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若春和景明目录

第7章

所属书籍: 若春和景明     发布时间:2020-02-10

    图书馆里,灯火通明。

    杜若趴在桌上睡着了,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落入遥远深山,翻山越岭,披荆斩棘,好不容易跑上一条公路,她的同学们早已乘火车远去。

    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她急得团团转,差点儿哭起来时,天空传来何欢欢的声音:“小若,小若!”

    杜若惊醒,抬起头,学生们都在收拾书本。

    “图书馆要关门了,回去吧。”

    “怎么不早点儿叫醒我?”她懊丧道。

    书还没看完。

    “你才睡了十分钟。”欢欢说,“我看你好像很累。”

    两人抱了书本往宿舍走。

    夏楠和邱雨辰不在,国庆长假从明天开始,她俩都回家了。

    何欢欢问:“国庆节要不要跟我出去玩?我跟几个高中同学去天津。”

    杜若囊中羞涩,说:“我懒得跑,想在宿舍睡几天。”

    欢欢不强求:“也行。要是无聊想看剧的话,用我的电脑,密码六个零。”

    “嗯。”

    第二天一早,何欢欢就走了。

    杜若起床时,宿舍就剩她一人。她去操场读英语,晨读的人也寥寥无几。她意兴阑珊,提前收工。

    穿梭在校园里,来往的学生少了大数,都放假离校了。只有一条又一条笔直干净的林荫道,风吹着杨树叶子呼啦啦。

    图书馆、教学楼空空荡荡,食堂窗口都关了一大半。

    宿舍楼道里也分外安静。

    杜若寂寞地穿梭在这些固定场所,仍在学习,但干劲不高。

    她莫名落入了一股情绪低潮期,挣扎了一阵想走出,结果徒劳,心情持续低落。

    有一天早上,紧绷的发条终于断了,她意外睡到十一点才起。

    她坐在宿舍的阳台上,看着楼下墨绿的树冠在风中摇晃。

    风好大啊。

    她坐在玻璃窗这边,安静而隔绝地听着风声,看着阳光在树叶上跳跃,有种时光被荒芜偷走的枉然。

    上大学前,即使再穷,她也从没觉得自己卑微过。从来没有。她甚至有骄傲的成绩。

    而如今……

    她很努力地学习,追赶她的同辈们。可即使看似在一条起跑线上,他们早已轻松领先好几圈。

    她学业繁忙到连兼职养活自己的时间都没有。可她还奢望着想要生活,像夏楠一样享受美美的装扮,像邱雨辰一样享受悠闲的娱乐,像何欢欢一样享受馋嘴的美食,甚至像闵恩竹一样体验那陌生而奇妙的恋情——想得心口一阵窒闷的酸楚。

    她突然起身走向宿舍门。

    早在开学时,夏楠就买了个穿衣镜贴在门板后。

    镜子里的女孩一头齐耳短发,肤色暗黄,面颊消瘦,眉毛灰细,嘴唇无色,哪儿都没什么美感;身子还又瘦又细,像颗发育不良的豆芽菜。

    她看了一会儿,如同看到景明初见她时那微挑的眉梢,她顿时羞愧难当,立刻转过头去。

    假期的第三天下午,明伊来了电话,让她去家里玩。

    杜若正犹豫,明伊说家里没人,怪冷清的,她便应允了。

    她把自己收拾一道,坐了五十分钟的地铁。

    生平第一次坐,一开始还觉得挺有意思,直到后来在某换乘车站,差点儿被人潮挤瘪。

    杜若:嗷!

    她又回到了树林草地间那个珠宝盒子般的别墅里。

    晚餐时间,餐厅里灯光灿烂,景远山和景明都不在。

    “叔叔不在家?”

    “他去深圳出差了。”

    “国庆节也不休息啊?”

    明伊笑着摇摇头。

    杜若没继续问景明,明伊却接着说:“景明呢,老早就带他弟弟妹妹跑去塞舌尔了。”

    杜若不知道塞舌尔是哪儿,是国家还是城市,就没接话。

    “你在学校里碰见过景明吗?”

    她刻意减少次数:“碰到过一两次。”

    “见过他女朋友没?”

    这问题蹊跷,杜若琢磨一下,觉得答实话也没什么问题:“见过。”

    “感觉怎么样?”明伊微笑。

    “很漂亮。”

    明伊继续微笑:“嗯,漂亮是漂亮。”

    杜若隐隐察觉,明伊并不喜欢闵恩竹。

    的确,明伊不喜欢那女孩。

    偏偏景明这冤孽,青春期太叛逆,逆反心理忒重。本来两人脾气都差,按理说是合不来的。可越反对他们越来劲,结果到现在还搅在一起。

    头疼。

    明伊说:“你才碰见他一两次就见过他女朋友,看来她经常去找他。”

    杜若:“…………………………………………”

    完了,该不是惹祸了吧?

    阿弥陀佛,阿姨千万不要跟景明交流这事儿啊。她真不想惹他。

    明伊没在这问题上深聊,说:“你在学校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就找景明帮忙嗯。”

    “……好。”

    “多吃点儿菜,来,加点儿鱼。”

    “在吃呢。”

    “还有牛肉也不错。对了,跟你妈妈打过电话吗?”

    “每星期都打两次呢。”

    “孝顺的孩子。她还好吗?”

    “挺好的。她还向你问好呢。”

    “那谢谢了。学校生活呢,适应吗?”

    一顿饭在闲聊中结束,杜若当晚住在景家。

    明伊说家里没人,让杜若假期多陪她几天。结果第二天,公司有急事,她去处理,一整天没回。

    杜若待在家里,帮陈嫂做饭打扫家里,帮陈叔浇花剪草,也不无聊。回学校会让她喘不过气,放松几天也好。

    明伊回家后却觉得很抱歉,次日便带她出去玩。

    逛街吃零食,买衣服买鞋子,像母女一样亲密。但商场里没有一个售货员会把她们错认成母女。明伊很美,举止优雅,衣着光鲜;杜若则朴素简单,表情透着一丝对周围环境的好奇和新鲜。

    怎么看都不是一家人,小镇里来的远房亲戚未可知。

    好在杜若在明伊跟前并不拘谨胆怯了,而明伊平日里接触的不是下属工作伙伴便是同龄妇人,也乐得跟女儿般的年轻人聊天,图个轻松随意。

    两人一道坐在商场里吃冰,偶尔望一望来往的人群。

    杜若说:“我来北京后还没出过学校,除了这次。周末都在学习,太忙了。”

    明伊说:“我也很久没出来闲逛了。”

    “阿姨工作很忙?”

    “没人陪。你叔叔工作就不说了,景明啊,儿子再怎么也不如女儿细心。”明伊说,“小时候亲,长大了就烦妈妈了。那小子,小的时候还能哄他逛街,现在十头牛都拉不出来。还是小时候可爱,长大就不听话,脾气见长,动不动就发脾气,我都怕了他了。……或许,当年我该生个女儿?”

    杜若被她逗笑。

    明伊又转念道:“都一样,现在的孩子啊,娇生惯养,脾气都不好。”

    经过内衣店,明伊带杜若去买内衣,她不太好意思,再说价格贵得离谱。

    明伊道:“内衣是最贴身的东西,不能含糊。也是最能体现女生精致度的东西。外衣再贵,内衣穿得不好,就像拆开一份精致的包装,却露出一个廉价的塑料盒子。好好选内衣,没错的,这是给女生自己的礼物。”说着把杜若推进更衣间。

    杜若脱衣服时,回想着明伊说的话,这便是“好好生活”的一种吧。

    满载而归时,明伊又给杜若买了几套护肤品,说:“小若,女孩子一定注意护肤,知道吗?要追求美好,哪怕不是取悦别人,只是让自己开心。”

    杜若似懂非懂地点头。

    回到家后,细数今日的收获,开销不小,对明伊来说九牛一毛,但她还是默默记在了本子上。

    又多加上一句话:“好好生活,开开心心。”

    假期剩下的几天,两人相处得很和谐,有时陪伴聊天,有时各干各的。

    那天下午,明伊正窝在沙发里喝茶看书,杜若见书架旁有一箱新买的书没来得搬上书架,便去帮忙整理。

    明伊见了,说:“小若,帮我找一本书,叫众生安眠。就在纸箱子里。”

    杜若翻了一道:“没有诶。”

    明伊回想:“那应该在景明书房里,楼上第一个房间,你去找一下。”

    “……哦。”

    “对了,”明伊从书本里抬头,“别动他书房里的东西,一张纸也别动。”她耸耸肩,笑容宠溺,“那小子会生气的。”

    杜若小鸡啄米般点点头,生了一丝紧张。

    上了三楼,推开第一扇房门。

    灰白纹路的原木地板,白色的长条书桌,一整面墨蓝色的墙。墙上贴着许多张图纸,有机器人设计图,有集成电路图。

    书桌上凌乱摆着各种机器人控制板,伺服电机,还有一堆散落的图纸,多是些字迹潦草涂涂画画的草稿。

    地上掉了几个揉成团的纸球,集中在垃圾篓旁,应该是有人坐在椅子上把纸揉成团扔向垃圾篓,有的中标,有的弹开。

    杜若发了一会儿懵,想起自己是来干嘛的,找书。

    回头,身后一整面墙壁的黑色书架,摆满书籍和手办。

    一室书香,她张口结舌。

    书架另一头,靠近阳台的位置,站着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七八个机器人,异常酷炫,甚至还有人形的。

    她很想走过去看看,但她没有。分明没有别人,她却不敢乱动一步。

    这一刻,她突然回到了原点,回到了最初在火车站见到景明的那一幕。

    他高高在上,不可触碰;她狼狈尴尬,一无所有。

    脚边放着一个纸箱,里头一堆新书。她一眼就看到了明伊要的众生安眠。

    走廊里突然传来脚步声,男生的脚步声,直逼书房。

    杜若骇得不轻,拿起书就走,正正碰上开门进来的景明。

    景明没料到她在这儿,愣了数秒,眉心顷刻间就皱起:“谁准你进来的!”

    杜若不自禁一个哆嗦:“你妈妈让我给她拿本书。”她赶紧拿起书自证清白。

    景明目光冷冷地越过她头顶,在室内扫一圈了,他推开门,侧了个身,说:

    “出去!”

    杜若从他身边逃出,刚上走廊,身后房门“砰”地一声摔上。

    ……

    直到晚饭时候,景明才下楼。

    景远山也回来了,在饭桌上问了杜若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又道:“在学校里遇到什么问题,就找景明帮忙。”

    杜若只能点头。

    景明懒懒地吃着饭,跟没听见似的。

    景远山皱眉:“景明。”

    景明散漫答:“嗯?”

    “你爸说话听见没?”

    “你儿子忙得要死。她又不是小学生,这么大人要别人照顾?我还要人照顾呢。”

    景远山瞪他一眼,但没责备,说:“你一天到晚忙些什么?让你回家也不回。才刚开学就这么忙?别让我逮着你在外头瞎闹。”

    说着看一眼杜若。

    杜若硬着头皮说:“叔叔,我们这几个专业课程多,学习内容又复杂,真……挺忙的。”

    景明没领她的情。

    景远山顿了顿:“要是学习还好,就怕他只想着没家长管束,成天在外头玩。哎,他学习要是有你一半自觉就好了。”

    杜若尴尬极了,瞥景明一眼,后者浑然无所谓。他根本不在乎。

    过一会儿了,他问:“爸,上次看中的那辆车,你给我弄来没?”

    “从国外走海运来。我废了好大劲弄来,你给我干正事儿啊。”

    “拆了给你汇报。”景明说。

    他吃完了,放下筷子,起身走人。

    他瘫在沙发上玩手机,不知和谁聊着开心事,脸上渐渐有了笑意。过了没一会儿,说:“我出去下。”

    明伊:“去哪儿?”

    “跟朋友玩。”

    明伊:“正好,带小若一起去。”

    景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作者:张嘉佳 2天才基本法作者:长洱 3长安乱作者:韩寒 4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5骄阳似我(上)作者:顾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