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所属书籍: 流金岁月     发布时间:2019-08-07

南孙住得不想回家。
  微雨的春天,她们领小梗犬到附近公园散步。
  小狗叫奇勒坚,超人在地球上用的名字。
  它一走走脱,南孙叫它,引人侧目。
  途人牵着条大丹狗,体积比奇勒坚大二十倍,南孙注意到它的主人是个英俊的年轻人。
  他站着不走,白衣蓝布裤球鞋,小径左右两边恰是樱花树,刚下过雨,粉红色花瓣迎风纷纷飘下,落在他头上肩上脚下。
  南孙肯定他在等她同他打招呼。
  她也心念一动,但想到家中的章安仁,按捺下来。
  此情此景,却使她永志不忘。
  他等了一刻,与大丹狗走了。
  阿姨在长凳坐下,说;“可以与他打一个招呼。”
  南孙低头讪笑。
  “原来骨子里畏羞?”
  “他太美了,令我自卑。”
  阿姨便不再说什么。
  回程中,南孙忽然闻到面包香,一阵茫然,身不由主地追随香味而去,跟着忆起前尘往事,想到少女时代已逝去不返,不禁站在面包店外发呆。
  阿姨买了两个刚出炉的面包,笑说:“南孙,你仿佛满怀心事。”
  “真想留下来。”
  “也好,我也想找个伴。”
  “阿姨,照说你这样的条件,若非太过挑剔,在外国找个人,实在不难。”
  阿姨只是笑。
  晚上,她同南孙说:“略受挫折,不必气馁,继续斗争。”
  南孙忍不住说:“阿姨,你记得我朋友朱锁锁?”
  阿姨点点头。
  “一直我都以为只要肯,每个女孩子都做得到,我错了,每一行都有状元,可惜到如今还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行。”
  阿姨亦不语。
  南孙没想到这一住竟几个星期。
  小章打过电话来,简单的问候,叫她玩开心点。
  告别的时候,阿姨告诉南孙,随时欢迎她。
  南孙本来一到埠便要找锁锁,被好友捷足先登。
  “你到哪儿去了,我到处找你,小谢公司等着用人,乱成一团,全靠你了。”
  存心帮人,原不待人开口。
  锁锁怕南孙多心,薪水出得并不比别家高,只是附带一个优厚条件,免费供应宿舍,设备俱全。
  南孙这时候乐得搬出去。
  向祖母道别,老人家正午睡,背着南孙,唔了一声,算数。
  货真价实,她是蒋家生命之源,南孙体内遗传了她不少因子细胞,但在这一刻,南孙只想躲的远远。
  掘一个洞,藏起来,勤力修炼,秘密练兵,待有朝一日,破土而出,非得像十七年蝉那样,混着桂花香,大鸣大放,路人皆知。
  南孙怀着这样愤怒的心情离开。
  锁锁亲自来接她,坐一辆黑色林垦,司机及女佣帮南孙接过简单行李。
  她们两人坐在后座。
  一到玻璃把前后座隔开,下人听不到她们的谈话,锁锁严肃地说:“这份工作,是真的要做的。”
  南孙咬咬牙,“我知道。”
  锁锁满意地点头,“你势必要为我争口气,做到收支平衡。”
  她仿佛有点倦,笑着伸个懒腰。
  南孙注意到,“你……”
  锁锁点点头,“三个月了。”
  南孙一时没想到,只是怔怔的,没作出适当反应。
  “你快做阿姨了。”
  南孙把手伸过去,放在锁锁的小腹上,没想到有这一天,有一刹那的激动。
  情绪要国是来分钟才平复下来。
  她问:“谢家会很高兴吧?”
  “才不,谢家明生的私生的子孙不知有多少,才不在乎这一名。”
  南孙说:“那只有好,那就生个女儿,陪伴阿姨。”
  “你也快结婚了,到时会有自己的孩子。”
  南孙一怔。
  锁锁像是很知道她的事情,忙安慰;“小章的事业稍微安顿下来,你们就可以成家,干他那行,极有出息,你大可放心。”
  “你觉得吗,我们在一起,好像已有一世纪。”
  锁锁笑,“有了。”
  这一段日子,南孙与锁锁又恢复学生时期的亲近。
  她陪她看医生,看着仪器屏幕上婴儿第一张照片,腹中胚胎小小圆圆的脑袋蠕动使南孙紧张不堪,锁锁老取笑她夸张。
  她把锁锁扶进扶出,劝她把香烟戒掉,监视她多吃蔬果,这孩子,仿佛两人共有,锁锁不适,南孙坐立不安。
  南孙也曾纳罕,谢宏祖呢,为何他从不出现,为何锁锁独担大旗,随后就觉得无所谓,第一,锁锁情绪并无不妥;第二,她们两人把整件事控制的很好。
  南孙主持间小小百货代理行,根本不包括在谢氏船舶企业九间附属公司及三间联营公司之内。
  南孙并没有幻想过什么,她明白所谓拨一间公司给谢宏祖打理其实是个幌子,不过,假如把代理行做好,生活费是不愁的。
  接着几个月,南孙完全忘记她念的是英国文学。
  她与公司的三个职员日以继夜做着极之琐碎繁重的功夫,往往自上午九点开始,晚上九点止。
  连锁锁都说:“南孙,卖力够了,不要卖命。”
  公司里连会计都没有,交给外头可靠的熟人做,南孙事事亲力亲为,唯一的享受是回家浸热水泡泡浴,以及把一头长发洗得漆黑锃亮。
  可喜的是同事间相处不错,只有工作压力,没有人事纠纷。

回目录:《流金岁月》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