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6章

所属书籍: 小日子

酒店定的是四季,桌位能看到江景。去单位楼下接,一见面,劲草就送上九朵红玫瑰。同事都抛来羡慕的眼光,茉莉适意了。可是,刚到餐厅坐下,菜点好,劲草去接了个电话。然后,人不见了。服务员问要不要上菜。茉莉打劲草手机。他关机了。这不见了鬼了么。

茉莉在酒店大堂穿梭,各种找,屁影子没见一个。她急了。打了 110。110 说还没到 24 小时,还不能报失踪。茉莉又打回家,她担心女儿囡囡。老妈吴玉兰告诉她,囡囡被劲草接回家了,她问茉莉什么事。茉莉说了句没事就连忙往家赶。一开门,朱劲草正坐在沙发上,悠哉剪脚趾甲呢。

“朱劲草!”茉莉压不住火。

“小点声,女儿看书呢。”

茉莉鞋都忘了脱,直接冲进来,“你有毛病是不是。”

劲草放下脚,开始磨手指甲,“是有毛病,头上一不小心多了个东西。”

“有事说事,清爽点。”

劲草屁股挪了一下,“你那姘头自由了晓得不。”

“什么姘头。”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那什么海涛。”

“都说了一千遍一万遍,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老实说,茉莉也有点惊讶。海涛离婚了?消息哪来的?她都还不知道,怎么劲草就知道了。

“他就是因为你离的。”

“污蔑!”

朱劲草继续低头磨指甲。茉莉扯着他二头肌那块的衣服,提溜老高,“你消息哪来的?谁告诉你的?这是重点,不是第一次了,跟上次打小报告的是不是一个人?”

劲草站起来,“不管是谁,我首先关心的,是不是事实。”顾茉莉鼻孔快冒烟了。她清清白白一个人,差点没当贞洁烈妇,怎么突然被构陷成这样。她当即拿出手机,拨海涛电话。通了。茉莉顾不了那么多,开免提,直接问:“喂,海涛,我是茉莉。”对方说你好。朱劲草猫在旁边,侧耳倾听。

“海涛你离婚了是不是?”说完,茉莉看劲草,劲草看茉莉,等下文。对方迟疑了一下,回答说是。又问:“你怎么知道的?”

茉莉急促地,“海涛,我下面跟你说的话非常重要,你必须说实话,百分之百,好不好。”陈海涛说当然实话,我们之间没有假话。

茉莉道:“海涛,你离婚跟我没关系吧。”

滑天下之大稽。她顾茉莉居然问出这种话。但时事而逼,没办法,拼了。

“不是你的原因。”海涛答得很果断。

“那就好,海涛,离婚了自己也要好好过,太晚了不打扰你了。”说罢,茉莉根本不给海涛回复的机会,啪嗒挂了。

茉莉瞪着劲草。劲草气场明显下去不少。茉莉一字一句道:“你宁愿相信外人,不愿意相信你老婆,你的自信在哪里?我们夫妻的信任在哪里?我们是夫妻,夫妻!在一张床上睡,在一个锅里吃的夫妻!明白吗?”

“我就问问。”劲草低语。

“结婚纪念日,你因为别人的挑拨离间,一句话没说拍屁股走人,我跟你说这事情没完!”茉莉有理由生气。有理由大闹。

“买了包了。”劲草连忙去拿高级皮包。礼物还没来及得送。有包收茉莉当然高兴,但奸细也要抓出来。茉莉趁势道:“上次告密的根本不是牵牛,你撒谎,这次总该说了吧,里外你要分清吧,这是人家挑拨离间,对付我们夫妻,现在我们要一致对外,明白了伐?”

劲草猛吐一口气。拿出手机,递了过去。有人给他发了条信息。发信号是 1069412091160078164。

内容是:茉茉,我自由了,520,老地方,老时间,等你,不见不散。

“王八蛋!”茉莉气得舌头都快捋不直了。“第几次了。”茉莉问。劲草说第二次。茉莉说上次为什么不说。劲草说气昏头了。茉莉问消息呢。

“一生气删了。”劲草道。

“内容是什么总记得吧。”

“茉茉你真好,谢谢老同学,让我找回了青春的感觉。”劲草每说一个字,都像在割他肉。

茉莉怒道:“这怎么能删呢,都是犯罪证据!这绝对是犯罪!”劲草深呼吸。夫妻俩一时沉默。茉莉又问劲草,“那么说上次收到短信,你其实不知道跟海涛有关?”劲草道:“就是诈你一下,没想到诈出来了。”茉莉窝火。可怪谁呢,还是自己心里有鬼。要是上回,咬牙不承认会怎么样?劲草也鬼,还会使诈。

茉莉又问:“那上一次,你为什么要撒谎呢。”

劲草道:“我想自己先查。”

“锅就给牵牛背了?”

“急中生智地,没想那么多。”

“查出什么了。”

“就是什么也没查出来。”

女儿囡囡从书房出来,远远站着,凝望。茉莉道:“囡囡,该睡觉了。”又是一通忙。等忙完了上床,劲草才问茉莉,“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还说他问过一个当民警的同学,对方说,可能是恶作剧,这种短信注册一个平台就能买一条,淘宝上也有卖的,很难溯源。

到底得罪谁了呢。这个问题茉莉也一直在思考。她从小生长在中产之家,自认有家教,待人接物那一套父母都教了。偶尔是虚伪点,但礼数周全,别人说不出什么来。要说得罪,可能她身上那股子傲劲估计会有人看不顺眼。哼,多半是女人作怪。顾茉莉第一个想到的是米娜。米娜跟她有竞争关系,而且她自诩毫无关系考进来的,凭真本事。而茉莉是关系户。实际上呢,关系户不要自己奋斗的?进来一样要靠自己混好吧。懒得解释。老组长退了,组里要提拔一个人,米娜最近的确在用力。可是,她即便再想组长的位子,也没必要给她的老公发这种消息呀。何况,米娜怎么知道劲草的手机号的呢。好,就算手机号容易搞到。她又怎么知道陈海涛的呢。好么,就算第一次是偶遇,看到了,也知道劲草的号码,发过去了。第二次海涛离婚,她顾茉莉作为老同学都不知道,米娜怎么可能知道。

沿着这一分析路向,茉莉确定了一个关键点,搞动作的人,是能够第一时间得到海涛动态的人。这人每次都不是胡说。而是有点苗头,并且假扮成海涛的口吻发短信。这人看不惯她顾茉莉,要把她“打造”成一个出轨的女人。

范围缩小了。

会是沈榴榴么。茉莉打电话给榴榴,提到海涛的近况,榴榴并不知道海涛已经离婚。茉莉把劲草收到两次短信的事说了。榴榴反向思维,提出一点疑问,“搞动作这个人,会不会是对劲草不满呢?”榴榴的理由是,很显然,这两次对方都是假装发给你顾茉莉,但不小心发错了,发到劲草手机上了。目的是刺激劲草。

茉莉回去向劲草反馈,劲草想了想,实在想不到得罪了谁。茉莉又上淘宝问,有的商家,的确提供发匿名短信的服务。委托人通常会提供一个假地址去拍去下单,发送的短信可以是文字,也可以是图片,文字的话,不能有攻击收信人的言论。这操作的空间就大了。

茉莉想得掉头发,劲草劝她,可能就是有人想让我们难受,我们不要中计就好了。该怎么过日子还怎么过日子。但顾茉莉还是咽不下这口气,这是有人在跟她宣战呀!关键是,她都不知道跟谁对阵。

顾得茂去医院检查,茉莉和玉兰全程陪。 吴玉兰原本说:“茉茉,你忙你的,我陪就行。”茉莉不愿意,片子拍出来,茉莉忙着去交钱, 玉兰不让,说都能报的。茉莉还是抢着交。玉兰陪着老公去找医生问诊。瞧完出来,茉莉问玉兰情况怎么样。玉兰说椎间盘有点狭窄,让保守治疗看看。母女俩把顾得茂送回家,都躺了一会儿,下午四五点,茉莉妈说想出去走走,合适的话买双鞋,结果在一条弄堂口早餐店看到一帮子人围着个小炉子。茉莉妈一眼就看出来,她问茉莉,“这是旺鸡蛋还是活珠子?”茉莉上前问,老板娘说是活珠子。

茉莉妈惊喜,说离开南京好多年没吃了,没想到在上海遇到了。茉莉当然记得,小时候跟着妈吃活珠子,是暑假的一大享受。活珠子跟旺鸡蛋不同。活珠子是十二天左右,正在孵化的鸡蛋,是能孵出小鸡的。旺鸡蛋是孵化不成功的鸡蛋。

茉莉妈坐下了。茉莉跟着,难得碰到一回,少不得陪妈妈。两个人要了椒盐的。拨开一点壳儿,赶紧唆。

荡气回肠。

吴玉兰表情都是满意。茉莉却有点为难,吃了一只就不吃了。玉兰问她怎么了。茉莉说有点像吃鬼。玉兰太懂女儿,茉莉高兴不高兴都写在脸上的,她问茉莉,是不是跟劲草吵架了。

于是茉莉借机把劲草收到的事说了。还分析,两次发短信,都是冒充第三者,给她发,但却好像不小心发到劲草那了。吴玉兰二次诠释,“就是假装是第三者发给情人的,结果发到原配那了,目的不晓得是气谁,大概率气原配。”

茉莉嚷嚷,“那也是巴着我离婚呀!”

玉兰问是不是事实。

茉莉道:“你女儿,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劲草怎么看。”玉兰又问。

“他知道真相了嘛不太在意的。”

“那么好了,” 玉兰放下蛋壳,“他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有句话叫,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茉莉想,或者问问海涛呢,他离婚的事,都有谁知道。再一想,问也不切实际,既然离了,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女方那边也可以泄露。千头万绪,无从查起。“现在还拉琴么。” 玉兰突然问。茉莉说根本没心情。

回目录:《小日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2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3偏偏宠爱作者:藤萝为枝 4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5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