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所属书籍: 流金岁月     发布时间:2019-08-07

南孙怕她又无故自嘲,故此没话找话说:“结婚也不过是另外一种生活方式,千头万绪,恶口不简单,少女中了童话的毒,总以为结婚是一个结局,等发觉是另一概开头时,难免叫苦连天。”
  锁锁喝一口咖啡,苦笑,“你看,好景不再,你我在咖啡室坐了超过三是分钟,都没有人上来搭讪。”
  南孙笑。
  就在这当儿,隔邻一位少妇忍不住把身子趋过来说:“这小女孩太太太可爱了,有三岁没有?”
  南孙回答:“三岁两个月。”
  “如果我有这样的女儿,短几年命又何妨。”
  南孙看着爱玛,“有时候也很顽皮的,是不是?”
  “叫什么名字?”
  南孙礼貌地敷衍少妇。
  锁锁拿出香烟,点起来,是的,吸引注意的不再是她。
  南孙看着表,“时间到了。”
  她目送锁锁进禁区。
  锁锁不可救药地穿着高跟鞋,窄裙子,一枝花似的,此志不渝。
  南孙仍然不替她担心,七四七飞机上几百个乘客,还怕没人搭讪,使朱锁锁精神得到安慰。
  小爱玛这个时候忽然问:“她还会回来吗?”
  南孙不知如何回答,恐怕连锁锁也不知就此打住,抑或假以时日,卷土重来。
  锁锁连长途电话费都省下了,数日后寄来一张明信片,只有潦草的两个字:平安。
  搬了新家之后一个月才举行婚礼,南孙自嘲人早已过户,不必轿子去抬。
  祖母问准了南孙,周末在家举行祷告会。
  南孙在公司一直忙到黄昏,还不忘买糕点回去,老太太喜欢栗子,爱玛喜欢巧克力,她自己次咖喱角,永正专挑苹果卷。
  驾驶着小小日本房车,路程足有四十分钟,到了家,永正的车还没回来,车房一边空着,南孙反而放心,她最怕他等她。
  拎着盒子进屋,祖母的教友正与她聊家务细事。
  南孙听得那位太太抱怨:“一年一个,全是女孩,连她们母亲,四个女人,叽叽喳喳,吵煞人。”
  蒋老太笑,“女儿有什么不好,孙姐妹,我老老实实同你说,儿子女儿是一样的,只要孝顺你就行。”
  南孙在门外打个突,简直不相信双耳。
  她真真真真没有料到有生之年,还能自祖母口中听到这样的公道话,一时手脚不能动弹,僵住在那里,鼻梁中央却一阵酸热。
  过了像是起码一世纪,南孙大气都不敢透一口,悄悄偷回楼下,走到厨房,用纸巾擤擤鼻子,泡一杯茶,坐下来喝。
  她看着女佣把糕点取需放玻璃盘子上,捧上楼去给老太太先选。
  趁永正还没有回来,蒋南孙痛痛快快哭起来。
  (完)

回目录:《流金岁月》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