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装腔启示录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44章 但你们,在我眼里一样

第44章 但你们,在我眼里一样

所属书籍: 装腔启示录

  马其远发来的地点在王府中环。
  人均2000+的粤菜馆,“好酒好蔡”,算是北京粤菜餐厅的巅峰。唐影看到餐厅地点的时候略有一点点欣慰,毕竟站在天平另一端的,是秀色可餐的许子诠。
  服务员将唐影引到包厢,马其远正坐在一旁沙发上刷手机,见到唐影有些开心,伸手招呼。唐影见餐桌不小,座位上还摆着四幅餐具,好奇,“还有别人么?”
  他点点头说,还有一对朋友。他说带了女伴,我想那正好,这家餐厅你应该没来过,就叫你一起了。
  言谈间流露出带唐影见见世面的想法。反倒激发出唐影的斗志来,干干笑了笑,想着难怪就让我过来,原来是承恩。恭敬坐在马其远身旁椅子上。
  又想起马其远的朋友,唐影多问一嘴:“他也没结婚?”
  包厢开了四方小窗,日暮降临远处是密密树林映衬天空,二环难得见到的安逸景致。马其远本看着窗外,听了这句话,睨唐影一眼,笑笑回答:“结了。妻子在国外。”
  然后,欣赏小姑娘得知了八卦后惊讶又偏偏强装镇定的表情。
  和马其远一起吃饭谈事的男人姓李,做的也是钢材,据说是美食老饕,嘴刁又爱各种餐厅。带来的小姑娘显然尽力装扮过了,全套妆容与红底高跟,顶着一张被现代医学流水线与网红审美雕琢过的脸,短短肉胳膊挽住老板手臂,风风火火进来。
  姑娘十分热情,利索与马其远打过招呼后,拉着唐影的手介绍叫自己Michelle ,是一名互联网新媒体从业者,眼里闪过矜持。似乎担心唐影没懂,李老板又替Michelle补充了一句,“她啊,是个网红。”
  “哇?”唐影点头,提起兴致来。
  都市白领普遍八卦,因为工作沉闷压抑,急需纾解。于是对八卦横生的演艺圈总是怀着向往,渴望一窥其中风景。唐影好奇,“你叫什么?我去关注你。”
  Michelle 迅速发来自己微博、小红书、抖音、微信公众号、B占主页链接,热络推广:“我是文字、视频多栖发展。你都可以关注一下!”
  唐影被震慑,客套逐一加完,发现Michelle微博粉丝数足足40万,但每条微博回复几乎只有各位数,莫名想起大王……又听耳边声音又热情想起: “对了我还有粉丝群,你要不要加?”
  唐影一愣,对上马其远和李老板笑意,马其远见她犹豫,笑着劝说:“加一个呗。我们都加了。”
  她更震惊,只好恭恭敬敬扫了码,进入一个人数120人的安静小群里。
  马其远与李老板似乎习以为常,看完了Michelle与唐影寒暄,接着聊起生意。留着两个女人大眼瞪小眼,好在Michelle健谈,新纳了粉丝心情好。与唐影攀谈起来:“你做什么呀?”
  唐影回答,律师。
  “唷嗬!那好厉害的,那你不会吃亏的,男人都不敢和你吵架对不对?”Michelle眼睛瞪大,新粘贴的假睫毛忽闪,但没能掩饰住新割欧式大双眼皮的鬼斧刀工。
  唐影干笑,说可能逻辑能力强一些,做事顾虑多一些。
  Michelle点点头,又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我们家以前也有家族律师的。但我现在和父母决裂出来,凡事要靠自己,沦为打工仔。”恰当露出苦闷坚强神色。
  话已至此,唐影表情微变,装腔警铃大作,又看了对方一眼。在装腔技巧逐步发展的今天,逼王们终于衍生出了委婉又矜持的“凡尔赛文学”装腔法,重点在于含蓄。大抵是用无奈的语气,明贬实褒,看似抱怨,却在不动神色之间,流露出腔调。
  而以客套方式对待凡尔赛文学式装腔的关键,是有一双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慧眼,像小时候阅读古诗词一样找到整句话中提纲挈领的那个词——
  比如现在,唐影熟稔并准确地恭维到:“哇,家族律师?!那很厉害啊。” 面露足够惊讶。
  Michelle果然满意,笑盈盈摆手:“还好啦,就是我家嘛,比较复杂……”她耸耸肩,摆出忸怩姿态,幽幽,“其实,我们是中国最后的贵族。你如果见了我妈妈就知道,什么叫做真正上流社会的女人。”
  唐影被“贵族”与“上流社会”两个词震惊,正不知如何应对。恰好服务员上了头盘小碟与开胃汤,大家安静下来。

  就见Michelle熟练拿出手机拍了照片,又打开视频,开始对着菜肴一个个介绍。她视频拍摄地小心,只拍菜品,不入境人物。马其远与李老板在一旁饶有兴致看着,早就习惯。甚至还与她搭话,问一句:“这菜你怎么评价呀?”
  Michelle则会翘着兰花指入境,很认真品尝一口,在镜头下朗声品评:“淡淡的清香与柔韧爽滑质感,形成混合,充盈在我的口中,汤汁层次丰富,令我想起孔明的《诫子书》。咳。”她清清喉咙,另一手趁机打开桌上小抄,朗诵起来:“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顿了顿,似乎还闲不够,又翻了翻小抄,读出牛头不对马嘴的另一句:“ 八方各异气,千里殊风雨。 剧哉边海民,寄身于草野。 ”最后郑重总结:“这道菜,就是这个感觉!”
  马其远与李老板大笑起来,在旁捧场鼓掌,说好好好,评得到位!
  Michelle得意一笑,停了视频,盈盈瞥了唐影一眼。
  唐影全程握着筷子,半张了嘴看她,几秒后发现似乎不礼貌,赶紧也跟着两位大佬鼓掌,尽量称赞:“你……你挺有内容的。”
  “嗨,我就是做内容的嘛。现在自媒体竞争激烈,普通内容都不吃香了,要有钱有腔调有噱头才有人看。”
  唐影忍不住逗她,“可这样不会有人觉得你装吗?”意有所指补了一句,“现代人最烦装逼。”
  “哟这你就才疏学浅了吧?”Michelle握着筷子在面前的空气上轻轻一点,仿佛她面前停留着一个虚拟的知识点,似乎被人揭穿,她忍不住带了攻击性:“现代人最烦看别人装逼没错,但他们喜欢自个儿装逼啊!要不喜欢装逼,那些个社交网站早就倒闭了,你觉得社交网站是为了干嘛?不就是让人光明正大装个逼吗。比如你,你别说你不喜欢装逼哈?”
  唐影一愣,被问住——她的问题设计地巧妙,毕竟,一个人如果声称自己从不装逼,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装逼。
  Michelle喝了口水,似乎对“装逼”这个话题有些敏感,接着抗议:“而且,关注我的都是些老百姓嘛,不知道世界上有这种生活,让他们开开眼界不好么?反正这就是我日常生活,你要是觉得装,可能就是你过得还不太行咯……”
  唐影屡次被她的用词击中,瞥了眼二位大佬,见他们已经接着谈事,不再关注两人。又听贵族少女接着驳斥,似乎已经把唐影当成了指责她装逼的假想敌,她说:“其实,我这种阶级的,也很好奇现在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呀。听说,大部分人,也就是白领们,上班都还得坐地铁,没有私家车的哇。而且我微博才知道,这个年代,还有人不坐飞机,没有出过国欸!” 神色愈发夸张。
  唐影挤了挤嘴角,跟着哈哈笑了笑,忽然觉得有些没劲。
  一直以来,唐影对待赤裸裸的装逼行径只有两种方式:要么装回去,一场比拼,教育对方做人——如她曾经在酒吧对待徐家柏;要么干脆认怂,双手鼓掌眼里冒出星星,化身观众,将逼王捧杀——比如她曾经对待婊姐。
  可现在,她看着面前急切用一种近乎反智的方式标榜自我的女孩,莫名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心疼的感觉。拙劣的身份伪装,像是她脸上同样粗制滥造的双眼皮刀口。唐影在各类都市八卦里听说过许多这样的女孩:把脸费力装修之后,也要把祖宗上十八代也一并装修。试图让血统配得上野心——毕竟这个年头,灰姑娘人设已不吃香,小红书里的贵族如雨后春笋冒出。大家心知肚明,扮上流社会才值拥趸。
  面前那张虚荣又用力过猛的脸,因为听到了“装逼”一词就竖起浑身的刺,不过是倒立行走的自卑。她在那个瞬间意识到,应对一场刻意装逼最有逼格的方式——
  是一颗包容而怜悯的心:毕竟,和人比拼,是把他当作对手;而怜悯他,才是真正将他踩在脚下。
  “心疼”二字,是逼王真正的克星。
  最后,唐影干干对Michelle一笑,直白回应:“我觉得地铁挺好的,好几十亿呢。比劳斯莱斯贵多。更适合贵族。” 可没等她再加一句:不过,在这个年代,以是否乘坐公共交通来划分资产与阶级,其实浅薄又可笑。
  对方就夸张看着她:“哇?真的吗?!你可是我周围唯一个坐地铁的!快告诉我,地铁里什么样?!我听说很臭?”
  嘴角抽搐。唐影不说话了。
  “Michelle是不是很有意思?” 晚餐结束,马其远问她。
  整个晚上,但凡上菜,Michelle都会掏出手机拍摄几段视频,而马其远与李老板也会在她拍摄视频期间停止交谈,之后再大笑鼓掌。
  仿佛让Michelle来吃饭,就是为了看她逗趣。
  唐影笑了笑,说:“是有意思。把人民群众称呼为‘老百姓’。像是梦回大清。”
  马其远跟着哈哈哈哈哈笑起来,“这丫头本来是餐厅服务员。前两年意外跟了老李之后,见了点世面,越发有意思。平日无聊时就喜欢叫她出来逗乐。”
  唐影抬了抬眉毛,没说话。
  两人此刻坐在马其远的汽车后座,夏夜晚风宜人,半开车窗,窗外是游动的长安街。她在马其远身边一向像个下属,挺直脊背坐着陪聊天,连手机都不敢掏出。
  唐影想到Michelle从小小服务员到如今有钱拿刀子动脸,包包也是名牌,感叹,“那这样看来,她还是运气不错?哪怕李老板最后没有选择她,有了这段经历,也算是小小逆天改命……码她肩上背着的CF手袋就是硬通……

  马其远见唐影一本正经跟自己分析,尽量装做世故,却反而暴露了天真,被小姑娘逗笑,忍不住和她多说几句:“运气好确实。她本来是个月薪3000的服务员,跟了老李,混成小网红,偶尔拿个推广,月入一两万不是问题。”话锋一转,“但你说到名牌包,你想想,既然她已经大大赚了便宜,老李哪会再诚心送她包包?”
  唐影惊:“所以她的包包?”
  “假的。”马其远笑起来,食指竖在唇前比划一个“嘘”,接着说:“老李在广东那块有生意,熟悉许多A货工厂,买给这些小姑娘们的,都是A货。”又摇头叹:“他精得很,给自己老婆女儿才舍得买真货。”
  不是没钱送包,只是觉得你不值得被送包包。大佬驰骋商场多年,不做亏本买卖,对每一件商品的价格,早就计量在心。
  唐影心灰,反而有些替Michelle不平——在这些中年男人眼里,小姑娘的青春肉体,不值多少钱。她不解,转头认真看向马其远:“可、可,如果只是玩玩,不打算有真感情,那李老板为什么还要让她跟着自己?……好好陪着自己老婆不好吗?”
  “因为人生总有一些快乐,是伴侣难以满足的。特别是那些拥有越多的人,世界上也越来越少的事情能够满足他们。”他看了她一眼。
  唐影不说话了。
  马其远笑起来,表示:“所以我很羡慕你。”
  “羡慕我?”她不解,只身奋斗在北京的社畜,没有户口、买不起房、摇不到号,工作是一切身份与骄傲与立足的根本,有什么好羡慕?
  “对。羡慕你。”马其远胳膊肘撑在靠椅上,侧对向她,几分真诚,“你相信吗,如果我能选择收入,月入五万最好,再高不要!为什么呢?五万块既能保持一个舒适的生活,不愁吃穿。同时对于人生依然有着足够的期待与奋斗的动力。收入再高,反而就空虚了。”
  这个答案让她瞪大眼,她第一时间脑中浮现起的是那句网络段子——
  “不知妻美刘强东,悔创阿里杰克马。名下无房潘石屹,一无所有王健林。”
  马其远希望月入五万的说辞,在她耳朵里,怎么听,怎么与马云那句:“钱对我不重要,我对钱没兴趣。”的名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她这才发现:有钱人从不会用“有钱”来装逼,缺钱的人才会。有钱人装逼的思路更为超脱一些,炫耀自己财富的终极,是淡淡表达自己,一点儿,也不在意钱。
  唐影憋了一会儿,忍不住说,“我想起之前马云接受采访说的那句,他说,他人生最快乐的日子,就是每个月领91块工资的时候。”
  马其远一怔,露出志同道合神色,笑起来:“你别说!我还真能理解!你想想,人生活在这世上,让我们坚持下去的是什么?不就是个‘念想’!可当你什么都有了,你还能有个什么念想呢?人生最可怕的不是一无所有,而是一无所求。”
  她点点头,尽可能领会上大佬的境界,忽然想起什么来 :“所以了,你们才需要不断通过新鲜的小姑娘来寻找刺激?”
  兴致正浓,马其远没意识到这是传说中的“送命题”,反而顺着话题聊了下去,并未否认唐影的说法,只是接着说:“你知道有个故事嘛?叫做《烧仓房……
  还没说完,就发现唐影表情变得难看,他及时住了嘴,看向她。
  唐影抿了抿唇,终于说了出来:“我一直以为,你约我吃饭什么的,是因为……喜欢我……”
  “当然是。”他点头,想了想,安抚似地拉住了她的手说,没注意唐影往后稍微缩了缩,他又补充,“而且,唐影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她愣在那里,怔怔看着马其远,听他淡淡笑着告诉自己:
  “不是外貌不是学历,而是你身上那股子劲儿,那股一心绷着的想上窜的劲。”然后,他等着唐影露出感动神色。
  却不料她反问:“类似于Michelle那种?”
  马其远被她问住。
  “怎么会这样想呢?” 他将目光转到她身后的车窗玻璃上,再转回她的眸子,想了想,又说:
  “你们,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44章 但你们,在我眼里一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2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3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4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5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