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装腔启示录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74章 夏天走了,但属于她的夏天来了-林心姿番外(上)

第74章 夏天走了,但属于她的夏天来了-林心姿番外(上)

所属书籍: 装腔启示录

  如果非要让夏天形容见到林心姿的第一印象。那可能只有一个字——
  美。
  哈!怎么可能?他吐了吐舌头,是——土。
  黑长直头发平直垂着,素面朝天,脏粉色T恤上衣搭配牛仔裤。咋一看,还以为是中国90年代纪录片里走出来的人物。
  他这几年做练习生,周围的漂亮脸蛋像是货架上的可乐,一批又一批。这个圈子最不缺的就是时髦美人与年轻脸蛋,久了以后审美也麻木,看人第一眼先看服装,第二眼再看发型。咋一看到林心姿这样的清水芙蓉,穿衣打扮在他眼里接近上个世纪——说好听一点,算是亲切,有点像上次和自己见面的野鸡经纪公司大姐。

  当然,他没发现,这位室友小姐姐的品味竟然也这么老土——
  不是,他想不通,她为什么要在吃饭的时候看去年的选秀综艺?!
  夏天进屋的时候,客厅的电视上正放着《偶像练习生》第一期,练习生蔡徐坤穿着一身渔网服,浓浓眼妆,表情魅惑又有张力,从初舞台就是场上焦点。林心姿穿着一件皮卡丘卡通宽松短袖,大红白底牡丹花棉质居家长裤,坐在茶几前的小马扎上,客厅没有空调,她只开着电扇,脑袋上顶着一个杂乱无章的花苞头,对着天然去雕饰的美人脸呼呼吹着。身旁还放着半个被舀了两勺的西瓜与一瓶可乐。
  她听到开门动静,才猛地一惊回头——
  几分尴尬招手:“嗨、嗨,你回来啦?”
  这位室友自从两周前搬来后便开始出差,大忙人一个,他不在的日子里,林心姿索性当做自己没有室友,单身女人快乐霸占了所有公共区域。从前与徐家柏同居时,多多少少有美人包袱,一天到晚十指不沾阳春水,只负责撒娇与美丽。如今的独立生活让人沉重也让人轻盈——沉重使自己脚踏实地,而轻盈令她放飞自我。只没想到这一次放飞,撞见了外人。
  好在,夏天丝毫没有意识到林心姿的举止是否优雅或美丽,毕竟在他看来,愿意穿着大红白底牡丹花长裤吃外卖的女人,做出任何事情都不令人惊异。他的目光只盯着电视上的《青春有你》,过了会儿才转到林心姿身上,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仍旧一脸冷漠。
  林心姿不再理小孩,转过头接着看蔡徐坤。
  夏天拽了行李箱往卧室方向走,却难得走得很慢,眼睛仍时不时瞄一瞄电视,又瞄一瞄林心姿,就在他伸手拧开门把手的瞬间,还是忍不住转过脑袋,破天荒问了林心姿一句:
  “呃……你怎么,怎么突然想要看这个?”
  这是他们合租以来,他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林心姿这才发现他声音很低,是与脸不太符合的嗓音。
  林心姿捋了捋头发,点了暂停,才回答他:“哦,我最近迷上蔡徐坤了,所以回来补一补节目,看看他是怎么出道的。”
  “是因为他?”
  “对啊。”
  夏天没说话了,点点头补了一句:“嗯,他很好的,唱跳都很好,真人也帅,对大家也有问必答。”
  这么说着,他又看了屏幕一眼,像是有一点点黯然。开房门,“砰”一声,将自己锁起。
  “年轻人,啧啧。”林心姿拿遥控器点了节目继续。二十分钟后,美人脸上露出了一脸吃瓜的震惊——
  卧槽,屏幕上出现的个人练习生,这、这,这他妈不是,我的室友?!
  她这才知道,他名叫夏天。22岁。个人练习生,擅长唱歌。
  节目上的他一点也不冷酷,无论是接受采访还是初舞台表演,都尽量挂着微笑,一脸憨态可掬的奶狗神情。后期配合在他脸上打上粉色红晕与小狗耳朵特效,他为了上镜也特地描了眉毛与眼线,扫了鼻影,林心姿不太看得出来美妆门道,只觉得电视上的他还隐约有几丝妩媚?
  “现在的小孩,怎么都有两幅面孔?!” 她唏嘘。反手一个截图,发给闺蜜炫耀:“快给我看!这就是我的室友!不过还是真人比较帅!”
  一脸掌握第一手八卦的荣耀神情。
  唐影顺着截图里的信息搜到他的微博——2万粉丝。最新的一条微博是夏天对着屏幕拿着吉他弹唱的小视频。底下寥寥几个回复:“哥哥的声音好好听!”、“老同学,看好你哦!”,还有零星几条色情广告。
  两人接着八卦,才知道夏天参赛第一轮就被淘汰。就连《偶像练习生》初舞台表演也被几乎一剪没,导师问他:“除了原创,还没有没准备其它曲目?”,他在屏幕前愣神好久,才摇头说,“没有。我,我联系不上版权。”
  这是镜头在他脸上停留最久的一个片段。
  “个人练习生嘛,没有资本,想出道很难的。”唐影总结,“而且版权费动辄十几上万,小年轻买不起正常。这是名利场,追梦确实需要条件。”
  林心姿没回复了,顺手先给色情广告点了举报,又切换了好几个小号,给他的微博点赞评论加关注。
  夏天没想到推开门的时候,客厅的背景音乐过分熟悉:林心姿早已关了电视,正点开他的视频听歌。手机放在茶几上,她双手托腮,安静坐在小马扎上,胳膊肘支着膝盖, 认认真真盯着屏幕, 桌面上依然是未收拾的西瓜、可乐和狼藉外卖。
  可见到她在认真听自己的歌,面前的一切都变得不那么碍眼起来,就连她身上那条大红牡丹花裤子,都平添了几分格调。
  他怔了几秒。林心姿听见动静,抬头看了他一眼,眉眼弯弯对他笑:“原来你这么厉害啊!你唱歌好好听!”
  “好听吗………还可以吧。”他挠头,几分不好意思的。但到底是年轻人,被夸奖,使劲压住嘴角笑意。
  林心姿挥了挥手机说:“我关注你微博了哈,你有没有抖音、B站?我刚搜了,没搜到。”
  他想接着耍酷说不用。但碍于“粉丝”二字在眼里实在是珍稀动物,夏天顿了几秒,终于走到她身边,清了清嗓子,声音低又严肃:“那个……抖音和B站也有,叫另个名……
  夏天一晚上增了30个粉丝。

  除了林心姿的三个小号,还有她号召下的一群同学、同事闺蜜以及闺蜜的男朋友们。白领们对娱乐圈永远充满好奇,得知林心姿的合租室友是个上过热门综艺的练习生,纷纷热情洋溢点了关注表示要开始追星——毕竟真实的明星太遥远,近在咫尺的,追起来,才格外有感觉。
  “再说了嘛……”友人们纷纷表示:“现在都流行养成系!不火的才好,要入就入潜力股。”
  “他们都说你唱歌好听!长得也好!将来肯定能大火!”林心姿一脸真挚。
  他点点头,很酷地对她说了一声:“谢谢。”
  晚上睡前,他闲着无聊点开几个新粉丝的主页,毕业院校一溜水的清华北大人大牛津剑桥常青藤——
  “卧槽,牛逼。”
  所以大概是从那以后,同住屋檐下却处于两个世界的人才开始一点点熟悉的。一个对另一个产生了莫名的“护犊”之情,另一个也觉得自己对小姐姐多了三分“宠粉”的义务。
  娱乐圈作息与上班族作息是美国时间与中国时间的差别。有几次林心姿起床时,夏天才回来,背着一把吉他,说他一三五在酒吧驻唱;也有时候林心姿下班时,正好在门口遇见他,他说自己刚拍了一天的淘宝广告。
  “哇!哪家店?我去给你刷点销量。”
  “呃。不用。你用不着的。”他一噎。
  “用不着的话也可以送人呀,哪有粉丝不冲销量!”林心姿笑。
  他似乎在天人斗争,挣扎几秒,低声别扭说了几个字。
  “什么?”她没听清。
  “……男士内裤。”
  “……” 林心姿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缓了会儿,伸手拍拍他肩膀叹息:“小小年纪,确实不太容易。”
  “没办法。”他看林心姿一眼,也唏嘘:“等哪天不想努力,还要麻烦姐姐你替我介绍个漂亮阿姨。”
  “没问题。”她拍拍自己肩,大义凛然,“包在姐姐身上。”
  他有时候很忙,酒吧驻唱、淘宝广告、通宵直播……什么活都接,也有的时候很闲,咬着笔头在房间闷一整天,时不时拿着吉他拨动几个和弦。
  他新写了歌,会唱给林心姿听,偶尔也会做做市场调研——比如问问白领女青年的听歌喜好。
  “周杰伦啊!小学的时候听《七里香》,现在没事听的还是《范特西》。华语乐坛停滞这么多年,听来听去,还是那几个人。”她皱皱鼻子。
  “哈哈,你们90后的男神。”他抬眉毛,“不过我只会一首。”
  这么说着,手指拨动琴弦,弹唱了一段《告白气球》,他手指细长,扫过琴弦,声音却比琴弦好听。林心姿眼睛亮亮,当即拿了手机录下,发在朋友圈里,文案里满满自豪。
  朋友圈点赞数量激增,她越发快乐,拿着手机凑过来给夏天看各色夸奖评论,完了叹气:“没想到啊,我竟然是亲妈型事业粉!”
  “亲妈?事、事业粉?”他一愣,似乎还不太懂饭圈规则。
  “就是像你妈一样,希望你事业红红火火,大红大紫的那种!”林心姿谆谆教诲。
  他愣了愣,低头瞥见她身上那件蓝底淡黄色碎花长裤,笑着点点头:“是挺像我妈的。”
  他也希望自己大火。
  怀才的人总希望被世人看到。搞创作是很私人也很大众的事情:“私人”之处在于这件事只与你有关,而“大众”之处在于,作品的所谓价值,大多数取决于大众对它的认可度。
  他想要做音乐,想要舞台。将虚幻的理想打碎,碎片上逐一写着的无非就是:钱与机遇。
  “其实,我参加节目也不是真的想做偶像。我就是想火。”
  “我懂,刷个脸嘛。攒一波人气不亏的。也不是希望真能出道,而是希望够通过这个平台让别人看到你、听见你的声音。”
  他点点头,“对。是这样。而且,我不太习惯做偶像……”
  画很浓的妆,卖萌摇头迎合女观众的幻想,音乐停止时在在舞台上使劲对着镜头抛媚眼比心,社会普遍将二十多岁的男人当狗,或奶或狼。可他想,凭什么啊,老子要当人。
  “我懂。”他只开了头,林心姿就接着说:“现在的爱豆两个字已经有些污名化了,似乎就代表则有人气没实力。偶像树立人设满足粉丝喜好,而艺术家听从内心做自己就好。你肯定想做艺术家。”
  他笑起来,“你怎么什么都懂——对了,你是学霸。”
  “还是小姐姐啊。阅历在那里咯!”林心姿抬了眸子看他,眼神闪闪是得色。
  他连连点点头,顺从地竖大拇指:“小姐姐牛逼。”
  到底是共处一室,两人之间的了解越来越多。年龄差距在那里,生活方式也大不相同,否决恋爱的可能性,相处反而更加默契、
  同一个屋檐下的人,无论来自哪一个世界,总有差不多的烦恼与惆怅。 但正因为来自不同世界,他们的攀谈少了顾忌,更容易交心。
  于是,闲聊的时间里,他们一起喝酒,买一堆花生瓜子薯片浪味仙,他说完他的梦想,她开始讲述她的爱情:
  先是陈默,然后是徐家柏与胡哥,错误的人从身边一个个被试错。她眼看着就要27,都说北上广盛产“剩女”——她们漂亮、聪明有学历,可却不知为何总是被动或主动地剩下。不甘愿单着却不得不单着的女性,大家各有自己的坚持或问题。
  如果不是谢可欣的出现,让她焦虑:只靠脸吃饭的女人,随着时间流逝与新一批美人涌入,很快能发现自己在爱情市场上优势锐减。

  林心姿将失败的故事一 一对夏天讲述,喝一口啤酒叹气:“你说,我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反思的?”
  他拆了一包旺旺雪饼,分给林心姿一片:
  “从男人角度上来说吧……还真有。听起来,姐姐你是不是,有点作啊?你说那些女生长相和你差不多,但是脸吧,除非是惊天动地。更多时候,我们男人还是看性格。哄女朋友很累的,谁愿意天天受罪啊。”
  林心姿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她又问:“那,你觉得,我适合找什么样的?”
  “自己喜欢的呗。”夏天又拆一包,见林心姿手上那块还没吃完,干脆一口咬下两片:“不过你之前挺奇怪的,非说27岁之前要结婚,现在眼看着结不了了。你要不破罐破摔吧!随缘好了。”
  他无心说出口的“破罐”,莫名唤起林心姿心底一点担忧,抬头看夏天:“那个……你觉得我看起来几岁?”
  他吃零食的手停下来,仔仔细细看她。
  他们坐在林心姿卧室的地毯上,背靠沙发靠垫,实在是这间卧室的景观太好,有将近半面墙的大窗,这里适合吹牛适合八卦,更适合交心。宜家的落地灯立在一旁,从夏天身后,斜向下打在林心姿的脸上——他记得拍广告的时候,摄影师告诉他,这个位置叫做“蝴蝶光”,能在人鼻子下显出一个蝴蝶形状的阴影,照人最美。
  有关男女的心动,坊间传闻有15秒定律,大概是说:15秒的对视,足以诞生一份爱情。
  夏天不知道到底看了她几秒。久到林心姿有了几分不自在。
  “十八!”夏天终于回答,说出一句商业不能更商业的假话,又补一句:“对,姐,你看起来只有十八,如果不是妙语连珠,举手投足优雅,我真想叫你一声大妹子。”
  林心姿翻白眼,从塑料袋里翻出瓜子拆开。
  似乎小孩不善于撒谎,默了默,夏天终究还是补了一句:“但你确实应该学着护肤了,热玛吉什么的做起来。说实话——”他更凑近了一点:“你远看还好,近看毛孔已经有点粗大。”
  林心姿瞪他,举手要打。
  夏天赶紧随手抓了地面上一只娃娃遮挡,大喊姐姐饶命。两人打闹一会儿,夏天忽然停了手中动作看着她,笑容收敛了下去,几分认真,决定告诉她一句大实话:
  “不过,心姿姐,我刚刚仔细看你,有一个重大发现……”
  “嗯?什么?”她住了手。
  “我发现啊——”他几分得意:“你其实,长得还行。”
  “哈?” 林心姿的脸僵在那里。
  夏天一慌,赶紧补救:“诶,我是说认真的,你有时候看,长得真挺好看的,就五官真的可以!你要是能好好打扮打扮自己,别穿这些大花裤子,应该勉强算个美女,还真不至于找不到男朋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74章 夏天走了,但属于她的夏天来了-林心姿番外(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2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3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4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5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