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若春和景明目录

第70章

所属书籍: 若春和景明     发布时间:2020-02-10

    杜若搓了搓脸上风干的泪痕,有些疲惫地推开楼道门。

    腐旧的气息扑面而来。

    刚上楼梯,手机响了。

    是何望打来的电话。

    杜若接起:“喂?”

    “怎么样?”

    “我带他去看比赛了。但是,没什么用。”她用力揉了下额头,情绪低落到无边无际。她强打起精神,返身走出楼道,在一棵银杏树旁蹲下。

    何望在那头砸了下舌,烦恼地叹了口气:“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他这些年一直在学习研究,已经比当年厉害很多很多了。但,好像就是因为太厉害了,能清楚地看到当年的事。”

    “什么事?”

    “就像当年调查组专家说的,PrimeNo.2出事是因为他那个‘冒进’的决策。所以没法原谅自己。”

    杜若缓慢而小声地把景明说的那些话一字不落地讲给了何望听。说完,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怪他么?”

    何望默了一会儿,道:“没有。”可他说完这句,也没别的话了,那头特别安静。

    杜若心里没底,开口:“何望——”

    “我还有点儿事。”他打断,“先挂了。”

    “哎——”

    电话挂断了。

    杜若心里顿时凉飕飕的,有点儿悬,不知那头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可事到如今,她做什么也都无济于事了。

    放下电话,她抬头望天,初秋的夜,夜空干干净净的。

    银杏叶子在秋风中窸窸窣窣,夜已凉。

    她忽然感到无尽的悲伤。

    今晚她用尽了一切去安抚他,甚至说了我爱你。

    可他依然没有为她停留。

    她不知道他现在是何状况,想问一下,可拿出电话,没有他的号码。

    而就算有,又能说什么?

    在他面前,她能做的一切都是苍白。

    现在的他们,除开过去的纠葛和回忆,现实早已举步维艰。无法靠近,无法交谈,甚至无法去了解彼此。

    过去的六年横亘着太多的苦与难,偏偏不曾有过陪伴,于双方都是空白。

    进无可进,退无可退。该如何是好?

    她痛苦地捂住眼睛,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漩涡中,不可自救。

    手机震动起来,欢欢发来语音:“小草,你怎么还不回来?”

    “到楼下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自整理好心绪,重新返回楼道。

    爬上六层,刚开门进屋,何欢欢鸟儿一样兴奋地跑过来搂住她手臂:“小草,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怎么啦?”她尚未从外头的事中抽离,笑容勉强。

    一贯大大咧咧的欢欢到了此刻竟有些娇羞,抿唇笑了一会儿之后,小声道:“我感觉曾可凡要向我求婚了。”

    杜若大吃一惊:“真的?!”

    “当然了。”何欢欢眉飞色舞道,“他最近神神秘秘的,跟我在一起,一有人打电话来就紧张地跑开,接到短信也遮遮掩掩。我还以为他要出轨了呢!然后我就找邱雨辰黑了他的手机。进去一看,天哪,原来在定钻戒!傻男人,还偷偷摸摸呢,结果被我知道了吧?”何欢欢摇头晃脑,幸福又得意。

    杜若愣愣道:“你黑他手机,这不太好吧?”

    何欢欢一拍她脑门:“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要求婚啦!”

    “我倒一点儿都不意外。这两年你们一直都那么甜蜜,我早料到你们会最终走到一起。求婚是迟早的事。”杜若说完,又担忧,“不过你现在都知道了,到时他求婚时都没有惊喜了。”

    “我会假装不知道的嘛。”何欢欢嬉笑着说。

    “……”杜若轻瞪她一眼,摇了摇头。

    她换了鞋进欢欢房间,坐到沙发上,后知后觉地怔愣起来:“没想到,你真要结婚了?”

    “没那么快,先订婚吧。诶我说你反射弧怎么回事,现在才反应过来?”何欢欢戳了下她脑门。

    她摸摸脑袋:“有些不习惯,好快啊,明明还这么年轻。”

    “还好吧,25订婚,26、7结婚。不算太早。”

    杜若衷心道:“我跟曾可凡同班那么久,他人真挺好的。你们又互相深爱,以后一定会很幸福。欢欢,要幸福哦。”

    她如此认真,何欢欢愣了愣,心里不知为何有点儿泛酸:“哎呀你干嘛突然说这些,搞得像嫁女儿一样伤感。”又岔开话题,道,“你呢,你准备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自从景明回国,你就心不在焉。上次万子昂叫你出去,也是为了他的事儿吧。你对他到底怎么想的?”

    杜若脸色沉寂下去,低下头。

    “问你话呢。”

    “……我不知道他怎么想。”

    “我没问他,问你!”

    杜若迟疑半晌,张了张口,却还是一句话没说出。

    “你……”何欢欢恨铁不成钢,“你说他哪儿好啊,除了长得帅,智商高,有才华,有钱……”

    杜若默默看她一眼。

    “呃,好像优点还挺多。”何欢欢烦躁地一拍脑袋,重新道,“可我觉得景明家太有钱,脾气太坏,谈恋爱还行,真要结婚,肯定矛盾一堆。再说,我看他那些优点,易坤也都有,可能帅气上差一点儿,但也没差多少。你还不如跟易坤谈恋爱呢。”

    “你瞎说什么呀?”杜若瞪眼道,“我和他没那种关系!”

    “可我怎么觉得那天你酒醉了他送你回来,气氛有些不对呢。”

    “他不送我回来难道把我扔楼下啊!”

    何欢欢还要说什么,见杜若急了,又打住:“行行行,当我没说行了吧。”

    “好好被求婚去吧,别管我。”杜若用力打了她一下,起身走了。

    ……

    杜若连续几天上班都有些心神不宁。

    易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问她。

    最近公司没什么大事处理,她几天都没去办公区,天天泡在工业园和实验室里,两耳不闻窗外事。

    直到周末,她回去处理累积的琐事。那天早上,她出了电梯走去办公区,意外看见杨姝在走廊尽头抽烟。

    她心里一个咯噔,难道他想通了?

    她顿时期盼而又忐忑,大步走去自己办公室,推门一看,里头空空如也。

    没有人,只有九月下旬金色的阳光。

    心落了回去。人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杨姝过来,恐怕只是为了谈公事吧。

    她收了心,打开电脑,正准备处理文件,却听见门外几个职员嘀嘀咕咕讲话的声音。其中一个是她的助理。

    杜若唤了声:“小吴。”

    讲话声停住,助理敲敲门,探出脑袋:“副总你找我?”

    “在外边聊什么呢?”

    “啊,跟小王讲收购的事儿呢。是不是打扰你了?”

    “收购?”杜若奇怪,“什么收购?”

    “你这些天都在工业园,没听说?易总没和你讲吗?春和科技要收购我们公司。他们老板今天都上门来了,现在易总办公室里呢。”

    杜若猛地一愣,收购?

    景明要收购元乾?

    她扔下手中的文件,立刻出了门,大步走过整个办公区,去到尽头易坤的办公室。

    听见里头易坤冷笑一声:“你这态度是仗势欺人,还是胁迫?”

    景明:“随你选。”

    易坤:“我要是不答应呢?”

    景明:“那就等着死路一条。”

    杜若脑子里嗡的一下,只觉脸上被狠狠打了一耳光。

    她手上一用力,突然就推开了门。

    室内骤然安静下去。

    易坤看向门口的杜若,而景明并没有回头。

    他或许已猜到闯进来的人是她,坐了几秒后,起身插兜:“你好好考虑下。”转身朝外走。

    和杜若擦肩而过时,她开口:“你站住。”

    景明停下。

    杜若回头看他,眼神失望,不可置信:“是因为那天的事刺激你了?你跟我生气,拿公司发什么火?”

    景明亦扭头看她:“谁跟你生气了?”

    杜若受不住他这般语气,可笑地摇了摇头:“你刚才是在威胁我们吗?什么叫不接受就是死路一条?收购讲的是双方你情我愿,你想做垄断大企业,易坤想做自营品牌精品供货商,大家理念不同,他拒绝你也是理所当然。你仗着有权有势,来这儿威胁,有意思吗?”

    易坤开口:“杜若,情况——”

    而景明被她话里那个“我们”刺激得眉心抖了一下,微眯起眼,嘲笑出一声:“自营品牌?理念不同?少把你们说得那么高尚。说到底,他做这些也不过是为了抬价码赚更多的钱而已。”

    杜若一瞬血液朝头涌,怒道:“为钱又怎么样?是啊,他一直就是为了挣钱,可你有什么资格鄙视他?有人为梦想,有人为金钱。为梦想就比为金钱高尚?他赚的每一分钱都清清白白,他做的每一个产品都精益求精,从来没有对不起他收进口袋里的每一分钱。而你呢,你做这些是为了什么?钱?不是,快乐?也不是。你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你想清楚了吗?你的过去,你连提都不敢提!你的未来,你更是看不清!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鄙视他?”

    景明脸色一变,心像被捅了一刀,盯着她,半晌,只说了一句:“你护着他?”

    杜若捕捉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痛楚,突然间熄火,不说话了。

    两人对峙着。

    易坤道:“她是我公司的人,自然护着我。”

    景明彻底失控:“你给我闭嘴!”

    易坤:“你给我出去!”

    杜若几乎崩溃:“你们俩吵,我出去。”

    易坤伸手拉住她:“你是副总,该走的是他。”

    景明眼瞳一凛,突然一手扯过杜若,一手打开他俩的手。杜若吃痛,眼见她要被景明扯去身后,易坤再次把她拉住。

    杜若霎时被两人扯在中间,冷气嗖嗖而过。

    易坤冷笑:“景先生这是特意来我公司对我的人进行骚扰的?”

    景明脸色一暗,突然就要冲上前揍人。杜若惊愕,挣开易坤的手,拦住景明,眼见抵不过他的力气,她用力一推他胸膛:“你别闹了!”

    景明退后几步停下,看向杜若,看着她站在和他的对立面,微微侧了一下头,似乎觉得有些陌生。

    他不可置信地看了她几秒,却终究是一言未发,竟还笑了一笑,把被她弄皱的衣衫理一下,转身出门去了。

    杜若立在原地,回想着刚才他那个受伤的眼神,霎时间心如刀割。她有些无力地闭上眼睛。

    这么做,是不是……太狠了?

    可她,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杂的文作者:韩寒 2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作者:玖月晞 3外滩十八号作者:右耳 4爱与痛的边缘作者:郭敬明 5别想打扰我学习作者:月流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