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所属书籍: 流金岁月     发布时间:2019-08-07

永正困惑之至,“她姓什么?”
  “谢。”
  “上次到府上,可没看见她。”永正从来没有问过那么多问题,这次他再也不能维持缄默,保持风度。
  南孙眨眨眼,立刻知道王永正搞错了,他焦虑的神情使她讶异,没想到他会这么关心,但他对女朋友的私生儿看法如何?南孙也好奇。
  她微笑:“你以为是我的孩子。”
  永正张大嘴,又合拢,心中大大懊恼这次误会,太不敏捷了,根本不应该发生的,或许太着急了,一下子露出真相。南孙是个敏感慎密的人,这次印象分一定大打折扣。
  南孙的声音转得有点忧郁,“但愿我有那样的女儿。”
  永正尽量放松,“将来一定会有子女。”
  “要付出很大的心血,在我的环境里,尚有其他较为重要的选择,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王永正咳嗽一声,忽然谨慎起来,不表示意见。
  南孙看着他笑。
  隔了很久很久,永正低声说:“即使那是你的孩子,我也能爱屋及乌。”
  南孙诧异,希望他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这样大的允诺,要以行动表示,不应轻口道出,她并不相信他做得到,但相信他这一刹那的诚意。
  “让我们开始比赛吧。”南孙说。
  两人在那夜都尽量忘记稍早发生过的事。
  锁锁过了两星期才回来。
  南孙去接她,她没有行李,不施脂粉,架着一副大大墨镜,一言不发,跳上街车。
  南孙问:“去哪里?”
  锁锁答:“恐怕又要到蒋府打扰几天。”
  南孙搞笑:“母女双双来,也不怕把我们拖垮。”
  锁锁伸手拍打南孙。
  不用说,南孙也知道,朱锁锁谢宏祖两夫妻出了纰漏。
  到了家,锁锁累得倒头便睡。
  南孙见一切无恙,放心回公司,直忙到深夜。
  南孙案头有一枝铜座绿色玻璃罩的台灯,光线很舒服,她就靠它挑灯夜战。
  锁锁睡醒了,摸上写字楼,女秘书替她开门,她看见办公桌后的蒋南孙,觉得有一种权威,是,人的时间用在哪里是看得出的。
  南孙当下诧异地笑:“你怎么来了。”
  锁锁打量环境,“你可身居要职了。”
  “有什么荣誉可言,人要吃饭。”
  “看上去真神气。”锁锁有点仰慕。
  南孙笑得前仰后合,“哎呀,你倒来羡慕我。”
  “出门次数多不多?”
  “不大轮到我,由二老板亲自出马,我不过打理极之琐碎的事。”
  “我看,不消一会儿就升级。”
  “不一定的,老板要办事的时候想到我,等到论功行赏的时候,又是另外一批人,怨不得。”
  “你像是见了很多世面。”
  “就单准你一个人老练不成。”
  锁锁苦笑,“我简直历尽沧桑。”
  “怎么了。”
  “谢宏祖要同我分手。”
  南孙一听,头马上痛起来。
  “我的事业,便是与男人纠缠,真没出息。”
  南孙只得说:“做一行厌一行。”
  “你怎么说?”
  南孙伸手推开桌上的文件与样板。
  “小谢一直像是很爱你。”
  锁锁简单地说:“现在不爱了。”
  这倒也好,完全接受现实。
  “他要同赵小姐结婚。”
  “锁锁,那就算了。”
  “你明白吗,与我在一起一日,他父亲就把他搁在冷宫一日,最近老爷身体不好,他害怕得很。”
  “以前他不是这样的。”
  “南孙,以前我们也都不是这样的。”
  “如果你问我,我觉得到了分手的时间,就该分手。”
  “拖一拖能够使他生活不愉快。”
  “你拿脚踩他,身子就不能高飞,划得来吗,你仔细想想。”
  “南孙,你几时看得那么开?”
  “我父去世那一天。”南孙叹口气,“你说得对,锁锁,我们都不一样了。”
  锁锁狡狯地笑,“待我找到适合的对象,才同他离婚。”
  南孙看着她,“这可能是个错误的决定。”
  “说些愉快的事,明天我要卖房子了,令祖母的老本可能赚得回来。”
  “真的?但是恐怕与她五官了吧,已经卖断给你。”
  “我赚利息已经足够。”
  南孙黯然,“若不是银行逼仓,我父不至激气致死。”
  “南孙,告诉我关于你的新男友王永正。”
  南孙说:“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我再也无暇搞男女关系。”
  “老太太说他是。”
  “她误会了。”
  锁锁只是笑,老友的心情灰过炭,换了七个话题都无法令她高兴,即使是朱锁锁,也觉技穷。
  “你还不下班?回家我向你报告令堂之近况。”
  南孙终于抓起手袋。
  女秘书待她们走了才恭敬锁门,锁锁发觉南孙隐隐已有将军之风范,暗暗钦佩。
  锁锁问:“爱玛琴有无麻烦?”

回目录:《流金岁月》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