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装腔启示录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71章 “前女友”三个字,是最言简意赅的微小说

第71章 “前女友”三个字,是最言简意赅的微小说

所属书籍: 装腔启示录

  唐影下班回家的时候,许子诠还在加班。
  她特地没有问他下班的时间,而是点了外卖,回房间一边吃外卖看综艺。新情侣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感觉有一些奇怪。一方面,他们刻意想要保持距离,防止过于亲密的接触损耗新鲜感;而另一方面,他们又无法拒绝彼此对彼此的吸引。
  她想起今天上午,许子诠的手机扔在客厅,8点整的闹钟响个不停,生生将她从梦中震起。她一脸愤懑从床上爬起来,抓着他手机四处寻人,才发现这厮从主卧卫生间里出来——穿戴整齐,难得一身西装笔挺。
  唐影愣了愣,递上手机,没好气:“管好你的闹钟!”
  他却笑了,没理手机,伸手挠了挠她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看小狗一样的眼神,几分好奇:“原来你刚刚睡醒时候是这个模样呀?”
  没等她说话,他直接将她抱起,像扛着沙袋将唐影运到她的卧室床上,又给她盖上被子:“今天突然有会要开,起的比往常早了,你再睡会儿。晚上见。”
  唇上被轻轻一点,唐影还维持着被他抱着时候的懵圈表情,迷迷蒙蒙没睡醒。直到客厅开门与扣门声传来。才知道他已经出去。
  上班摸鱼时候,她与林心姿回忆这段经历,林心姿大惊:“许子诠厉害了 !我可见识过你的床气有多可怕,普通人不死也得去半条命。”随即啧啧叹息:“轻轻松松美男计,让你醉倒在他的温柔乡里。”
  唐影放下手机在工位上双手托腮,回忆上午,脸上挂着笑容也痴痴叹息:“确实。当场就没脾气了。”
  花痴完了,她不忘问林心姿一句:“诶,你觉得许子诠喜欢我什么呀?”
  林心姿秒回:“这你要问他啊。男人爱上一个的理由千奇百怪。”
  唐影好奇:“那你呢,你会好奇一个男人爱上你什么吗?”
  “不好奇。”林心姿直白:“99%只有一个理由——脸。”
  等许子诠下班回来已经将近九点。
  开门见她穿着睡裙,坐在客厅地毯上对着电风扇吹半干的头发,一半是月光,一半是昏暗灯光。风扇一浪一浪,将她头发吹起,也将洗发水、护发素、护发精油的植物混合香气吹到许子诠的鼻子前。
  香橙小姐。一开始的记忆。演化成一场暧昧邀约。
  她换了一件睡裙。这次是简简单单的真丝吊带,被风吹动鼓出一块,风扇停止的时候,头发顺势垂了下来,吊带裙子也垂下。她似乎才回头看许子诠,笑:“你回来啦?”
  许子诠一直站在门口玄关看着室内风景,见她转过头,这才动了动眉毛,走到她身后坐下,手臂环绕她腰,指控:“你这是蓄意勾引。”
  她抬手解他领口扣子,摇头:“是你先的。”
  “我哪有?”他冤枉,唇印上她的脖颈,一手揽上她的腰,却恨她的手太慢,另一手干脆自己动手。
  唐影在他耳边嘟嘟囔囔抱怨:“你的存在,对我而言,就是勾引。特别是你穿着西装……”
  他心头一动,顺从开口:“得,那我脱了。”
  衣衫褪尽的时候,他想抱她上床,她却摇头,眼睛亮亮问就在客厅行不行?目光掠过身下地毯和沙发,遥遥飘到落地窗前。
  他的手顺着她薄薄的后背,到她的腰,再往下滑,是浑圆的水蜜桃,他忍不住一掐,咬她耳朵,说:“王姑娘,你花样倒是不少。”
  这称呼让唐影瞬间清醒了一半,旖旎消散,差点抬腿就是一脚,问他:“王姑娘是谁?!你到底有几个姑娘!”
  他却笑了,恶作趣般咬一口她翘翘鼻头:“成人动作界的王语嫣,不是你吗?不让我喊王姑娘,难道喊你神仙姐姐?”
  心这才落回原处,她重新投入进来,“神仙姐姐好。听起来还有点禁忌感。”接着统筹大局:“这次,我们要不要多一点姿势?”
  “有哪一款特别喜欢的吗?”
  唐影摇头,像逛奢侈品专柜,一手勾着他的肩,另一手指指尖沿着喉结、锁骨,一路往下,她告诉柜员:“我都要试试才知道。你呢,有没有推荐?”
  在另一个领域里,许子诠的确是最称职的柜员,她的手沿着他的身体莽撞探索,他咬牙,掰过她的身子,说我可懒得推荐,不如带你一个个试试。

  第二次不像第一次那么温柔,最终演变成纵情的不再理智的冲撞,仿佛有淋漓的暴雨砸下,将他们浇透再淋湿;而第三次,又比第二次温柔,她本是聪明的学生,他有意引导,身体本身就是一种语言。恋人们用最原始的方式交流,默契的时候,他们像在完成一场探戈。一前一后,前进又退出,跟随韵律起伏节奏,缠绵交颈,在切磋中厮磨。
  最后还是抱着她回到了床上,冷气开得低,对着两人直吹。许子诠拉被子给唐影盖好。他看她奄奄一息的样子好笑,嫌弃她体力太差。
  过了一会儿唐影缓过来,趴在他身上接着嘴硬:“女频男主标配都是一夜七次。我看你,徒有其表。”
  他捏了捏她软塌塌的胳膊,调侃她:“如果就你这体力,非要我一夜七次,估计只能夜御数女。”
  唐影撇撇嘴,不安分拿指尖在他喉结上刮来刮去,他说话时候的喉结上下移动,她的指甲盖追着它跑,状似心不在焉,想开口,又归于无声。
  “怎么了?”他注意到她的欲言又止。
  “许子……
  越是没有底的答案,她越倾向于选择一个越可能得到想要结果的时机询问。比如此刻,他搂着她,而她趴在他的怀里。眼中的彼此都是唯一。
  她斟酌,终于在三秒后开口:“那个,你……喜欢我什么呀?”
  他没想到是这个问题。
  想了想,最后是模糊的答案:“因……觉吧?”
  “感觉”是所有答案里最不能让女生满意的字眼。它不讲逻辑,也毫无预兆。而毫无预兆降临的一切,都可能拥有哪一天毫无预兆消失的风险。
  唐影只肯表露出一点点警惕,她继续问:“那、那你哪一天对我没感觉了怎么办?”
  他熟练又深情地给出官方答案:“不会有这一天的。傻瓜。”
  唐影不满,捏他嘴:“说实话。”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许子诠皱了眉头,两只手牵了她一缕垂在肩上的头发玩,“就好像问如果有一天我出意外了怎么办?如果我喜欢你的理由是因为感觉,那么当有一天这个理由消失。我当然不能继续喜欢你了。”
  实话与逻辑,从来不浪漫。
  唐影被这个答案震地目瞪口呆,忍不住乱拳打他:“许子诠!这是在床上诶!你竟然和我说那么冷酷的话。”
  “推己及人一样啊。”他抓着她的手,问:“比如你呢,你为什么喜欢我?”
  唐影干脆回答:“美好的肉体!”
  他被噎,忍住骂人冲动:“行。那有一天我变成了300斤胖子,生活不能自理。你还喜欢我吗?会一生一世守在我身边照顾我吗?”
  “……”唐影愣住。几秒后,试探性提出:“要不——我们换个话题?”
  她在很久之后,都有些后悔自己问出了这个问题。程恪的话激起了她一直以来隐隐的不安全感,好在她善于伪装。所谓底气,是守护并且维持一段感情的保险丝。可惜自己的恋爱经历为零,而许子诠又将王玉玊口中的“软实力”,归咎于更加玄妙的“感觉”。爱情的本质是数千年来经久不衰的话题。她想不透在这段爱情里,他爱她的理由。最后只好求助于另一段感情,比如好奇,他曾经爱上过怎样的女人——
  换一个话题,她犹犹豫豫,开口问许子诠的是,“要不,你和我说说,你的前女友吧?”
  前女友三个字本身就代表了一段故事。或者即将搞出一个故事。再没有什么比它带了天然的哀怨与暧昧,它是世界上最言简意赅的微小说——“人不如旧”四字成语,将前女友三个字牢牢锁定为另外两个人新一段感情的天敌。
  “说什么?”他睁大眼,又确认:“这可是送命题。”
  唐影有点认真,“我就想听听你们怎么在一起,又为什么分开。”顿了顿,她补充:“我就想多了解一点点你的过去。”
  她一脸内心强大看着许子诠,充满着说服力。
  “她啊……”许子诠想了想,“她是中央音乐学院学音乐剧的。那时候我刚工作不久。几个朋友介绍认识。”
  “那你为什么喜欢她?”内心不如自己想象的强大,才是开始已经发酸。
  他撇撇嘴,“那时候年轻嘛。就因为——她长得好看。”
  “多好看?”她简直自寻死路。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在北京,我记得是初夏,刚刚下过雨。我们几个人从咖啡厅里出来,雨过天晴,门口的天边正好有一道彩虹,特别大,又有刚好那些朋友都是玩音乐的。大家起哄,一下子来了兴趣,正好带着吉他什么的,起了个和弦说要听她她唱歌。”
  许子诠神色变温柔,回忆起来:“她也不怯场,直接就在咖啡厅前的草坪上,一边唱一边跳。唱到一半,天上又开始下毛毛雨,彩虹还挂着。雨落在她身上,她反而更开心,转过头来对我笑了笑。那一刹那,我好像掉进了一部电影,她就像雨中的精灵一样。”
  听这样的故事,简直要心梗。
  “所以你,你就对她一见钟情,爱上她,追她。结果还真的追到了?”
  “唔。”许子诠没有否认。
  ………后来呢?”她声音干涩,顿了几秒,又补一句,“你,你们为什么分手?”
  想到什么,许子诠收了笑,摸了摸唐影头发:“在一起才知道不太适合。……没有安全感。”
  “有多没?”她迫不及待想听一些缺点。
  “就……我记得那一阵,但凡我出门,必须报备。只要不是见她,就要微信视频,将桌上所有人拍一圈。短信迟半个小时没回,电话就追来,她定期要看我手机,下班回家,迟一分钟她都疑神疑……。受不了。”

  女版徐家柏。
  她总以为安全感来源于漂亮脸蛋赋予的底气,但此刻,又似乎与底气无关。
  唐影往被窝里缩了缩,酸溜溜冒出一句:“但人家是雨中精灵嘛。你牺牲一些自由度也是应该。又不是哪个男人都能做董永娶七仙女。”
  许子诠没回答了。
  “所以,最后你受不了她的疑神疑鬼,提出了分手?”
  “分手确实是我提的。”许子诠顿了一会儿才说:“但却不是因为受不了她。”
  雨中精灵在爱情里折腾,为了消灭不安,想到向许子诠提出结婚。许子诠没有答应,却在几个月后,发现她在手机里藏了好几个蓝颜知己,日日亲密交谈,交换“晚安”与“爱你”。她与他们的聊天记录编织成帽,扣在他的头顶。
  “哈?!”唐影惊讶,这是什么反转?
  许子诠点头,撇嘴,“她说她没有安全感。日日患得患失快要疯掉。所以与其等我哪一天出轨,不如先下手为强。”
  “虽然奇葩,但是不是你的不对?比如,身为男友,你为什么不能给她足够安全感呢?”
  许子诠换了个抱她的姿势,反问她:“我已经按照她的要求报备、回信息、拍视频。想让我做的我都做,她却还是没有安全感。我还能怎么样?我后来才明白,感情里的安全感只能来源于自己。另一半无论做多少,都没办法弥补。”
  “所以那时候……你真的没有暧昧的对象?没有藕断丝连的其它朋友?”她替前女友审他。
  许子诠干脆摇摇头,“没有。单身的时候我确实不回避暧昧。但既然进入一段感情,就应该足够认真。毕竟精力有限,如果想要多线发展,就没必要让一段稳定的关系束缚自己。”
  这话掷地有声,唐影吐了吐舌头。想到什么,又从被窝里钻出来一些:“那分手以后呢?你们没联系了?”
  “还有联系方式,但几乎没有联系了。她后来结婚了就。去年她小孩满月,我还给她包了红包。送了一堆婴儿用品。”
  她摇摇头,“你这做派太像备胎了。”
  “ 哪有? ”许子诠笑起来:“我只是觉得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当初她希望我原谅她,一开始确实有点生气,久了也就释然。”他揪了揪唐影的耳朵:“可能她只是犯了大多数没有安全感的女人都会犯的错误?她虽然不适合我,但也值得幸福。”
  “那我们呢?”想了一会儿,唐影忽然仰着头看他,问出一个特别不浪漫的问题:“我们分手以后,也能做朋友吗?或者,以后我嫁人生小孩了,你会给我包红包吗?”
  许子诠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四目相对,他一点一点变得严肃起来,习惯上扬的嘴角被往下摁了摁,似乎有几分委屈。最终,他将她仰着的脑袋摁进自己的怀里,耳边是他咚咚作响的心跳,他很认真告诉她:
  “现在的你,不可以问我这样的问题——光是想想和你分手这件事情,就会让我很不高兴。”
  屋子里没有开灯,月光像薄纱,被温柔铺在床上。
  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轻轻敲进她的心里,她安抚他:“我只是假设。”
  “我不喜欢没有意义的假设。”许子诠的手环住她的腰,紧了紧:“三十岁的我比二十多岁的我聪明。不太容易在感情上做错误的选择。”
  此刻他的目光与话语,似乎终于给了她底气。 她过了很久才说,像是对自己,也是对许子诠说,“小时候,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够好看。其实,现在的我也依然觉得自己不够好看。美是最显而易见的天赋,也是实力。可惜我没有。我有没有说过?我一直挺羡慕林心姿她们的——有漂亮脸蛋就够了,所有人都理所应当地爱她、宠她。我曾经以为,漂亮,是女人在爱情里最大的底气。可是现在才发现,光是漂亮的女生未必就能拥有完美爱情——林心姿是、你的雨中精灵也是:只拥有皮囊,从来不是被理所当然偏爱的理由。”
  在她说话的时候,许子诠用手指慢慢梳她的发。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说实话,长得好看这件事情,年轻的时候确实重要。哪个男人不喜欢美女?但再好看的脸,看久了也觉得平淡。一开始你愿意为那个人牺牲一切,但到后来,把脸看腻,你愿意付出的只会变少。”
  “我知道的,边际效益递减嘛。”
  “是这样。 ”许子诠捏了捏她的脸:“无论是漂亮还是别的什么,那些显而易见的理由太外在了。它们可能可以提高一个人被爱上的可能性,但不可能成为一个人真正爱上另一个人的原因,就像你愿意为了一件漂亮衣服豪掷千金,但不可能为了它赴汤蹈火。美丽的确让人想要占有,可爱情的本质是付出——必须触及灵魂与内心深处才能得到。”
  “所以,你说这是一种感觉?”唐影问。
  “当然了。如果我能说出一二三四条喜欢你的理由。说明一定没有对你走心。”
  唐影满意了。
  她看了他一眼,将脑袋窝进他的怀里,想了一会儿,皱眉:“唉,完了,可是我对你喜欢的理由,却能说出一二三四条。比如你长得好看、有腔调、聪明、身材还好,哦还有,脑袋又大又硬……”
  她掰着指头列举。
  许子诠听着受用,却仍然没好气瞥她一眼:“我早就知道你这种小丫头肤浅。” 想到什么,半开玩笑 ,“刚才你说你只喜欢我的美好肉体,也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唐影眨眼问:“没安全感?那你要不要也查一查我手机?”
  许子诠笑起来,逗她:“真的让我查?不怕我知道你最近有点赞了几个猛男?”
  唐影果真翻身从床头摸手机,两人用的是同一款,只有颜色差异。先前的声色犬马,他们忘记把各自的手机丢到哪里。黑暗中,她从床边随手翻出来了一部,摁开了屏幕,才能知道是许子诠的。
  微信提示:你有两条未读信息。
  她将手机递上去,许子诠接过手机,又顺势吻了吻她的手掌心,再不以为意当着女友的面解锁打开——
  微信通话界面上,两条信息都来自于川川:
  “你今天的西装好好看。明天再穿西装给我看好不好?”
  “才分开几分钟就想你想你。笨蛋许子诠。”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71章 “前女友”三个字,是最言简意赅的微小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2你若盛开作者:沉闇 3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4云中歌1 5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