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装腔启示录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60章 这个男人就像油炸食品,女孩们嘴上嫌腻,吃起来却欢喜

第60章 这个男人就像油炸食品,女孩们嘴上嫌腻,吃起来却欢喜

所属书籍: 装腔启示录

  唐影敏锐注意到林心姿对徐家柏的称呼已经变成了“这厮”。她问了林心姿地址,说好先回家收拾行李,再找她相见。
  搬家公司的车就停在楼下,唐影先上了车,有些不放心,特地又拨了语音:“你现在一个人不要紧吧?我尽快过来。”
  许子诠见她心不在焉,又转身看了看房子有没有什么落下的东西。最终关门的时候,见楼道站着一个有几分面熟的男人,气质不错,戴金丝框眼镜,他见出来的是许子诠,愣了愣:“您好,请问一下,您是住这屋吗?”
  打量的神色。
  许子诠一下子反应过来他是谁,摇了摇头:“这屋之前是个姑娘,今天搬走了。”
  “她一个人?”徐家柏又问。
  “不。”许子诠笑了笑:“还有我,我们两个人。”
  徐家柏没问了,露出黯然神色。
  许子诠上车的时候,唐影还在接着和林心姿打电话,大美人声音带了虚弱, 得知唐影还在搬家路上,尽量贴心表示:“唔。我现在有人一起呢。等你忙完了来就行。”
  “当事人情绪如何?”挂了电话,许子诠问了一嘴。
  “算……绪稳定。”唐影叹气。
  车子发动,许子诠回头看了看,问:“你猜我刚刚在你家门口看见谁了?”
  唐影一愣,不好预感的上心:“徐家柏?!”
  许子诠点了点头,伸手掐她脸:“还好你搬家了,否则天天上门找你。怀疑你窝藏。”
  唐影和许子诠坐在搬家的小金杯里,一路上讨论林心姿和徐家柏的八卦。金杯行驶在东三环路上,拐过一个路口,正好路过林心姿与徐家柏住的小区,唐影指给许子诠看,唏嘘:“唉,他们之前就住在这里,共筑爱巢。”
  又拐过一个路口,是万豪酒店,唐影又叹,拉了拉许子诠袖子,接着唏嘘:“唉,他们第一次就在这里开的房。林心姿还说他们家的床垫特舒服,软软地像睡在棉花上一样。后来在家也买了同款。”
  第三个路口的时候,唐影指着两侧绿化带后隐藏着一家小小黄色门面,再次唏嘘:“唉,这有一家网红情趣用品店,我之前还和心姿说,我们30岁之前一定要一起鼓起勇气逛一次。据说里面的世界丰富多彩,我也很想一探究……
  正巧车子拐弯,小金杯拥挤的座椅上,唐影自然又不经意顺着向心力往许子诠身上靠了靠,发香自觉地往他身上飘。她的话题走向越来越偏,许子诠侧过脸,拿出十二分认真神色盯她。唐影被盯得心虚,问:“你干嘛?”
  “我第一次认真理解了一个……他瞥了她一眼:“叫——欲壑难填。”
  “哪里有!”唐影一下子坐直,试图狡辩。
  他懒得答,直接一把捉起唐影的手就往自己小腹下走。唐影大惊,来不及反抗,手就被摁在了他的腹肌上——噢,没有再往下。她虚惊。
  “硬吗?”他问。老调重弹。
  “……硬。”她从牙缝里吐字。想了想,不甘示弱,纤纤手指像盘丝洞里妖精的腿,一格一格从他的腹肌上爬过,顺带悠闲补充一句:“不仅硬,还挺大的。”
  他没想到她这么不知死活,抬了眉毛,贴近她,继续语出惊人:“这不算什么,我身上还有一个地方,更大、更硬,你想不想看?”
  小金杯一拐,毫无防备上了高架桥,“呼呼”向前,霎时车速惊人。风将唐影的头发撩起,脑中轰鸣:现在看?!在这里看?!不对还有司机呢……
  发丝凌乱刮在她的脸上,她目瞪口呆看着许子诠,愣愣问:
  “玩这么野?”
  “怎么了?”许子诠放开唐影的手,正襟危坐,表情一脸纯真:“我说的,是我的脑袋。”
  “……”
  唐影老实了。
  等搬家师傅将唐影的行李满满堆叠进次卧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五点。两人坐在书房地板上,双手撑在身后,并肩看着窗外北京黄昏。哪怕摆着一地行李,屋子仍然空旷,这时,这对孤男寡女才假装想起一件重要事实——
  “嚯!忘记买床了!”
  唐影看了许子诠一眼。
  他拍了拍头,演技生硬,“哎,我好像也忘记这事……
  唐影赶紧说我现在下……着掏出手机佯装急迫摁了一阵,略微遗憾地抬起头:“完了,这床最早——也要明天送达。”
  “那今晚……只…… 睡我的床了。
  “好像……唔……是的,只能……” 睡你的床了。
  两人心照不宣的喜悦。几秒后——
  “其实,我也可以睡沙发。”许子诠做最后礼让。
  “不不,你是主……睡沙发,床会不高兴的。”
  “你说得很有道理。”他一本正经点头,“我应该考虑床的感受。”
  “是……竟是双人床……”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许子诠的两手本撑着地面,弯了弯嘴角,靠近唐影的那只手伸向她的肩。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揽了揽。他们彼此的侧脸与胸腔都被夕阳搽上了溏心色、蜂蜜色、流油的鸭蛋黄色、刚刚烘烤出炉的面包色——世间一切融融的,最温暖的颜色。爱情的颜色。

  唐影将脑袋侧靠在许子诠的肩膀上。恋人不语,直到林心姿的电话打破了此刻安静。
  大美人在电话那头娇娇:“宝贝!都五点了!你什么时候来找我?”
  林心姿住的地方就在不远处的酒店式公寓。唐影骑着共享单车蹬到,楼下保安森严核查了身份证、拜访事宜才被许可入内。
  唐影见到林心姿的时候才想起,她先前口中的那个 “有人一起”,指代是谁。
  美人的状态比自己想象中要好上许多,她本抱着膝盖坐在窗边飘窗上发呆,见了唐影,嘴巴一扁,眼泪汪汪就要唐影抱。
  胡哥在不远沙发看电视,见了闺蜜相拥的场面,啧啧,“为什么我来的时候就没有这个待遇?”
  林心姿在人前表现得坚强又冷静。
  只是昨天突然委托让胡哥帮忙在爱彼迎上替自己定了一套短租公寓,说身份证不在身边,而她因故需要搬出。胡哥当然殷勤应允,抓紧机会鞍前马后起来。公寓不大,是类似酒店套房格局,地处闹市,距离林心姿上班的地方也近,算是安全。
  他一路上试图从林心姿嘴里撬开她和24孝男友吵架的缘由,不料大美人只是面色铁青,说两个需要彼此静静。他将美人护送到公寓,又不舍得走,在一旁待命。
  唐影哄完了林心姿,才注意到一边的胡哥,气质奇妙——的确油腻,但是一种不讨人厌的油腻,非要类比,唐影想,胡哥就像油炸食品,一开口就将含油指数展示地明明白白,但姑娘们嘴上嫌弃,可吃起来却也开心。
  胡哥殷勤与唐影打招呼,一脸诚恳:“你叫我胡哥就行。心姿好像和她男友吵架了,刚好我正在追求她,所以我打算在这儿多呆一会儿。你们俩有什么事,随时叫我就行。”
  “你这……”
  “对,抓紧机会,趁虚而入。”胡哥挂上狐狸微笑,顺带给了唐影一个wink。
  唐影震惊,“这么坦白的?”
  胡哥认真点点头:“对的,既然喜欢,诚实不是必须的吗?”
  说完,意有所指看了林心姿一眼,果然见美人皱了皱眉头。唐影摇头感叹,也是个厉害角色。
  林心姿是从家里半逃出来的。
  她永远会记得,前天晚上,忽然醒来,看见身边的人以一个匍匐又诡异的姿态窝在床边,身子高高拱起,用手肘支撑大部分重量,他的脸直直面对前方,被蓝光照得铁青,而蓝光的发源——
  是自己的手机。
  他的目光贪婪,像是小时候课本里刻苦的学子,正凿壁偷光:凿破她的密码,偷看她的秘密。情绪翻江倒海涌上来,先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声音发寒,打破宁静——“家柏,你在做什么?”
  她看到身边人明显地一惊,像是一尊被冷不丁晃动的雕塑,他转向自己,露出慌张神色。林心姿的心被紧随而来的一腔愤怒占据。她一把抢过手机,界面正是和胡哥的聊天页面。
  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了上来:
  “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密码?”
  “你每天这样偷看我手机的?”
  他嘴上说着“不是不是”、“没有”、“宝宝你误会了”,目光却慌乱四看,积极努力寻找一个理由。可是来不及了,林心姿翻身下床就开始收拾行李。
  他冲上去一把抱住, 手都在颤抖,就差跪下,死死抱着她就像溺水的人抱紧浮木,他声音发虚,却是执着:“宝宝,你别走,你去哪儿,这么晚了……”
  林心姿感觉到他的恐慌,深深吸了一口气,眼泪掉下,问自己也问他:“徐家柏,你怎么是这种人呢?”
  他的心被狠狠揪了一下,也僵在那里。
  最终的结果是徐家柏被赶出卧室。林心姿做出了妥协,说你睡沙发吧今晚,如果你不想让我走。他当然赶紧说好。拿着一件外套就往客厅去,不忘轻轻扣上卧室门,低头小声说了句:“宝贝,对不起,晚安。”
  林心姿当然安不了,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又是气,又是委屈。直到将近天蒙蒙亮的时候,终于起身,踩着拖鞋拉开卧室门。晨光透过窗帘与门照在屋内,她差点吓了一跳:徐家柏顺着门倒在了自己脚边,身上还披着那件外套——
  他没在沙发上睡,他就坐在房间门口守了一夜。
  他有些迷糊地醒来,目光先触到林心姿的脚,然后慌乱站起,伸手拉住她又是新一轮:“宝宝,你别走!你要走了吗?”
  林心姿盯着他,没说话,他眼圈乌青,下巴冒起青色胡渣。在一起之后,他永远早起,穿戴整齐一脸清爽地等她醒来,而如今,她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狼狈模样。她叹了一口气,忍住心疼,让语气冷硬:“我饿了,要吃饭。”
  习惯性付出的人总是把付出的机会视为赏赐,就像此刻的徐家柏,他承蒙需要,赶紧又殷勤忙碌,做好了早餐问林心姿:“宝宝,你一会儿要去上班吗?”
  林心姿抬头看了一眼徐家柏,点头说嗯。
  徐家柏有些担心,“宝宝,你昨晚没睡好,要不今天请假?”给她倒了牛奶,主动提出:“我也请假一天,我们今天都在家呆着成不成?”
  “家柏,你是怕我离家出走吗?”她认真看她。林心姿的眸子水汪汪的,看人时习惯性专注,她一向重视仪态,坐下时永远肩背笔直,露出分明一字锁骨,白色皮肤在清晨泛着光。这样的美人往常总是温柔看他,这回却带了防备。他心更痛。

  “是,我搞砸了。心姿。”他承认:“我们,今天在家聊一聊好不好?”
  林心姿低头想了想,“我们先静静吧。晚上回来再聊?”
  徐家柏又要说话,林心姿安抚他:“你放心,我不会离家出走的。真要走,昨晚就走了。今天单位比较忙,实在不方便请假。”
  两人尽量真诚对视,最后徐家柏妥协,说那我送你上班。
  徐家柏进卧室换衣服的时候,林心姿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抹了唇膏——她平时向来懒得化妆,只是今天实在憔悴。
  几分钟后,收拾完的徐家柏站在门口,递上林心姿的包,说:“宝宝,我们走吧。”
  “所以……他就在那时候拿走你身份证的?!”唐影吃惊。
  两人此刻坐在胡哥替林心姿新租的小公寓里,胡哥说女生心情不好就要多吃甜食,给她们定了满满一小茶几的甜品与奶茶,而后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自觉退到一旁,美名曰让闺蜜谈心,他服侍就行,当然——竖起了狐狸耳朵。
  林心姿点头,“之后我去上班,发现包里身份证不见了。他应该是出门前在房间的时候,偷偷拿走了我的身份证,因为怕我离家出走去住酒店。”
  “结果没想到你发现身份证不见,当机立断就找了我。”胡哥凑过来,笑得开心:“心姿,他是不是没想到你心里这么依赖我?”
  林心姿没理,只对唐影说:“我本来真的想要晚上回去和他好好谈的。但发现他又偷偷扣了我的身份证?!你说他是不是疯了。既然这样,好好冷静就更有必要了。而且我现在还在气头上,一点也不想见到他。”
  唐影点点头,“半夜看手机已经够瘆人了。他现在能扣你身份证,之后就能扣你手机再限制你自由。你搬出来没问题。让他好好反思。”
  胡哥赶紧补充:“我同意。”
  美人的反应迅速,昨天第一时间向胡哥请了假,偷偷潜回家收拾了必要行李,她被人宠坏,对爱人叛逆,想着你怕我走,我就偏偏要走。连衣服都是专门挑暴露的带走,一边收拾一边赌气:不让我穿暴露衣服不是?那我气死你!
  又怕他来找,美人出门前果断拉黑徐家柏微信、手机,只在桌上留下一句手写便条:“家柏,我觉得我们还是都冷静一下吧。以后再联系。”
  胡哥听到这里,抬起眉毛一脸兴奋:“你把他拉黑了?确定分手?!”
  唐影瞥他一眼:“别高兴太早,心姿微信黑名单的日均吞吐量可以媲美一个5A景区……” 见林心姿瞪她,唐影吐舌头接着说:“嘿,我也刚从里面七日游出来。”
  胡哥睁大眼惊讶:“还有拿黑名单打情骂俏的?!那徐家柏知道么?”
  “不知道吧?”林心姿一愣:“……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他一直表现很好,我从来没拉黑过他。”
  胡哥与唐影顿了顿,彼此对视一眼:“那个……我估计,他看了你的字条得……不好做出极端的事情。”
  以胡哥与唐影的分析来看,徐家柏偷看恋人手机、扣押身份证,以及爱吃醋等几大“罪行”都是极富有占有欲的表现。如今林心姿从他的爱巢中私逃,就是在挑战他的占有欲。
  而占有欲被挑战的男人会做出什么?大家不约而同想到的形象只有《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的男主角安嘉和,万千90后的童年阴影。
  连胡哥都沉默。
  “而且,他本身就爱你爱得死去活来。”唐影皱眉,“一回家看到你不见了,一定会豁出命来找你。等到发现被你拉黑,你觉得他会怎样?”
  此刻距离林心姿搬出家已经将近一天一夜。从知道真相时的急怒攻心到搬出来后的担惊受怕,美人接连没睡好,脸上黑眼圈浓重。
  她听了两人分析更怕,一脸惊恐:“怎么办,他会不会找到这里?”
  “唔,凭借他的能耐与毅力,应该是迟早的事情。”胡哥实话实说。
  唐影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她:“我今天搬家的时…………家柏已经找上门了……”
  林心姿瞪大了眼,仿佛徐家柏已经成了安嘉和的化身,她垂头坐在沙发中央,漂亮的手因为紧张而胡乱绞着,她尽可能放缓呼吸,消化恐惧情绪,挣扎半晌,看了一眼胡哥,终究还是拉住闺蜜,哀求:
  “宝贝,这几天——或者,或者就今晚!”提出不情之请:“你能不能暂时住在这里,陪陪我?”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60章 这个男人就像油炸食品,女孩们嘴上嫌腻,吃起来却欢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2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3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4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5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