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装腔启示录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62章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第62章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所属书籍: 装腔启示录

  许子诠送唐影到林心姿家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11点。
  刚进小区,夜色幽幽,唐影还忍不住左顾右盼,蹑着步子也轻,拉着许子诠问:“徐家柏有没有可能跟踪我们?”
  许子诠一手拖着她的小箱子,一手失笑推她头:“这方圆十里最鬼祟的人现在应该是你。”
  两人出了电梯,冷冷清清的楼道里,唐影先轻轻扣了两声门,里面传来林心姿的声音问:“谁呀?”
  唐影的嘴贴着门回答:“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许子诠一愣,还没来得及问什么莫名其妙的呢,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林心姿冒出一张贴着白色面膜的脸,声音被面膜纸压瘪:“答对暗号。欢迎回家。”
  唐影扭过头对他解释:“非常时期,我们约定了进门暗号。机智吧?”
  许子诠差点笑出声来,“这种形式主义的暗号也就你们能想得出来。”
  林心姿侧身拉开门让唐影进屋,瞥了许子诠一眼,两人距离大半年前就再没见过,此刻也不觉得尴尬,随意打了个招呼,林心姿邀请:“要进来喝杯茶吻别了再走吗?”
  许子诠笑着摇摇头,眼睛看向唐影:“不用了。出门前就吻过了。”
  唐影带着小小行李箱进屋,换了拖鞋,回看门口许子诠:“我也不介意再多吻几次。”
  两人隔着半米不到站着,嘴角勾起,眼眸闪亮只有彼此,一来一回给美人塞了一嘴狗粮,林心姿翻了个白眼迈步就往洗手间走,“得,我去洗脸了,您俩自便吧。”
  许子诠一手扶着门框说,我周一要出差,过两天回来再来找你。
  唐影点点头好。只顾抬头看着他。
  许子诠想到什么,欲言又止,最终说:“唔,你会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唐影愣了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想了想答:“还……走能跳行动自如。不过和小说里写得不太一样……”她睨了许子诠一眼:“如果是厉害的男主角,大婚之后第二天,女主角一般是下不来床的……”
  他笑了声,忍不住轻轻拍了一下她脸警告:“你啊,不作死就不会死。”
  屋子里的灯是冷白色的,楼道里的灯是暖黄色的,他们隔着一道门框,在冷暖光的交界里话别,许子诠的手指从她的下颌角一点点划到下巴,他叮嘱,又像命令:“我不在的时……要想我。”
  楼道里的穿堂风从两人之间吹过,吹起他的袖子和她的刘海。他们从一栋高楼转移到另一栋高楼,但窗子外,仍然是同一轮月亮。是那个从一开始,就看着他们微笑的月亮。
  胡哥在第二天上午十点准时到达林心姿家。听见了敲门声的林心姿照例问:“谁呀?”
  门外低沉而又不失油腻的声音响起:“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唐影本在沙发上加班,听了这句话忍不住失笑。开了门胡哥入内换鞋,手上还拎着替两个姑娘买的桃园眷村早餐。
  唐影啧啧拆开包装,对胡哥说:“你这也走起殷勤路线了?”
  “不不。”胡哥摇摇头,“我的体贴,一向只使在刀刃上。这个叫做,高效温柔。”说着又对唐影做了一个wink.
  三人正围着沙发茶几吃早餐,摆出豆浆、油条和肉松饭团,唐影被胡哥的眨眼杀到,心惊胆战与林心姿对视一眼,忍不住问他:“喂,你知道你做这个表情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吗?” 她学着胡哥的样子试着抛回去一枚wink,“就是,这……个表情。”

  胡哥一愣,“怎么了?不够有魅力?”
  “太油腻。”唐影循循善诱:“高质量的wink考验的是整张脸的肌肉控制力,除了眨眼的那只眼睛,剩下的部位应该保持静止。而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油腻吗?”
  胡哥呆呆问:“为什么?”
  “知识点来了。”唐影掏出一根油条看着他:“你一旦眨眼,半张脸的肌肉都在动,眉毛眼睛挤成一团不说,嘴角也在那个瞬间歪了一歪。这么多肌肉同时动起来,不叫wink.叫——” 她忍不住摇了摇头,面露嫌弃。
  “叫什么?”胡哥大惊。
  “面部抽搐。”林心姿补充,低头喝了一口豆浆。
  “……”
  “对的。”唐影无情指出:“你想想,哪个姑娘会想见到一个男人忽然对着自己抽搐?”
  胡哥沮丧起来。两个姑娘心血来潮,干脆拿来一面镜子,让胡哥对着镜子进行表情管理。被逼无奈对着镜子连做了十几个wink,直到胡哥身心俱疲放弃:“靠,看不下去了,太他妈油腻了!”
  美人与唐影大笑起来。
  小小屋子的笑声掩盖了敲门声,“哒哒哒”的规律扣门声音混杂在两人清脆的笑里,直到笑声减弱,胡哥才问:“是不是有人敲门?”
  “谁呀?”林心姿面带笑意大声问了一句。
  女生们周末在一起总爱点外卖零食下午茶,唐影甚至还定了两束花。往来扣门的快递外卖小哥们往往自报家门。可这时,门外静了静,一个陌生的声音干瘪回答: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他念得慢,拖着的声音一点点从门缝里传来。 像是一条蛇,沿着三个人的脊背冰凉网上趴着,本是夏日,空调吹出的是冷风,后背发凉,三人霎时怔在原地。愣怔半秒后,胡哥快速跑到门口试图透过猫眼一探究竟。没想到猫眼早被人挡住。
  接着是“噗通”箱子的落地声。
  然后是皮鞋踩着地面啪塔啪塔离去的脚步声。一分钟左右后,“叮咚”,那个人摁着电梯离开了。
  三人面面相觑。
  “我……我开个门?他好像留下了什么东西。”胡哥也被这番操作瘆到。过了会儿,征求林心姿意见。
  林心姿没答。一只手紧紧拽着唐影。像是落难的白鹭。
  “没事,我们三个人。即使他还在,也不敢做什么的。”唐影安慰。
  深深吸一口气,美人总算点头。
  陌生人留下的,是一个粉色的礼盒纸箱。被精心包装过。胡哥将箱子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后,将它放客厅地上。
  唐影拿了剪刀将包装划开,揭开盖子,三个人都一愣——
  是满满一整箱的女士夏装。桃红柳白的裙子、上衣、裤子,还有睡衣。被整整齐齐堆叠在一起。它们似乎被认真地清理干净,很认真地梳洗装扮,再被温柔折叠,装进粉色箱子运送到这里。
  唐影翻了翻,眼尖认出几件衣服,一脸惊讶:“心姿,这些……
  “我的衣服。 是我放在家里的衣服。 ”林心姿闭了闭眼。瘫坐在地上,绝望得出结论:“他早就找到了我了。”
  屋子里空调的温度有点低,嗖嗖凉风,唐影忍不住伸手拿遥控器摁了关机,“嘀”地一声,屋子里霎时安静,空气仿佛静止。气氛窒息,连唐影和胡哥也后怕起来——
  这个暗号是他们昨天才约定的,昨天晚上与今天上午唐影与胡哥才第一次使用。本来是三个人叫着玩闹的游戏,没想到自始至终,徐家柏都在暗处。
  “要不要报警?”唐影下意识问。
  胡哥摇了摇头:“和男朋友吵架离家出走,结果男朋友只是给自己送了一箱衣服。没吵架没威胁没暴力的,这事搁警察那儿,也没法给你处理啊。况……他瞄了林心姿一眼:“你忍心报警吗?”
  林心姿当然还是沉默,她把五指抓入头发里,低着头,尽量平静思绪。
  过了许久,她终于抬起头,深呼一口气,一脸平静将箱子里的衣服、裙子一件件拿出,抖了抖,再扔到床上。仿佛这些衣服就是她让徐家柏送过来的一样。等到拿出第八件的时候,白底柠檬花样的吊带裙子里轻飘飘滑出一封信。和包装纸同色系的粉色。
  里面夹着的纸,是林心姿离家出走前写的那张便条:“家柏,我觉得我们还是都冷静一下吧。以后再联系。”
  而如今,那句话下面被钢笔加上了一行娟秀字体:“心姿,我等你回家。”
  林心姿拿着信看了几秒,抽了抽鼻子,又将纸随意塞回了信封里。
  唐影与胡哥坐在一边,默默看着林心姿收拾这箱在他们看起来有点瘆人的衣服。对视一眼,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等到林心姿将所有的衣服收拾完,她转身看着唐影与胡哥,还是刚才的平静神色:“收拾完了,咱出门吃饭去吧。”
  唐影与胡哥还没反应过来,美人接着说:“反正他都知道我住这儿,也没什么好躲,不如出去下馆子好了。”
  唐影点点头,“也是,人多的地方更好。”
  午后的阳光明晃晃地照在屋子里,巨大落地窗外是世界,他们仿佛是被人观看的橱窗玩偶。浑身不自在起来。
  这栋公寓是一梯两户,楼道虽然长,但一眼望到底,也极少有容纳隐蔽之处。胡哥率先出门,在楼道里寻找了一圈,一无所获。安全出口的楼梯门在距离林心姿所住公寓靠近的一处,哪怕躲在楼梯间里,隔着厚厚安全门,也绝对无法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三人出门等电梯的时候,唐影仍然百思不得其解:“所以,徐家柏怎么会知道我们的暗号?”
  林心姿摇了摇头。
  楼道的穿堂风吹过,唐影忍不住抱了抱胳膊,接着说:“现在感觉站在这个楼道里,就像被监视一……
  “监视”一词似乎提醒了胡哥。他一拍脑袋说我知道了。
  大步走到林心姿门前,开了手机手电筒,沿着门框以及天花板、门对面的墙、消火栓认认真真照了一通。
  唐影与林心姿对视一眼,立刻也明白了怎么回事——移动摄像头。徐家柏不需要躲在暗处,只需要在这里悄悄粘贴一枚迷你摄像头。
  十几分钟后,胡哥从对门消火栓上取下了这枚粘着的黑色的小圆片。乌溜溜的,像是一只跳蚤。他将那枚迷你摄像头递给林心姿的时候,连唐影都不敢看心姿的表情。
  美人的五指将它紧紧拽在手心。长指甲嵌入肉里。 “叮咚”电梯到达。
  林心姿昂首率先走了进去。
  “心姿,你打算怎么办?”
  三人选了一家打边炉。热热闹闹港式餐厅。此刻越是世俗喧嚣的地方,越能给自己安全感。
  林心姿顿了顿,拿起碗给自己盛了一份烫,动作生涩:她好久没给自己盛过汤。过往在家,她要任何东西,都只需要张嘴即可,美人声音虚弱:“我……再考虑一下。”
  胡哥看不下去林心姿的笨拙动作,抢过碗和汤勺,替她盛了一碗:“还舍不得分手呢?”
  林心姿没说话了。
  唐影震惊看了闺蜜一眼:“徐家柏这样有点恐怖,你和他在一起不怕吗?”
  “可是,可是他对我真的很好……”林心姿摇了摇头,“虽然有一些出格的行为,虽然他掌控欲太强。但他真的很爱……
  “你想要这样的感情吗?偷看你手机、跟踪你、监视你?”唐影难以理解。
  “任何感情都有缺点。家柏也有好的地方,不能一下子就全盘否认一个人。看手机这件事虽然严重,但没有到非要分手的地步。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考虑了很多,所以现在哪怕真的要分手,我也需要考虑。”
  唐影没说话了。想起当时林心姿做的PPT与各路分析,将约会候选人从海选到淘汰赛,一路筛选,唯有徐家柏一人一路过关斩将,成功出道抱得美人归。如今自己亲手选出并量化而成的爱情,被越发证明是一个错误。任何人,都需要时间平复心情。
  胡哥也没说话了。毕竟自己狼子野心昭昭,这时候说再多情敌的坏话,都只能得到相反的效果——林心姿会在下意识认为他的观点别有用心。人一旦处于防备状态,就会拥有逆反心理。所以他想了想,决定反其道而行,开始对着林心姿历数徐家柏的优点。
  他清了清嗓子,“其实,我觉得心姿的想法很有道理。毕竟你是最了解他的人。有时候做的事情尽管我们看起来不理解,但初衷,可能都是为你好的。而且,他看起来斯斯文文,还戴一副眼镜,怎么看怎么都是有教养、有文化、有内涵的那种男人,绝对不会心术不正。哪怕在你家门口安装摄像头,应该也是为了关注你的安全……”
  唐影越听越离谱,正准备打断。没想到胡哥认真了神色,又说最后一句:“不过,你对于徐家柏的任何决定,我都支持。尽管做出了这些事情,我也相信他确实不会太……
  “你又不了解他。”唐影打断。
  “对,我确实不了解他。”他将头转向林心姿,看着她:“但我相信你。”
  三个人围着圆圆的木桌子环绕而坐,桌子中央是热气腾腾的火锅。林心姿的眸子穿越过缭绕蒸汽与胡哥注视。
  难得的,他这一次知趣不做wink,他只是很认真地看着林心姿。泛着浅浅的笑。
  他们的对视没有太久,就被胡哥的手机打断。
  他接起电话“喂”了几声,语气熟稔,听话语内容,似乎是久别的朋友突然来北京要见面。胡哥说了自己位置,没想到那人也在附近。电话里传出笑声,问那不如一起吃顿饭。胡哥想了想,拿下电话:“我有个朋友来找我,一会儿我可能要先走?”
  林心姿和唐影对视一眼说,找你吃饭吗?方便的话可以叫他一起啊。
  “你们不介意?”胡哥高兴。
  唐影和林心姿摇摇头,“反正我们才刚开始。多点人还能多加菜。”
  胡哥立刻对电话那头说了地址,那边是一个声音低沉的男人,说十分钟后到。挂了电话,胡哥拿盘子下了一份活虾,笑起来:“是我大学舍友,之前一直在南方。最近来北京出差吧。好几年没见了。”
  唐影也是南方人,随口问了一句,哪个城市呀?
  “S市。”
  林心姿看了唐影一眼,“那不是你老乡?”
  胡哥惊讶:“哟,这么巧,那一会儿可要好好认识,加个微信哈哈哈。”
  林心姿撇撇嘴,“唐影都有男朋友了。”
  “诶诶,有男友就有男友嘛,人家也有家室了。单纯就是老乡和老乡。”胡哥晃了晃漏勺,给林心姿和唐影分了一份煮完的虾。
  那是一份九节虾,红黑的条纹,又叫斑节对虾,是家乡特产。她来北京之后,就越发少吃海鲜。一切关于家乡的记忆都源于十八岁以前。包括那时候的虾,螃蟹、荔枝、枇杷、妈妈做的饭与奶奶包的粽子,热带的海边的家乡一切,与无疾而终年少时候的爱情。
  她麻利拧下虾头,指尖剥开虾壳,与虾壳一起被剥落的还有记忆的外壳——

  她似乎在抬头的瞬间,看到了程恪。
  不是2010年,而是2020年的程恪,老了,不对,是成熟了,但仍穿简单的亚麻T恤和卡其色裤子,她偏偏能在人群里将他一眼认出。刹那间仿佛时光飞速,仿佛斗转星移,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下一秒,胡哥的声音将她震醒。他开心挥了挥手,对程恪招呼:“程恪程恪,来,在这儿!”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62章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2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3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4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5舍我其谁作者:公子十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