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41章

所属书籍: 小日子

又一轮谈判。

谈判结果:黄牵牛和党文萱暂时维持婚姻关系。张美亚稳定住大局,暂时回老家了。

出人意料,劲草这次回来没再出走,而是在书房安营扎寨。茉莉的理解是,朱劲草累了,想安安分分过日子了。是啊,父母再好,已经是过去式。她顾茉莉才是那个陪他看细水长流的人。

只是当劲草的肉身真的回归到这套房子里,茉莉却觉得自己有点变了。她突然觉得,劲草对她似乎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她何必讨好他呢。一对夫妻,一个孩子,每天上班,下班,辅导孩子作业,陪孩子却上各种培训班,去美容店美容……日子仿佛被规定好了,没有了公婆的冲击和撕扯,他们这颗埋在生活中的砂砾似乎怎么也打磨不成珍珠。

茉莉心目中的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根本不是这样。她现在对劲草的卖相都不怎么感兴趣,没有欲望。劲草睾丸受伤之后,夫妻生活本来就减少了,现在呢,几近于无。回归后劲草主动提过一次,结果办到一半,实在寡淡,茉莉要求终止了。不享受。就连实用性都没有。她现在压根不想要二胎。

如今的家,只有早上这顿,是茉莉操刀,一家三口正儿八经坐在饭桌前吃的。中午,三个人三个地方。晚上,基本叫外卖。劲草端着饭盒玩手机。她得喂囡囡。

茉莉也没什么社交。娘家她也不想去,免得招惹是非。唯一的外事活动,就是周末跟榴榴一起送孩子去上各种班。这日,上完亲子英语,闺蜜俩又带孩子转战国学。教国学的夏老师打闺蜜俩跟前经过。榴榴眼馋,嘀咕,“这妈妈们报名,有一半是因为他吧。”

茉莉敲打她,“注意身份。”

“大表哥哪天真跟我散,那我不得重头再来呀。”榴榴打趣。

“这又没信心了。”

“本来有信心的,我婆婆一来,顿时下降。”

茉莉惊讶,说大姨来么。榴榴说来了。茉莉问说什么了,挑你毛病了。榴榴笑笑,“怎么可能,我婆婆现在对我可好可好。”茉莉诧异,说不对啊,她两个妹妹都不算好婆婆,大姨怎么基因突变了。

榴榴道:“她儿子突变,她还不能不突变,我婆婆还指望我能变成妲己,把她这个纣王儿子给缠住呢。”

茉莉明白了。婚姻是张网,能把大表哥拉回正轨。

榴榴继续,“我婆婆那身体,活到哪天可说不定,她老公三棍打不出一个屁,跟儿子也不对付,大表哥以后还不是靠我。”

茉莉说那是。

榴榴忽然小声,“我婆婆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她儿子,正常。”

茉莉倒抽一口冷气。这里是魔都。她当然是最宽容的。可正常两个字从沈榴榴嘴里说出来,顾茉莉眼前立刻浮现出很多具象画面,都是从电影里看到的,那些挣扎、撕扯、痛苦。

榴榴又道:“年轻时候玩,痛快,老了,还不是我给他兜底,我婆婆清楚着呢,她儿子单身的时候,那家具,都跟出土文物似的,那厨房,都跟刚被炸过似的,他能干吗?到老了自己过,准得饿死。”顿一下,“所以,我是功臣,我婆婆还给我塞钱呢。”

听着是喜剧,但话走到心里,茉莉又觉得像是悲剧。

夏老师又打她们身边经过,榴榴再次嘀咕,“年轻就是好,皮紧。”她摸自己的脸,问茉莉,“我是不是该去打点水光针。”

囡囡的书画作品被推荐上了区里的书画墙,茉莉作为学生家长代表,上台演讲,分享教育经验。散会之后,少不了跟夏老师寒暄。夏老师刚理了个寸头,更显五官俊朗。

茉莉两臂端着,微微笑,显得很端庄,“谢谢你啊夏老师,名师出高徒。”

“孩子天赋好,我就是点拨一下。”

“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

夏宇挺直了腰板,“囡囡多才多艺,将来一直能成长为像您一样又漂亮又有气质的大美女。”

也怪了。这话若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茉莉会觉得奉承得有点露骨了,可偏偏从夏老师嘴里冒出来就那么恰当得体,令人信服。茉莉含蓄地笑着。她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真不愧榴榴心痒。单就卖相,劲草若算百里挑一,夏宇就是千里挑一。

茉莉不理解,这么一个可以靠脸吃饭的人,怎么会安于在这么个小培训机构混饭吃。但正是这种反差,格外吸引茉莉——长成这样,是有资本浮夸的,可人家偏偏格外沉稳、儒雅,一身的书香气,有着和年龄不相称的成熟气质。这就稀缺了。这就有意思了。

顾茉莉也不晓得自己是无心还有意,反正,慢慢地,送囡囡上国学课的任务,就全落在她肩上了。有了这种欣赏的眼光,半天总是愉快的。不过,顾茉莉有分寸,她警告自己,不能像榴榴那样,作为一名妇女,一位妈妈,很多东西,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秋高气爽,茉莉恢复健身了。不过现在她不练瑜伽,开始上器械了。找了个健身教练,一周两次,耳提面命地。顾茉莉主要想把自己身上的肉紧一紧,年纪一到,哪哪都松了。每次回去浑身酸疼,茉莉想让劲草给揉揉。劲草就下狠手,疼得茉莉哇哇大叫。

她索性不让他动手了。她觉得朱劲草根本就不想帮她,所以存心错用力道。家里现在整日静悄悄地,除了女儿朗读的声音,就只有劲草游戏声,茉莉不看电视。一到晚上,就躺在床上看韩剧。有几次,茉莉觉得无聊,也打开附近的人,看看周围都什么人。一开不要紧。开了倒胃口。周围的男士,多半是些老头,或者民工,一点没有聊天的动力。顾茉莉果断清除位置退出了。

这天,茉莉刚从器械上下来,一转身,一个熟面孔。她不敢确认,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是国学老师夏宇。近了。他主动往这边走,跟她打招呼。他叫她囡囡妈妈。茉莉不乐意,“叫姐,顾姐。”她现在是大多数年轻人的姐姐。夏宇说:“还是叫顾老师吧。”

茉莉说我又不是你老师。

“礼尚往来,”夏宇的笑容可掬,“你叫我夏老师,我就叫你顾老师。”

茉莉幽默感又回来了,“我能教你什么呢。”

“社会学。”

茉莉笑了,“你这话就很社会了。”

夏宇要请茉莉喝东西。顾茉莉没拒绝。不过甜的触碰到味蕾,她才说这一杯下去,今天都白练了。夏宇说没关系,你的笑声,已经把卡路里都消耗了。

什么?笑声。茉莉这才反省,的确,跟夏宇在一块,笑得有点太多了。而且是那种大笑。不自觉地。发自内心地。这就是年轻人的感染力。没有人不喜欢年轻。没有人会拒绝美的事物。她顾茉莉也一样。不过,一场小聚,她倒是把夏宇的情况摸了个透。好多不用她问,他自自然然就说出来了,哪里毕业的,家里几口人,现在有没有女朋友,什么时候到的上海,未来有什么打算。他真把她当知心姐姐了。于是乎,顾茉莉理所当然以一个老前辈的姿态,煞有介事地给他建议。夏宇唯唯称是。茉莉却觉得未免有点交浅言深。

从茶室出来,顾茉莉觉得街道上的空气都清新了许多。夏宇问要不要送她回家。茉莉很礼貌地拒绝了。她原本想把这段奇遇跟榴榴分享。考虑再三,还是算了。幕后黑手还没浮出水面,过去,她跟海涛吃个饭都能吃出毛病来,现在跟年轻人喝茶,没准能闹出更大的事故。虽然她现在已经没那么在乎劲草的感受,但茉莉还是希望自己的生活平静些,那些偶尔跃起的浪花,还是应该归于生活之海。

周五下班前,茉莉接到老妈电话,吴玉兰让她跟劲草周六回家吃饭。茉莉下意识拒绝,说劲草要加班,她要带囡囡上课。老妈被列为“嫌疑人”后,茉莉几乎不怎么回娘家。哪都不安全。

“我跟劲草说了,他同意,你们明天中午过来。”玉兰又说。

呦呵。都学会先斩后奏了。茉莉还想找理由。吴玉兰却告诉茉莉,她跟顾得茂马上要回老家一趟,暂时可能不回来。茉莉诧异,问回去什么事。玉兰说都是絮絮碴碴的小事,退休一年次的拍照,街道登记,家里水管子漏,楼下投诉了等等。“那也不用暂时不回来。”茉莉还是关心爸爸妈妈的。玉兰笑说:“不用走亲戚看朋友啦。”茉莉的心这才放下来。

晚上到家,她问劲草。劲草说知道明天吃饭的事。丈母娘还好,一去见老丈人,朱劲草就紧张。虽然他在上海滩混,但跟得茂比,他的事业差太多了。如果说顾得茂是狮子头领,朱劲草顶多是初出茅庐的小狮子。

“你爸没什么事吧。”劲草问茉莉。

“有事你就不去了么。”茉莉抬杠。

“我是怕他找我事。”

“你行得端坐得正,他能找你什么事。”

这就是现在茉莉和劲草的谈话模式。一言不合,就抬杠。“少说话,多喝酒。”茉莉叮嘱丈夫。在老爸面前,朱劲草也就陪喝酒这一点功能。

饭菜是十足丰富。看得出来,这一顿,吴玉兰是下了工夫的。真是告别宴会。顾得茂三杯小酒下肚,话又多起来。劲草奉承着。得茂把自己的奋斗史梳理了一遍,末末了,才对茉莉,“多亏你外公,慧眼识英雄。”玉兰打趣,“没有慧眼,英雄还是英雄。”

得茂竖大拇指,还是对茉莉,“你妈妈的这个耐性,这个品德,这个能力,都是一等一,你要跟你妈学。”茉莉嗔,说学着呢。玉兰见女儿不高兴,把话岔开,问劲草他表哥表弟现在怎么样。劲草一时不晓得从何说起。茉莉接过话说:“表哥和风细雨,表弟暴风骤雨。”玉兰、得茂问怎么回事。茉莉便把牵牛和文萱,要离,不离,后来到底离不离的事给说了。玉兰问如果不离,女方有什么好处不。

“没什么好处。”茉莉说。

“那不是白忙。”玉兰笑。

“妈,要不要这么现实。”

玉兰不徐不疾道:“谈感情,那就谈感情,如果没有感情,谈合作,那就得现实,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公平交易。”顾得茂好奇,又问了问细节。劲草仔细叙述了。饭后洗碗,茉莉给老妈搭把手。玉兰偷偷问茉莉后续收到过短信么。茉莉说没有。又问:“你收到了?”

吴玉兰说她也没收到。

临出门,囡囡不晓得在哪里看到动漫书,非嚷嚷着要买。茉莉批评女儿,说家里那么书,儿童读物、漫画,都放着不看。顾得茂插话说:“去吧,我买,茉茉,我记得你小时候最爱看皮皮鲁、鲁西西了。”顾茉莉满肚子心事,没过脑子,收拾好东西,带孩子出门了。

回目录:《小日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2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3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4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5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