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7章

所属书籍: 小日子

榴榴最近迷娄烨。他导的片子,全部刷一遍。一见面,还一直向茉莉安利。

茉莉看透她,“是大表哥喜欢吧。”榴榴说你怎么知道。茉莉说大表哥是艺术范儿,看法国电影、德国电影、意大利电影,你是看好莱坞电影。

“我变了,我艺术了。”

“推荐一部。”

“《苏州河》看过么。”

“大学时候看过,文娱部组织的。”

“《推拿》也不错。”

“知道,讲盲人按摩的。”

“还有《春风沉醉的夜晚》,”榴榴越说越兴奋,“中国的文艺片真不多,看一部少一部,跟男人似的,根本找不到好的。”

“讲什么的。”

“你自己去看嘛。”

“简答说说哇。”

“男女,男男,女男,有没有女女不记得了。”

茉莉啧啧,“听听这话。”

“这有什么,见怪不怪了,”她指指地下,“魔都哇。”茉莉才想起来幼儿园那一幕。她想跟榴榴说。但念头在脑子里走一圈,又消歇了。别人的八卦,她懒得提。她现在讨厌八卦,就想过过简单的日子。

晚上到家,劲草已经回来了,两个人点了外卖,茉莉给囡囡做鸡蛋羹,就算晚饭了。吃完饭,劲草和茉莉并排坐在沙发上,囡囡坐在地毯上折纸。劲草说选个片子看看。茉莉挑了一圈,嫌电视盒子里没好看的。劲草说你不看我看体育频道了。茉莉让等等,她去电脑上下。就这么把《春风沉醉的夜晚》下载下来了。

U 盘插到机顶盒上。刚走了两分钟的戏,朱劲草就坐不住了,两个男演员滚在床上,抱在一起。

“看这干吗。”他表示质疑。

“艺术。”

“孩子在这呢。”

“过了这段就没了,”茉莉说,“榴榴大力推荐。”

朱劲草起身,抱起囡囡,一把拾起玩具,往书房去。茉莉盘着腿,捏加应子吃。继续看。电影谈不上复杂,但有点混乱,人到底喜欢什么,有时候自己也搞不清楚。生活的边界,本来就模糊。茉莉最喜欢女人去秦昊扮演的男人的办公室去闹那一段,最世俗,最戏剧化。

看完片子,难得囡囡已经睡着了。劲草没脱衣服,袜子也没脱,靠在床上,闭着眼。茉莉想拉一段是手风琴,打开窗,对着月亮拉,就拉那首《玛奇朵云飘浮》。

今天显然不行了。她不能打扰老公和女儿休息。公婆走后,小家回归到她手里。公婆在,茉莉总是有种强烈的意识。丈夫是她的。公婆走了,丈夫自然而然成为她了。茉莉又觉得陌生。她身边的这个人,原本是陌生人,现在睡在一张床上了。何况他还有那么多未知,或许是秘密。

快睡着了,迷迷糊糊,茉莉脑海中突然蹦出个猜测:假如伟就是个男的呢,他用 rebecca 这个女性名字打掩护,跟劲草聊天……假如劲草早就知道这一切……是他们合起伙来欺骗她……思绪放松,继续飘……难道劲草跟幼儿园里报孩子的男人一样?

那她成什么了?

瞌睡瘾一下没有了。再想想,似乎逻辑也对。他不敢跟她一起看《春风沉醉的夜晚》,过去看岛国动作片人可来劲。心里有鬼!为什么要打发公婆走?企图掩盖这个惊天秘密?他怕一旦被她翻出来,父母接受不了。善亚能接受儿子搞女人,换成男人呢,那就是丑闻!另当别论了。对,就是女扮男装,是他们百密一疏,没想到她顾茉莉会用转账看真名。

结论出来了:劲草的姘头是伟。伟是男的。

荒不荒诞?如果一切属实,那整个故事里,最最可悲的是她顾茉莉。

一夜没睡踏实。

第二天早晨起来眼泡是肿的。当务之急:求证。证明她丈夫的性趣爱好。顾茉莉害怕,她怕自己较真到最后,跟电影里一样,抓到个男的。四只眼对面,她怎么办,跟他对打吗?打得过吗?即使侥幸胜利了,她也注定一败涂地。这场仗没有赢家。可是,她才不要糊里糊涂活着。

妈的!

照镜子的时候她突然明白了,rebecca 是个假发品牌!伟用 rebecca 做微信名,意思是自己带了假发,可不就是女扮男装么。

茉莉觉着自己真是天才,应该去写侦探小说。劲草起床了。光着上半身。他还有腹肌,胸肌,结婚以后,他还尽量保持。越看越像了。他是 rebecca 那个族群的“菜。”茉莉把牙膏沫狠狠吐在水槽里。一个男人结婚后还在努力锻炼,把身材保持得很好,那他的太太就要小心了。

“早上吃什么。”劲草问。

茉莉没理他,目不斜视,直接走出洗手间。她今天的行程很明确:送孩子去幼儿园,请假,然后去造船厂找劲草的大学同学兼好友王艺凯。凭直觉,她认为他手里可能会有点线索。

虽然很不礼貌,但没办法。王艺凯是顾茉莉知道的、见过的、能接触到的唯一的“那种人”。虽然艺凯没出柜,但他的行为言谈都是肆无忌惮的,他嘴上喜欢说“我前对象”,谁都知道他前对象是个男的,他喜欢花样滑冰,是一个日本男运动员的粉丝,还自费去索契看冬奥会……最关键是,他是朱劲草高中同班(同宿舍),大学同校,整个上海,恐怕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朱劲草的历史。隐秘的历史。

一进健身房就一股怪味。好几个壮男见茉莉进门,以为是新学员,围上来打招呼。窒息。一群野牛。茉莉说找人,野牛们散去了。

王艺凯正平躺在器械上,刷手机。茉莉笑着跟他打招呼。艺凯坐起来,自嘲,“没怎么练。”无线耳机挂着,手腕上是黑色橡胶圈,老王的装扮很有未来感。

茉莉提议换个地方说话。

中午了。楼下的咖啡厅,茉莉点了个三明治。艺凯什么都不要,他带了饮料,还有沙拉,训练后尤其不是能多吃。这几年他一直在增肌减脂,但始终没什么效果。

艺凯先切入主题,“是大队长的事么。”他习惯叫劲草为大队长。学生时代,朱劲草是风云人物。

茉莉口气沉重又恳切,“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来找的你。”

王艺凯诧异,问出什么事了。

“这关系到我和大队长的未来,”她也叫他大队长,口气惨然,“虽然我知道这样直接来找你,很可能会失去你这个朋友,但没时间了,我必须知道答案。”

艺凯动了动屁股。他的沙拉还没打开。可能不打算打开了。他两手放在桌面上,坐好,等她下文。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艺凯用笑掩饰尴尬,随即打了个 OK 的手势。

“你不用直接回答,”茉莉略有点紧张,语无伦次地,“我的意思是,你不用说出来,如果答案是‘是’,你就点头,如果不是,就不用做任何动作。”

荒诞。荒诞的游戏。这是茉莉想到的最不尴尬的办法。

艺凯准备好了。他看着她的眼睛,诚挚地。

茉莉深呼吸,她知道自己这么问有点缺德,可既然来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缩了缩下巴,不看他,好像在做心理建设,片刻后,她慢慢抬起脸,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好像有千斤重似的。

“你是么。”她问出来了。

斯芬克斯之谜。

王艺凯定在那儿。脸好像突然被人抓了一把,全面收缩,但只过了半秒钟,又舒展了。

他微微点头。承认了。

他什么都不怕。

茉莉猛吸一口气,吐出来,又问:“他是么。”

艺凯脖子歪了一下,显然,这个问题超出了他的料想。他打破规则,开口说话了,“这我不太清楚,要想知道鸡下不下蛋,得问鸡自己。”

茉莉呆滞。她就是觉得问劲草可能也不会得到真实答案才从侧面求证。老天爷,生活太难。

“你自己没感觉么。”他反问她。

道理上,她应该发现蛛丝马迹,但不排除他是个好演员。

“我不知道,”茉莉抽了一下鼻子,“我的感觉是乱的。”

“我觉得应该不是。”

“不用安慰我。”

“我表白过,”艺凯苦笑,“他拒绝了。”

够大胆。这故事一说就长了。又恐怖又悲伤。

“也许只是个例。”茉莉说。

“那就是我魅力不够了。”艺凯自嘲。

“你们同学里有叫伟的么,”茉莉追问,“叫伟,三个字,现在在上海,跟你们还有往来,有么。”她问得具体。王艺凯眼睛看天花板,说这个他得好好想想,想到之后,第一时间告诉她。

告别之前,茉莉叮嘱王,不要告诉任何人她找过他。王艺凯答应了。他送她到咖啡厅门口,突然问:“如果是,你怎么办。”

残酷的问题。

茉莉戴上墨镜,她不想让王看到她慌张的眼神,“我也不知道。”

艺凯淡然,“大队长很怕孤单的。”

“谢谢你。”茉莉说。

晚上到家,看劲草的神情,茉莉就知道王艺凯背叛自己了。是啊,她幼稚。他跟劲草近二十年的交情,怎么可能站在她这边呢。他能说几句实话,已经算给了天大面子。算了,发作了也好。正好问个清楚。饭吃过了,女儿在听英语。书房里不断传出英文对白,一男一女,轮流说。茉莉又放《春风沉醉的夜晚》。她要激怒他。

果然。没几分钟,朱劲草便发作了,“顾茉莉,你到底想干什么?”他声音低沉,但透着狠劲。

茉莉按暂停键,直面丈夫,“你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劲草说有些事情是别人的隐私,你这么跑过去问,是对人的极大不尊重。茉莉冷笑,“别人的意思我不在乎,你的隐私,如果影响到了我,我就必须过问。”

“你就不能直接问我?”

“你不说实话。”

“信任在哪里。”

“你配信任么。”

“那你也不能去找艺凯,问那什么……”他支吾。

“他向你表白过。”

“那是他的事!”劲草大怒,“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你呢,到底选男选女?”终于问出口了。茉莉感觉脸上一片烧。劲草咳嗽两声,然后突然发作,“我的表现怎么样你体验不到吗。”

茉莉声音劈了,“我跟你说我现在都不知道你哪些是真的哪些是装的。”她哽咽。她委屈。她堂堂一个大小姐,天之骄女,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在回来的路上她想过离婚,如果是真的,那就必须离婚。可她又舍不得。朱劲草是王八蛋,可男人是自己选的,她爱他呀!

茉莉吸溜鼻子。劲草激动,张牙舞爪胡乱吻上来,仿佛要当场证明自己。他是个男人,合格的男人。茉莉推开他。劲草坚持要她自己感受。“伟是谁。”躺在他臂弯里,茉莉还没忘记查案。“真不知道。”朱劲草被逼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回目录:《小日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归路作者:墨宝非宝 2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3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作者:沐清雨 4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5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