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所属书籍: 流金岁月     发布时间:2019-08-07

李先生叹口气,隔一会儿他说:“她就要结婚。”
  南孙一怔,“同你?”
  “同我是没有可能的事。”李先生说得很简单。
  “那同谁?”
  “我不知道。”
  南孙忍不住喝尽杯里的水。
  这是老手段了,要不结婚要不分手,使在李先生这样精明能干、老奸巨滑的人身上,一点作用也没有。
  锁锁打什么主意。
  “她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请你告诉她,我不会亏待她,但结婚是另外一回事,我的长孙都快进大学了,我得替家人留个面子,要不维持现状,要不即时分手,迫不得已,我只好放弃她。”
  南孙默默地看着空杯。
  “拜托你,蒋小姐。”
  “我会同她说。”
  原以为他把话说完,就会下去找锁锁,但他仍坐着。
  南孙听见他说:“蒋小姐,有几个臭钱的糟老头子,居然爱上小女孩子,你一定觉得好笑吧?”声音略带辛酸。
  南孙有话照说,答道:“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李仿佛有点意外,抬起眼睛来。
  “我只知道你把她照顾得非常好,爱屋及乌,连带她的朋友你也看顾,她很幸运。”
  老李略感宽慰,长长叹一口气,“你与锁锁都极之懂事。”
  南孙说:“年龄不是问题,据我们所知,李夫人在美国卧病已经近十载,你为什么不同锁锁结婚?”
  “没有这么简单。”
  “但不是不可能的事。”
  “你年纪小,不懂得场面上有许多技术性问题无法解决。”
  “那是因为李夫人娘家于恒昌地产有控股权吧?”
  李诧异,觉得他小觑了这位小姑娘。
  “放弃一切,李先生,你已富甲一方,不如退休与锁锁到世外桃源结婚。”
  他失笑,“真是孩子话,李某退休之后,同一般老年人有什么不同?朱锁锁三个月就会踢开他。”
  与其冒这样的险,他不如做回他自己,美丽的女孩子,总还可以找到,他不是不愿意牺牲,只是上了年纪的男人,扔开尊严身份,一文不值。
  南孙黯然,知道他们的缘分已尽。
  “我只怕锁锁会落在坏人手里。”
  南孙说:“我也担心。”
  “你替我看着她一点,”李先生苦涩地说,“莫说我喜欢她,就算不,也万万不能看着我的人沦落。”
  “是。”
  他站起来,“我走了。”
  南孙在他后面送。
  走到门口,他转过头来,“对了,两国在明年年中要谈判,令尊手上的东西最好先放掉看看风头。”
  南孙低低地说:“谢谢你。”
  “再见。”
  他没有回头,那样的男人是不会回头的。
  南孙回到舞池,音乐转慢,她看到朱锁锁同一个高大的年轻人在跳贴面舞,两个身躯之间看不到空隙。
  那人,是谢宏祖。
  一切话都是多余的,说了也是白说。
  锁锁早已心中有数,她应当知道她在做什么。
  舞会到清晨散。
  锁锁跟南孙回蒋宅,两人都支开男伴。
  老人家正憇睡,晨曦中她们在老式宽敞的厨房喝咖啡。
  锁锁脸上脂粉脱掉大半,到底还年轻,看上去反而清秀。
  她解掉晚装,踢去高跟鞋,披着南孙的浴袍。
  “不问为什么?”
  南孙反问:“有什么好问?”
  锁锁笑,“仍然爱我?”
  “永远爱你。”
  锁锁站起来,与南孙拥抱在一起。
  过半晌她说:“我要结婚了。”
  “我知道。”
  “同谢宏祖。”
  “谈好条件没有?”
  “见过他老子,答应拨一间卫星公司出来给他打理。”
  南孙意外,条件这么理想?
  锁锁轻轻说:“他同家里大吵出走,躲在纽约,找到他时,醉酒潦倒,要他回来,唯一条件是同朱锁锁在一起。”
  南孙明白了。
  “会长久吗?”
  “世上没有永远的事,一顿饱餐也不过只能维持三两个小时,生命不过数十年的事。”
  “你的口气似四十岁中年妇人。”
  “或许还不止那么大,我的一年,抵得过人家三年。”
  “祝福你。”
  “南孙,谢谢。”
  她走了。
  衣物留在蒋家,反正也不会再穿,南孙小心翼翼地把那件华服用软纸包起来,连同鞋子放在衣柜下格。
  她微笑,二十年后,才还给锁锁,她蒋了,当有一番唏嘘。
  过几日,蒋先生看着早报,忽然跳起来,“哎哟,朱锁锁结婚了。”
  蒋太太连忙问:“哪里,给我看看。”
  “不是同李先生。”
  “谁,是谁?”蒋太太追究。
  南孙微笑。
  “船业巨子的公子谢宏祖。”
  “怎么不请咱们?”

回目录:《流金岁月》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