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29章

所属书籍: 小日子

茉莉原本以为发匿名短信会非常麻烦,她去淘宝搜了一圈,没找到合适商家。她又去微信平台上搜索,结果找到一个“悄悄话”平台,扫描二维码,输入对方手机号,支付一块钱,就能发送一条。而且,对方如果回复,消息能直接发送到你手机上,但却不暴露你的手机号码。

对,一句话就够。这种带点威胁性质的消息,要短,要含蓄,只要对方能懂就行。

从上班到下班,茉莉一直在琢磨短信内容。作奸犯科的事她显然经验不足。

“小心点,我知道你的事。”

不行,指向不明。一头雾水,看上去只是恶作剧。

要不也用那种假装发错消息的办法呢。

“你老婆离开家没有,老地方,不见不散。”

也不对。茉莉的目的是引对方主动来找她。不是纯粹恶作剧。

“你的事你老婆知道么。”

有点接近了。但还是不准确。

“你过去跟男人有染,我会告诉你老婆。”

文绉绉地,也不好。

“你喜欢男的,我会告诉你家人。”

对,不仅限于老婆,还包括家人。家人一加进来,分量就重了。只要他真的担忧,就会主动来找她。对,就这么办。

内容定好了。还有点小毛病:怎么让对方知道发消息的人就是她顾茉莉呢。总不能直接署名。那就不叫暗中威胁了。万一情况复杂,搞不好还会引火烧身,她连抵赖的机会都没有。思来想去,茉莉决定在文末加两个字母:ML。聪明人应该能明白,然后就可以“顺藤摸瓜”(请君入瓮)了。

主意已定,顾茉莉决定发送。她手指悬停着,第一次做这种事,多少有点负罪感。劲草见茉莉出神,探过来问她干吗呢。茉莉吓了一跳,连忙按居中键,收了页面。

“没事。”她作意微笑。

“又有情况?”劲草问。茉莉忙说没有,又说有点头疼。劲草要给茉莉按摩太阳穴。茉莉由着他揉了一会儿。等朱劲草睡着了,她才按原计划,把消息发了过去。

消息发出去三天,一点动静没有。

茉莉揣测,有两种可能:第一,平台不灵,对方根本就没收到消息;第二,收到了,但对方稳住了。茉莉后悔发送前没用自己的号码练练手。她拿着手机,突然想捉弄婆婆一下。她把张善亚的号码输入对话框,编辑了几句话,花一块钱,发过去了。

隔天善亚要作团圆饼,叫劲草和茉莉过去吃。姥爷去世后,顾茉莉顺势就从娘家搬回自己家了。不是因为原谅劲草,而是她实在是有“案子”要破,随时得出动,在娘家怕爸妈发现什么端倪,替她担忧。

劲草和茉莉进门,善亚的团圆饼已经出炉了。这是老太爷去世后,小家庭的第一次团圆。

真香。茉莉闻到味道了。婆婆的团圆饼用料很足,红糖、白糖、桂花酱、蜜枣、青梅、瓜条沥沥拉拉一大堆,面用旺火蒸,出屉后晾凉,最后切三角块,层次分明,甜软暄腾。

这手艺,佩服!

吃饭的时候,善亚把手机拿过来了。打开屏幕锁,放在桌面上,“帮我看看。”劲草拿起来。囡囡也凑过去,要伸手。茉莉呵斥,让她坐好。

劲草瞄了一眼,笑出来,“这谁呀?”

善亚说不知道。

茉莉假装兴趣浓厚,“念!”

劲草看看他妈,善亚似有得意之色,点头。劲草就念开了,“亚:在想你的三百六十五天,听你我最爱的那首歌,泪总是一个不小心翻涌微笑的脸,突然我感觉,你没走远。”

劲草起哄,“妈,有人暗恋你。”

善亚摆手,“都老太婆了,啥暗恋明恋地,”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你妈年轻时候确实是一枝花。”

好了。消息有效。不是平台的问题。

那只能等。顾茉莉决定如果一个礼拜之后还没动静,再二次发送,二度逼宫。不过,茉莉的担忧基本多余,因为很快对方就回消息了,简单明了,约礼拜天下午两点兰溪路天汇广场漫猫咖啡旁边的小咖啡馆见。

这就上战场了?进度太快,茉莉忽然有点恍惚。她本能地想找人商量,过去都是找榴榴,可眼下,跟榴榴说已然不合适,找老妈玉兰说呢,她又不想给老妈带来烦恼。跟劲草、牵牛更不适合透露。说白了,她只是想对大表哥进行简单敲打,并不打算赶尽杀绝。都是亲戚,将来还要见面,必须留半步。茉莉还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到时候凌霄跟她玩罗生门呢,时间地点约了,到时候他不去,而让另一个去,这样一来,她顾茉莉不就暴露了?她是不是也应该先找个替身趟趟水。茉莉想到了高夏菁。她应该可以帮这个忙。但是她的目的不就是引大表哥现身,她如果自己都不现身,这场会面还有什么意义呢。茉莉想好了,如果汪凌霄让别人来,她继续发匿名消息,直到他现身为止。

提前五分钟进场。顾茉莉把自己袒露在咖啡馆了。

这间店很小,跟旁边热闹的漫猫一比,显得快要倒闭似的。透过窗户能看到树和小街。店里只有三五个顾客。没有穿鱼嘴高跟的女人,也没有全身铆钉或者裤腰上挂着钥匙的男人。不知怎么的,茉莉竟有点佩服大表哥的品味。热闹中的冷寂,那种文艺腔调,是牵牛和劲草不具备的。正是这种腔调,把他和他们区别开来。

时间一到。汪凌霄果然走了进来。

茉莉的心快跳到嗓子眼。地下工作从此刻宣告结束,等大表哥一落座,就要转入地面战场。凌霄打了个响指,服务员上前。他问茉莉要什么。茉莉紧张,说随便。于是他要两杯咖啡,两份甜点。

“他们家咖啡一般,甜点很正。”大表哥面带微笑。好像只是跟朋友进行一场愉快的下午茶。茉莉在想着如何开头。汪凌霄倒先开口了。

“怎么发现的?”他问。

就这承认了?她甚至一个字还没问。茉莉震惊于他的坦诚。“只有你有动机。”茉莉用尽全身气力保持平静。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福尔摩斯投胎。她迅速打开手机,调出那张照片——从网上扒下来的。汪凌霄和朋友们的合影。他们正在参加同志骄傲月大游行。

茉莉尽量措辞温和,“很显然,在某些方面,你是受压抑的。可是因为某些情况,比如大姨需要被照顾,或者事业需要在国内发展,你又必须回国,年纪一天天大了,你在婚恋上很尴尬,你始终强调有房子才能结婚,其实只是为你自己不想结婚找借口,劲草结婚,乃至于牵牛结婚都给你很大压力,你很可能早就知道姥爷的遗嘱内容,据我所知,你在参加高考前,有一段时间是金姐带你的,你们的感情不错。所以也许是金姐向你透露的别墅分配原则。你跟陈海涛很熟,海涛回上海,你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了解到我要跟他见面,设了这个局。至于文萱和牵牛,你是临时得到结婚消息如法炮制,挑拨离间。”说到这儿,茉莉停顿片刻,她拿小勺在咖啡杯里搅拌几下,又放下勺子,“说实话,我恨你,又同情你,但我今天来,绝对不是要毁掉你,而是希望你停手,你要记住,这里是上海,不是没有你生存的空间,你想怎么选择过什么样的日子是你的事情,现在姥爷走了,一切尘埃落定,没有任何人能干涉你,明白吗。”

言辞恳切。她觉得自己太伟大了,拨开迷雾见蓝天。

汪凌霄很平静,“如果不照办呢。”

“那我就要采取措施。”

“能问问是什么措施么。”他依旧绅士。口气沉稳得仿佛坦克车。

“你对不起榴榴。”

“还有么。”

“也不排除会以某种恰当的方式告诉大姨。”

凌霄笑了。

“害怕了?”

“我妈根本不在乎这些,”汪凌霄说,“跟榴榴我也没瞒过什么,我的确犹豫过,但我不是天生就是那种人。”

“榴榴知道你……”茉莉惊诧。榴榴这是干吗,献祭?!大龄单身不是罪,何必这么折磨自己。或者她真为爱情不顾一切了?值得吗?!天!

“知道,我的苦恼她都知道。”

“那你现在还有什么不满足,”茉莉声音不知不觉大了,“为什么还要干这种见不得光的勾当!”

“我如果说,给你发消息的人不是我,你信么。”

“不是你?”

“是刘阳。”

“他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跟他之间没有秘密,他跟海涛也是朋友。”

“他为什么针对我和劲草。”

“他知道我有压力,想帮我出头,当然是好心办坏事,他希望我永远不要结婚,”汪凌霄凝视着茉莉,眼睛里仿佛有一片海,他摊摊手,“但这不可能,所以,刚才你说对了一半,我们三个,从小就有竞争,有比较,在婚姻问题上,劲草和牵牛的确给我很大压力。但我还不至于去搞破坏。直到榴榴收到消息,我才意识到刘阳又出手了。他对我过去的相亲对象也这么干过。”

“为什么不报警。”茉莉追问。她觉得大表哥的真真假假。或许只是甩锅给刘阳。

“我欠他的。”凌霄低头。

茉莉说不出话。

“我是逃兵。”

茉莉的心抖了一下。只为大表哥坦诚炽热的心。

“不过老三那次是我出手的。”

“为什么?”

“因为文萱是个好姑娘,老三配不上他。”

“你无权审判别人。”

“这不是审判,是提醒,老三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还嫖……”凌霄激动得很突然,“算了,不谈这些。”

“大姨夫知道吗。”

“我不太清楚。”他很少跟父亲沟通。

“这样对榴榴公平吗。”

“哪里不公平。”

“你爱她吗?你们之间有爱情吗?”

凌霄默然,满面肃穆。

“你只不过想找个人上岸,结婚生子!”茉莉压低嗓子,目光从下往上,像高射炮一样朝他射过去。

“我们有协议。”

“协议?”茉莉觉得这一次会面吞入的秘密太多,恐怕三个月都消化不了。

“人都在变,对待事情的看法也在变,你们这些为什么老是喜欢把人钉在一个地方,贴标签,盖帽子。”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茉莉不客气。

朱劲草来电话。茉莉跟凌霄打了个招呼,去旁边接听。劲草在电话里大吼,问茉莉去哪儿了。顾茉莉只说见个朋友。劲草质问:“又是那个海涛?”茉莉说不是,又说回头再告诉他。劲草直言:“你在哪儿,我去接你。”茉莉说了句一会给他发定位便挂了。可是等她转头回座位,只有咖啡杯和小甜点留在那儿。汪凌霄走了。服务员告诉她,刚才那位先生已经结了账。

顾茉莉静静坐着,从汪凌霄走到朱劲草来,她整个人迷迷糊糊恍恍惚惚,不敢相信,长久以来困惑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也许,汪凌霄只是找了个替罪羊,刘阳是不是罪魁祸首,全然不可考。但大表哥能把心中所想袒露开来,赤诚相对,茉莉却很有些佩服他的勇气。投之以桃李,报之以琼瑶。茉莉并不打算把这些告诉劲草,有些事,注定只能是秘密,家庭关系没必要复杂化,日子还是要往简单里过。

但茉莉为榴榴痛心。汪凌霄就是再好再一表人才,她也不能把自己的一生幸福搭进去呀!汪口中所谓的协议又是什么呢……这种思索无异于在脑中跑马拉松,等到朱劲草拍她的肩膀,顾茉莉真是一点气力也没有了。

劲草看着他老婆对面的咖啡杯问:“人呢。”

茉莉撒小谎,“文萱找我。”

劲草问怎么回事,又跟老三崩啦。茉莉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怕三姨要来上海——文萱的确跟她提过这事。茉莉移花接木,挪到今天说。

朱劲草道:“老三没房子,腰杆子挺不直。”

茉莉揶揄,“你的就直了?”

朱劲草笑说:“我也不直,你是一家之主。”

结束了。茉莉没想到长久以来困扰她的事情,突然就这么结束了。好像新闻里播报的那样,某某组织宣布为某个恐怖事件负责。然后呢,生活开始重建。日子继续。茉莉只觉得婚姻生活叫人疲惫不堪。

茉莉问劲草,“如果,我是说如果。”

劲草不耐烦,“没事别瞎想。”

茉莉突然严肃。劲草连忙转换态度,“你问。”

茉莉继续,“如果,我们还是夫妻。”

“什么叫如果还是,本来就是呀。”

茉莉道:“能听我说完么。”

劲草做了个请的手势,让她说。

“如果我们还是夫妻,但是,你不爱我了,我也不怎么爱你了,那这个婚姻,还不要继续下去。”

劲草啧了一声。显然,这是道送命题。

茉莉盯着他。等答案。

“要,”劲草斩钉截铁。茉莉不言声,等他详细解释。劲草吸一口气,说:“当时不爱了,不代表永远不爱,我还可以继续爱上你,你也会重新爱上我,所以婚姻继续,是为了减少麻烦,免得再去办复婚手续。”

劲草的油嘴滑舌让茉莉笑了。还别说,有时候,她还就喜欢听丈夫的俏皮话。出了咖啡厅门,茉莉长长叹了口气,转头对劲草提要求,“你背我去车里。”劲草愣了一下,二话不说,立刻执行。

回目录:《小日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2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作者:沐清雨 3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4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5百年好合作者:咬春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