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装腔启示录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31章 “爱情”二字拥有比美图秀秀还要虚假的滤镜

第31章 “爱情”二字拥有比美图秀秀还要虚假的滤镜

所属书籍: 装腔启示录

  唐影曾很认真地追求过程恪。当然只是小女孩把戏。
  起初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思想单纯,只知道怎么对他好。后来但凡他来家里替她补习,她一定收拾干净漂亮,摆上满桌零食,水果切出花来,桌上倒两杯自制花茶,虔诚又整齐,乍一看以为是祭祖。
  程恪笑,似乎忘记这个女孩昨天才对他表过白:“这么隆重呢?”
  唐影半抬了头看他,眼神羞又坚定:“嗯。”
  他补习物理,她就死磕物理,成绩上去,她特地打扮,欢欢喜喜拿着卷子去他家敲门。周末中午,他正在卧室用电脑看电影,大白天拉着窗帘,他一身淡蓝家居服,头发乱乱,见了她,点击暂停,认真看她的卷子,对上她小狗般祈求夸奖的眸子,笑笑,大度揉了揉她头发,夸:“真不错呀。”
  唐影问:“你在看什么?”
  她第一次进男人的卧室,嗅觉敏锐,即刻捕捉到典型“别人家”的味道:空气混杂着木地板、南方夏天潮湿空气、摆放着的龟背竹、清新剂与日常起居交融的气息,她将此定义为“程恪的味道”,是清清爽爽的荷尔蒙。他的床摆在卧室进门的右手侧,被子随意翻开,米色棉麻四件套,枕头浅浅陷进一个脑袋的痕迹,显然刚刚睡醒,似有余温,她在等待程恪回答的同时莫名其妙咽了咽口水,忍住冲动,想要闭上眼嗅一下他的枕头——收集残留着的心上人味道。
  爱情是最万能的滤镜,他本该平凡的一切,在16岁的她眼里都如此神圣又美好。
  程恪回答,“《太阳照常升起》,姜文的。”
  她赶紧问,我也想一起看,可以吗?
  程恪当然说好,又嘱咐,看电影要乖。唐影跑到客厅搬来小椅子,庄重并肩坐在程恪旁边,电影早已放了三分之一,她只记得屏幕里的光比窗外下午的光更加明亮,讲述另一个时代年轻人、疯子、女人、男人、死人,或疯狂或争吵……魔幻的故事,16岁的女孩看不懂。而因为不懂,更觉崇拜。
  两个小时的时长,足够她睡一个午觉——她越看越困,脑袋与眼皮沉沉,背景音乐变成催眠曲,迷迷蒙蒙的梦中,她好像把脑袋埋进了程恪的枕头里,四周全是他的气息。
  “然后,等我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唐影对许子诠说,“我睡着的时候,他一直用手托着我的脑袋。怕我摔着。”
  她的呼吸喷在她的掌心,她的呼吸是他捧着的空气。
  “我是用鼻子去记忆一个人的。”唐影这么对许子诠说。两个小时的电影时长让她梦里记住了程恪的味道,在以后无数的日子里,哪怕差点忘记了他的脸,仍可以用嗅觉调动思念。
  此时两人在一家酒吧肩并肩坐着,港式装潢,霓虹灯闪亮,黑白相间的复古瓷砖,特地营造90年代香港茶室偪仄气氛。
  许子诠歪着头听她的故事,暗红旋转灯球打在他抿着的唇上,问,那后来呢?
  从程恪掌心抬起脑袋的唐影有些不好意思,值得庆幸的是程恪掌心似乎干爽,只被自己枕到温热,没有口水痕迹。屏幕已经在放演员表,她揉揉眼睛问程恪:“电影结束了?”,程恪点头,笑:“你睡醒了?怕你醒,刚刚一直没动。手都酸了。”声音温温,正如窗外阳光。

  她心愈动。
  她过了好久才想起一开始去程恪家的目的:原本是想让他多喜欢一点她,而结果却是,她反而变得更喜欢他。在不对等的感情里,每一次触碰、较量、交手,都加重了她成为输家的筹码,泥足深陷的始终是她。
  陷到最后,输得难看。
  唐影叹了一口气,看向许子诠,说:“后来我才知道,男人偶尔的温情不代表爱情,哪怕他托着我的脑袋托了一个世纪,也不必然代表他对我动心。”
  “所以,我从此下定决心,远离一切不可控的感情。再也不做爱情里自不量力的傻瓜。”她认真看向许子诠。
  对方愣了愣,却笑起来:“难怪了,你这么多年没有恋爱。一方面是因为不愿意屈就追求者,另一方面又害怕不可控的感情。追你的看不上,段位高的你不敢爱,高不成低不就,到底要怎样?”
  他不是没有诧异为何唐影从来对自己不动感情。 明明从未恋爱,却像老手,无视他的所有套路与撩拨,狡猾的男人洞察女人心,如今才知道她不是不会动心,而是不敢动心,在感情上也小心翼翼追求腔调,不愿将就,又拒绝遭遇情伤可能,生怕姿态低入尘埃里,迷失自己。
  他的话让唐影一呆,倒没意识到自己在感情上如此拧巴, 脑中一时混乱,“也许是……” 忽然想起林心姿给自己筹划的未来,胡扯起来:“可能要找一个腔调很足的有钱老头。因为老,我没法真正爱上他,而因为有钱又腔调足,我没办法拒绝他。我好好守着这个人,等他死,然后在亿万家财里耗尽我的青春。”
  “比如那个房东?”
  “唔……胖了点……”
  说到后面两个人都笑了,许子诠手指无聊敲击桌面,侧了身子眼神看向前方,轻飘飘唏嘘一句:“如果你真找了这样的老男人,那么你说的那个程恪,就成了你这辈子唯一真心爱过的人了。”
  不知是不是幻觉,唐影竟听出他语气几分酸意,诧异起来:“你还挺羡慕他?”
  “我没被姑娘这么装在心里过。” 他扬了扬眉毛,没否认。
  唐影喜欢了程恪好多年,名字刻在心里,伤透了心,印记才深。 许子诠却自问自己的心是一块沙地,女孩用指尖就能划下名字,然后风一吹消散,迎接下一个名字。一向好聚好散。吃惯了爱情快餐,也会羡慕法式大餐:一百分的仪式感、一百分的期待,以及可能遭遇的一百分的代价。他也期待刻下长久的名字。
  于是他纠正:“也不是羡慕。 ”再看向她,眼神诚恳:“而是,嫉妒。”
  就在唐影没反应过来时,许子诠已然靠近了一些,对她说:“其实,我倒有另外一条路推荐你。”
  酒吧声音嘈杂,他却故意放低了声音,让彼此之间的靠近变成理所应当,男人的气息包围住她,声音低低:“高不成低不就,那就取中间,唐影,你真的想要的绝不是有钱老头,你在等……”他用几个小时之前提到火力发电那样的笃定眼神看着她:
  “唐影,你在等一个和你棋逢对手的人。”
  不怕将就,不怕受伤,成为彼此的软肋,刻骨真挚并长久。他想,或许,他也是?
  酒吧放的音乐老旧粤语歌,关淑怡《难得有情人》,“含情待放那岁月,空出了痴心令人动心。”声音暧昧,搭配酒精的氛围,距离太近,于是两人的眼里只装地下两人,他甚至注意到她瞳孔的颜色,微浅,在灯球下流光溢彩。
  而棋逢对手的人选——
  “比如谁?”唐影抬头看他。心跳漏拍,眼有期待。
  比如我。
  他本应该这么说,再用坚定的眼神注视她,直到打破她的心防,再不管不顾地吻下去……
  可惜他没有,精心营造的氛围在下一秒被打破:一个电话声音不合时宜地撞了进来,两人惊醒一般各自后仰,装模做样各自找手机,找到一半,唐影才想起这个手机铃声完全陌生。她看向许子诠。
  许子诠的手上握着手机,正一脸迷茫盯着屏幕,而屏幕太大,该死,于是唐影也注意到,那一长串来电显示的名字——
  “人间最甜水蜜桃(^U^)ノ~YO”
  屏幕里溢出的甜蜜气息让此刻气氛霎时尴尬。
  水蜜桃?
  缓过来,唐影调整呼吸,抓了抓头发后靠在沙发背上,翘起二郎腿玩味看了表情扭曲的许子诠一眼。像在问:“啧,到底有多甜?”
  他捂脸,………如果说是……卖水果的……你信吗?”渣男最后挣扎,想要挽尊。
  下一秒就收到对方看傻子般的目光,许子诠赶紧坦白从宽:“好吧。是个妹子。只见过两面!昵称是她拿我手机改的。真名我都忘记!”
  兴趣已然全无,唐影收拾包包手机开始唤服务员结账:“难得你陪我逛了半天,酒我请。”
  许子诠想拦,可惜电话又响,来电显示里还是那个水蜜桃。配合铃声,像是撒娇,势必要将许子诠团团围住。
  “我先走了。”唐影利落叫了车,挎着包包三步两步走出了酒吧。脑子纷乱,似乎憋着气,又觉得荒谬,一切行动似乎全凭潜意识。
  唐影记得自己最后和许子诠说的话是:
  “对了,如果想要做一个合格塘主,还是把塘里的每一条鱼都记清楚名字年龄爱好职业比较专业?忘记了名字的塘主,可成不了海王。”
  许子诠还想再追,她已经利索拉开了车门:

  “拜拜,有时间再联系。”
  顿了顿,又咬牙狠狠补上三个字:
  “纯 友 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31章 “爱情”二字拥有比美图秀秀还要虚假的滤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2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3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4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5轻狂作者:巫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