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2章

所属书籍: 小日子

排除法。

茉莉先自查。

劲草是搞大数据的,保不齐用数据的方法跟踪她。月子期间,家里请保姆,摄像头他装的,那么,有没有可能他在她身上也放置了什么设备呢。

皮包整个翻开,每条缝隙都查仔细。

没有。

手机格式化,避免有定位什么的。

没有。

再查书房。翻箱倒柜,看看有没有任何,跟窃听,跟追踪有关的东西。

茉莉真佩服自己,调查起来,必私家侦探还带劲。可惜,翻了一圈,什么也没有。

劲草回来,女儿在哭,他抱着女儿站在茉莉面前。“你耳朵聋了?”

茉莉坐在书房。“刚哭。”

冷战继续。劲草转身要走。

“等会。”她说。

劲草回头。

“放下。”

劲草一放下,囡囡就哭。茉莉没办法,只好亲自动手,把女儿哄好了,又喂了奶,才又找到劲草。

“我们谈谈。”

“不用。”

茉莉着急,“不行,我有话要说。”

劲草坐在飘窗上,一条腿撑着地,“说吧。”

茉莉准备好了,“从结婚到现在,我一直认为,我们之间是相互信任的,多吧。”

“当然,我很信任你。”

“我们之间不应该有秘密,也没必要有秘密。”

“理想情况是这样。”

“所以,”茉莉说得很慢,她仔细措辞,“首先,我要向你道歉。”

劲草一愣。还是嘴硬,“你又没错。”

“见陈海涛没告诉你,”顾茉莉直呼全名,这种情况下,说“海涛”是危险的,显得太过亲密,“我的错,我真诚地向你道歉,”顿一下,“但是,”茉莉话锋一转,微笑还挂在脸上,“这确实是个突发事件,我没往脑子里过,不是故意瞒你。”

劲草低头,看地面,鼻孔喷气,像飞机屁股似的,随时能冲上天。

茉莉又说:“但你也必须对我诚实呀。”

劲草哼哼,“我全透明。”

茉莉发问:“那你怎么知道这事的呢?”

“不小心碰到了。”

“在哪里看到的?”

“商场。”

“我们是在学校见的面,”茉莉直接戳破他,“是谁告诉你的?”

“没谁。”

茉莉不再装白兔,进而厉声,“你到底在替谁隐瞒,你怎么就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件事情的核心,根本就不是我去见了谁,而是谁在你这嚼舌根子,这是要拆散我们你明白吗?!什么居心?!什么目的?!何其歹毒!很恐怖的!”

劲草稳住大局,“你想多了,根本没这人。”

茉莉恨得眼睛冒火。他还死不承认!

“朱劲草,撒谎起码要能自圆其说晓得伐?”

劲草憋了一会儿,才说:“表弟看到了。”

好了,招了。

表弟,哪个表弟。茉莉在脑子里过了一下。劲草在上海有个表哥,还有个表弟。都是姨家的。“黄牵牛?”她问。劲草不吭气。算默认。

这不有病么?!什么亲戚?!是男人么?东说西说老婆三调的做什么?!十个八个蹄髈有你的份?

“把他电话给我。”茉莉怒气正炽。做了这么多年大小姐,哪能受这气。这不无聊么。黄牵牛她一直就看不惯!就那他还照牌实理地在大学当辅导员?!能教出什么好孩子?!自己道德品质首先就有问题!

“能翻篇么这事?”劲草压着火,他想息事宁人。

“我跟你说我跟你们家人我就是八字不合!”茉莉怒怼。囡囡在小屋又哭了,连她都觉得,父母的争吵,很是恐怖、无聊。

哄好女儿。屋子里安静了。既然水落石出了,小两口理应和好。其实说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当晚,劲草就从次卧搬回主卧,又在茉莉身边安营扎寨了。不过茉莉要摆摆姿态的,她是受害者,她不能立刻原谅他。要有过渡,要有台阶。

周末,茉莉开车,长途跋涉,带女儿囡囡回娘家。没叫劲草。她妈吴玉兰敏感,见女儿带着囡囡回来,没有男主人的身影,立刻问:“吵架啦?”茉莉当即否认。

玉兰就是这样,过度关心,一点小事都能放大,把事情复杂化。结婚之后,茉莉对妈妈,是选择性汇报,小家里的事,也的确不适合让她全知道。她长大了,该独立了,不再是过去每个月例假都要向妈妈汇报的小女孩。老妈猜疑,她就打消她的猜疑,“他加班。”可茉莉妈明显不信,还在自说自话劝道:“小两口,床头打架床尾合,姿态低一点,都能过去。”

茉莉只好用发火终止话题,“真没事!”

场面尴尬。如此不耐烦,哪里像没事呢。可女儿急眼,老妈也不好继续往下说。玉兰只好换话题,“茉茉,那个房子,到期以后不要往外租了,房贷我们帮你还。”

提到房子,又是一场气。结婚前,茉莉家意见,男女方合资买房,一人出一半,写两个人的名字。可朱家坚决不允许。劲草爸妈的意思是,存了大半辈子钱,就为了给儿子买房子结婚,体体面面地,还请亲家谅解、成全。茉莉爸妈忿忿,说这是存心不想让两家融合。还有话吴玉兰憋在心里,只对顾得茂说了,“人家这是为离婚作打算呢,给自己留后路。”茉莉爸一怒之下,给茉莉也首付了一套。租出去,以房养贷。如今玉兰提不租,茉莉问她有什么打算。

吴玉兰道:“你爸要退居二线了,退休之前,我打算带他去上海,住下来,好好查查他那个腰椎。”

茉莉担忧,忙问情况。她愧疚,成家之后,对父母关心得少。玉兰却说只是老毛病,但打算好好查查,看看用什么治疗方案最好。说着,玉兰又用手比比女儿的腰,笑道:“该注意啦。”

产后,顾茉莉一直没瘦下来。按说她不是易胖体质,但一来年纪大了,二来,她也实在没毅力锻炼。可老妈这么一提醒,茉莉对着镜子,越看自己越不舒服,回到上海,立刻就近报了个瑜伽班。每周两次,课都在晚上。第三次课,茉莉无意中从镜子里发现,教室那头,有个女人正拿着手机对着她这边拍。刚开始没在意。可那女人似乎不知收敛,长时间举着摄像头。而且,茉莉可以确认,就是在拍她。因此好几次,这个方向,只有她一个人在做动作。其他学员散步在别处。老师在中间。终于,茉莉决定出击了。练完一套,她快速走到教室那头,那女人来不及躲。顾茉莉脱口而出,“拍好了吗。”那女人立刻讪笑着,“囡囡妈妈,我是果果妈妈。”

哦?女儿同学的家长,她怎么不认识。“我是看您练得特别好,想录一段,回家跟着学。”茉莉反击,“真荣幸,我能比教练水平还高。”果果妈妈又说:“果果跟囡囡关系很好的。”茉莉没深究,放人了。

练完到家,茉莉就问劲草,认识一个叫果果妈妈的吗。她盯着劲草看,他脸上的每一条肌肉的微微颤动,她都要看清楚。那都代表某一种情绪。也许他撒了谎。相亲认识的,火速结婚,说实话,她对劲草了解不透彻。“认识。”劲草答得很快,几乎是不假思索,毫无破绽。

“然后呢。”茉莉煞有介事地。

“什么然后?”

“怎么认识的。”

朱劲草回头,诧异地望着妻子,“你去接过几次孩子?”茉莉噎得差点咳嗽。她接孩子的次数是少。

“果果还帮囡囡占过位子呢,天天在校门口接孩子,认识几个家长,不过分吧,”劲草又说,“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信息,果果妈妈离婚了,一个人带着孩子,你是不是又该浮想联翩了,”怪笑笑,“我请你对自己有点自信。”朱劲草在外面给人印象从来都是“沉默是金”,在茉莉爸妈面前也是,但跟茉莉单独相对时,人家伶牙俐齿着呢。

茉莉不示弱,“她偷拍我。”

“为什么。”劲草问。

“我哪知道。”

“会不会你看错了。”

“抓了个现行。”

“然后呢。”

“她说要学我的瑜伽姿势,”茉莉一口气,“问题是,我才练多久,能比老师练得还好?”

“你有基础,而且你身材好。”劲草嬉皮笑脸。

“严肃点,”茉莉道,“你老婆要被人害了,你也这样?玩世不恭,作壁上观。”

劲草走过去抱住茉莉,“你什么都好,就是疑心病太重,人能把你怎么着?也许是看你好看,想拍两张,你不也在大街上偷拍过霍建华么。”

“那是明星。”

“要么就怪我。”劲草突然往自己身上揽。

“什么意思。”

“怪我在外面老夸你。”

“真谢谢了。”茉莉挣扎。但很快又安于劲草温暖的臂弯。

“那人家就好奇了呀,”劲草讲他的歪理,“整天夸得跟一朵花似的,这女的到底什么样呢,碰到了,刚好拍一个,留作证据。”

这个理由茉莉接受。论姿色,论气质,论谈吐,论一切,她都比那个果果妈高太多了。只是,她必须提高警惕,离婚女人,一个人带着儿子,八字眼,很会装可怜,一看就是懂得讨男人喜欢的主儿,不得不防。何况又是这个年纪,如狼似虎。

茉莉警告丈夫,“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背着我去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立马我拿刀……我拿刀我就……”话有点粗,也有点狠。茉莉没说下去,具体内容,让劲草自己去完型、去领会。反正就是吃不了兜着走就是了。

劲草啧啧,“瞧你,你不应该叫茉莉,应该叫仙人掌。”

带刺。

茉莉冷笑,哼哼,亏得有这一身刺,不然,还不被你们玩得团团转。她走到窗口,抱起手风琴,劲草出去了。茉莉兀自拉了起来。琴声悠扬,飘得满屋子都是。

回目录:《小日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2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3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4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5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