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5章

所属书籍: 小日子

一冷战就是几天,茉莉坚决不投降。

家里的事务还得持续运转,比如接女儿这事,就得两个人配合着来,一人一天。这日,茉莉记错了轮次,下了班,直奔幼儿园,却远远看见劲草跟果果妈在铁门外聊得热闹。顾茉莉真想立刻走过去,赏那女人和劲草各一巴掌,但理智让她止步了。

拍照片,录视频,都是实锤,将来闹事的证据。臭狗屎!野花就比家花香是吧。茉莉隐忍了一夜,次日,轮到她去接囡囡。铁门口,果然遇到了果果妈。波浪头,涂着红嘴唇,跟八九十年代的挂历女郎似的。果果妈也看到了茉莉,率先点点头。

茉莉纹丝不动。

果果妈不放弃,走过来笑道:“眉毛在哪儿做的?真漂亮。”茉莉冷冷地,不说话,瞪她一眼。果果妈想不到自己的善意却换来如此冷眼,她脾气好,还是微笑着,“囡囡妈妈,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还好意思问!茉莉转身直面她,“有意见,你会听么。”果果妈抱着胳臂,“有道理的话,会的,人都要讲理的。”

茉莉见她那副软硬不吃的样子就恶心。

放学了,囡囡从园区出来,跟果果并排走,还没走出大门,顾茉莉就一把把女儿拽过来,囡囡胳膊被拽疼了,拧巴着脸。果果挥手,“囡囡再见!”囡囡要回应,茉莉命令,“不许理他!”囡囡哇地一声哭了。

这么凶的妈妈,她没见过。

这一仗,茉莉打得不算漂亮。不过茉莉不认为自己的战斗力比那个女人低,她只是没有她那么厚颜无耻。茉莉没立即找劲草闹,她必须先稳住,伺机而动。可是,憋在心里难受,又不能跟老妈说,茉莉只好跟榴榴分享这一战果。叙述过程中,顾茉莉不忘美化自己几句,恨不得把自己塑造成美少女战士。

榴榴一听便说:“男人不能找太帅的。”又分析,“难道,上次那个举报人,就是这女的?”

茉莉若有所思,理论上有这种可能,但就是没论据支持。如果再往坏了想,也不排除奸夫淫妇沆瀣一气,想找到她的“过错”,然后再提离婚,最坏最坏,是劲草想抢女儿的抚养权。所幸,她手里握着照片呢。但又一想,也不对,这种照片能怎么着呢,大庭广众,光天化日……又不是捉奸在床。

或许都是她的臆想。

“打算摊牌么。”

茉莉无奈,“牌面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呢。”

榴榴道:“我总感觉不至于。”

“人都是会变的。”

“劲草人品还是过硬的。”

“你了解他多少,”茉莉反问,“谁屋里屋外一个样,床上床下一个样?”

榴榴没词儿了。人家是两口子,她肯定不能比茉莉更深入。她床上永远一个人。

“那怎么办。”榴榴迷茫地。茉莉只能说过一天算一天。又说好东西只能远观,摆近了看,再好的也变得难看了。都是人,尤其男人,都那个臭德行。

入夏之前,茉莉家的小两居收回来了,她找保洁,狠劲消了几遍毒,又添了几件家具,茉莉爸妈便打西边来,入主上海了。乔迁碰上母亲节,茉莉和劲草要去庆贺,早上出门前,茉莉嘱咐劲草,记得买礼物。

劲草打包票,“想好了,买俩榴莲,就是那金枕头,妈爱吃。”不错,这点他记得牢。吴玉兰是喜欢金枕头。不过下了班,等劲草进门,茉莉却发现金枕头没带来,改成一把五颜六色的雏菊。玉兰喜欢得跟什么似的,一个劲儿说好看,美化了空间。席间,茉莉爸跟劲草喝黄酒。囡囡喝可乐。茉莉开车,不喝酒,喝果汁。吴玉兰一个人品红酒,芊芊玉指捏着高脚杯,很风雅的样子。

劲草举杯敬丈母娘,“妈,这次来就不走了吧。”玉兰笑道:“上海我们住不惯,等你爸病瞧好了,还是回老家。”又说,“不过你们要是有了二宝,我就留下。”囡囡问奶奶,哪个宝宝。茉莉皱眉,小声嗔,“妈,当着孩子说这个……”吴玉兰不管,继续道:“你们年轻,能要一个还是要一个,囡囡也有个伴。” 劲草道:“一定努力。”茉莉爸补充,“不要有顾虑,不要怕养不起,爸爸妈妈都是你们的后盾。”茉莉举杯,“爸,多喝酒,多吃菜,少说话。”

吃完饭,茉莉发现婆婆朋友圈发的是康乃馨。回去的路上,她问劲草,怎么你妈是康乃馨,我妈就是雏菊了呢。劲草解释,说金枕头没货,花店人多,就雏菊和玫瑰两种,只能选雏菊。

茉莉斥:“这种事,就应该提前安排。”

还是不上心。

劲草道:“回头补偿,妈也没有不开心哇。”

“那是给你面子,”茉莉拆解,“母亲节,收到一把菊花,开心哇?又不是清明节。”

榴榴约茉莉喝下午茶。茉莉要接孩子。榴榴的意思是,可以找个幼儿园附近的店,边等边喝。茉莉揣摩到榴榴的意思,故意问:“附近,多附近?”榴榴道:“最好对着幼儿园大门就好了。”茉莉不含蓄:“你怎么不直接站在幼儿园门口呢,说,什么目的?”榴榴哎呀一声,真是什么瞒不过你,我就是想看看绿茶婊长什么样。

这是真话了。

榴榴没结婚。对离婚的世界好奇。咖啡店靠窗的位置,她鼓着腮帮子,朝外面瞧瞧,又对茉莉,“我仔细想了想,有一点不理解。”茉莉问哪里。榴榴道:“她为什么要拍你。”茉莉呵呵,说搞不好拍回家做法呢,扎小人,巴不得我早点离婚,好给她儿子找个后爸。榴榴说真不知道这些离婚的女人哪来的自信,我这种没结婚的,还知道矜持。

“女人经验多了,就放开了,”茉莉搅拌咖啡,“最可怕。”说话间,隔壁的隔壁来了个人,他在茉莉这边并排坐下,但两个人却间隔着另外两位顾客。茉莉看到他,连忙扭过脸,装没看见。男人没发现茉莉,放下电脑,打开,一阵噼里啪啦操作,他应该来这办公,或者等人。

榴榴问:“干吗,你姘头。”

这女人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茉莉打了榴榴一下,“乱讲,劲草表哥。”榴榴跟品咖啡似的,盯着人家看了一会儿,道:“表哥卖相蛮好的哇,已婚还是单身呀。”茉莉说好像是单身,但不排除有姘头。榴榴不管,笑得跟中了奖似的,“单身就好办了呀。”茉莉问什么好办。

榴榴不客气,“介绍我呀!”

“你生吃呀?”

“一回生二回熟呀,干吗,觉得我配不上呀。”

“那倒没有。”茉莉小幅度撒谎。

“你没看到现在帅哥旁边都是丑女呀,”榴榴道,“何况我还没丑到那个地步吧。”话说到这份上,茉莉不好推辞了,将来公婆来,她搞不好还要去榴榴那避难,必须相互帮助。茉莉了解榴榴,跟她一样,标准的颜控。所以才单到现在。今天巧了,绿茶婊没等到,金龟倒来了一只,榴榴怎么肯放过。光卖相一条,表哥就比表弟好太多。榴榴故作生气,“茉茉,你整我是不是。”茉莉说真没有,没往这上面想,大表哥脾气怪的。

“我就喜欢脾气怪的。”榴榴生冷不忌。

眼见着榴榴越来越激动,跟遇着鱼的猫似的,肯定是要吃这口了,茉莉只好成人之美,站起来,走过去,礼貌地跟大表哥打招呼。表哥微表情是慌张的,合上电脑,两个人杵在那说了会儿话。茉莉往榴榴所在的方向看,汪凌霄的目光也对过来,榴榴忙点点头,装淑女。茉莉招招手,榴榴拎起包凑过去。一会工夫,人认识了,微信也加好了。榴榴心满意足,绿茶婊也不看了,提前走人了。什么男人不能找太帅的,这种挂在嘴上的“金科玉律”早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晚上到家茉莉把下午的遭遇跟劲草提了。劲草怪茉莉多事。茉莉道:“真要成了,不是好事一桩么。”

“成不了。”劲草很坚决。

“那可不一定的,王八看绿豆,说不定就对上眼了。”

“大表哥不喜欢有房的。”

“奇了怪了,有房子倒是缺点啦。”

“大表哥自己没房,所以不许别人有房。”

茉莉拽过劲草,誓要打破砂锅,“这是什么道理呀,你们家人怪的。”劲草说有什么不明白的,他自己没有房子,女方有房子,他面子往哪搁呀,要是都没房子,就一般齐一般高平等了。又补充:“大表哥自尊心很高的,跟我们不一样,留学回来的,以后要当高级职业经理人,住黄浦江边大酒店的。”讽刺的口气都出来了。茉莉及时打住,不往下说了。

劲草他妈家那边的情况,茉莉大概了解一点。三姊妹,生了三个儿子,上下不差个三五岁,从小比到大,现在又都在上海。关系很微妙。前三十年,肯定是大宝领先的。卖相好。成绩好。家境好。哪都好。二宝,就是劲草,属于中等生,马马虎虎。当然卖相也是好的。三宝,成绩不好,卖相不好,家境不好,一塌糊涂。

三十年一过,三宝机会好,一毕业留上海,户口也落下来了,成中等生了。二宝工作不错,落户上海,父母支持,付了首付,娶了媳妇,生了女儿,拔得头筹,当人生赢家了。大宝呢,国外回来,没有户口,父母没钱,买不起房子,纯属沪漂,年纪也最大,落后了。大姨也是真穷了,听婆婆说,手机掉到马桶里,接听功能都不好了,大姨都不肯换的。要省钱,给儿子买房子,可上海的房子现在开始省钱未免难度太大了点。不过茉莉想,如果榴榴能把大宝收了,就当是扶贫,她跟榴榴做亲戚也蛮好。所以劲草不满,由他去。

陪女儿做完手工,茉莉洗了澡,该睡觉了。劲草突然说:“明天下班我去接你。”茉莉心里当然清楚,明天是大日子。这日子她想了好几天了。但嘴上却一点不露出来,她妈妈教她的,女人,心里要明白的,嘴上要矜持的。明天是她跟劲草的结婚纪念日,他有点表示,还不是应该。

茉莉忙道:“明天我去接女儿吧。”劲草说不用,已经拜托妈了。茉莉还装,问什么情况。劲草道:“困死了,不演戏了吧。”茉莉拿枕头打他。劲草拖着声调,“明天是结婚纪念日,我要请你吃饭,感谢你来到我的生命中,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色彩。”

老手。高手。

茉莉笑着问:“就光吃饭呀。”言下之意,礼物呢。劲草领会了,说明天揭晓。

回目录:《小日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莫达维的秘密作者:莫里 2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3轻狂作者:巫哲 4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5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