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55章 她自信,她值得这世界上所有的奢侈品-王玉玊番外(下)

第55章 她自信,她值得这世界上所有的奢侈品-王玉玊番外(下)

所属书籍: 装腔启示录

  王玉玊怔了片刻。
  在王玉玊发愣的时间里,严吕宁的掌心仍覆在她的眼前,能感觉到她的睫毛像蝴蝶振翅,轻轻从他的生命线上刷过。
  然后王玉玊拉下了他的手,试图回忆:“六年……那时候我在法国交换,你……”
  严吕宁抽回手,坐正,看着前方:“对,那时候我在美国,放暑假我们一群人去欧洲旅游,刚到巴黎,张若旭就给你打电话……
  张若旭是王玉玊的师兄,以及其中一任男友。听严吕宁这么一说,她这才想起来。当时的她喜欢张若旭许久,难得男神师兄带着一群同学来巴黎,她热情招待,但注意力全在师兄身上。她带着他们七八人在巴黎玩了三天,旅行结束,她顺利拿下师兄。当然,那段感情因为异国,维系不过半年,当时一起玩的那些人也几乎没有联系。现在才知道,原来严吕宁那时也在其中。
  “现在有印象了吗?”他苦笑问她。
  王玉玊耸耸肩,有些不好意思:“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毕竟王律师当初心有所属。” 这话微酸。他摁开车窗,夜晚街道热闹的声音涌入狭小空间,熙熙攘攘。
  “不是因为这个。 抱歉的是昨晚。 ”王玉玊侧过脸看他,将头发撩到耳后,眸光流转充满了被偏爱的有恃无恐:“抱歉昨晚,是不是毁了你暗恋多年的完美女神形象?”
  严吕宁一愣,笑起来,也侧头看她,“那要看哪一方面了?性格方面确实出乎意料。但别的方面嘛……”他顿了几秒,凑近她耳边:“远胜于,我之前每次想象。”
  “每次”一词意味深长。
  王玉玊一瘆,往后靠了靠,捏了捏耳朵,对此人刮目相看:“可以啊,严教授。”
  严吕宁长相斯文,哪怕坏笑时候也像好人。他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饿了吗?我昨天晚上就找好了餐厅。想着带你一起。”
  “昨晚?”
  “对,找你搭讪之前。”
  “看来严教授这次有备而来?”
  “……他两手把控方向盘,风灌进车厢内。打开车载广播,忽然想到什么,瞥了她一眼,十分不经意的语气:“对了,王律师,现在没男朋友吧?”
  “工作算吗?”
  “算……他似乎松一口气,嘴角勾起,“我争取和它和睦共处。”
  老城区的晚风吹拂在在两人的脸上,车速均匀,两旁树影映衬烟火。车载广播放的是周星驰的老电影《美人鱼》有声剧。正巧播到张雨绮的台词:“……我有钱有身材,追我的人从这里排到了法国……”
  严吕宁忽然一笑。
  “怎么了?”王玉玊诧异。
  方向盘打转,他自嘲:“我从法国排了六年排到这里,好在,总算在2020年拿到了爱的号码牌。”
  王玉玊第三次见严吕宁是两天后。在A所。
  老板说请了学界新秀,也是自己的好友严吕宁教授来给大家说说新修订的《电子商务法》。团队秘书给大家买了麦当劳午餐,订了十人会议室。结果别的团队得知严吕宁要来,多方打听午餐会时间,最后熙熙攘攘挤了一屋子。无奈换到顶楼最大的会议室。
  严吕宁进屋的刹那,王玉玊就收到了唐影微信——
  “卧槽!好帅。比照片帅!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我死了。”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勾起的嘴角,给唐影高冷回了一个问号:“?”
  “?不帅吗!你知道为啥今天爆满吗!和电商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专利、商标团队都来了!就是来看他的!”唐影义愤填膺。
  “人气这么高?”
  “呵!十万律师少女心中的梦。”唐影夸张。
  王玉玊没回了。把手机揣进西装口袋。环顾了周围一圈,确实女生占大多数。再看台上认真讲解的严吕宁,忽然几分不痛快。
  “嗤——十万律师少女的梦又怎么……王律师扬了扬眉毛,手里钢笔有一下没一下点着额头,歪头看着台上,一个幼稚又得意的想法冒出:
  “反正,这个男人心中唯一的梦——是我。”
  十万律师少女的梦在结束讲座后就被少女们团团围住,咨询问题、探讨学术,添加微信。王玉玊直接抱着电脑直接下楼,昂首踩着恨天高从他们面前路过。
  工作了一会儿,收到微信——
  严吕宁发来的:“我在你们附近的咖啡馆。等你下班?”
  “……行。” 她尽量显得勉强。
  上了严吕宁的车,他便说带她去第二家餐厅。王玉玊好奇:“你到底准备了多少家餐厅?”
  “十家。”他笑,一手开车,另一手拧开音箱,“吃完这十家餐厅,你要是还不喜欢我。我就放弃。”

  王玉玊摇头,“等了六年,却只用十家餐厅的时间,是不是不太划算?”
  那边没说话了。车里放着梅艳芳的《似是故人来》,两人听完一小节,严吕宁才有些黯然开口:
  “十家已经够多了。感情的事情无法勉强。是否可能爱上一个人,第一次见面就知道。十家餐厅,不过是最后说服自己放弃的借口而已。”
  王玉玊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好奇,凑过去了一些:“严教授人气那么高,这六年来不会都没恋爱过吧?”
  他没应,哼了一声。过一会儿,睨她一眼:“感动吗?”
  “这么情根深种?”她哈哈哈大笑起来。难得像个小姑娘。
  “未必是这个原因。你少得意。”他被她的笑声感染,扯了扯嘴角,又说:“也可能是因为‘未完成的愿望’。你知道的,未完成的愿望是一个魔咒,人偏执起来比犯毒瘾还可怕。”
  王玉玊点点头,附和:“哦我懂了,有可能哪天真的实现了,你就会觉得,唉,她不过如此嘛?”
  “对,是这个道理。”严吕宁笑。
  王玉玊没说话了。
  扭过脖子去看窗外。
  “怎么了?”严教授问。
  “没。”干巴巴回答。
  车继续行驶,滑过北京的黄昏。几秒后。
  “哟。”严吕宁看右后视镜的时候顺势瞥了她一眼,明白过来了:“这时候就开始担心我始乱终弃了?”
  “……”
  第二家餐厅到第十家餐厅,他们在两周之内吃完。
  这些餐厅有王玉玊从来没听过的、有她感兴趣但一直没时间去的,也有王玉玊最喜欢的。吃饭的时候他们大多数在说话,而谈话的主题——围绕《电子商务法》:王玉玊手头新接的客户都涉足电商领域,类似咨询不断,她刚刚涉猎,正好抓着学界大神问个不停。
  严吕宁始终有问必答。
  仰仗学术身份,即便刚刚回国,他认识的律所圈与司法界大佬不少,对于行业也有研究,有关业务与前景,娓娓道来,像是给她上课。
  她在小小方桌的另一头,双手肘靠着桌沿,歪着头安静听他讲话。猫一样的眸子里装的都是他,他每说三句,她便认真点两次头。像个学生。专注眼神,似乎早就忽略了桌上玻璃杯里放着的那支玫瑰。
  很偶尔很偶尔的时候,他们会谈论生活。在他深夜送她回家的车里,她会打开手机监控,十倍速回看父母一整天时光,他们在小小的屏幕里迅速过完一整天,十倍速放大了他们的脆弱。
  那时候车厢的气氛会凝固下来。
  他能明显感觉到王玉玊的呼吸会在看视频的时候变重,像是隐忍的抽咽,呼吸间都带了水汽。车到她家楼下,他熄火,斟酌很久,还是很老土问:“要不要借一个肩膀给你?”
  她没动。
  但开始说自己的故事。
  比如27岁那年是自己人生的低谷:刚工作两年,工作尚未站稳脚跟,那时候薪水不高。压力却大。日日熬夜,父亲又突然出车祸倒下,正打算在北京买一套一居室的首付钱“嗖嗖”变成了轮椅与医疗费用。当初暧昧的对象也是个律师,本已经与她干柴烈火,却在项目上被董事长千金相中,毅然奔赴似锦前程……家中变故加上事业与爱情双双失意。
  还挺惨吧?她问。歪头看着严吕宁。
  严吕宁点点头。确实看不出来,闪闪发亮的她也有颓丧的过去。又听她接着说,好在,都已经是过去了。
  “你知道吗?我一直相信,人生有一个“黑暗定律”:没有人是可以一辈子顺风顺水的,每个人都会在年轻的时候遭遇一段或者几段最痛苦、迷茫、无助的黑暗时光。这段时间长短因人而异,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一年、两年。这段黑暗时光,就像是蝴蝶厚厚的茧,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挣扎,然后熬过去。”
  “幸运的是,那时经历这段黑暗时光的我,正巧处于一生中最年轻、有力的时候。那时候一无所有,所以不怕失去。那一段时间里,我每天都对自己说,它来了,但是没关系。它会过去的。然后真的不知不觉,一切就慢慢过去了。工作顺利了,升职加薪涨工资,爸爸的病情稳定,他又能接着和我妈吵架……”
  “所以人生还挺简单的是吧?当你把一切痛苦和麻烦都看成理所应当的,那么面对他们的时候,就会心平气和,像是招待老友,对痛苦厄运麻烦们说一声:嗨,您又来啦,来了就坐会儿呗。嘿,您又走啦?”王玉玊对严吕宁一笑,“结果就能挺过来了。”
  “今年我30岁,它们又来了。”王玉玊晃晃手机监控视频,苦笑对严吕宁说:“我妈出事了,住院,深度昏迷。我爸又……”她抽抽鼻子,鼻尖发红看向他:“但我知道,它们过一阵就会走的。只要我还没有倒下,只要我还不倒下。一切事情会慢慢变好,当然也可能会变坏,但属于我的苦难,它们终究都会走的。”
  而每个人的人生,也不过是一条一步一步走向孤独与隐忍的道路。只要他不倒下。
  “对吧?”
  安安静静的车里,严吕宁看了她许久,伸手,摸了摸她头发,告诉她:“对。是这样的。你掌握了人生苦难的软肋。它们更害怕你。”
  王玉玊噗嗤一声笑出来,眸子晶亮,说谢谢你。想了想,又问:“我还挺棒的对不对?”
  严吕宁认真回答:是的,你很棒。

  你也不赖啊。王玉玊笑笑,伸手拍拍他肩,夸的却是:“你眼光不赖。”
  严教授被她逗笑。
  车停在王玉玊的小区门口,一闪一闪的双闪灯照亮夜空。
  王玉玊拉开车门的时候,严吕宁忽然叫住她,提醒:“今……,是第十家餐厅。”
  嗯?王玉玊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回过头,几分惊讶:“你当初说的是认真的吗?”
  十家餐厅的时限。
  当然。严吕宁叹气,我对你每一句话都是认真。
  “但就像你说的,是否爱一个人,第一次见面就知道……”王玉玊说。
  他心里一梗,闷到发苦,回应她:
  “对。所以……我知道了……”
  他猜她的答案是一个否定句。
  没想到王玉玊接着说:“所以,你知道的,对你不感兴趣的女人,绝对不会老老实实和你吃十顿饭。她们会在一开始就干脆拒绝……
  严吕宁抬头看她,一脸不可置信:“我以为你是……为了电子商务……
  她诧异笑起来,哈?你以为那些加你微信的女律师们,也只是为了电子商务法吗?
  他摸摸鼻子,清俊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一对男女两周约了十次饭。”王玉玊看着他,无奈:“在这个年代,唯一能解释二人动机的理由,只有爱情。”
  夏夜微凉。
  两旁的草地上能听见吱吱蝉鸣,保安岗亭的灯亮着,时不时有车进出小区,从他们面前驶过,车灯略过窗玻璃,将他们涂成暖黄色。
  他们相视,慢慢微笑。
  王玉玊看着身边男人,她承认,这实在不是一个适合恋爱的时机:
  家中变故、事业上升期压力巨大,此刻的她,处在人生中又一个小小的谷底。
  突如其来的爱情,在都市里,一贯被视作奢侈品。拥抱爱情的男女,总要掂量无数现实问题。
  但那又怎么样呢?
  毕竟她是王玉玊,她自信,她值得这世界上所有的奢侈品。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55章 她自信,她值得这世界上所有的奢侈品-王玉玊番外(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2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3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4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5我的盖世英熊(欢迎观临)作者:鲍鲸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