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32章

所属书籍: 小日子

朱劲草把检查报告推到茉莉跟前。顾茉莉瞅了瞅,眼前一黑,这他妈都哪跟哪儿呀?!睾丸受伤?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仔细回想,她跟劲草,是有段时间没有夫妻生活了。

朱劲草瘪着嘴,垂头丧气地,“踢球踢到的……去查了彩超……说受伤……充血……当时是皮外伤还是内伤不清楚……但被撞的那边差不多是正常的两倍大。”

“怎么没听你说。”

“你不是一直住你妈那额,”劲草继续说,“你搬回来之后,我也好多了,能动能行,但医生说了,那方面的事是坚决不能有,所以,我根本就不可能对她有什么动作。”

“你是不能,还是不想。”

“既不能也不想。”

“当时你怎么不说。”

“因为我没做,也没想到用这个辅助证明,这是我的个人隐私。”

茉莉不吭气。她又拿起报告单看看,时间是对的。看样子,不大可能是朱劲草的苦肉计。他就是再狡猾,也不能拿自己重大部位开玩笑。如果劲草没撒谎,那高夏菁的所作所为就令人费解了。她的动机是什么?从日常往来判断,高不是那种做事突兀的人。相反,她很周全。那是不是可以判断,那天晚上的“强暴”事件,就是她故意设置的局。

茉莉失神。劲草着急,“咱们是两口子,还是应该有绝对信任,我如果跟她有什么,怎么可能在那么个短小的时间里胡作非为,我要真有那心,肯定更不会让你发现,我有那么蠢么,茉茉,我真是被陷害的,我不可能背叛你,我朱劲草有今天,一小部分是爸妈的恩情,一大部分是因为有你,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我特别珍惜……”

茉莉打了个停的手势。

劲草闭嘴。

茉莉问:“高夏菁从头到尾也没提过补偿,那就是说,她不是为了钱。”

“疯女人。”

“为了名?”茉莉推导,“毁掉你的名声?”

“我有什么名声。”

“破坏我们的关系?”

“那别想。”

“她这么做,谁是受益者。”

“没有受益者。”劲草一口断定。

这么一步一步往前推,茉莉又觉得这事,跟匿名短信虽然按说没有关系——短信事件已经水落石出了,但似乎有着某种共同的诉求:破坏她跟劲草的关系。她甚至觉得,高夏菁这么做,目的是也是希望看到她离婚。难道高夏菁和凌霄,或者那个远在海外的刘阳有关系?未免太八竿子打不着。又或者是她得了被害妄想症?

夫妻畅谈后,茉莉对劲草平和了,她觉得他不应该是个“坏人”。不过茉莉同时保持清醒,就算睾丸没受伤,劲草又对她有多大“性”趣呢。经老妈点拨,顾茉莉看明白了,男人只对不熟的女人有兴趣。当然,这些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不是眼下的核心矛盾。

高夏菁那边的问题,茉莉一时半会想不明白。她暂时为自己制定了两条“探案”路线,一条是再次找汪凌霄沟通,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另一条是她打算直接找高夏菁谈,她迫切想知道高女士从正常闺蜜到疯女人,究竟走过了怎么样的心路历程。

三请四邀,茉莉准备回家了。囡囡已经被接回去。只是劲草吹了几次风,没动作了。茉莉问他家里的情况,劲草跟便秘似的,“妈搬回来了。”

“怎么又回去了。”

“租约到期,房东要卖房。”

茉莉鼻孔喷火,“知道弗洛伊德说过什么吗。”

劲草懵。

“成长的主要动力,来自和父母的分离!”

“三姨也来了。”

“她来做什么。”

“看她儿子。”劲草如实汇报。跟着又把党文萱和张美亚的斗争简单描述了。大致意思是:张美亚要带着老公来上海,文萱不让。

看看,早都猜到了。

美亚想要如法炮制善亚的路,可能吗。说白了,善亚两口子给儿子掏了钱买房子,有心理优势,美亚就不行了。儿媳妇不许她去,那她也只能到二姐这哭。劲草还掏出手机朗读了文萱发给美亚的消息截屏:牵牛妈,不好意思,最近因为牵牛工作的事情我们闹得不太愉快。他可能要长期到昆山校区工作,一个月才回来一次,所以暂时你们不方便过来。

茉莉又问牵牛的工作。劲草确认,确实有这种事。茉莉说三姨也太着急。劲草道:“好像还有个事。”茉莉问说没事。

劲草忿然,“文萱有了。”

“喜事。”

“又打了。”劲草补充。那就不是喜事了。

不过说实话,顾茉莉能理解党文萱,当初她也是忽悠文萱走入婚姻的帮凶。茉莉听一个“黄金剩斗士”朋友说过,她说其实女人糊里糊涂嫁了最好,等看透了,见了世面了,懂事了,就谁也看不上了。文萱是博士,还没看透么。结婚前是闹剧,结婚后成悲剧了。为了琐事争吵,娘婆二家,金钱,房子,婚姻给她带来什么好处了?如果说她还仅仅有所图,那只能是跟顾茉莉当初一样,吃卖相,喜欢,相信,愿意,喜欢眼前这个男人,相信跟这个男人有未来,愿意跟他生娃,愿意一起走一辈子,只求他待她如意,真心体贴,温柔善良,需要的时候能在她身边。可现在呢,小家有了,一切却变了样。文萱现在提离婚茉莉都不感到意外,孩子都打了,看来是下定决心了。

从某种意义上,茉莉甚至觉得文萱和榴榴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文萱是因为对男人失望而打掉孩子,溜溜呢,同样是对男人失望,而选择要孩子。茉莉庆幸自己吃卖相,如果她连劲草的卖相都不吃,她这辈子真有可能孤独终老。她娘家家底厚,更有资本和实力单身。

归根到底,时代变了。婚姻是组队。只是过去,对女人来说,结婚是经济组队,对男人来说是性组队,现在呢,男人不缺性,女人不缺钱,那么,婚姻的意义又是什么呢。离婚和不婚的越来越多。

陪榴榴产检,茉莉见到了汪凌霄。她没问,但估计根据协议,产检大表哥是必须出现的。榴榴在诊疗室,茉莉和凌霄就站在医院走廊。茉莉把高夏菁事件跟他说了。一贯沉稳的大表哥深表惊愕。

“定罪了吗,影响老二么。”他关心劲草。

“和解了。”

“不可思议,女人饥渴起来,比男人还厉害。”他这么解释。茉莉意外,问他什么意思。

凌霄笑容诡谲,“老二卖相不错。”

茉莉嗯了一声。

“会不会是高某对老二觊觎已久呢。”

“你的意思是,高主动。”

“现在也的确是高主动,不明确的是高主动的动机,”凌霄分析,“你可能一直认为高的动机是害人,但有没有可能是,她根本就是欲望大炽,突然爆发,但是老二不从,她恼羞成怒,才说是强奸。老二说是这女的直接扑过来吧。”

“是。”

“不排除就是个桃色事件。”

茉莉低着头思考。桃色事件倒是有可能,而且跟劲草的口供对得上。但问题在于,如果是桃色事件,女方一定会有主动求欢的动作。这个劲草是没提到的。在警局也没说。比如,她扑上来之后,是立刻大叫,还是摸哪儿了,亲哪儿了。骚货、狐狸精不会没有动作。那么好了,这方面待考。

茉莉继续排查,她问凌霄,会不会又是刘阳呢。

“不可能,”大表哥很果决,“我已经警告他了。”

“哦?”

凌霄拿出手机,调出微信聊天记录,直接给茉莉看。汪凌霄的口气很严厉,刘阳求饶。都已经暴露了,再做这种事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刘阳怎么能驱动高夏菁呢。风马牛不相及。茉莉又问:“会不会是她背后还有人呢。”汪凌霄道:“那就得去调查了,或者干脆找她谈谈。”

榴榴叫人,凌霄赶紧走进去。茉莉没动步,还站在门口。凌霄进去了,她就不适合再进去当电灯泡。她此行的主要目的已经达成。看着榴榴和大表哥的背影,任谁也会相信,他们就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直接去找高夏菁对茉莉来说有点难度。关键需要心理建设。她的人设是良家妇女。高呢,现在已经变成娼妇、荡妇,肆无忌惮那种人。她顾茉莉但凡敢靠近,肯定就近墨者黑了。茉莉叮嘱过囡囡,见到果果也不要打招呼,更不能跟他玩。不过吊诡的是,囡囡再没见到过果果。

吴玉兰知道了女儿的烦恼,耐心做茉莉的思想工作,“两条路,要么你就彻底放下,想开了一样,匿名消息那事不都过去了么,你就当撞了鬼了;要么你就直接找她,上前线,最坏不过撕一场,放心,你妈帮你。”

茉莉苦笑。她的目的可不是撕。是要挖出幕后黑手。哦,见面就撕,成什么了。这根本就不是大房捉小三的戏。

这天下班,玉兰告诉茉莉,她去找过高夏菁,没找到。“你不能出面,我可以,没想到扑了个空,她已经搬走了。”茉莉觉得奇怪,搬走了。是畏罪潜逃,还是没有面目再在这一片混下去?茉莉问老妈怎么知道她搬走了。玉兰说她问的楼下邻居。茉莉没说什么。第二天下班她提前走了一会儿,到高家,敲门没人。门口的鞋架空空如也。看来的确走了。她又去敲对门赵姐家。门开了,赵姐缩着脖子,她怕事。看是茉莉,她直接说,“你们的事别找我。”

茉莉挡住门,问:“房子不是他们的?”

赵姐说是租的。

茉莉问她知不知道高搬到哪儿去了。赵姐说这个人家没有义务告诉我。茉莉又去幼儿园问老师。老师说果果的确退了学。

茉莉道:“是退学不是转学是吧。”

“是退学。”老师很笃定。

茉莉踌躇。是,这件事对高夏菁影响很大。但除了赵姐,知道的人不算多,劲草这边不会往外泄露,所以谈不上对她本人有什么影响。而且如果劲草的坦白属实,这事根本就是她高夏菁惹出来的。她为什么要搬家呢。茉莉想去高的单位问问,可除了知道她在金融系统工作,其余一无所知。想找也没处找。高人间蒸发,在茉莉看来,有可能是躲避追查。又或者是,她高某人执行完“任务”,且任务失败,被安排到别处去了?茉莉思忖着,愈发觉得背后阴谋巨大。

回目录:《小日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2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3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4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5蜀锦人家作者:桩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