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20章

所属书籍: 小日子

牵牛带女博士到善亚这儿吃饭,劲草要求茉莉必须到。这叫顾大局。关起门来怎么闹都行,对外,他希望小家庭还是看上去铁板一块。

到二姨这儿,就是回家了。牵牛不客气。善亚不住给女博士夹菜,又问:“博士毕业都不分房子呀?!”

劲草怕表弟面子挂不住,道:“妈,博士和房子是两码事。”

善亚道:“书中自有黄金屋。”

茉莉冷眼望着,颇有点瞧不上婆婆,她知道,张善亚就是显摆。显摆自己有房子,显摆自己有能耐,她儿子是硕士,却能超过博士和留学归来的硕士(大表哥),独占鳌头。牵牛乐观,看了看博士女友,又对他二姨道:“商品房买不起,就买商住,我跟文萱打算到朱家角去看看,弄个复式,一样住。”

善亚立刻道:“商品房不能贷款的哇?”

女博士笑说两家凑凑。善亚知道美亚没钱,但外甥媳妇面前,她又不好拆妹妹的台,便又问朱家角老远老远,上班怎么办。

牵牛说学校有班车。

善亚畅想未来,“这样也好,先落脚,慢慢来,以后把你妈接来享享福。”一提到美亚。党文萱的脸色有点不大对劲。茉莉解围道:“走一步看一步,现在不想那么远。”

吃完午饭,劲草送囡囡去上英语班,茉莉也想走。善亚热情,硬留牵牛和文萱,让茉莉作陪。茉莉心里就是再不痛快,也不好拔腿走人。善亚拿出面团——上午就开始发了,一阵揉搓。午饭刚过,她便开始操持晚饭。调了馅,和了面,准备包饺子。

文萱识趣,凑过去帮忙。

善亚打发她,“没进门呢,不用干活儿,以后进了门,活不能少干。”又补充,“一家两口子,多干活儿的那个身体好肯定比不干活儿的好。”

茉莉悄悄白她一眼。她最恨这种歪理邪说。

文萱脸臊得红扑扑的,到客厅跟牵牛看电视去了。

茉莉却跑不掉。她属于进了门的,理应干活。厨房操作台旁,善亚擀皮,茉莉包饺子。婆媳俩静静悄悄地,无话。说什么呢。心照不宣,尽在不言中。

客厅内茶几上手机响。牵牛叫二姨。善亚拍拍手上面粉,笑着走出厨房,拿了手机,钻到洗手间接电话。

大约五分钟后,厨房灶上那锅鸡汤煮变了色,只剩一点底子,茉莉不敢擅自处置,大声叫婆婆。善亚从洗手间出来,冲进厨房,见砂锅里汤少,直接怼茉莉,“都快煮干了。”茉莉提议放点水,善亚也不同意,说这鸡汤是原汁,放水味道会变。

茉莉讨了个没趣,放下饺子,且去方便。

厕所里的灯昏昏沉沉。

这房子旧,劲草租来,灯具没换过。茉莉嫌马桶圈不干净,用纸巾铺了一层方才坐下。刚坐稳,马桶旁边洗衣机上却发出喂一声。

茉莉心噗的一沉。

闹鬼么。

仔细瞄瞄,善亚的手机躺在那儿,屏幕上跳着秒数。

茉莉好奇,下意识拿起手机,对方似乎感觉到有人,话头便接上了。是个男的,操皖北方言,“嫂!当初我跟大哥在山西拉煤的时候……大哥就跟我讲过……那趟车如果走不下来的话……谁活着……谁将来照顾你……现在大哥走了……”

茉莉头皮过了道电。

手臂上,鸡皮疙瘩起来了。

是……劲草的小叔……朱二力!

后面的话更加不可描述。

茉莉向来嘴上厉害,哪里真见识过这等事。她吓得跟被蛇咬了一般,五指一撒,手机掉在地上。尿也识趣,及时回缩。

茉莉站起来,裤子刚提到一半,善亚推门进来了。

低头望望手机,抬头瞅瞅婆婆,茉莉弱弱地叫了声妈。善亚狠狠瞪她一眼,二话不说,三两步上前,拾起手机,挂断,转身出去了。

从出洗手间门到出婆婆家门,整个晚饭时段,顾茉莉都是手足无措的。反观善亚,镇定自若,谈笑风生,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茉莉这才感受到自己和婆婆道行的差距。她是道高一尺,善亚就是魔高一丈。

她真后悔拿起那个电话,后悔知道了婆婆的秘密。或许只是小叔追求善亚,善亚对他没意思呢?也不对,后面那些不可描述的话,已经足够证明叔嫂的关系。

茉莉怀揣着这个秘密回到家,洗了澡,还一脸的忧心忡忡。劲草看出她的不愉快,问:“下午没事吧。”茉莉一惊,冷静下来,才明白劲草是正常询问。她说没事。劲草又问:“匿名短信又来了?”茉莉说没有。

劲草跟着道:“刚妈夸你饺子包得好,手巧。”

看看,过去从未夸赞过,这特地的夸,恰恰说明心里有鬼。茉莉把这个秘密憋在心里几天,始终不消化。不不,不能跟劲草说,他肯定向着他妈;也不能跟榴榴说,万一将来榴榴真跟大表哥有后续,善亚也算是她的长辈。茉莉只能在回娘家的时候,跟老妈嘀咕嘀咕。她把这事描绘成一个男盗女娼的香艳故事。

玉兰笑,“想不到你婆婆这么受欢迎。”

茉莉着急,嘴里的无核蜜枣还没咽下去,“她受欢迎是她的事,问题的关键在于,她知道我知道她的丑事!那我不就成她的眼中钉、肉中刺了,瞧着吧,她肯定会报复我。”

跟绕口令似的。

玉兰说:“也许会讨好你呢。”

茉莉道:“不不不,她不是那样人!瞧着吧,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果然,没过几天,善亚又叫茉莉劲草带着囡囡去家吃饭。吃完了,张善亚突然说:“茉茉,我还没你微信呢。”劲草也附和说应该加一个。婆媳俩向来电话联系。茉莉讪讪地,等她掏出手机,婆婆的二维码已经在那等着她了。成为好友之后,善亚又说:“茉茉,你拉个群,把劲草、牵牛、凌霄,还有那个文萱,反正在上海的亲戚,都拉进来,以后大家相互帮助,团结友爱。”劲草说妈我来吧。说着,就迅速拉了个群,在里面发了个笑脸,取名为“和和美美一家人”。

婆婆加她微信,茉莉觉得,这里头一定有深意。可一时半会,她又领会不到善亚的心思。就她这方面来说,重中之重,当务之急,是要让婆婆打消顾虑,要让张善亚知道,虽然她顾茉莉不小心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但她嘴巴紧,不会二次传播,更不会干涉那些事。电话里的内容,只能是烂在她肚子里。

茉莉有点后悔告诉老妈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老妈知道,保不齐老爸就会知道……不过这种事,张善亚想要瞒到天荒地老也不切实际。就算她不说。朱二力那张嘴也会泄露出去。

事到如今,装傻不切实际。她琢磨了一夜,没有头绪,上班时间,茉莉昏昏欲睡,黑咖啡也没办法帮她提神。米娜进门,拿着材料,递给茉莉同屋的小姑娘。她一惊一乍地,“呦,不一样了啊。”小姑娘窘,说哪不一样。米娜指了指她小腹,“这儿。”小姑娘脸红了。米娜笑,“放心,我不会说出去。”小姑娘怀孕了,不到三个月,米娜怎么就火眼金睛看出来了呢。

茉莉讨厌米娜那副嘴脸,她说不会说出去,八成出了这个门就会大肆宣传。小姑娘刚入职就怀孕,上司那,免不了一场不痛快。

茉莉站着,端着马克杯,目送米娜妖娆的背影远去。她脑中突然叮一响。跟微波炉到时间似的。放心,我不会说出去。这句话好,简明,直接,最关键是,这话在茉莉脑海中,跟婆婆的微信对接起来。她只需要发个朋友圈,设置为婆婆一人可见,不就把自己的态度准时传达过去了么。

顾茉莉拿起手机,点开朋友圈,发布消息,文字照抄:放心,我不会说出去。配图是她春天在郊外拍的,一条白狗,回头凝望,卧在草坪上,阳光普照。

发送完毕。

茉莉坚信,只要善亚能看到这条朋友圈,就一定会理解她的苦衷。这事就算翻篇了。

女儿在客厅地毯上玩耍。电视里放着广告。是某保健品宣扬的“婆婆妈妈节”,说婆婆也是妈,用心感谢她。劲草从外面回来,他刚去给善亚送软骨素。善亚骨质酥松,还摔过。有前车之鉴。

“妈说什么了吗。”茉莉假装随意。

“没说什么,”劲草停顿一下,又补充,“哦,说七月节回去一趟。”

“回去干吗。”

“给爸上坟。”

茉莉走到餐桌旁坐下,突然悠悠地说:“爸走了也有好一阵子了。”劲草没吭声,他要摸烟,被茉莉制止。

“妈年纪也不算太大。”茉莉又说。

劲草猛然抬起头,像看外星人一样看茉莉,“我自己妈,我自己能养活。”

茉莉微笑,“万一妈自己有意愿呢。”

“是妈的意愿还是你的意愿。”

茉莉骇然。这不引火烧身么。怎么成她的意愿了。可她又不好挑破。于是只好说:“我没这意愿。”

劲草道:“妈已经够让步了,单门独户,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茉莉百口莫辩,着急道:“我没那个意思,楼上的丁阿姨赵阿姨不都再婚了,老年也有情感需求。”

“妈跟你说的?”劲草问。

茉莉心一动,本来是丑事,何不做成好事,如果婆婆再走一家,她这边就轻松多了。于是她故布疑阵,“妈不让说,你也别去问她。”

“跟谁。”

“这我可不知道,”茉莉连忙否认,“反正多少有点那意头。”

劲草叹气。

茉莉道:“你对天发誓,不许去问妈,回头妈说我多事。”

劲草突然说:“妈要真想走这步,我也不反对。”

“你反对也没用。”

“我有心理准备。”朱劲草说。看劲草这意思,茉莉觉得自己这招犹抱琵琶半遮面实在是高。在告密与没告密之间,她先吹吹风,敲敲锣鼓。而且她这次透风,也了解到劲草的态度。茉莉认为,张善亚可能真是由于顾及儿子,才没推进这事。如今劲草表明了支持。她是否可以向婆婆也漏点风,催化好事。早点让善亚转移注意力,她跟劲草也得解脱,好过自己的小日子。

主意一定,顾茉莉给婆婆送行就积极多了。早早帮善亚备好了回乡的礼物,不用她拿,全部快递。劲草担心老妈一个人坐高铁不安全。茉莉建议问问牵牛、文萱,要回正好搭伴。张善亚却坚称自己能行。这次见面,茉莉仔仔细细观察了善亚。

全部微表情都捕捉到。

她判定,婆婆铁定看到了她朋友圈。她还故意问:“妈,你怎么都不发朋友圈的,那些个美照,藏着可惜。”

张善亚答:“我只看,不发,没意思。”

那么好了,强调看。肯定看到了。

茉莉又说:“妈,我们家楼上那赵阿姨,说想你。”善亚问怎么想起我来了。茉莉说要给你发喜糖呢。善亚不懂她意思。

茉莉点明了,“刚找了个老伴,婚纱照都拍了。”又补充,“劲草也说般配,还说,老年人,也要勇敢追求幸福。”行了,点到为止,说得够直白了,顾茉莉相信她这话里的话,张善亚女士一定能懂。

回目录:《小日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3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4云中歌1 5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