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所属书籍: 流金岁月     发布时间:2019-08-07

锁锁一笑,“来,吃你心爱的海胆黄。”
  吃完这一顿回家,南孙就接到章安仁的电话。
  南孙下意识也确在等他。
  十九岁也该物色异性朋友了。
  当夜她父亲发牢骚:“老张真不是生意经,平日称兄道弟,要紧关头他却来办公事,一点带挈都没有。”
  南孙根本听不懂,“老张是谁?”
  蒋太太说:“一个建筑师。”
  蒋先生拍着大腿说:“东方花园说少有三百个单位,竟一个也拿不出来交给劳朋友,太不够意思,这回子可看清他为人。”
  南孙忍不住笑了,原来在那人身上捡不到便宜,可以骂那人不仁不义。
  父亲瞪女儿一眼,“你笑什么,益发宠得你不像个样子。”
  南孙暗暗吁出口气,父亲近日脾气急躁,大抵身受压力不少,她情愿他旧时模样,没出息地好白话,成日游手好闲。
  蒋太太悄悄说:“这里面有老太太的份子,所以他特别紧张。”
  南孙换件衣服便出去。
  她同锁锁说:“一过了十八岁,在家就成为吃闲饭的人,谁都嫌我。”
  “你看你,脸皮吹弹得破。”
  女佣斟出咖啡,南孙一呆,又是一项新排场。
  “我下个月搬家,新居比较宽敞,有两个露台。”
  南孙一听这话,缓缓呷一口咖啡,很暧昧地说:“骚骚,人在江湖,万事小心。”
  锁锁回味这话,呆了半晌,承认说:“可不是,我竟成为江湖客了。”
  南孙怕开罪她,原想解释几句,又怕画蛇添足,气氛有点僵。
  “你同小章呢,有没有进展?”
  “还不是喝茶看戏,比起你来,益发觉得生活似小儿科。”
  “那多好,我从未与同年龄的男生拉过手,看见你那陶醉的样子,羡煞旁人。”
  南孙连忙收敛笑容,正襟危坐,怕做轻骨头。
  电话铃响,锁锁去听。
  她吧声压得很低很低,反而有种腻得化不开的感觉。“……当然在家,不然还到哪里去。有客人在,你好奇,不来看看是谁?”
  似小时候祖母买的麦芽糖,装在瓷罐里,用筷子挑出来,绕几绕,还可以拉得老远老远。可惜从来吃不完一整罐,因为蚂蚁闻风而来,排着队上。
  锁锁说下去:“……是我同学,不相信?想买东方花园,给两层有海景的如何,三百平方米那种即可。”
  南孙听见说到她头上,不禁深深纳罕。
  “还要考虑?唉,算了。”连叹惜声中都充满笑意。
  挂了电话又回来让南孙吃水果,没说几句,门铃一响,进来的是一位中年男子。
  女佣忙称李先生,可见是熟客。
  但南孙不见锁锁站起来招呼他,她自管自蜷缩在沙发中,似一只猫,只用两只宝光灿烂的眼睛盯住他,嘴角似笑非笑。
  那位李先生自己斟了杯酒,坐下来,与锁锁对望,眉来眼去,尽在不言中。
  不知恁地,南孙的面孔红起来,她讪讪地说:“我告辞了。”
  李先生站起来,“是蒋小姐吧,骚骚时常提起你。”
  南孙觉得他没有架子,相貌也威武,于是与他握手。
  “蒋小姐要置业?”
  “呃,是家父……”
  中年人马上取出张卡片,“请令尊与我联络。”
  南孙并不是贪心的人,但也察觉凭这一句话,不知少走几许冤枉路,少兜几许无谓的圈子,不及道谢。
  这时锁锁才闲闲地问:“有没有折扣?”
  南孙觉得十二分不好意思,连耳朵都是麻辣辣的想必红得透明,连忙站起来,再一次告辞。
  李先生却说:“蒋小姐,我这就走,你们慢慢谈,骚骚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
  他之间开门去了,前后逗留不到十分钟。
  而锁锁从头到尾以同一姿势坐在同一位置上,动也没动过,但南孙却感觉到室内不知什么一直在流动,引起人无限遐思。
  过了一阵子,锁锁用遥控手挚开了电视。
  荧幕上著名艳星穿着半透明的裙子一边抛媚眼一边唱情歌,宣传新唱片。
  锁锁说:“看到没有,这是李先生现任女朋友。”语气很平静。
  那女人已上了年纪,浓妆打扮,露着中年女人应有的胖膀子及粗腰身,她不愿节食,瘦了只有更干更憔悴,一张脸仍算俏丽。
  年龄到了这种关头,已不是好看抑或不好看的问题,再美也还给观者一种折堕的感觉,够不够都该金盆洗手,还隐隐约约给人看大腿胸脯干什么。露了这么些年也该觉得凉飕飕的了。
  “你的情敌?”
  锁锁只是笑。
  哪是锁锁的对手。
  南孙说:“过了四十岁,我就学母亲大人,除了打牌午睡吃燕窝,什么都不理。”
  “不是每个人都有那种福气。”
  “祸福无门,唯独人自召。”
  “你看她,”锁锁嘴巴呶呶电视,“无路可走,无事可做,无处可退,只好继续唱游。”
  “听说她有积蓄。”
  “上一代的女人,老放不下空虚的心灵,我们不同,我们铁石心肠,男人无机可乘。”
  “连恋爱都放弃?”
  锁锁避而不答,“昨天十二点半就睡,一直到今早十点三刻才醒,中间没有做过梦,也没有醒来,你看,像一颗心已经死亡,除了睡眠,不思其他。”
  声音中有许多感慨。
  南孙终于告辞。

回目录:《流金岁月》

发表评论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