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装腔启示录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75章 “妈的,最烦装逼的人。”——林心姿番外(中)

第75章 “妈的,最烦装逼的人。”——林心姿番外(中)

所属书籍: 装腔启示录

  林心姿当然旁敲侧击过这小孩——
  “喂,那个,那你见过最漂亮的女生长什么样呀?” 问这话的时候,她特意拢了拢头发,眼睛眨巴眨巴看他。美而自知的人都有那么几个招牌表情,她至少想听听他的答案,看他是不是真的瞎。
  “杨幂!”
  夏天不假思索,甚至没看她一眼,神色向往起来:“当初我还参加明日之子,去过她的战队你知道吗。杨幂太漂亮了我的天,太漂亮了。”
  “呵。”林心姿往肚子里哼了一声,眼眸也懒得动了,她面无表情剥开橘子,又面无表情吃了一口。听夏天在耳边接着说:“我当时看到她的第一眼,整个人都傻了,你知道么?我就告诉自己,我要拿冠军。然后站到她面前,对她说:杨幂,记住我,我叫做夏天!”
  “啧。中二少年。”
  林心姿将剩下一半橘子塞到他手里,问:“然后呢?”
  夏天刚刚燃起的热血漫画脸瞬间垮了下来,他掰下一片橘子,往空中随意一抛,再用嘴接住,将橘子吃完了才说:“哦,然后老子他妈又一轮游了。”
  “这样啊……”她忍住幸灾乐祸表情,想了想又问:“那杨幂的微信加到了吗?”一边问,一边左顾右盼找纸巾擦手,夏天见状,从口袋里摸出一团揉成了乱七八糟的卫生纸,递上去:“给……净的。”
  美人愣了半秒接过,一脸好笑。见林心姿将手擦干净了,他才回答:“没有。”
  挠了挠后脑勺,又补一句:“我那时候成绩不太好,贸然加她微信,总有点亵渎女神的意思。”
  “可以啊。还挺纯情。”林心姿眯眼看他,八卦:“喂,那你谈过恋爱吗?”
  “我?笑话!” 他指头指向自己,一脸震惊:“大姐,你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啊,我这脸、这身材!如果不恋爱,那不是天大的浪费?!”
  除了自恋、中二、爱耍酷,偶尔眼瞎。夏天还是有优点的,比如:他不睡觉。
  林心姿贯常睡得早,是最健康的朝九晚五上班族作息时间。当然周末时候是例外,周末的她习惯晚睡,熬夜党的心路历程很简单,大概就是除了睡觉,做什么事情都有兴趣。凌晨十二点的时候,她刷手机莫名刷到一篇名为《民间灵异奇闻考录》的帖子,越看越入迷,房间只有一盏昏昏台灯,像是一只幽暗的眼,与手机屏幕闪烁的蓝光相应。
  她忘了她什么时候睡着的,心思还徘徊在故事里,而脑中故事里的灵异与悬疑入梦,恐惧感像暗夜阴湿处生长的苔藓,从心底任性蔓延到全身,像一条蛇,吐着信子观望她许久,最终冷不防“嗖”地向她袭来——

  她猛地从床上惊醒。尚且握着手机的手正好摁在胸口,胸腔发闷。此刻房间里依然幽暗,家具与灯光静静注视着她,残余着梦中的恐惧。林心姿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干脆起身去一趟洗手间。
  没想到推开房间门就是灯火通明的客厅,晃到了她的眼,刚迈出门,就遇到了一身潮服,戴着耳钉与戒指,正活力满满从厨房刚端出一碗热气腾腾泡面的夏天。她瞄了一眼,泡面上还给自己加了俩鸡蛋。
  “你还没睡?”她诧异。
  “直播呢今天。刚中场休息。”
  直播业务兴起迅速,门槛几乎为零,大荧幕远不如小屏幕亲切,初入演艺圈的男女多少将之视为副业。晚上8点到10点的黄金档只属于平台头部主播,腰部以下的大多集中在午夜。当然午夜的时段也分三六九等,狠一点的,比如夏天,偶尔睡不着了,就干脆通宵直播。总会有人体恤你的辛苦,送来几只穿云火箭。
  夏天脖子上挂着耳机,本摇头晃脑哼歌,端着夜宵就要上桌 。见了林心姿,扯下耳机,又问:“你也没睡?”
  房间的空调吹着她脖子冰凉,林心姿摸了摸后颈,摇头:“做噩梦醒了的。睡前看一堆民间阴宅的故事,瘆得慌。”想了想又问:“你直播都干嘛呀?”
  “一般是唱歌咯,或者陪粉丝聊天 ,随便说点什么。”他耸耸肩。
  “人多吗?”
  “还行吧。我煮面之前还有500多人在线。”
  林心姿踩着拖鞋跑进房间拿出手机,“你直播间号多少?”
  “干嘛?你要关注?”
  “这不是废话吗。”
  “嗤——多此一举。”他笑起来,下巴往自己卧室门口摆了摆,示意:“看什么直播?想看不如直接看现场。”
  见林心姿没动,他嘴上还催:“姐我端着面呢,你先帮我开个门。”
  夏天的房间只有桌上手机屏幕镜头辐射到的地方是整齐清爽的。他的卧室布置简单,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和一张靠墙的桌子,摆满了直播设备的桌子正对面是另一面墙,墙与桌子中间是一把椅子与一只斜靠在墙上的吉他。剩下的杂物、衣服,被随意放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床尾摆着的巨大脏衣篮,胡乱鲸吞他随手塞进的脏衣服。
  林心姿注意到,四面墙上,都仔仔细细贴了隔音墙贴——大概是担心半夜直播的时候吵到隔壁的自己。
  “姐你坐床上就行,别的地方都乱七八糟的。”他瞥了林心姿一眼,又补充一句:“我接着直播了哈。你自己玩。”
  夏天说完这句话就将泡面端到桌上,重新坐回椅子,戴了耳麦,边吃边熟练和手机前的粉丝们说话,大概是说自己刚刚煮了一碗面、加了俩鸡蛋,又说自己最喜欢的方便面牌子其实早就停产,似乎有粉丝列举了几个经典泡面的牌子,他也就顺着聊了下来……低低的年轻的声音在和网线另一端的人们闲话家常。心知肚明是比方便面没有营养的话题。但总有人寂寞。
  林心姿最后坐在他的床尾,抱着膝盖,一边刷手机淘宝,一边用他直播的声音做背景音——她确实想来他房间磨蹭掉这个夜晚。大概是因为他异世界的作息,觉得热闹,人声鼎沸阳气盛,适合消化掉自己阴森森的噩梦。但这里也像一场梦,是前所未见的另一个世界的夜生活:她从一场梦,掉入到另一场梦里。
  林心姿忘了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或许是他的低音炮适合催眠,弹得曲子也温柔。生物钟哄骗她入睡,她玩手机的姿势从坐着、改成趴着,最后她听见心里一个声音问:“要不要闭上眼?”终于斜斜歪到一边。意识最后残留的记忆里,耳边还是夏天的声音。
  他是活在夜里的人,越夜越精神,余光秒到林心姿睡着的身影,没太在意。将近3点的时候,手机直播镜头调整,将他的卧室虚虚扫过,镜头无意间拍到凌乱床上睡着的女人背影,再明显不过的白底红牡丹花裤子。
  立刻有眼尖的粉丝指出:“哎!小哥哥,床上怎么有女人哦!”
  夏天眼睛都没动一下,手指尖灵活扫过一个和弦,回答:“哦,那是我妈。”
  她第二天醒来时候,夏天刚结束直播。他似乎刚刷完牙准备睡觉,站床边许久,犹犹豫豫看着霸占了自己床的林心姿,脑中天人挣扎——
  她睡相很乖。半侧着躺在床上,手上还拿着手机,呼吸清浅。她的样子莫名让他想起一种花,在夜色中静谧开放,花芳香,但以夜间尤盛:睡着的林心姿,比醒着时候更美。
  但最终,他只是抬起脚,踢了踢床沿,面无表情:“喂。喂。喂。”
  床板的震动传到她耳朵,林心姿被唤醒,目光先懵懵落在不远处一条长毛的小腿上,再顺着小腿往上,是穿着篮球背心与短裤的夏天。
  她还不太清醒,声音软软问:“你,你要去打篮球么?”
  “靠。”他干脆坐上床:“老子要睡觉。” 挥了挥手机示意她:“天亮了。”
  “喔。”林心姿揉着眼睛爬起来,与坐在床上夏天的面对面,他比她高上一截,目光完完全全将她笼罩。
  她穿着宽松黑色短袖T恤,出镜评率过高的白底牡花裤子,像是从他七大姑八大姨的柜子偷了衣服来穿。林心姿的眼睛眉毛因为没睡醒而皱成一团,唇也是泛着白的。他突然发现,单看脸,忽略掉她身上奇奇怪怪的乡土风格衣服,她确实比自己见过的大多数女生都好看——当然,比杨幂,那还是差了一点。

  而此刻,孤男寡女,不是没有疑惑,夏天凑近了一些,居高临下观察她,他似乎刚刚洗过脸,近距离可以闻见他身上的牙膏和须后水的清新味道,薄荷的,林心姿漫无边际地想:长这样的男生才适合拥有薄荷的气味。他们坐在床边对视,意识朦胧中掺杂若有似无的荷尔蒙,半晌,夏天冒出一句:
  “姐,你是不是从不把我当男人看啊?”
  在我床上,怎么就能他妈睡地这么踏实?!
  这话暧昧,林心姿一愣,敏捷跳下了床,带了几分防御姿态,质问:“你这是对姐姐有什么想法?!”
  夏天懒懒看她一眼,四仰八叉倒在了床上,挥了挥手:“别想多了。姐。”
  见林心姿还是一脸警惕,他撇撇嘴,将脑袋埋到被子里,像是终于困极,最后一句话闷闷隔着被子传出:
  “有你这条牡丹花裤子镇守,正常男人真的很难对你产生什么别的想法。好了我睡了,姐你走的时候——记得带上门哈!”
  ……奇耻大辱。
  这是林心姿的第一反应。
  “女人这种东西你知道吧!”她事后对唐影激烈抱怨:“他该不该对我产生想法和我有没有让他产生想法是两码事!怎么会有这种男人?发自内心把我当做大妈!”
  “你冷静一点……我觉得啊,女人的防范意识是个变量,主要与她对这个男人身体的兴趣程度成反比:当你潜意识越不介意和一个男人发生点什么,你对他的防范意识,就会越低。”这是唐影事后的评价,“你一个成年女性,在另一个成年男性的床上睡着,确实有点暧昧。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他?”
  林心姿再次怒吼:“我只是把他当做弟弟!”
  但她确实开始在意这位弟弟的看法——谁叫他发自内心地对自己没有任何想法。
  唐影试图劝说:“他是年轻小男孩。你懂吧,那种练习生小男孩,只可能喜欢小女孩,根本不懂熟女的美。”
  “呸!”美人难得狂躁:“他喜欢杨幂好不好!杨幂!比我们大了好几岁!”
  唐影不敢回复了。
  美人狂躁的第一个祭品,就是那条牡丹花裤子。被狠狠压在了箱底。
  她关注的B站抖音小红书也开始顺应用户要求,推荐各色时髦穿搭——大数据比你更懂你的心,但凡目光在某一次推送当中多停留了几秒,每一次点击,都成为对类似内容的无声告白。连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终有一天会发现:美好皮囊从来不是肆无忌惮的理由。天生丽质只是一项基础分,而她应该做的,是继续为它加分,而不是减分。
  连夏天也发现了室友姐姐的变化——比如有一天睡醒,推开房门竟然发现她穿了一身白T恤,下半身是时下小女生最爱的JK制服短……
  “卧槽?”他瞬间清醒了,目光落在她腿上,纠葛了几秒,又看她的脸:“你cosplay吗?”
  “这个,叫做流行好吗?!”林心姿回眸一眼,拿了包准备出门。
  “你去哪儿啊?”他又问。
  “逛街、买衣服!”
  名校毕业的姐姐,有时候他竟然觉得她有点傻——从牡丹大花裤子瞬间飞跃到JK制服短裙,脑子读书读坏了吧。
  他停顿几秒,“你等我十分钟。我陪你一起。”
  夏天出门的时候还背着吉他,每周一三五的晚上,他10点去酒吧驻唱。驻唱的地点在后海的胡同里。他们先去附近商场的H&M与ZARA,进门直奔女装区,他拽着她手腕将她拉到更衣室门口,命令:“你就在这等着。我给你挑衣服。”
  “你?”她狐疑,实在不敢相信二十多岁直男的眼光。
  他瞜了她这身JK制服一眼,丢下一句:“至少比你强些。”
  大概是这身衣服太过幼稚,他甚至懒得叫她一声姐姐。年轻男人端出大男子主义架势,背着吉他游走在一排排女装前,手上提着个篮子,看着像大老爷们买菜,神情却十二分认真。他本身就扎眼,何况还是在女装区。路过的小姑娘偷偷瞄了好几眼,甚至有几个偷拿了手机拍照,夏天发现了,也只对她们笑笑。
  他最后精挑细选了一筐子,递到林心姿面前:“喏,你从这里面随便挑两件试试。”
  “真的?”她用手指尖从筐子随意捻了两件,征询他意见:“可以吗?”
  “试试呗。”夏天眨眼,“相信我眼光。”
  他眼光确实还行——牛仔高腰阔腿裤,浅紫色针织短款吊带,将人勒地有锁骨有肩有腰有腿,是时下流行的女团穿搭风。女生买衣服本来麻烦,挑选要看身材风格与肤色,他只按照直男的眼光选。却没想到这位姐姐,还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林心姿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夏天愣在那里。目光也变傻。
  “怎么样?”林心姿不太确信。
  他没说话,仍只顾着看她。
  “不好看吗?”林心姿走到镜子前,转了转,又问他。
  夏天很难形容自己的感觉,内心忽然着火了一般烧着,莫名想起第一见到杨幂时的情形。他最后看了林心姿几眼,转开脸,说了声:“还、还行吧。不算太丑。”停了会儿,又补一句:“你……你还挺适合穿这些的。还、还真没看出来。”
  “是吧?”林心姿挺高兴,三步两步跳到他身前,笑嘻嘻仰着头看他,小声问:“那就这两件了?”
  他下垂的目光落在她毫无修饰的脸、白到发亮的肌肤、脖子和锁骨以下,距离太近,他耳根蹿红,猛地后退,“那……服好像有点短了,我、我给你找条项链。”

  落荒而逃。
  他心里的亲妈粉学霸室友姐姐,忽然变得像个精致娃娃。他心里一动——更何况,还是由自己亲手打扮的娃娃。
  渐渐的,他落在娃娃身上的目光次数变多,眸光也不自觉变得纠缠。牡丹花裤子她再也没穿过,后来她兴高采烈提到,说第二天穿他选的那套衣服逛街,被好多人搭讪——“当然,之前也有人搭讪啦。但这次搭讪的明显更多。赞诶!”
  她笑语盈盈,满脸都是成就感,伸手拍拍夏天肩膀。他却高兴不太起来——搭讪个鬼嘞,都是他妈的油腻男!
  而没过多久,还真的被他逮着一个胆敢当着他面搭讪她的。
  那次是在他驻唱的酒吧。
  周五晚上她下了班,他忽然说要带她去酒吧听自己唱歌。“我在家都听好几遍了呀!”林心姿有点懒。
  “酒吧不一样的。”他拽着她出门,“我朋友都说,我驻唱的时候特帅。”
  “真的?”亲妈粉来了一点兴趣:“那我去拿个相机。”
  “不用不用。”他拉住她,推着她肩往外走:“你用眼睛记住就行。”
  酒吧幽暗的灯下,夏天抱着吉他唱《Fly me to the moon》,低沉嗓音发出邀约:“In other words, hold my hand. In other words, baby, kiss me.”这是他惯常斩获芳心的情歌,一边唱,一边侧了脑袋,用一个三分情深、三分温柔还有四分邪魅的眼神看向远处的那个她——对视,眨眼,再对视,挑眉。最后歌声结束,芳心拿下。从高中到现在,这招屡试不爽。
  而此刻,他提起刀,才发现找不见芳心——
  坐在角落的林心姿正在和一个男人说话。男人穿得甚是风骚,衬衫马甲格纹裤,个子瘦高。他两手插兜站着,对着她说了句什么,林心姿点点头,而后这个男人坐在她的身旁,状似侃侃而谈。
  ……么情况?!”年轻人心下一急,指下没注意,弹错了两个音。
  又是一个搭讪的男人——
  开场熟悉,直白装逼。
  他打了个响指,示意老板:“来一杯Yamazaki,straight,谢谢。”又问林心姿:“坐这里,是否可以?”
  林心姿瞥了他一眼,礼貌笑笑:“”这里没人。”
  “Oh, thank you.我叫Steven.”他抬了一只眉毛,落座,含情脉脉看向身旁美人,顿了顿,又用磁性嗓音叽里呱啦说出一大串话,伴随着几个快速振动的小舌音。
  “什、什么?”美人一呆。
  男人摇头叹笑:“西班牙语。我说给自己听的。” 这么说着,又看向林心姿,声带振动发送中文低音炮:“想喝什么?我请你。”
  林心姿摇摇头,眸光转向台上的夏天,这一看才发现,他早已停下弹唱,手还摁着琴弦,却定定只看着自己。
  在嘈杂又昏暗的酒吧里,他们四目相对。
  “怎么了?”身边男人见她不搭,凑过来,又补一句:“想喝什么?”
  “啊。”她忽然轻轻叫了一声,注意力还在夏天那里——随着那个男人凑近林心姿,夏天直接放下琴,从台上大步朝他们走了过来。
  酒吧狭窄,地面到处散布着小圆桌子,夏天本来高大,哪怕一脸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仍需要需要弯弯绕绕配合嘴上说无数句“借过”、“抱歉”。
  林心姿有些懂他这么走过来的原因,又有些不懂。心里霎时乱糟糟的。在她混乱的时间里,隔壁男人又催:“嗯?”
  林心姿这才看向他,对一旁的服务员说了一句:“草莓奶昔吧。”
  啧,男人顺势露出慈爱微笑,想教她点鸡尾酒小知识。可才清了清嗓音,决定推荐这位美人不妨来一杯mojito的时候,就听林心姿转头看向自己,问:“对了,你知道有个歌手叫做那英吗?”
  “哈?”男人一愣。
  林心姿抿了抿嘴,对他说:“那英说过最有名的一句话,是什么你知道吗?”
  “……这,这我不关注娱乐新闻。” 他讪讪。
  “你可以关注一下,那英说的那句——”美人笑起来,昙花一样的笑容又在下一秒敛去,她一字一顿告诉那个男人:
  “那英有个名言叫做:妈的,最烦装逼的人!”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75章 “妈的,最烦装逼的人。”——林心姿番外(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2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3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4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5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