聚。

    杜若说好。

    ……

    杨姝快下班的时候,经过景明的办公室,低声问秘书:“还在呢?”

    “嗯。”秘书点点头,小声,“把自己关在里头一天了。也没有声音,不知道怎么了。”

    杨姝也到没料到今早和杜若的那场吵架对他刺激如此之深,生怕过了头,她赶紧走过去,刚要敲门。

    门被拉开,景明走了出来,表情有些紊乱:“有事?”

    杨姝心里诧异,他极少会将内心的混乱表现在脸上:“没事儿,问你晚上准备吃什么。”

    “不用管我。你们先下班,我出去一趟。”他拔脚离开。

    杨姝回头:“我让陈贤跟——”

    “不用。”他人已消失在走廊拐角。

    奔驰车一路开到元乾公司所在写字楼门口,车还没停稳,景明就去推门。司机赶忙下车给他开门,他早已下车大步远去。

    他逆着部分提早下班的白领走进大楼,乘电梯上了22楼,出电梯,直奔元乾办公区,目光搜索一下,锁定杜若办公室,眼神像溺水的人找到浮木。

    他大步走过去,急切到顾不得敲门就直接把门推开。

    办公椅一转,何欢欢手里把玩着戒指盒,开心地转了过来。

    两人目光对上,都愣了一下。

    何欢欢已是多年没见景明,上下打量他一眼,惊叹他怎么越长越好看了,难怪杜若魂不守舍。

    景明问:“杜若呢?”

    “她,去洗手间了。”何欢欢咽咽嗓子,毕竟是风云人物,气场强大,莫名给她一股压迫感。

    景明返身要出去找,目光却瞥见何欢欢的手,她手搭在杜若的办公桌上,手心握着一只戒指盒。

    盒里的钻戒光辉夺目。

    景明停在原地,表情些微凝滞,问:“谁的?”

    何欢欢眼珠转转,下巴一抬:“别人送给小草的。应该是求婚的吧。”

    他脸色一瞬就变了,盯紧那枚戒指。

    “我们小草很抢手的。长得漂亮心地善良,又勤奋又聪明,踏踏实实还不爱慕虚荣,谁要娶了……”

    “砰”地一声关门,何欢欢吓一大跳,抬头一看,

    景明人已不见踪影。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所理解的生活作者:韩寒 2梦里花落知多少作者:郭敬明 3杉杉来吃作者:顾漫 4长安乱作者:韩寒 5骄阳似我(上)作者:顾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