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所属书籍: 流金岁月     发布时间:2019-08-07

租下房子,永正先搬过去,南孙替他打点细节,地下室改为游戏间爱玛第一次参观,高兴得不住跳跃,永正同南孙说:“如此可爱的孩子,十个也不嫌多。”
  向南的大房间给了老太太,冬日一室阳光,安乐椅上搭着锁锁以前买给她的古姿羊毛大披肩。
  南孙觉得生活总算待她不错,以后如何,以后再算。
  锁锁到新居来陪她吃茶,南孙带着她到处逛。
  锁锁笑道:“我真佩服你们的涵养功夫,居然没有人问我爱玛几时走。”
  南孙一怔。
  “这是你们蒋家的传统,好客。”
  南孙答:“因为自客人那里,我们获益良多。”
  “爱玛琴可否多留一阵子?”
  “锁锁,你怎么说这种话了,我们从来没想过她要走,昨天我们才同她去报名读幼儿园。”
  锁锁低着头。
  “你何必气馁,可能是一帆风顺,已成习惯,现在就觉得闷。”
  “南孙,我打算离开本市。”
  南孙一愕,“多久?”
  “一两年才回来接爱玛。”
  虽然一向不问问题,难说也忍不住:“哪里?”
  “柏斯。”
  南孙大吃一惊,“没听说过,在哪一洲?”
  “澳洲西岸的柏斯市。”
  中学的地理课本终于派上用场,南孙喃喃地说:“呀对,柏斯市。”
  “拿到居留权,我回来接爱玛。”
  “你打算移民?”
  “在本市已经没有机会了。”
  “你看你灰心到这种地步,背井离乡,什么都要落手落脚地做,你真考虑周详了?”
  锁锁指指头皮,“已经想得头发都白。”
  “要一两年?”
  “或许更久。”
  “生活方面,打点妥善?”
  “照顾自己,我还懂得。”
  “你真的觉得这里没有作为?”南孙如连珠炮般发问。
  锁锁只是赔笑。
  南孙埋怨:“每次都是这样,都不与人商量,自己决定了才通知我们一声。”
  锁锁连声抱歉。
  南孙心酸,一时没有言语。
  锁锁坐在安乐椅上,面孔朝着阳光,自小到大,她始终不肯穿肉色丝袜,总要弄些花样出来,今天她穿双银灰色袜子,闪闪生光,像人鱼身上的鳞。
  只听得她说:“假如真的不适应,转头就回来,否则的话,拿张护照也是好的,旅游都方便点。”
  南孙不出声,到永正书房取出大英百科全书,翻到柏斯,研究半晌同锁锁说:“平均一平方公里只有一个人,你真的肯定你能安顿下来?”
  “可以。”
  “我们随时欢迎你回来。”
  “你太小觑我了。”
  “什么时候动身?”
  “下个月。”
  “这么快。”
  “本来想观了礼才走,后来发觉你们根本不打算举行仪式,这样一来,时间方面无所谓。”
  “房子呢?”
  “终于买掉了。”
  南孙完全没有想过锁锁会移民,希望得知详情,可以安下心来。
  她们俩椅子谈到太阳落山,全是谢无关重要的事,因为大事全不由她们作主。
  南孙说:“莫爱玲离了婚,说起丈夫,咬牙切齿,他有女朋友,爱玲知道得很迟。”
  锁锁说:“永远不知更好,离婚不知多麻烦。”
  “慧中又升了级,现在也真是名大官了。”
  “在电视新闻上常见她出来讲话,朝气勃勃。”
  “几个同学都混得不错。”
  锁锁笑,“我不在内,你不逊色。”
  南孙不去睬她,“一日到银行提款,出纳员忽然叫我,嘿,相认之下,又是老同学。”
  “仍然做出纳?”
  南孙瞪她一眼,“有什么不好,量入为出,安定繁荣。”
  锁锁点点头,“果然不错,这是教训我来了。”
  锁锁只是不想走,挖空心思把同学逐个点名来讲。
  “林文进那小子呢?”
  这还真是南孙的初恋情人。
  在锁锁勉强,南孙没有什么忌讳,感慨地说:“娶了洋妞,落了籍,不知几快活。”
  “谁告诉你的?”
  “总有好事之徒,来不及地让你知道详情,好看你脸上表情。”
  锁锁不以为然,“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表哥近况,到现在我还欠区家一笔钱。”
  “我来告诉你。”
  “如何?”
  “无理你表哥爱谁,总比爱你幸福。”
  锁锁咀嚼这句话,最终说:“你总爱奚落我。”
  谈笑这么久,都不能驱走落寞。
  锁锁终于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来,送我出去。”
  南孙喃喃说:“柏斯。”
  到市区天其实已经完全黑透,但是霓虹灯宝光闪闪不肯罢休,照亮半边不夜天。
  南孙示意锁锁看,“你敢保证不想念我们。”
  锁锁被她的婆妈激恼,“我总不能留在此处腐烂,每个人情况不一样。”

回目录:《流金岁月》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