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所属书籍: 流金岁月     发布时间:2019-08-07

“都要考试,不拿出好成绩来,父母拧掉他们的头,”锁锁冷笑一声,“而女朋友,要多少有多少。”
  “闷死人。”
  有没有男孩子,她们还是丢下功课去吃茶。
  一整个下午,长篇大论地说着理想男人的细节条件,她们都有信心,一出来社会,便可以找到这样的异性,说不定同时有两个到三个一起来追求,使她们难以选择。
  前程一片美丽的蔷薇色。
  考试进行了五天。
  南孙觉得老了十年。
  锁锁显著地瘦下来。
  考完之后随大班同学去疯了一整天,兴奋过度,无法入睡,天亮的时候喉咙都哑了。
  接着借了打字机回来写求职信,嘻嘻哈哈,喧哗热闹,书桌上搁一大壶冰柠檬茶,陆续有其他的同学来探访,叽喳不停。
  蒋先生皱眉说:“似一群鸭子。”
  蒋太太微笑,“也许是她们一生中最畅快的日子。”
  蒋先生看着他的妻子,心中忽然温柔的牵动,问:“你最开心的岁月是几时?”
  蒋太太没有回答。
  她丈夫摊开报纸,“利率上涨,老太太手头不见放松,南孙摊大手板追零用时似债主,唉,男是冤家女是债,恐怕要养到三十岁。”
  “我说说她。”
  做父亲的又说:“算了。”
  女儿房间发出轰然笑声,还有人拍手跳地板。
  当晚,蒋太太找南孙说话。
  “你打算升学?”
  “本校会收我念预科。”
  “朱小姐呢?”
  “她找工作。”
  “看样子她成绩会比你好。”
  “一向如此。”
  “朱小姐在我们这里有一段日子了。”
  南孙抬起头。
  “她家人不会说话吗?”
  南孙警惕地说:“找到工作她会搬走。”
  “薪资够租房子?”
  南孙语塞。
  “你把她家长找来,把话说明了,哪怕在这里住一辈子都没关系。”
  “真的,妈妈,真的?”
  “当然真。”
  锁锁设法同父亲联络,寄到新加坡的信件全部打回头,上面写着“无此人”。
  第一份工作面试,需要有套像样的衣服鞋子。
  南孙道:“我有积蓄,银行存折里还有历年来的压岁钱,你同我放心。”
  锁锁不语。
  “唉,”南孙又说,“看我对你多好,连我自己都感动了。”
  锁锁实在无法不笑出来。
  “你同莫爱玲差不多身材,听说她也在找事做,不如合股买套好衣服,轮流穿,同学们都这么做。”
  “不。”
  “你仍然记仇,人家都很后悔说错话,已是中一的事了。”
  “这人心毒,我有无爹娘与她无关。”
  “一场同学……”
  “我自己会想办法。”
  “好好好,不与她玩,你真倔。”
  结果衣服鞋袜是新买的,借了蒋太太的皮包,并且到理发店去修过头发。
  由南孙陪着她去面试。
  是一间日本人开的出入口行请文员。
  地方狭窄,堆满货板样品,与南孙想象中的写字楼有点不一样。
  她不至天真到以为一毕业便可以穿着名贵套装在私人豪华办公室上班,有秘书接电话奉茶,但这阵式也委实太让人失望。
  她在一张人造皮沙发上等了半个小时,锁锁含笑出来,她知道事情成功了。
  不过这种事成功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
  南孙开口便问:“月薪多少?”
  “一千四。”
  “我不相信。”
  “是这个公价。”
  “人肉大贱卖。”
  “嘘。”
  “够吃,还是够住呢?”
  “凡事有个开头。”
  锁锁仍然微笑,不知是否对着日本人笑久了,一时收不回来。
  南孙第一次以客观的眼光看她。
  今天略为打扮过了,面孔上淡淡化妆,益发显得浓眉大眼,皮肤光滑丰润,像是闪出光芒来。穿着时髦衣服及高跟鞋,显得身材高挑标致。
  南孙讶异地发现一夜之间,锁锁成为大人了。
  日本人二话不说地聘用了她,是否因为这宝石般的外表?
  他叫她一星期去学三夜日语。
  锁锁说:“肮脏的人生路开始了。”
  南孙勇敢地问:“总也有点风景好看吧?”
  “希望。对了,第二件事:找房子。”
  “这你就不必急,慢慢来。”
  锁锁上班以后,早出晚归,电话渐多,全体男性来找,赵钱孙李都有。
  南孙趁暑假大展鸿图,自称预科生,替好几个孩子补习,有上门来的,也有她到会的,低至小学一年级,高至中四的都有,南孙教学方式大胆活泼,学生十分喜爱,收入并不下于锁锁。她仍然穿粗布大衬衫,把收入省下买时装贴补锁锁,那一方面锁锁取得薪酬,也去选了刚刚流行的运动装球鞋送她。

回目录:《流金岁月》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