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小日子 > 第47章 大结局

第47章 大结局

所属书籍: 小日子

“顾老师。”他还这么叫她。

茉莉低着头,夺路而逃。

夏宇追,“顾老师,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呢……我想来想去不明白……就算不做朋友……也可以说清楚……”

“已经说清楚了。”茉莉不回头,朝健身房出口走。

“说什么了?”夏宇诧异。

茉莉猛然停住脚,转身,“你什么身份,你什么目的。”夏宇快速说没有什么目的,不是希望你买课,囡囡不续课没问题的,我关心的是我们的关系。

“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不关系。”

“误会。”

茉莉小声嘀咕,“宁可错杀,不可错放。”她转过脸,出大门了。夏宇一把冲上去,拽住她左手手腕。茉莉挣扎。怎奈夏宇抓得牢固,“顾老师,我就说一句话,说完咱们从此是陌生人都行。”

茉莉怒吼,“撒开!”

夏宇还是不撒,“顾老师……哦不……茉茉……我承认我接近你是有目的……我知道,你结了婚了,你这人品性很好,不会做那种乱七八糟的事……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

茉莉愣在那儿。这结结实实的表白。

“反正,我的心在这儿,不管你什么状态,我都有权表达我的感受,对吧。”他牵着她的手,放到他胸脯上。温暖,宽厚。比劲草还大一个罩杯。“做不成情人,还可以做朋友……反正……世事难料……你看王菲和谢霆锋……”他的例子还没举完。

茉莉就听到后脑勺一声暴吼,“干什么呢?!”

劲草出现了。他没带钥匙,打茉莉手机没人接。于是在他第一次到健身房找茉莉的时候,目睹了这刺激的一幕。茉莉抽手。夏宇还问他是谁。劲草一个健步冲上前,握拳,挥臂,行云流水,果断击中了夏宇的脸颊……当然,被打击得更惨的是劲草和茉莉的夫妻关系。原本,经历了那么多风雨,两个人的关系得到了修补,可以安安分分过小日子了。谁知竟遇到这茬事。茉莉感觉自己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朱劲草仿佛找到了一个反攻倒算的机会,像一头被激怒豹子一样在客厅来回逡巡。时不时就蹦出一句:“健身房,真是好地方,精彩!”;“一个巴掌拍得响的?苍蝇能叮无缝的蛋的?”;“你不想过就直说!”

茉莉苦苦辩解,“是他招惹我的。”

劲草当即暴跳,“他招惹你你不会躲开,还是你自己想!”

茉莉着急,“你不知道,这是策划的,故意让你看到的……”

劲草恨道:“策划什么,他当奸夫,你当淫妇?你为什么不喊救命,我看很享受。”

茉莉被逼得没办法,终于嚷开了,“这是个骗局,这是个坑!是一大盘棋!跟高夏菁对你是一个道理!”

劲草愣住了。

高夏菁。他前半生解不开的噩梦。

“都是我妈!”茉莉硬着脖子,不行了,家丑也得外扬,“是她策划的,她让高夏菁策划你强奸,让那老师勾引我。”

劲草眼神呆滞,“然后呢,要干什么。”

“想让我们分手,离婚。”

“为什么。”

“跟你爸妈一样,舍不得孩子。”茉莉给出她的解释。“有证据么。”劲草还没失去理性。顾茉莉只好把她怎么再廖伯伯葬礼上捉到高夏菁,怎么高调动工作的来龙去脉,怎么跟老妈对质,怎么不理爸妈的都说了。劲草云里雾里,但基本逻辑听清楚了。太惊悚。太恐怖。

茉莉带哭腔,“所以我们不能吵架不能上当不能分手不能离婚……我们要好好的……越过越好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劲草呆滞了一会儿,问:“那匿名短信呢。”

茉莉吐露真言,“刚开始是大表哥恶作剧,后来是妈。”

沈榴榴来电话,一接通,茉莉就听到哭声。她安慰一阵,说完后立刻穿衣服拿包。劲草问怎么回事,顾茉莉说,大表哥还是要出国。劲草问这汪凌霄到底怎么回事。茉莉反问:“怎么回事你不知道么,你们家人,有几个正常的。”

沈榴榴哭得梨花带雨。囝囝也哭。顾茉莉安慰好了小的,再安慰大的。大表哥做出这种事,茉莉是有心理准备的。她相信榴榴也有。只是事情临到眼跟前,还是令人有点无法接受。这算什么。抛妻弃子?跟人私奔了。关键是,小三还不是女的。

茉莉只能劝:“也许就是出去散散心,数你说了,混到最后,能怎么样,到老了还不是你兜底。”茉莉往好了说,榴榴反倒收了泪,面目凝重,“我得给我妈一个交代。”茉莉惊诧,说你妈知道了?榴榴说还不知道,但将来得跟她说,凌霄是净身出户,劈腿了女小三。

茉莉不语。

还必须说是女小三。不然日子没法过下去。榴榴妈的心脏受不了,她绝不会允许绝不能原谅女儿在终身大事上做了如此愚蠢的选择。

囝囝哭一阵,睡着了。闺蜜俩相对无言,茉莉本想把最近的遭遇告诉榴榴,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不给别人增添苦恼了。而且,从哪说起呢,简直又是个长篇故事。茉莉抓住榴榴的手,要给她力量似的,“反正,以后就带着娃儿,带着妈,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手机响。茉莉低头看,是吴玉兰打来的。挂断了。她不想听她的声音。一会儿,榴榴手机响。又是吴玉兰。她问榴榴,茉莉在不在她那儿,如果在,麻烦转告,让她回来家一趟,劲草和囡囡都过去了。茉莉的心抽搐了一下,又要上战场了。劲草都去了,她不得不再回娘家。

一进门。看来都严阵以待了。吴玉兰坐在那儿,劲草站着。茉莉问囡囡呢。玉兰说在屋里做作业。“爸呢。”茉莉又问。玉兰说开会去了。就是顾得茂参与的野路子基金会,他是监事。

茉莉来了。一时之间,三个人都不晓得怎么开口。最后还是顾茉莉率先打破沉默,“说吧。”

劲草看看她,又看看丈母娘吴玉兰。

玉兰道:“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那就是一念佛,一念魔,就看你怎么想,”清清嗓子,“茉茉,你个人冤枉妈妈可以,你不能在劲草那冤枉妈妈,你是我生的,永远不会变,但劲草不是,他只是半个儿,会记仇。”

劲草连忙,“妈——”

囡囡从屋里探出头,盯着客厅里的人看。茉莉呵斥。她又赶紧关上门。

吴玉兰继续说:“最开始你们收那个短信,是大表哥,对吧,他承认了是吧,一人做事一人当,这样很好,后面的那些事情,如果是我吴玉兰做的,我会承认,我也想搞清楚,到底谁在做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顿一下,“还有那个小高,还有那个什么老师……我有那本事吗?我有那本事我还在这待着?茉茉,劲草,你们的关键问题是你们夫妻之间没有充分信任,要是你们百分之百信任彼此,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劲草讪讪地,“妈,我们只是想知道真相。”

“我也想知道!”吴玉兰声调提高了,“说句不中听的话,劲草,如果要怀疑,你不觉得你爸爸妈妈比我嫌疑更大吗。”

“人都走了……”劲草不满。

“短信这些发生在之前,”吴玉兰抢白,“当然,我不是怀疑你父母,我只是抛砖引玉,你就不想想,茉莉嫁到你们家去,融入了吗,你把她当自己人了吗,你父母接受她了吗,还没结婚,你们家就摘得干干净净,房子么不肯合资,人又要来住……当然我也理解,你觉得对不起父母,亏欠父母,想要补偿,这都合情理,茉茉也在配合,但问题是你又知不知道你爸妈心里怎么打算的呢。我的意思是,如果说嫌疑,你爸爸妈妈也不能摆脱嫌疑,”吴玉兰摊开手,“但是死无对证是不是,追究这些没有意义。”说到这儿,吴玉兰又对顾茉莉,“茉茉,妈妈可以承认一点,最后那条,发到妈妈手机上的短消息,是我弄的,那也是被你逼得没办法!其余的,不是妈妈做的,妈妈不能认。”

“哪一条?让我爸吐钱那条?”茉莉问。

吴玉兰不吭气,算默认了。

这女人真行!

片刻,玉兰又对劲草,“你们放心,我今天在这里就可以保证,以后哪怕你爸爸不在了,我也不会掺合到你们的小日子中,清清爽爽过日子不好吗?饭吃得不香吗?我吴玉兰,人格是独立的,生活空间也要独立。现在你们都应该长大,把家庭的担子挑起来,相互信任,相亲相爱,拧成一股绳,而不是让别人有可乘之机。”

囡囡又跑出来,看看这个大人,又看看那个,细声细气道:“外婆,我饿……”吴玉兰连忙说要做饭。可是,不管她怎么挽留,劲草和茉莉都执意要走。出了单元门,茉莉带着囡囡往右,劲草往左。

“去哪儿。”

劲草不回头,继续走。他在生气。健身房事件,如果不是局,那就是茉莉有问题。他朱劲草问心无愧,因为高夏菁事件,就是个局呀。他从来没肉体出轨过。

劲草一边走路一边握着手机,他从手机备忘录里找到个号码。在微信里搜索,加上了。是 rebacca。劲草问:忙什么呢。很快,对方回信:没忙。劲草问:在上海吗。对方发了个定位。接上头,故事就快了。素凯泰酒店是 rebacca 选的。朱劲草站在房间门口,深呼吸,敲敲门,一个妙龄女子打开,劲草二话不说走了进去……

夜深了。

茉莉关了灯,一个人躺在大床上。劲草还没回来,她也不打算给他电话。大战过后,都需要将息。他估计又去公司凑合了。茉莉回想着过去的种种,快乐的,悲伤的,惊悚的,适意的……她忽然觉得也许老妈说得对,也许是她和劲草对婚姻的理解还不够深入,所谓婚姻无非是;找个好人,做个好人。婚姻是要相互成就的;我理解你,你理解我,相互疼惜,彼此看重……迷迷糊糊,顾茉莉睡着了。

等醒来,她发现劲草已经回来了,正在她身边轻轻打着鼾。她忽然格外珍惜身边的这个男人。茉莉起身,洗完澡,正在准备早饭,手机又响了。还是吴玉兰!

茉莉没接。她真心觉得老妈没完没了实在惹人讨厌。

很快。微信、短信一起跳出来。

这次不是匿名。是吴玉兰发过来的:你爸昨晚没回来,看到回电。顾茉莉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打给老妈。玉兰还算镇定,但声音已经发抖了。

“报警了吗。”茉莉问。

玉兰说时间还没够,不一定接警。她又让茉莉赶紧开车去接她,一起去找一找。茉莉二话不说,摇醒劲草,把事情说了。劲草也觉得严重。茉莉打电话给榴榴,让榴榴来家一趟,照顾囡囡。她跟朱劲草立刻出发去接吴玉兰。

焦虑。惊惶。疑惑。迷茫。

在车上,吴玉兰差点背过去气两次,但又都坚强地挺了过来。茉莉扶着老妈,一个地方一个地方跑、问,终于把老爸当日的行程完型,他上午去基金会开会,中午银行的人吃饭,下午又去一个民间组织开会,还做了重要讲话。可是,在这之后呢,人呢。电话打不通,发消息不回,好好一个人。就这么蒸发了?茉莉挽着老妈,劲草还在跟民间组织的看门人交涉。

三个人站在办公区门口。一直等到天黑,才来了个男人。四五十岁。矮胖身材。一来就朝玉兰走去,“嫂子,你怎么才来呀!找你电话也找不到!”他告诉他们,顾得茂是组织内部做重要讲话之后,突然被调查组上门围住带走的,整个过程非常迅速,“只有几个人看到了,大家都蒙了”。

玉兰嘶喊,“他有什么问题?!”

男人耷拉着脸,不敢说话。茉莉要扶,玉兰却挣脱了,摆摆手,喃喃说要去找老顾。她走到电梯边,按下键,很快,轿厢上来了,门开了。吴玉兰刚走出去一步,整个人猛地轰然前倾,竖倒在电梯门口。茉莉和劲草惊得大叫,连忙上前挡住门。

……

抢救,治疗,漫长的恢复。

虽然送医及时,但医生说,吴女士因为中风,导致脑神经受损。三个月内,吴玉兰出现了血管性痴呆。顾茉莉在征求了劲草的意见之后,把老妈吴玉兰接到家里,一起住。

顾得茂暂时“失踪”。

茉莉对外说老爸是去支援西部建设,发挥余热——反正,她跟榴榴和牵牛、文萱他们是这么说的。

讽刺的是,玉兰智力下降之后,劲草和茉莉都觉得她很好相处,她能跟囡囡玩到一块,不挑食,按时上床睡觉。茉莉又多了个孩子。她甚至发现,她跟劲草的关系比以前紧密得多。他现在是个好丈夫,好爸爸,好女婿。

囡囡整生日,他早早就开始操持。榴榴、牵牛和文萱都早早接到通知,打算去茉莉家热闹热闹。文萱最终没出国,她打算生完孩子再说。

文萱把花裙子折好,放进购物袋里。这是她专门为囡囡挑的。她问牵牛感觉怎么样。

牵牛摆摆手。

文萱不耐烦,“问你话呢。”

“都行。”

“什么态度。”

文萱凑过去。牵牛抬起脸,表情茫茫然。

“怎么了。”文萱夺过手机,低头看,却看到黄牵牛的手机屏幕打开着一条地方新闻:

原米州市财政局副局长、局长、党组书记顾得茂,在职及当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于申报项目、拨付财政资金、职务晋升、工作调动等过程中,为他人提供帮助、谋取利益,并与多名女子保持不正当关系……决定给予顾得茂开除党籍处分,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文萱抬起头,同样茫然得看着牵头,半天才问,“还去么。”

牵牛迟疑,又说,“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门开了。客厅被朱劲草布置得犹如童话世界。女儿的大生日,一看就下了血本。粉色气球,粉色鲜花,粉色玩具。榴榴已经先到了。在厨房帮茉莉准备饭菜。客厅地毯上,吴玉兰和囡囡、囝囝正在玩过家家。囡囡把一个穿着婚纱的芭比娃娃往乐高打起来的小城堡里放。

牵牛跟劲草打招呼。一会儿,男人们出去抽烟。

文萱去厨房帮忙。趁着茉莉去阳台拿鱼干。文萱看看客厅,问榴榴,“没什么好转么?”榴榴指了指太阳穴。意思是说吴玉兰脑子还是有问题。

文萱又问:“看到了么。”

榴榴问看到什么。文萱手机,在榴榴眼前停留几秒。榴榴连忙嘘,让别说。

茉莉迈着轻快的步子进厨房,簸箕是晒干的小鱼,“我妈最喜欢吃这个,”又指派榴榴,“豆瓣酱拿出来,柜子上头。”

榴榴连忙行动。

三个女人在厨房一通忙活。桌子上摆满了。茉莉也能办桌了。这是老妈生病之后,她锻炼出来的新技能。可是,桌椅摆好,吴玉兰怎么也不肯上大桌。她现在把自己当孩子,所以要跟孩子们一起坐小桌。没办法,只能依着。茉莉安顿好。又让劲草端出生日蛋糕。

众人让囡囡许愿。

囡囡真还有模有样,双手合十,闭眼。念念有词。

文萱问:“囡囡,许的什么愿望呀。”

囡囡不好意思地,“不告诉你。”

吴玉兰却冷不丁上前,先牵住茉莉的手,又捉住劲草的手,然后,将两只手凑到一块。茉莉和劲草只好手挽手。三个“孩子”哈哈大笑跑到一边,开始唱《冰雪奇缘》的主题曲,“let it go……”

顾茉莉看看劲草,再转头对饭桌,发现牵牛、榴榴和文萱都盯着她。茉莉不好意思地抽出手,说吃饭。

毫无预警地,她手机响了一下。是三姨美亚发来的消息。先是一个问句:你爸爸没事吧。跟着转发一条新闻。

茉莉点开新闻,快速扫了一眼。瞬间,眼睛红了。但她忍住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天塌下来,眼下,她也要把女儿的生日宴办好。

顾茉莉端起酒杯,看看劲草,再看看大家,所有人都觉得她是感慨,才红了眼眶,茉莉控制并酝酿了一会情绪,才好不容易说出口,调子竟有点悲壮,“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比什么都强。”众人举着杯子去碰,也都表示要好好过。

法院判了之后,茉莉才上门安顿那套房子,劲草陪着,一打开门,已经有灰尘味。茉莉迈入客厅,东看看,西看看,过去,这里总是充满鲜花的香味和老爸的欢声笑语。现在静得恐怖。

劲草问,“卖还是租。”

茉莉摆摆手。她希望这里永远保持原样。她又去自己闺房,那个小屋,是老爸老妈把老家的闺房原模原样搬到上海,给她一份安心,一种温暖。

推开门茉莉就哭了。这个世界上,除了爸妈,谁还能对她有这种用心?!劲草都做不到!老爸错得太多了,可不知怎么的,茉莉就是对他恨不起来。劲草却不太投入,他是实用主义的,他说妈冬天的衣服该带过去了。茉莉说你去卧室拿。

房间里只剩顾茉莉一个人。她忍不住伸手摸摸被单,还有床头的水晶球,都跟老家的类似。茉莉突然看到床头靠墙,枕巾下面盖着个东西。拉开枕巾。哦,是一套书。再仔细看。竟然是皮皮鲁和鲁西西系列童书。是她小时候最爱看的。一定是老爸买给囡囡的,她记得顾得茂提过。

茉莉解开捆绳,一本一本翻着,刚翻到第三本,她发现里面有个封信,上面写着:茉茉(收)。

是老爸的字!

茉莉深呼吸,用她颤抖的手打开信封,抽出信纸。字不多,就一张。老爸飞舞的字迹引入眼帘。

茉茉:

等你看到的这封信的时候,爸爸可能已经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我跟朱大力学,也来写一封家书。

首先,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爸爸妈妈是最爱你的,从你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秒起,你就是爸妈的宝贝,永远的女儿。

第二,我们永远是一家人,永远不会也不应该分开,不管将来你的生活有什么变化,记住,爸爸妈妈永远是你的后盾。

最后,不要恨爸爸。爸爸不单单为了你(那小子根本配不上你),也为了你妈妈,她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是活不下去的!答应爸爸,照顾好你妈妈。

下辈子,我还要你做我的女儿。

爸爸

劲草折回头,嘴里还问着妈的大衣放哪儿了,一进门,却看见茉莉仰面倒在她那温馨的粉红色的小床上,两只眼睛仿佛两口逢春的井,汩汩淌着水。

他走过去,坐下来,仿佛护理员对待伤员那样,拿手轻轻抱起她的头,又用嘴吻掉她的眼泪,喃喃道:“没事的……没事的……我对你好……咱们好好过日子。”

(全文完)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小日子 > 第47章 大结局
回目录:《小日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2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3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4难哄作者:竹已 5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