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37章 女人的衣服不仅仅是衣服,而叫做战袍

第37章 女人的衣服不仅仅是衣服,而叫做战袍

所属书籍: 装腔启示录

  唐影与马其远的第一次约会最终未选择人均88元的简阳羊肉汤。
  当然,马其远在收到唐影微信的刹那确实是惊喜的——一方面巧合于唐影竟然也住在棕榈河附近,另一方面巧合于她也喜欢这家羊肉汤店。
  他对年轻女孩总难免带着一种固执坚持:希望她们纯粹,没有人民币的味道。与此同时,他们骨子里却也深知,支撑着那些吸引年轻女孩的所谓老男人品味、阅历、气度等一切魅力的背后,也正是足够坚挺的人民币。
  毕竟,男人的身体与钱包,总要有一样坚挺。
  马其远因为唐影那条微信带给自己的情绪价值,很开心将吃饭地点选在了景山顶的一家私人餐厅,当然吃的还是羊肉汤,不过是人均888的羊肉了。

  唐影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拆解为幽默、上进与坚韧,围绕上述特质,她翻看了马其远公司以及行业的全部资料与新闻,甚至结合论坛资讯编出几个段子以备不时之需。
  她想起甘比的例子——网传身为八卦记者的她第一次见到富豪刘銮雄,试图采访大刘绯闻,结果摄像镜头太近,让大刘怒斥:“把你的镜头离我远点!”
  甘比却没害怕,嘻嘻一笑,反问:“喂,你是不是害怕我拍到你脸上的大痣哦?”
  一下让大刘哑然,从此记住这个女人。
  唐影研读案例时,在这个例子下标黄加粗,写下感想:“如果你的脸不能让一个男人开心,那就用嘴。”
  毕竟,最好的下属,是对老板如恋人一般呵护周全;而最好的女伴,是对男人如下属一般言听计从。
  约会前两天,她特地对着小红书上的美妆视频研究四十岁男人最喜欢的妆容与服饰搭配。当然,表情管理也很重要,用王玉玊的话说,一场完美的面试就是一场完美的表演,面试者什么时候音调拔高、什么时候声音变低,配和措辞,都有讲究。
  还有,王玉玊叮嘱她,你提前看好场地,注意灯光位置与明暗,确保你的脸能与光源交相辉映,露出最美角度。
  “……会不会太夸张了?”唐影也有质疑。
  “不!”王玉玊指尖轻轻点她头:“成功只属于追求极致的人。”
  上天确实犒赏了唐影的努力。
  与马其远的会面像是参加一场大考,而因为自己的充分准备,每一道题都在复习范围之内。
  唐影了解他的公司与行业,性格温和,约会时长长睫毛眼睛脉脉看着自己,灯光将她皮肤衬托到雪白。对于他的观点,她也能提出自己的见解,想法虽然略微幼稚,但却幽默可爱。他眼里的她是上进的姑娘,眼神热忱而干净。
  他问唐影爱好,她笑起来说我爱好老土,喜欢喝茶。马其远一愣,年轻人喜欢喝茶的不多呀?
  他的确几分不信,没想到唐影真的懂茶,凤凰单枞与岩茶能说出门道,观茶底就能区分出白牡丹和白毫银针。听得马其远连连点头。
  回答完的唐影内心捏把汗:没想到押题也能成功——本来家乡就爱功夫茶,从小耳濡目染知道一些, 她在打车前来的路上也没闲着, 刷了几个抖音里茶艺博主的视频,硬是记下几个知识点。
  马其远本来对唐影只有三分兴趣,因为这次见面,涨到了七分。两人相谈甚欢,他送她回家,男女规规矩矩坐在豪车后座,唐影突然开口:“可惜最近太冷,等北京再暖和一些了,骑车经过长安街才好。”
  “你也喜欢骑车?”马其远果然点起几分兴趣。
  “对啊。夜晚的长安街实在太美。骑车经过时候,老是会想起郁达夫那篇《春风沉醉的晚上》。”唐影看着车窗外,想到什么又不好意思起来:“可惜了,我车技不好,否则上次也不会撞到您。”
  马其远哈哈大笑,笑完换了关心语气:“没受伤吧?”
  “没有没有,我比较皮实。”她自嘲,眼睛与嘴角弯弯。
  马其远没说话了,回应藏在他的眼睛里与嘴角上。
  他此刻的表情,唐影不能再熟悉,她想起了从小到大参加的每一场面试:北大自主招生、校内社团面试、实习面试、入职A所面试……每一场面试,都是同样精心用心的准备,她看了太多结束后面试官的表情,无一不是微笑、满意与欣赏。而这确实也不是幻觉:她在三天后收到了马其远的下一个邀约。
  马其远朋友的女儿借了他在胡同内的房子改造成画廊,下周末画廊开业,邀请唐影前来。
  “哇!”收到微信后的唐影立刻与王玉玊分享喜悦:“姐!我进入二轮面试了!”
  企业家默许两人的进一步发展。
  王玉玊却皱了眉头,翻来覆去看了看邀约,啧啧嘴,告诫她:“这不是普通二面。”
  王玉玊是这么分析的:朋友的女儿画廊庆典,现场基本上是年轻小姑娘占多数,加上马其远钻石王老五的身份,受邀的客人当中对他有主意的莺莺燕燕必定不少,面试官与面试者不再是一对一,而是一对多,你要做的是脱颖而出,倘若被人盖了风头,这offer应该从此与你无缘了。
  “宝贝,这一轮,是群面!”
  唐影一下子心惊胆战起来,连夜开始检索“群面”技巧。
  律师的职业习惯使然,检索是基本功,但凡遇到了无法应对的难题,优先求助于互联网,在浩瀚的信息世界里小心摸索,善用逻辑,整理出自己的一套解决方式。
  群面又叫“无领导小组讨论”,十多个面试成员组成小组,各自分工,对面试题进行讨论并解答,面试官在一边以局外人姿态围观全程,再对每个人打分。
  唐影在调研之前,对群面的应对策略是越张扬、越吸睛越好——夺取了面试官的眼球,你就是制霸全场最闪耀的灯球。
  可看完了攻略才发现,面试官透过群面选择的是自己的同事,而不是女团成员,就像马其远选择的亦是自己的伴侣:让人舒适的相处、温和而睿智的观点远比咄咄逼人更得人心。
  于是策略变成温柔,要变成懂艺术并且也懂得低调的女人,有光芒,但光芒却是藏在盒子里,盒盖堪堪揭开一半,愿意探索的男人就能看到里头若隐若现的光。
  既然是画展,唐影想,先把贡布里希的《艺术的故事》糙糙翻一遍,掌握基础知识,恶补艺术细胞,又上大都会博物馆旗舰店买了帆布包周边,她特地在豆瓣找了最“艺术”的网红,模仿她的风格:穿浅灰高腰宽松阔腿裤,脏粉色贴身开司米针织衫,毛绒绒拖鞋,一身莫兰迪色系,头发松松蓬蓬扎在头顶,妆容淡淡透着欲望,温婉如同一杯醇香奶茶。

  她出门前信心十足给王玉玊发了照片,请上司审阅行头,那边秒回一个大拇指,表示鼓励:“难得见到不是一身劲装的唐律师,如此打扮也有惊喜。”
  唐影笑,回答她,对,我今天不是唐律师,请叫我“唐艺术”。
  只是唐艺术万万没有想到,今日画廊里的女生90%都很艺术,甚至70%以上的女生都背着艺术帆布包,同样头发蓬蓬松松扎在头顶,同样一身莫兰迪色系,同样妆容清纯中带了欲望。她不幸撞成同款。
  同款当中比她好看又腿长的大有人在,唐艺术慌张起来。
  画廊地处北锣鼓巷的胡同内,被割裂的小小四合院的其中一间,院内种有一棵老槐树,树干一人环抱,歪歪斜斜穿过一层屋顶,从二层的露台中央破空探出。小院内装修随意,刻意营造不羁,墙上挂着色彩明艳的艺术涂抹作品。
  唐影混在一堆莫兰迪女人中四处梭巡了一小圈,发现马其远还未出现,当下决定:先悄悄溜到附近的小店随意买点单品,改个色调,换个风格,一会儿再做姗姗来迟的姿态步入画廊,与这群女人们彻底区别开来。
  却没发现角落一人早注意到了她,饶有兴味看她眼珠子乱转——唐影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她想事情的时候,眼睛总习惯性向上看,再往右边转,嘴巴不自觉用力,微微撅着。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坏点子,她嘴角放松,几分得意上扬。迈着鬼祟步伐,从角落溜了出去。
  男人觉得好笑,跟了出去。
  “喂,去哪儿呢?”
  有人拍她,声音熟悉。唐影猛地转身,见到来人——许子诠。
  好久未见,他的脸甚至陌生了起来,今天一身复古格纹西装三件套,戴了斯文金框眼镜,笑着看向自己,嘴角弯弯又好看。
  “你怎么也在?!”唐影震惊。
  “和朋友来的嘛。”看唐影一脸意味深长,人赶紧又解释:“男性朋友。”想了想问她:“你也是和朋友一起?”
  唐影点头,又摇头,“他还没到。”打量了一番许子诠,拉住他,“走走走,你眼光好,陪我去买点东西。”
  他没想到唐影迅速拐进了不远处一家中古店,买的全是耳环耳钉丝巾这样的小物件,见她随意地在镜子前将盘起的头发放下,又拿深红色花丝巾束了一圈,再戴上高饱和色系祖母绿耳环,瞬间变幻了风格。
  他笑起来调侃:“哟这是怎么了?突发奇想换个头?”
  唐影一边对着镜子摆弄头发,一边说:“一进画廊就发现撞风格了,你没发现来参加的小姑娘都差不多打扮吗?”
  “有么?”他侧着头看她:“奇怪,那我怎么偏偏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唐影的手顿了顿,没接茬,只顾指挥他,“喂你别关顾着说,再替我挑个外套嘛。”她本是一身低饱和色系,身型像一抹淡黄奶油,轻飘飘的,与刚换上的明艳头巾和绿耳环明显不搭,看起来头重脚轻,唐影着急找个深色外套镇住场面,却见许子诠上下看了她一眼,也不看货架,直接迈步上前脱了身上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双手扶她肩,一起看向镜子:“这样呢?”
  许子诠的裤子与西装本是一套,脱下了外套是同花纹马甲,此刻将西装外套搭在唐影身上,乍一看宛如情侣装,镜子里的男女一高一矮,像是依偎,一样弯弯嘴角,两个人不由怔住——危险的想法浮上脑际:似乎,有点般……
  这个念头下一秒就被唐影果断扼杀,她嘻嘻一笑脱了外套塞回许子诠手上,摇头:“码数不合适,仙女只穿最小码的。”
  “好好好。”许子诠笑笑,将西服搭在手上,另一只手摆弄货架上衣服,这回认真给她选了一件墨绿短外套,与耳环颜色相得益彰。
  完事了满意看着镜子里的她,忍不住问:“这么用心?只因为和人撞了风格就要重买一套衣服?”
  “女人的衣服不仅仅是衣服,而叫做战袍。”唐影回复他,一边让店员结账,中古饰物与衣服不便宜,一对耳环、一条丝巾与一件薄外套,店员开出单子:3420元,唐影咬咬牙,果断刷卡——毕竟是参加面试。
  许子诠双手插兜在旁边笑:“战袍?”回味了这个词一会儿,又低身凑过来问她:“是为了哪个战利品?”
  “当然是……重要的人了。”唐影眨眼,转过身对着镜子再次理了理一身行头。没注意身后的男人听了这句话,嘴角笑容大大绽开,似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耳朵,似抱怨又似得意,小声喃喃了一句什么。
  这边收拾完了新造型的唐影心情正佳,拉着许子诠出了店,在小小胡同里转了个圈,仰头问他:“好看吗?”
  “嗯。”他点头,伸手捏她脸:“你平时也好看。”停了几秒,又决定认真补一句:“不需要这么认真的,其实,你平时的样子就很好,哪怕和别人风格重复,我也能一眼就……”
  话还没说完,就见唐影转移了注意力——她的目光不知何时早已凝滞在了几十米远的画廊门口:那里出现了一个普普通通中年男人的身影。
  接着,他看见身边这个女人的脸上泛起笑,是那种喜悦而憧憬的笑容,眼睛变亮,像是眼前有火,而火光灼热了她的眸子。然后,见她随意地冲自己挥挥手,语调已经是心不在焉:“我先去画廊啦,就不和你一道进去了哈。”

  三步并作两步,她从自己面前跑过——
  跑向几十米远的那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37章 女人的衣服不仅仅是衣服,而叫做战袍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若盛开作者:沉闇 2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3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4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5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