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装腔启示录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58章 许多人总以为名校群英闪耀,却不知名校奇葩的占比绝不比任何地方少

第58章 许多人总以为名校群英闪耀,却不知名校奇葩的占比绝不比任何地方少

所属书籍: 装腔启示录

  崔子尧讨厌死了韩涵。
  那种厌恶,像《甄嬛传》里的安陵容痛恨皇后与华妃,畏缩又刻骨,隐忍又强烈。
  她讨厌她的掌控,居高临下。而这份居高临下里又分明带着自卑——顶级律所律师的第一鄙视链是学历。而韩涵的短板,也在学历。
  学历的鄙视链,从来不是学位越高越好,关键在于接受顶级精英教育的时间越早越好:Top2的硕博学位难免会在Top2的本科学历面前低下昂贵的头颅,而Top2的本科生,则坚信最群英荟萃的地方,是自己全国知名的高中。他们喜欢淡淡开口:“哦,你知道我的高中吗?就是那个某中。只要你在那里被打击锤炼过,就会知道,清华北大,呵,根本不算什么。”
  这句话,也是韩涵的口头禅。
  韩涵从享誉全国的中学毕业,只可惜高考不尽人意,只上了普通政法院校,好在家里给力,混到了国外学位,不知几流的英国法学院替她镀金。
  于是高中毕业二十年,每每回顾往昔,韩涵还是要依靠自己的高中母校在律所众多尖子生中叱咤风云,似乎人生巅峰仅此一刻。她将她的高中端端正正写在领英、写在求职简历、写在微博豆瓣等全部公开网站的个人主页,写在每一次见到陌生人时自己的每一个潜台词间。
  社会总试图教育一个人:学历不代表能力,充其量只能代表他考试的能力。然而囿于这个社会的筛选成本,公司、学校、第三方只能在大多数情况下,把一个人的学历当成能力的最主要判断标准。许多人总以为名校群英闪耀,却不知,名校奇葩的占比绝不比任何地方少。
  名校光环是很玄妙的东西,他让一部分人渴望摆脱,也让一部分人心安理得用它牟利。名校的校长总爱寄语一句:“今天我以母校为荣,明天母校以我为荣。”只可惜现实里总有一部分毕业生,一辈子的巅峰就在于曾经。十年过去,仍旧只能以母校,作为唯一荣耀。
  喜欢装学历逼的人往往只有两种,要么是除了学历一无所有,要么是履历多少存在瑕疵 :他们沉溺在每一个现实自卑的间隙里,奋力忆往昔峥嵘岁月。
  而崔子尧,不得不在一次次出现了错别字、思路偏差、开电脑不及时的时刻,听到来自上司的一句句:“唉,我说你们P大,越发不行。不过也对呢,哈哈我们高中时候,混地不行的才去清北。”
  她只能挤挤嘴角,对上司勉强地笑。
  崔子尧从来相信自己是天之骄子。她聪明,漂亮,落地的白天鹅,骨子里却有狼。她从千军万马中考上P大,又打败一批应届生进入A所实习。竞争与淘汰是家常便饭,适者生存是她的宗旨。她怀揣着梦想从校园迈入CBD,渴望看见闪闪发光的一切。 只可惜加入团队的第一天就带了沮丧,她看不起她的导师:领英上最炫目的学历是高中,朋友圈里是减肥药广告,办公桌上摆着一瓶红酒佯装格调。

  韩涵尽量在他们面前展示精明能干的势头,用资历与掌控欲调教新人。她害怕露怯,所以色厉内荏。崔子尧表面恭顺,内心却不屑:“再过三年,我在这个领域,一定干得比你好。”小小的心声似乎也被韩涵觉察到,她开始害怕来自后浪的威胁。而前浪的手段也足够粗暴——她知道如何用大把的琐碎的事情磨光他们的耐心:
  比如让他们提早来办公室替自己开电脑。比如让他们一遍遍检查文本与错别字。贴发票。做杂事。撰写团队新闻稿……用日复一日低级而繁琐的工作溺毙他们的野心。
  好在崔子尧擅长隐忍。她告诉自己,适者生存的社会里每一个人都是对手。咬牙忍受韩涵的每一天里,她发誓:“如果你没有办法让我滚蛋,那么,总有一天,离开的那个人就会是你。”
  “跟了她半年,我熟悉她的工作习惯。她做事确实仔细,所有文本在发送前一定检查两遍。”崔子尧看了一眼唐影,“但她懒。你知道吧。喜欢在各种小事上犯懒,比如懒得自己开电脑,甚至懒得改文件名。C公司的报告终稿我邮件发送给她以后,她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两遍,确认没问题后,她让我把文件名改了发给她。”
  律所内部文件和发给客户的最终文件一般是两个命名方式。唐影看了一眼崔子尧:“所以你就在改名之后,顺带在里面加了点东西?”
  “对。因为做的改名这类琐碎的事情,她从来不让我抄送老板,而是通过airdrop发送给她。而这份原稿她早就检查了好几遍,加上时间紧张,所以当时直接就发给了客户。”
  “难怪。”唐影点点头,“你们邮件往来的稿子全部是没问题的。但你airdrop给她的文稿,她电脑上可以找到啊?”
  崔子尧呵了一声:“她不是每天早上让我替她开电脑么?我今天上午8点替她开电脑的时候,顺带把那份文档替换了。”
  “啧,死无对证。”唐影叹。
  “这不是很好嘛?”崔子尧侧身认真看着唐影:“韩涵现在必走无疑,她手头的客户短期内只能留给你和玉姐。我从入行之前就知道,律师这行业积累全靠经验,越早接触越多的活,才能越早实现业务自由。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她走了,对于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唐影没说话了。崔子尧说得没错,别说她一点也不喜欢韩涵,哪怕喜欢,也不妨碍她觊觎韩涵手中客户与案源。
  崔子尧继续:“唐影姐,我真的很喜欢你和玉姐。既然和你说了这事,我也不瞒着你了,我天生好强,眼高于顶,韩涵不适合在我们团队,也不应该占据这些好资源,更不应该阻碍年轻人的发展。现在她走了,对谁都好,未来我想跟着你们一起干活,一起成长。”
  年轻文静的声音回荡在楼梯间里。
  唐影始终沉默,崔子尧在这份沉默里,忽然变得有些不安。
  “唐影姐……你、你会告诉老板吗?”
  “你放心。”唐影顿了顿,起身:“韩涵这件事就这样吧。我们先把手头的工作做完。估计这几天需要和她交接。”
  崔子尧点了点头,也跟着站起来,长吁一口气。她麻利收拾好地上的A4纸,又“噔噔噔”跑上楼将烟灰缸藏在老地方,再“噔噔噔”跑下楼将烟和打火机放进口袋里。高跟鞋的脚步声踩踏楼梯,发出欢快的声音。
  唐影静静站在原地,等她收拾完这一切,伸手拉开楼梯间的安全门,冷气与光在刹那涌了进来。唐影小声对崔子尧说了句:“以后加油呀,子尧。”
  “嗯!”小姑娘挺起了背,弯弯嘴角回应:“唐影姐,我们一起加油!”
  唐影没应了。
  涉及到韩涵的工作交接是在下午。
  老板将唐影叫到了办公室,言简意赅表示韩涵可能在短期内离职,通常情况下律所会有一到三个月的离职交接期,但这次韩涵情况特殊,不太方便让她继续对接客户。加上王玉玊休假未归,这几日要辛苦唐影先尽快和韩涵做一下交接。
  唐影点头答应,老板嘱咐了几句。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又问:“对了,你觉得崔子尧怎么样?”
  她一愣,就听老板接着说:“她下个月就要毕业了。来我们这里实习时间也不短,正好今年校招还有留用名额,本来她一直跟着韩涵干,留用评估按理也是韩涵来做。但现在她似乎对子尧有些情绪,我想了一下,这个评估之后可能需要你多费心。”
  下午的光透过老板办公室的落地窗照在面前的红木桌上,空气里依稀看到细细扬起的灰尘。隔着空调,连阳光也觉得有些冷。唐影坐在上午韩涵坐着的那张椅子上,拉了拉肩上搭着的米色空调衫,将膝盖上的电脑屏幕扣下,起身说:
  “好,我知道了。”
  “这事确实有点为难哦?”
  许子诠给唐影递了冰可乐,两人坐在唐影家里,听她叙述昨日C公司事件的八卦后续。说好今天帮唐影搬家,周末大上午,唐影还没醒,他便在门口敲门。唐影睡眼惺忪开了门,见他喜气洋洋站在门口, 穿一件深绯色上衣,忍不住笑起来:“今天真红。” “那是。”他笑:“像不像迎亲?”
  许子诠来得太早,搬家公司还没出现。唐影只好一边收拾剩下的行李,一边和许子诠聊天。
  话题回到崔子尧的事件身上,唐影摇了摇许子诠胳膊:“喂,那换做你,你会怎么办?”

  许子诠从唐影手上拿过可乐,喝了一口,直截了当:“开除她。”
  唐影目瞪口呆看着许子诠。
  “干嘛?她这个行为犯了职场大忌。拿律所名义公报私仇,这种人你敢用?谁知道下一个搞的会不会是你?”许子诠又喝了一口可乐。
  “不……唐影别扭,“你干嘛喝我的可乐!”
  他一愣,“这不……们……早接过吻了……
  “接吻是接吻,可乐是可乐!”唐影瞪他,伸手就要去夺,许子诠闪身一躲,起了玩心,又接着喝了一大口,干脆站起身将可乐高举,逗小狗一般逗她:“你来呀,来呀。”
  唐影跳跃了几次,奈何被人身高压制,她干脆扑倒他身上咬他胳膊。他嗷叫一声,骂:“你这家伙还真是狗妖转世!”
  狭小的房间临近搬家时刻,本就是混乱一片,小情侣只顾着打闹,不小心撞翻了一旁柜子,出租屋里常用的塑料抽屉顺势开口一歪,“哗啦啦”撒下一堆东西。动静巨大,两人一愣。齐刷刷看向地板上,再然后,齐刷刷安静了——
  地板上,是散落一地的冈本安全套。
  “这是……?”许子诠看着唐影,一脸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审视表情:一个声称没谈过恋爱的女生,家里窝藏众多安全套。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她忽然想要装死。
  许子诠慢条斯理俯身捡了一个,一看,更想吐血:“哟,真行。还XXL号?”
  忍住骂人冲动,又瞥一眼唐影。这个女人一脸不自在站着,双手双脚似乎都在错误的位置,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尴尬与别扭。
  “炮友?”他问。
  心里不是不酸,扔了套,坐在一边,重新开了一瓶可乐。
  “哈?”唐影一时没跟上他的脑回路。
  “还联系吗?要是不联系了,我就当不知道这事。”苦哈哈喝了一口可乐。
  唐影这才明白许子诠的误会,忍了笑,坐在他身边逗他:“要不,我现在去断了联系?”
  “还真有这个人啊?!”他瞪她。
  “没没没没。您放心。”她赶紧老实了,吐了吐舌头,承认:“那一盒……是我昨晚刚买的……”
  “?”
  “我担心嘛。担心我们这次也干柴烈火把持不住……就提前做好风险防范了。”
  心里的郁结被一下疏通,连呼吸都顺畅了,许子诠看了唐影一眼,想到什么,又问:“那……”他几分不自在:“那个型号是怎么回事?”
  “噢。我找了好几家便利店,特地买了最大码的。”她笑盈盈看着他,一脸猥琐少女憧憬:“寄托一下美好愿望!结账的时候都挺自豪!喂你知道吗,收营员大姐看我的眼神都是——啧,羡慕!”
  他闭了眼,又睁开,叹气,一脸无奈:“您可真行。”
  “怎么了?买大了吗?”她睁大眼,没等到他回答。几秒后,似乎琢磨出他的表情含义来,不禁露出失望但又体贴理解的神色,“没事,下次我会记得,买小一些……,没事。”
  “……”
  接连被她挑衅,许子诠目光也变得危险,他一点点接近她,“要不你试试?”
  “现在?”
  “嗯,今天是……”他伸手拉过她,“成套内衣么?”
  她一愣,点头。伸手拉了拉领子,露出肩带示意他:“黑色的,还是你喜欢的款式。”
  黑色肩带衬托皮肤雪白,这个动作像是一场邀请,许子诠眸子黑了黑,揽过她就从肩膀吻了下去。
  唐影猝不及防,肩膀敏感,腿也发软,脑中空白只关心一个问题:
  “……XL的你能……能用吗?”
  他的唇滚烫,纵火犯将火从心里燃到了每一寸被他吻过的肌肤。舌尖与舌尖的纠缠,难舍难分,这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从来是恋人的吻。
  “唔,一会儿就知道……他专注吻她。
  “…………不能用怎么办?”
  他的唇从她的锁骨沿着脖颈一路往上,堵住她的嘴,惩罚似地咬了一口:“不怕。我也准备了。”
  狭小又混乱的房间里温度飙升,彼此喘息,交换的空气如果有颜色,那么将是满室晚霞,粉的、红的、浓烈的春情。 她像在水里浮沉,他干脆打横将她抱到床上。
  只不过一切的不可控制,又总要被控制——
  下一秒,门铃响。
  小小的床榻上重叠着的两人同时一僵。衣裳半褪,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两人的进展似乎比上次多了那么一些—— 他的手已经成功穿透衣服,覆在她的胸上。只可惜吻还未来得及落下。
  心里叹气。
  “……搬家公司。”她捂脸。
  门口的搬家公司有些急躁,见无人开门,又叫了两声。声音洪亮又热情。
  许子诠将脸埋在她的肩头,呼吸喷洒,惹她发痒。她动了动,想到什么,忽然问:“总这样,你会不会得病?!”
  “……别有下次了。”他声音闷闷,半天才开口。
  她抱了抱他,摸着他后脑勺上的头发安慰:“不怕,病了我给你买药。蓝色小药丸吧?我知道的。”
  “……”
  搬家公司终于在第三次喊门后得到了响应。开门的是一对表情略微苦闷的青年情侣,衣着略微凌乱,以他的经验推断,似乎两人刚刚吵完架。
  他对他们憨厚一笑,麻利地干起活来。
  在搬家公司大叔忙碌时间里,唐影收到了秘书Amy发给唐影的《实习生崔子尧评估表》,她想了想,直接将评估表截图发给了崔子尧。
  “哇!”崔子尧秒回:“由唐影姐来评估我啦?”

  “嗯。”
  “那我就放心啦!爱你。下周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唐影过了很久才回复她:“不用,我请你吧。我们谈谈。”
  之后她发过去的是另一张截图:一份已经填写完毕的崔子尧的评估结果,最后一行用宋体小四号字写着:
  “评估意见:不建议留用。”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装腔启示录 > 第58章 许多人总以为名校群英闪耀,却不知名校奇葩的占比绝不比任何地方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2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3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4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5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