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若春和景明目录

第87-88章

所属书籍: 若春和景明     发布时间:2020-02-10

    那个冬天,寒潮频至。

    可杜若对那一年冬春之交的记忆格外温暖而清晰。

    新年的头三个多月,他们的生活可以概括为两个字:试车。

    从冰雪皑皑的山丘到春雨泥泞的土地,从复杂纷繁的城市公路到蜿蜒连绵的山区小路,PrimeNo.3一路飞驰,表现完美,并在Prime团队的几次完善调整下,功能突飞猛进。

    那个季节,所有人的心都炙热而滚烫。

    寒冷的冬天仿佛一夜之间过去,世界很快便再次春意盎然。

    四月初,北京枯萎灰败的气色不在,整个城市从中心到郊外焕然一新。

    街道两旁杨柳抽绿,漫山遍野梨花盛开。

    也就是在这时,八达岭长城脚下,举世瞩目的第四届世界无人驾驶汽车拉力锦标赛拉开帷幕。

    北京2024,来了。

    比赛汇集来自世界各地15个国家的20支车队,均代表了各国无人驾驶研究的最高水平。

    比赛将在电视和网络上进行全球同步直播。媒体记者也从世界范围内赶来对赛事进行报道。

    当天早上,八达岭起点处挤满观赛的车迷。彩旗飞扬,呼声喧天。

    媒体区采访走廊更是熙熙攘攘,长.枪短炮。

    由于主场原因,到场的国内媒体占据半壁江山,围着董成与鹏程赛队进行采访发言。

    过去几个月,鹏程的宣传造势活动一浪高过一浪,股票暴涨,全民关注,仿佛就等着鹏程主场夺冠。

    反观Prime,这段时间没有对外披露任何消息,全队上下十分低调。

    景明等人半刻不停留,从采访通道走过,进去赛场。

    路上意外碰到美国AD赛队一群人。

    当年深圳,首届竞速大赛上的冠亚军再度相遇。

    两队人异常惊喜意外,热情交流一番。AD是上届拉力赛冠军,此行目标自然是卫冕。

    景明亦毫不谦让地笑称,Prime就是冠军。

    两队的人开怀大笑,祝对方好运,期待上场较量见分晓。

    上午九点,开幕式进行。主持人为到场的车迷和全世界电视转播网络上的车迷介绍此次参赛的各国队伍和比赛行程。

    第一天赛程最短,490公里,从北京到呼.和浩.特,途径城市,农村,山区,草原。

    特殊赛段120公里,分为四处30公里路段。

    比赛只记特殊赛段用时成绩,但参赛车队要在规定时间内赶到赛段起点,否则惩罚加时。

    到达赛段起点的车队按到达顺序四辆车一小组,计时过赛段。

    今天比赛的第一条特殊赛段在50公里外的山区。第一段便是超高难度的山路赛。

    组委会如此安排也是出于对转播收视率的考虑,意图在比赛之初就迅速提起观众的兴奋度和参与度。

    十点左右,赛事即将开始。

    露天停车场里排队停着20辆无人驾驶汽车。红的黄的白的黑的,五颜六色。

    如今无人驾驶发展迅速,和当初的深圳不一样了。

    很多赛队不仅注重实用性,也开始注意外观。

    杜若大方扫视其他队伍的车辆,认为还是他们的“维一”最为光彩照人!

    景明走到“维一”身旁,眺望一眼。

    车队前方,天空蔚蓝,航拍无人机正调试起飞。

    地平线上,道路蜿蜒,沿着雄伟的长城消失在无尽的山脉里。而山间,开满了大片大片的白梨花。

    他握着他的后视镜,轻声道:“朋友,前边的路,就全靠你自己了。”

    何望杜若等人也围过来,摸摸No.3的车身,轻拍两下,给他加油。

    比赛快要开始,工作人员指挥参赛车辆依次入场。

    景明看向杜若。

    杜若咧嘴一笑,伸出右手:“来,加个油!”

    何望万子昂他们开怀笑起来。

    景明左手搭在维一身上,右手覆上杜若的手背,接着,何望把手搭上去,涂之远、朱韬、万子昂,他们一个一个把手覆上去。

    十只手紧摁在一起。

    十个年轻人目光流转,互相对视,不约而同地笑了。春天已至,阳光灿烂。

    他们将手掌用力往下一摁:

    “PrimeGO!”

    “加油!”

    PrimeNo.3,正式登场。

    他在全场观众的目光中,和其他车辆一道慢慢开出停车场,驶上征途,车身上的Prime字符霸气飞扬。

    二十辆车依次停在起点。

    北京时间上午十点整,天地一片寂静。

    一声令响,二十辆无人驾驶的越野车同时从长城脚下出发。

    全世界的观众通过电视和网络直播看到了这一胜况——

    20辆车,透过车窗,驾驶座、副驾驶、后座空无一人。可这群车就像长了眼睛一样,互相追赶,却不磕碰,沿着公路驰骋而去。

    车流中,PrimeNo.3的蓝色白色撞色设计格外醒目。

    非特殊路段不计时,只需在规定时间赶到赛区即可。所以赛队之间竞争并不激烈。赛事解说员的解说也四平八稳,各种介绍小花边。

    但部分赛队为了尽快比赛进入下一阶段,也避免和质量差的对手竞技出现意外误伤自己,会争取抢到第一组比赛。

    PrimeNo.3便是其中之一。

    景明等人,还有杨姝陈贤易坤等春和的工程师和后勤人员分拨上了四辆越野车,尾随无人驾驶车队而去。

    从车内的直播屏幕上可以看到,“维一”始终在第一梯队,不争抢但也绝不落后。

    非特殊路段,大部分车辆表现良好,没有剐蹭或偏离道路的现象。

    就连鹏程的车也表现不错。

    四十多分钟后,Prime,AD,鹏程和一个法国车队率先到达第一条特殊路段。四队一组进行比赛。

    此段为30公里山区路段,高速跑下来十分钟左右。

    赛前有几分钟的准备时间,景明杜若等人迅速对汽车做了简单的检查和维护,确保没有任何问题。

    到了这一刻,直播室内车迷们的兴致才提了起来。

    很快,准备时间过,各就各位。

    比赛开始!

    四辆车同时冲出起点线,箭一样离弦而去。

    PrimeNo.3竟在1秒内加速至100km/h,抢先占据第一位置。山路赛段,超车是相当难的。后头三辆车如尾巴一般死死咬住。四辆车如急行的蛇在山路上蜿蜒飞驰,你追我赶。

    山路弯道极多,No.3仿佛由一位技艺极高的车手超控,遇弯道必漂移回旋,掀起路上一阵树叶沙土漫天飞舞。

    AD赛队和法国车队紧急开启除尘措施,确保视线清晰,而鹏程居然也没被甩开,紧紧尾随。

    这只是第一赛段的较量,按常理来说,无需拼尽全力。

    但AD赛队的红车显然锁定了PrimeNo.3为第一竞争对手,不断加速,欲挑战他第一的位置。可PrimeNo.3非常聪明,一次次卡位成功,让AD无法超越。

    就在两辆车互相较劲,难解难分之时,不想鹏程趁机找了个空位钻进去,眼见超越了PrimeNo.3半个身位,就要领先。

    PrimeNo.3瞬间察觉,一秒内速度飚至210km/h!冲去一个身位,再度稳住第一。

    解说员一阵惊呼。

    各赛队后方的越野车里,传来各种语言的惊愕之声。

    这个速度太危险!

    前方就是急转弯路道。

    所有人提起心脏,怀疑作为越野车的PrimeNo.3不可能在这种速度下抓住地面,会打滑滚出山路时,PrimeNo.3一个利落360度的旋转漂移,电光火石之间,轮胎摩地,砂砾飞溅。顷刻便扭转车头,稳住车身,飞驰而去。

    这性能让解说员拍案叫绝:“太疯狂了!”

    直播室里弹幕也顿时刷疯。

    而所有参赛者心中俱是一凛:

    什么是冠军相?

    这就是。

    谁能想到,六年前登顶世界便急速陨落的Prime,竟然真的,杀回来了。

    登场如闪电破空,毫不藏匿锋芒,嚣张,狂妄,一瞬之间揭开了这次比赛的厮杀序幕。

    PrimeNo.3一路风驰电掣,冲过30公里路段终点。用时7分38秒,刷新前三届比赛的山区记录!

    后方越野车内,何望兴奋回头举起手掌,杜若扬手跟他击了一掌!

    “操!”何望大舒心中闷气,畅快道,“憋了六年,操操操!”

    景明吐槽:“后程长着呢,能低调么?”

    “去,这车上最没资格说低调的就你!”

    大伙儿哈哈笑,兴奋而轻松。

    景明却冷不丁冒出一句:“鹏程的车很奇怪。”

    杜若:“哪儿怪了?”

    “说不上来。”景明稍一皱眉,“表现比我想象中好很多。不应该。”

    “我也发现了。”万子昂说,“就像世界一流强队。”

    “算了,先不管他。”

    剩下的16只车队依次排队开始比赛,但所有观众都沉浸在刚才的比赛中,难以自拔。

    解说员甚至在第二组小组赛开始后,还津津有味地回顾:“第一场比赛可以载入赛事史册!”

    而在赛场上闪耀过后的PrimeNo.3,此刻却已淡定启程,荣辱不惊地前往下一赛段。

    由于“维一”表现抢眼,他在非特殊赛段行驶时,转播画面也不停给他镜头。

    “我去。”何望翻着手机直播间,“到现在弹幕还全在刷Prime。我们又要火了。”

    景明冷嘲一声:“这种成功时刻过来,低谷时刻离开的人,有什么可在意的?”

    何望挑挑眉,也是,再不看评论和留言了。

    杜若看一眼他的侧脸,趁其他人不注意,偷偷地摸了摸他的手,以示安慰。

    而他只是吐槽,心里并不在意,被她这么偷偷一摸,一时有些好笑,扭头看她,低声问:“累吗?”

    他们已在路上颠簸一个多小时。

    杜若摇头:“不累。”

    “累就靠我肩上睡觉。”

    “唔。”

    何望插嘴:“我能靠你肩上睡觉吗?”

    景明:“滚!”

    等四组比赛完毕,统计结果出来,Prime赛段第一。

    接下来,第二赛段为农村泥土路段,考验高速行驶中的灰尘和视线问题;

    第三赛段为乡镇砂石赛段,考验高速行驶下颠簸对车身的磨损问题;

    PrimeNo.3过关斩将,接连拿下三个赛段第一。

    直到第四个特殊赛段,草原赛段时,出了点儿意外。

    下午五点多,经过一天的跋涉,车队连续行驶400多公里,快到呼.和浩.特了。

    春天的草原上一片新绿,浅浅的河流像透明的缎带穿梭其中。

    太阳即将落山,天空姹紫嫣红。

    AD,Prime,鹏程,和赶上来的英国赛队开始了草原区的第一组小组赛。

    这段路考验的是线路领航能力和趟浅滩能力。

    草原上没有路,没有边际,30公里道路全靠无人驾驶汽车内部的GPS导航规划,自行选择最佳路线。

    草原开阔无比,车与车之间互不干扰,在各自的线路下飞快奔驰。

    航拍之下,一望无际的绿色原野美不胜收,四辆车如小火柴盒般穿行其中。

    很快,PrimeNo.3/“维一”顺利趟过最后一条河流。

    只剩三公里,他和同时赶到的AD及鹏程一起冲上草原赛段尽头的石子路。这一次,他依然加速抢了先,领跑第一。

    AD和鹏程分列左右,紧追不舍。

    解说员激动口误,忘了后头还有小组赛:“难道Prime会拿下今天全部赛段第一,刷新记录?会出现奇迹吗?!”

    所有人屏气等待。

    眼看只剩最后一公里,三辆车拼速疾驰,可突然,意外发生。

    鹏程骤然加速,撞上“维一”的车身。

    就听砰一声巨响!

    “维一”后座门被撞出一个凹,Prime的字母e被刮掉一条大口。

    正激情解说的解说员惊了一道,顿时失声哑口。

    好在撞上的前一秒,“维一”提前察觉车辆逼近,躲避了一下,损伤不大。他车身一个颠簸,飞快稳住迅速调整,再次提速冲去终点。

    还是第一!

    直播间再度沸腾起来。

    但Prime队中所有人都是一脸怒火。

    朱韬心疼得要死,骂:“我操!鹏程那破车也他妈来参加比赛!”

    何望:“老子一定要去申诉!”

    杜若也气得眼睛红了:“怎么回回都碰上这种烂对手?”

    景明沉默半刻,却冷道:“那车是故意撞他的。”……

    chapter88

    众人一愣:“什么意思?”

    何望立刻提出异议:“怎么可能?鹏程的人工智能这么厉害了?有负面情绪,撞车报复?”

    万子昂:“就他们那能力!”

    杜若分析:“是不是他们车的视觉系统出了问题?没看到维一?”

    “不像。”景明摇头,拿遥控回放视频,“最后三公里,它一直试图超越,说明它看得到维一在前边。快到终点,一撞,加了速。不是朝前加速,而是朝维一的方向。你们看,……这不是故意是什么?”

    众人重看视频,果然。

    杜若吃惊:“就像有人坐在车里报复。”

    何望搞不明白了:“鹏程的人工智能到这种程度了?”

    “切。”景明讽刺一声,“世界顶级车队都没到这种程度。他哪儿来的能耐?”

    可虽有疑点,这一时半会儿却也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车厢内陷入沉默。

    车窗外,草原上太阳开始西沉,晚霞满天。

    而身后几百米处,杨姝的车里头,她抽着一支烟,望着窗外的草原美景。

    不久后,回头看一眼。

    劳累一天了,车内工程师们却都精神奕奕,带着自身荣誉感兴奋讨论着春和Prime。

    易坤平静望着窗外。

    杨姝问:“比赛感觉怎么样?”

    易坤:“他的确有实力。”

    杨姝挑眉,重新望向西边落日。

    他们很快到达呼.和浩.特赛段的终点。

    “维一”早已停在终点处,接受这一赛段车迷的欢呼与喝彩。

    早晨出发时在北京,国内所有目光都聚焦在鹏程身上。

    傍晚到达呼.和浩.特,全部赞誉送给春和Prime。

    一天之内,风头急转。

    社交媒体刷爆了。

    PrimeNo.3/维一名声大噪。

    四个赛段第一全部拿下,他将第一个比赛日的风头抢得干干净净!

    采访通道旁,镁光灯频闪,记者们伸着话筒等候胜者发声。

    可Prime拒绝了一切媒体采访,全头也不回走过通道,早早离开外场,去了车库。

    他们一路跟随“维一”,从北京颠簸至呼.和浩.特,历经各种艰难路况,此刻皆是一身尘土,疲惫不堪。却第一时间赶去了他们的朋友身边。

    “维一”跑了490公里的路程,风尘仆仆,满身泥土,安静等着他们。

    景明一见到他,也顾不得他身上的泥巴,用力拍了拍他的车前盖:“辛苦了。”

    何望欢快地把他一拍:“表现不错啊朋友!”

    他们拉了水管,给“维一”冲洗,从头到脚连轮胎缝儿都洗得干干净净。

    何望啧啧几声:“这水平!哪天要是不干这行,合伙去开个洗车店。生意火爆!”

    景明嫌弃:“我可没那心情给别人洗车。”

    杜若赞同:“他不一脚踹了不错了。赔到破产。”

    景明:“……”幽幽看她一眼。

    她吐舌头。

    大伙儿哈哈笑。

    洗完车,又紧接着把车上撞坏的凹处修复好,再全身检查维修,润滑护理,一顿悉心照料。

    杜若饿得有些胃疼了也没在意。

    谁都没有半点松懈。

    近两个多小时后,队员们回去酒店,清洗一番后去餐厅吃饭。

    八点多,过了晚餐时间,就餐的大多是参赛者,不少前来恭喜道贺。也偶有路人好奇张望,似乎认出了今天在全国范围声名鹊起的红人。

    杜若吃饭时不停刷手机,新闻媒体大肆报道,社交网络关注度火爆,甚至压过了最近的明星结婚。

    评论一水儿的称赞:

    “卧槽,当年的Prime终于杀回来了!老子等了六年!当年我是研究生,现在奔三狗!真的感慨,泪目。”

    “楼上握爪,我也是他们技术迷!”

    “景明最帅!我要给他生猴子!”

    “Prime真牛逼,黑科技!看到祖国爸爸这么强大,我就放心了!”

    “我说那鹏程是个营销货吧,Prime才是我们无人驾驶最高水平!”

    她边看边抿唇笑。

    景明皱眉:“好好吃饭!”

    “哦。”她乖乖收好手机。

    “没胃口?”

    “都饿过了。”杜若拧眉,“现在好像不饿了。”

    “那也得吃。明天700多公里,更累。”

    “噢。那我再吃点。”杜若又添了一小勺米饭。

    明天从呼.和浩.特去银川,后天从银川去西宁……

    一路向西,沙漠戈壁,路途会更加恶劣。

    晚饭后上楼,何望兴奋得很,说才九点睡不着,提议打会儿游戏。

    大家涌去他跟万子昂房间,两张床外加沙发,众人横倒竖躺,捧着手机分两队开打。

    杜若不太会玩,跟在景明身后瞎跑。

    玩到某一时刻,景明突然盯着手机道:“杜若!”

    杜若抬头:“嗯?”

    “……”景明说,“没事。”

    她再一看,唔,原来她被何望打死了。

    杜若:“……”

    何望从手机里抬头,笑:“没准备杀你了。你怎么不跑啊。”

    杜若:“我又没看见你。”

    何望:“你玩游戏真笨。”

    杜若:“……”

    涂之远:“何望。”

    “干嘛?”

    “景明把你杀了。”

    “……操!”何望跳起来,“朱韬给我报仇!”

    朱韬:“老子又不是你男朋友。”

    “……”

    杜若玩几局不玩了,跑去找零食吃;

    景明也不玩了,坐去电脑前看今天的比赛视频回放。

    何望等人依然在游戏里厮杀。

    杜若吃着橙子,自动自觉溜去景明身边挨着他坐下,递一瓣橙子到他嘴边。他张口含住,眼盯屏幕。

    她跟他一起看:“在找鹏程?”

    “嗯。”

    他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打,画面一帧帧流逝,突然,他一敲暂停:

    “这个无人机……”

    转播画面来自无人机摄像视角,低于车身,拍出了比赛时轮胎高速擦地的直观效果。

    天空中飞翔着近十台拍摄无人机,均匀分布。

    景明盯着画面角落一架无人机。乍一看,它和组委会统一的无人机拍摄队伍很相似,可仔细看,那台无人机脚部有细微差别。

    景明:“都过来看这台无人机。”

    众人放下手机围去桌前,景明调出他找到的几处画面。

    外行人或许分辨不出,可内行一眼看出不是同一款。

    朱韬:“这无人机哪儿来的?”

    景明:“你们看拍到它的这几个画面,它一直在鹏程的车附近。”

    何望一下反应过来:“我去,鹏程该不会远程操控。作弊吧?!”

    虽说无人驾驶发展到未来大规模量产时,势必会有远程操控和综合网络构建。可现阶段,比赛只为检测车辆自身性能,人为的后台远程操控是绝对禁止的。且目前的远程控制也远远达不到高阶水平,只是应对比赛投机取巧走捷径而已。

    万子昂:“如果真是这样,他这车根本就不是无人驾驶,是遥控车啊!”

    杜若简直不敢相信:“这样作弊,亏他们想得出来。”

    景明嘲讽:“投资小,回报大。要不是Prime抢了风头,鹏程就按今天这表现,瑞丰股票会赚得钵满盆满。”

    杜若问:“那现在怎么办?”

    “举报!”何望义愤填膺,“鹏程每年拿国家那么多科技专项扶持金和补贴,却干这种龌龊勾当,就曝光把他毁个干净,彻底从圈子里清出去!”

    万子昂:“可你想过没?比赛在我们这儿举行。本国车队作弊?!这影响太差。不是给国家丢脸吗?”

    “这……”

    景明道:“没事儿,我们拿第一,把脸面争回来就行。”

    末了又道,

    “就怕上头为了遮丑,瞒着。对我们就不利了。更怕……”

    他没说,大家心里明了。

    更怕万一组委会知情……那将是更大的丑闻。

    他们这群人哪里碰见过这种黑幕,一时都没吭声。

    “应该不至于。”景明摇摇头,说。

    杜若道:“如果去举报,不可控制因素太多,怕对我们不利。再说,万一那无人机没问题呢?得先确定鹏程真作弊了。”

    景明沉默,又看了下视频,忽而一笑:“有办法了。”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小时代2.0:虚铜时代 2若春和景明作者:玖月晞 3青春作者:韩寒 4可爱的洪水猛兽作者:韩寒 5一座城池作者:韩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