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所属书籍: 流金岁月     发布时间:2019-08-07

“你呢,你说的话可是肺腑之言?”
  南孙知道他指什么,“对你,我还没有说过假话。”
  南孙听见祖母教爱玛琴唱诗:“你是沙仑的玫瑰花,你是谷中的百合花……”
  愁眉百结也笑出来,告诉永正,“绝早接受洗脑,小小灵魂有救。”
  永正说:“主要是她们两个都很快活。”
  这是真的。
  每唱完一个下午,蒋老太太给爱玛琴一粒牛油糖,爱玛含着它起码可以过三数个小时。吃饭的时分,南孙去按一按爱玛小小腮帮子,糖硬硬的还未全部溶化。
  爱玛是谢家的千金,却完全没有接受过谢家文化的熏陶,南孙说:“这不知算不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想到能够为锁锁略尽绵力,非常安慰。
  倒台的人家不止谢家一族。
  南孙都看得麻木了,电视新闻上纪律部队人员操进大公司总部,一箱箱文件捧出来,上面都贴着封条。
  蒋老太太都忍不住说;“哎呀,这同抄家有什么不同?”
  真的。
  “什么都要拿出来变卖入官听候发落,再也没有万年的基业。”老太太感慨。
  过一会儿又问南孙:“饭还是有得吃的吧?”
  南孙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不知道。”
  那一夜,佣人摆出简单的两菜一汤,南孙特别感慨,忽然忘记节食,吃了很多。
  饭后由永正开车送小爱玛回家,谁都会以为他们是一家三口。
  锁锁亲自出来开门。
  两人一见面,一声不响,紧紧拥抱。
  过很久很久,才分开来。
  这是王永正第一次见到传奇人物朱锁锁,他觉得她五官清秀,出奇的美,骤眼看身型有点似南孙,细看却不像,装扮考究别致,在家都没有把她极高的高跟鞋脱下她极高的鞋子脱下。
  招呼过了,一时没有话说。锁锁斟出了酒。
  南孙终于说:“你早该同他离婚。”
  锁锁不响,喷出一口烟,看着青烟缈缈在空气中消失。
  王永正觉得这两个女人之间有种奇妙诡异的联系,非比寻常,在她俩面前,他始终是街外人。
  朱锁锁忽然笑了,一点苦涩的味道都没有,使王永正呆住。
  南孙接着说:“你这样巴巴地自投罗网,人家不见得感激,你整个热闹躺下去,也不过沧海一粟。”
  锁锁点点头,“说得真好,把媳妇们所有珍藏公开拍卖,估计时值不过一千二百万美元,正式沧海一粟。”
  南孙探身过去,“你真的那么么傻?”
  “法律上我逃不了责任。”
  南孙瘫痪在沙发上,用手覆着额角。
  “谢家在一夜之间,失去所有亲友。”
  “所以,也不欠你一个人。”
  锁锁再燃着一枝烟。
  “什么都没有了?”
  锁锁把手摊开来。
  南孙叹口气,“收拾收拾,到我处来吧。”
  “你帮我照顾小爱玛就行。”
  “你打算怎么样?”
  锁锁朝她䀹䀹眼。
  “从头开始?”
  锁锁点点头。
  “你开玩笑!”
  “你有更好的办法?”
  “锁锁,我们老了,怎么再从头走,已经没有力气。”
  朱锁锁问她:“你几岁?”
  “二十七,同你一样。”
  锁锁拍拍她肩膀,“不,南孙,我们同年不同岁,记得吗,你二十七,我二十一。”
  南孙呆呆地看着锁锁。
  王永正却深深感动,无比的美貌,无比的生命力,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坚强的女性。
  锁锁接着说:“南孙,你们回去吧。”
  “不要人陪?”
  “不用,”锁锁说,“我睡得着。”
  南孙紧紧握她的手,然后与永正离去。
  她在永正面前称赞锁锁,“现在你知道什么叫勇敢。”
  永正看南孙一眼,“蒋小姐,你也不差呀。”
  南孙想到父亲过身后她独自撑着一头家,“真的。”她说。心里却觉得一点味道也没有。女人要这么多美德来干什么,又没有分数可计。
  过几日,锁锁同南孙说,经过这次,谢家终于正式把她当媳妇看待。从前,老佣人只叫她“朱小姐”,现在改口称“四少奶奶”。
  南孙甚觉不可思议,不以为然地把面孔上可以打折的部分全部皱起来,表示不敢苟同。
  把一切节蓄付之流水,换回一句称呼,神经病。
  可是,或许锁锁认为值得,每个人的要求是不一样的。
  南孙的面孔松弛下来,只要锁锁认为值得。
  锁锁轻轻问:“你认为我失去良多是不是?”
  南孙自然点点头。
  “其实没有。”
  南孙耐心等候她的高论。
  “你想,我从什么地方来,要是没有离开过区家,也还不就是一无所有,如今吃过穿过花过,还有什么遗憾。”
  锁锁豁达地笑,喷出一口烟。
  她同谢宏祖还是分了手。
  所属做事件件出人意表,却又合情合理。
  尽她一切所能帮了谢宏祖,此刻她可要自救。

回目录:《流金岁月》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