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所属书籍: 流金岁月     发布时间:2019-08-07

南孙脑子有点生锈,想不起这个人,“请问王先生是哪里的?”
  “我们在享汀顿公园见过一次,后来在东方成衣电脑部看到你,在电梯中寒暄过,记得吗?”
  南孙在家休息了几天,睡足了,精神比较松弛,因此笑问:“我知道,你是那牵大丹狗的青年。”
  “那条大狗不是我的。”
  “多巧,奇勒坚也不是我的。”
  “那是你阿姨的,是不是?”
  南孙惊异了,“你怎么知道?”
  “后来我在公园,又见过她几次,我们谈得蛮开心,可惜她没有把你的地址告诉我。”
  南孙笑了几声。
  “贵公司也不肯把你住宅电话公开。”
  “那后来是怎么找到的?”
  “我苦苦央求公司电脑部主管蔡小姐。”
  “啊,她。”
  “蔡小姐说,假期后你要到孙氏上班。”
  “已不是秘密了。”南孙知道蔡小姐说的断不止这些。
  “放假也没有出去走走。”
  “哎,乐得坐家中享清福。”
  他那边迟疑一会儿,千辛万苦找来的电话号码,不舍得一时挂断。
  南孙则很久没在电话中漫无目的地闲聊,感觉新鲜,像是时光倒流,回到少女时代。
  “人山人海,不晓得往什么地方挤。”
  “外头人来到本市,都这么说。”
  “你虽是本地人,我保证你没有挤过年宵市场。”
  “太大的挑战了。”南孙笑。
  “今晚我来接你如何,我不会轻易放弃。”
  “你可能不知道我的情形,我要陪祖母,不放心留她一个人在家。”
  “府上可方便招呼客人?”
  “舍下地方浅窄。”
  “你们都这样说。”
  “或许开工时一起用午饭?”
  王永正轻笑,他当然知道南孙在推搪他。
  “我稍晚再问候你。”
  “欢迎。”
  南孙放下听筒,伸个懒腰。
  王永正固然是个好青年,但有什么是毋须付出代价的呢?南孙看着自己的怪模样,不禁笑出来,她穿着不知年膝头部位已经爆裂的牛仔裤,父亲的旧羊毛袜,睡衣上截当衬衫,嫌冷,扯过祖母的绒线围巾搭在脖子上。
  她不是不想为悦己者打扮,但最悦她的是七彩电视,下班以后,她只贪图舒服至上。
  当初遇到章安仁,世界还要美好得多呢,转眼间,他成为她生命中最丑陋的回忆。也许,过十年二十年,待她事业有成,经济稳定的时候,她会投资时间精神,再度好好恋爱一次,但不是现在,现在她决定做一些收获比较大的事。那人约是有可能,越要避开。
  南孙想到美国一位专栏女作者貌若幽默,实则辛酸的文章:“回顾我的独身生活,像在森林中度过,盲目地自一只野兽的手臂传到另一只,不复回忆,最后如何与一个很多时候看上去似卷尾猿的人在一起,还领了婚姻牌照。我的恋爱生活不是混沌的宇宙,而是进化小径。我错了许多许多次,但同一错误从不犯两次,像一切进化论,我的也自底部开始……”
  南孙曾为这篇报告笑出眼泪来。
  章安仁不是不像一条蛇的。
  一朝被蛇咬,终身怕绳索。
  南孙觉得每个人都有负面,正面越美,观者越是担心另一面的真貌。
  祖母说:“有人找你,为什么不出去?”
  南孙笑着摇摇头。
  “我可以叫戚姐妹来陪我。”
  南孙拾起杂志。
  “年轻人出去走走才好。”
  南孙轻轻说:“我不年轻了。”
  蒋老太太有点难过,她也知道,多多少少是为着她,南孙才牺牲了社交活动,这个曾经被她歧视的孙女,竟这样爱她。
  老太太心中惶然。
  南孙连忙说:“我替你拿南瓜子来,锁锁送的松子也甘甜。”
  祖母低下了头。
  “还有自制酒酿圆子,你看锁锁,自己不过年,却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才走。”
  “若有机会,要好好报答朱小姐。”
  南孙说;“锁锁是那种难得的全天候朋友,”也不管祖母听懂没有,“我成功,她不妒嫉,我委靡,她不轻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傍晚,电话铃又响。
  蒋老太太说:“若果这是找你,不妨出去,孙姐妹就要来了。”
  南孙苦笑,现在还有生命不夜天,不贰臣,叫你不去,马上叫别人,谁没有谁不行,谁还害相思病。
  老太太接听,谁知却聊起来了:“是,我是南孙的奶奶,你是北方人?很少听得一口这样好国语,行,我听得懂,我很好,谢谢你,你来约南孙?好极了,半小时后来接她,可以,可以,再见。”竟一言为定,挂了电话。
  南孙瞪大双眼,“这是谁?”
  “一个叫王永正的年青人。”
  南孙怪叫一声:“你代我答应了他?”
  “是呀,人家已是第二次打来了。”
  “但我要洗头沐浴化妆换衣服,三十分钟怎么够?”
  祖母打量她,“这倒是真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罢回房间去了。
  南孙先是颓丧地坐着,看着镜中蓬头垢面的自己,后来嘴角孕出笑容,当然不是为王永正,而是为祖母,人家祖孙一开头就有感情,她们却要等到二十余年后。
  但,迟总比永不好。

回目录:《流金岁月》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