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所属书籍: 流金岁月     发布时间:2019-08-07

南孙说:“我倘若是男孩,真不必愁,现在看样子,老太太不会继续投资。”
  “她会的,我教你。”
  “怎么样,你有办法?”
  锁锁笑:“你把诗篇与箴言都背熟了,每日在她面前念一次。”
  “对,老太太一欢喜,就送我去读神学。”
  “总比出来做事好。”
  “你呢?”
  “我?”
  “是,你。”
  “已有一年多没有见过父亲,上次见他,他说想退休。”
  “可以考奖学金。”
  “我想出来赚钱,过独立的生活。”
  “中学毕业生的收入是颇为可怜的。”
  “那么只好搬到你家来了。”
  “你知道你是受欢迎的。”
  “可是将来万一闯出名堂来,有你这么一个恩人,不知道怎么报答,倒也心烦。”
  两人都笑了。
  隔一会儿她说:“真想出去留学。我知道祖母有那个钱。”
  “那是她的钱。”
  “真的,她爱怎么花就怎么花。”
  “或许可以求你父亲。”
  “不行,爹说的话,她很不爱听,前年她在他怂恿下买进的股票如今还作废纸压在柜底,她的财产为此不见一大截,不然也不会对我们这么紧。”
  锁锁动容,“你们家也有损失?我一直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舅母一直哭,要同舅舅拼命。”
  “我也不晓得,只知道赚钱的时候人人笑,爹房中装了一具没有字盘号码的电话,随时与股票行联络,连祖母都认为是正当投资,客人来吃饭,我做陪客,一顿饭三小时,句句不离股票,烦死人。”
  “现在完了。”
  “完了。”
  “大人有时比小孩子还天真盲目。”
  “同学家中,没有不吃亏的。”
  “奇怪,每个人都输,谁是赢家?”
  南孙笑,“你问我,我又不是经济学家。”
  锁锁很有兴趣,“听舅母说,她本来是赚的,一元买进,两元卖出,对本对利,可是股票一直升,于是她又三元买进,四元卖出,赚了之后,回头一望,它还在升,于是她又六元买进,好,这次直往下跌,跌到一角。”
  南孙瞪她一眼,“不知你在说什么。”
  “贪婪,她不知何时停止。”
  “全城的人都为之疯狂,没什么好说的。对,我阿姨要回来了,我介绍给你认识,她是少数清醒的人之一,讲出来的话,很有意思。”
  “升学的事……”
  “骚骚,明年再说吧,彼得张还有没有电话给你?”
  “这一年舅母对我十分小心翼翼,比从前更客气,皆因经济情况大不如前,你瞧,股票崩溃,得益是我。”
  “彼得也太会玩了,疯得可怕。”
  锁锁也同意,“是,听说他吸麻醉剂。”
  南孙沉吟,“那十分过火,你认为呢?这种男孩还是疏远的好,你说是不是?”
  锁锁说:“我同意。”
  “真可惜,跳得一身好舞。”
  会跳舞的男孩子并不止一个。
  南孙从来少不了约会。
  穿着校服出去,书包装着走私的跳舞裙及鞋子,在家长开通的同学家中换上,一起出发,玩到十点钟才回家。
  从时装杂志学会化妆,南孙始终不敢搽唇膏,年轻的嘴唇特别吸收颜料,很难真正擦掉,叫老祖母看到,麻烦多多。
  锁锁则不怕,肆无忌惮地用最流行的玫瑰红,看上去足足像十七岁。
  越是家中禁忌的事,越是要做,南孙自己都不明白这种心理。
  就在她阿姨要回来的前一个晚上,南孙半夜睡醒,热的交关,跑到露台去凉一凉,听见父母在悄悄说话。
  他们俩很少交谈,出发是为着什么要紧的事。
  只听得蒋太太轻声抱怨,“你真爱发神经,她那些钱,你便让他吃吃利息算了。”
  “利息?一年三厘,用来贬值也不够。”
  “她不肯听你,白挨骂。”
  “六十几岁的人了,死揽着钞票不放。”
  听到这里,南孙深决诧异,才六十吗,印象中祖母起码有八十九岁。
  隔一会儿她父亲说:“房子会涨价的。”
  “她手上有不动产。”
  “不是她那些,我同她说时你也听到,有两个大型私人屋村要盖起来了,分期落个头注,到时包赚得笑。”
  “地段也太偏僻了,届时没人要,怎么甩手。”
  南孙的父亲光火,“连你都不相信我。”
  南孙心想:这也怪不得家里上中下三代女人,他确不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
  “我自己去筹钱。”他负气说。
  做妻子的只是叹气。
  “我要是有本钱,早就发了财。”
  南孙险些笑出声来,这话,连十多岁的她,听了都有无数次了。
  她打个呵欠,轻轻走回房间睡觉。
  阿姨来了,住在酒店里,南孙带着锁锁去探望她,要用电话预约。她有吸烟的习惯,一进房,便嗅到一股幽雅香水的特殊气息,女孩子觉得陌生而诡丽,如《一千零一夜》那样,她们即时倾倒了。

回目录:《流金岁月》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