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所属书籍: 流金岁月     发布时间:2019-08-07

再呆的小市民看了那则新闻,都知道谢氏航业出了问题。
  南孙仰起头,正在推测这件事的后果,电话拨近来,是李先生找。
  南孙同秘书对讲:“赵钱孙李,哪个李?”语气不大好听。
  秘书连忙补一句:“蒋小姐,我以为你知道,是世界地产李先生。”
  哎呀久违。
  南孙连忙取过听筒。
  是他本人在那边等着,显得有要紧事。
  “李先生,我是蒋南孙。”
  “蒋小姐,我在公司,你即时抽空过来谈一谈可好?”
  南孙也不是好吃果子,心想成衣与地产风牛马不相及,何必八百年不见,一召即去,只是笑,“请问李先生是急事?”
  “关于骚骚,我找不到她,只得与你联络。”
  南孙不再调皮,到底是个做事的人,她说:“我十五分钟内到。”
  “很好,再见。”
  她放小手头工作,赶到世界大厦。
  在电梯中感慨万千,经过上次那场风景,李某依然矗立,垮倒崩溃的永远是跟风的小市民,像她的父亲。
  接待人员立时把南孙迎进去。
  李先生站起来,“蒋小姐,你好。”
  南孙错愕地看着他,李某一点都没有老,就像她第一次在锁锁处见到他那个模样,南孙心想,这人若不是吃得长白山人参多,就是深谙采阴补阳之术。
  又不是公事,她开门见山,也不客气,“锁锁怎么样?”
  “她与谢某仍是夫妻关系?”
  “已经分居长久。”
  “法律上仍是夫妻。”
  南孙点点头。
  “快叫她离婚。”
  “为什么?”
  “谢氏要倒台了。”
  “那同她有什么关系,公司是公司,一声破产,伺机再起。”
  李先生露出谴责的神情来,“蒋小姐,你也是出来走走的人,竟说出这样天真的话来,谢氏父子是债务个人担保人,必要时须将家产抵押给银行,下星期美国银行将提出诉讼,出讨欠债,将抵押的船只全数扣押,情况已经很凶险。”
  南孙涨红了脸,呆在一旁,锁锁辛辛苦苦挣下来的一点点财产,看样子要受他拖累。
  李先生说下去,“她在谢家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犯不着淌这个浑水,叫她速为自己打算。”
  “我马上同她说。”
  南孙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谢氏究竟负债多少?”
  “八亿两千四百万美元。”
  南孙找不到锁锁,她整个人像是忽然消失在空气中。
  三日后,谢氏航业的股份,认股证与债务均暂停在交易所挂牌。
  南孙即时恶补有关谢氏航运一切资料,看得她汗毛直竖。
  朱锁锁失踪。
  南孙从保姆口中,知道她回了谢氏老家,已有几天没有回去看爱玛琴。
  孩子正呀呀学语,打扮得似洋娃娃,见了南孙叫妈妈妈妈。
  南孙用冰冷的手抱着孩子,同保姆说:“她如有消息,说我找她。”
  南孙失眠,抽烟顶精神。
  王永正问她:“几时惹上恶癖?”
  “当我发觉眼皮睁不开却还有五小时工夫要赶的时候。”
  永正把报纸递给她。
  “我眼睛痛。”
  王永正读报:“谢氏家族拯救事业,变卖家产度难关。”
  南孙用手托着头,“怎么会到这种地步。”
  “你别担心,超级富豪的事不是我们可以了解的。”
  南孙看永正一眼,“你与我又不一样。”
  “你别误会,我与表妹是两家人。”
  南孙说:“太谦虚了。”
  永正知道南孙又急又累,心浮气躁,没有好气,不去顶撞她。
  “适当时候,她会出来的。”
  “她应当与我商量。”
  “你也帮不了她。”
  “真气馁,每次她熬帮我,不过举手之劳,我却没有能力为她做什么。”
  “有。”
  “什么?”
  “你可以代她照顾孩子。”永正温和地说。
  一言提醒了南孙。
  “保姆以外,那么小的婴儿,还需要人疼爱。”
  也只好这样了,南孙惆怅地想。
  她不但去探访,也代支生活费用。
  保姆的面色有点惊惶,频问女主人下落。
  南孙决定等锁锁三个月,她要是再不现身,南孙将收留孩子。
  那小小人儿一到下班时分,便会端张小凳子,在门口坐着等南孙,一见到她,便上前抱住她大腿。
  南孙被这个热情的小人感动得几番落泪,总算明白,为什么一个炮弹下来,大人会挡在孩子身上舍身。
  也难怪王永正当初误会她俩关系,小孩一直叫南孙做妈妈。
  保姆紧张地说:“太太昨夜打过电话回来。”
  南孙急问:“怎么说?”
  “她知道蒋小姐在照顾一切,很是放心。”
  “她究竟在什么地方?”
  “太太与先生在纽约。”
  南孙同永正说:“他们必是去了轧头寸。”
  永正点点头。
  “一直说谢宏祖对她不重要,口不对心,此刻又跑去挨这种义气。”

回目录:《流金岁月》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