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43章

所属书籍: 小日子

消息是从波波姐那拿的。茉莉没问爸妈,也没跟劲草透露。不过,她认为波波姐也是挑着说的,应该有所隐瞒。茉莉的感觉是,波波姐在为亡父的名节负责。不过好在住址确定了,就可以顺藤摸瓜。

为避免暴露,茉莉找海涛帮忙,让他派了个做事稳妥的小孩,盯梢。终于找到高夏菁目前的工作单位。高还在金融系统。一家中型银行。海涛查到高三个月前刚从匈牙利回来——她被外派欧洲一段时间。他还查到了高夏菁的入职时间。茉莉算算,正好是她对劲草行凶之后。

怎么会这么巧呢,行凶后,立刻找到了新工作,而且从一个大堂业务员,直接成为海外拓展部的主管,自谋职业也没那么好运气吧。里头有猫腻。可是,抓不到实锤,就没法跟高对质。她现在不能去找高夏菁。一旦打草惊蛇,万一人立刻又消失了呢。

茉莉想得脑袋疼,但她又不愿意跟劲草或者父母说。这日,榴榴带囝囝找囡囡,茉莉忍不住跟她漏了点口风。让闺蜜给她当狗头军师。

榴榴想了想,说:“有没有可能是一种交换呢。”

“什么交换?”

“要注意她入职的时机,是在陷害劲草之后,也就是说,她这边陷害,那边就入职了,像不像交换?完成任务,获得奖赏。”榴榴打了个响指。

茉莉若有所思。

“她的新单位,跟廖伯伯,可能有交集么。”

茉莉说的确是廖伯伯深耕的领域。

“那就对了。”榴榴推理完毕,开始喝奶茶。

“你的意思是,廖伯伯授意高夏菁?”

“是。”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有人拜托他帮忙。”

脑中一道闪电劈过。茉莉浑身抖了一下。她下意识说出两个字,“我妈。”说完她自己都吓一跳。是,她怀疑过吴玉兰,母女俩也闹过不愉快,但过去她只是觉得老妈发发匿名短信而已,现在呢,这可是一大盘棋!是标准的恐怖片!简直比《卧虎藏龙》里的碧眼狐狸心机还深!再往下想,吴玉兰为什么要这样呢?离不开她?要拆散她和劲草,可既然如此,当初何必让她找对象,何必同意她跟劲草结婚,何必等到现在才苦心拆散?!如果高夏菁陷害劲草真的是吴玉兰运作,让廖伯伯从中指使,那就太可怕了。

茉莉无法理解的是,强奸指认关乎一个女人的名誉,高夏菁会那么容易“就范”么,换位思考,即便是答应帮忙换工作,她顾茉莉也不会干这种事。也可能她理解不了单亲妈妈的处境……顾茉莉僵在那儿,没往下点评。如果是关吴玉兰,那就是家丑,跟沈榴榴都不好再分析下去了。

谁知榴榴却兀自分析道:“也许高小姐有把柄在对方手上,一份工作,不是作恶的充要条件,但如果加上把柄,就合理多了。”茉莉忍不住开口,“高夏菁有黑历史?”沈榴榴幽幽地说:“活在这个世界上,又到了这个年纪,谁没有点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查!给我狠狠地查!

茉莉几乎动用了所有可能的人脉,誓要把高夏菁查个底朝天。这其中,陈海涛出力最多,虽然来上海时间不长,但手段却十分高明,尤其金融系统,他是很有点关系的。茉莉求助,海涛的话也丢得漂亮,“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嚯,茉莉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当初见面,一点暧昧没有,如今却隐隐约约有点粉红色的味道了。可是,大敌当前,茉莉也顾不上羞涩,抓主要矛盾。没多久,该用的劲都用上了,结论是:高夏菁可能有问题。她调进银行,的确是廖川平牵的线。再往前,她做理财经理,似乎没什么大问题;更前一份工作,做保险业务员,好像给人返过点。这属于突破行业底线,但时过境迁,证据很难拿到;更早一点,她做过会计,她所在部门的总会计师,和所属单位的总经理,都被抓了。她却全身而退。唯一出大问题的点估计在这里。只不过,没有证据,就没法当面指认,或者说拿不住她。

千头万绪,顾茉莉捋不清楚。她想得入神,坐在沙发上发呆。劲草拿手在她眼前晃晃,“没事吧。”他还知道关心妻子。茉莉说没事。

劲草又问:“单位有事了?”

茉莉顺势说:“还不是米娜那个王八蛋。”

劲草愤然,“就没人治得了她么,这人有黑底没有,实在不行,举报她。”

举报。很好。这两个字从劲草的嘴巴里说出,生生砸进茉莉的脑袋莉。她是不是可以举报高夏菁呢——不是真举报,是扬言举报,诈她一下,如果她心里有鬼,没准会露出马脚。

真等不了了。如果硬等确凿证据,很可能一等就是一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到时候局面成什么样,就又难说了。而且她顾茉莉的忍耐力实在有限。万一高夏菁又跑了。那估计很难再找到她。或者她又外派了,出国了……不不不,还是应该立刻行动。

出击前茉莉是做好了充分准备的。跟劲草打招呼,说要去马当路,随时联系。她又找来榴榴,让她在马当路高夏菁楼下埋伏。一旦有什么情况,随时冲上来——茉莉担心万一发生暴力事件,她不是高夏菁的对手,有了榴榴帮忙,放心多了。

“别跟大表哥说。”茉莉叮嘱榴榴。沈榴榴请她放心,汪凌霄已经带着孩子去黄山看奶奶了。

茉莉站在高夏菁家楼道门口了。几次调研,她已经知晓高某人住在三楼一号门。说实话,茉莉有点紧张。良家妇女,从未做过这种事,她就是嘴巴厉害,真要撕起来,恐怕战不过三个回合。

是下班时间了。这楼栋里多半住的老人。有人上下楼,都朝茉莉看看。顾茉莉背过脸,或者实在不好意思,就自言自语说是亲戚。约莫六点钟左右。楼梯口穿来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茉莉全身皮一紧。整个人半秒钟调整到战时状态。

楼梯口一转。高夏菁出现了。

美艳如昔。

顾茉莉稍息步站着。居高临下,仿若天神,誓要在气势上压对手一头。

高夏菁站定了。跟着,果果也冒出头。见到茉莉,他率先礼貌地叫了一声阿姨。茉莉顿时收敛点气场。对高夏菁她不留情面,孩子是无辜的。高夏菁拉着果果上楼。她打开门,叮嘱果果先做作业。她说妈妈下去买点东西。跟着退出来,真像地下党接头似的,对茉莉点点头,小声说借一步说话。

弄堂口小马路上有个蓝梧桐咖啡店。顾茉莉有点意外,她气势汹汹地来了,打架的准备都做好了。高某人却四两拨千斤地要请她喝咖啡。茉莉佩服她的大心脏。也是,强奸骗局都能做出来的女人,还要什么脸,还要什么皮。跟这种女人比,她顾茉莉还是太过良家。

茉莉迅速给榴榴发了定位,又说情况有变,见机行事。高夏菁不徐不疾得搅拌着咖啡,一抬头道:“你想怎么样。”

好笑了。

茉莉随即道:“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么。”

高夏菁又说:“这世界上很多事情是没法讲理的,你找我,最终也不过自寻烦恼。”

“东躲西藏很辛苦吧。”茉莉怪笑着。

“我们是朋友。”

“我没你这样的朋友!”

高夏菁沉默一会儿,“茉茉,你听我一句劝,你现在要管控的是你老公,你用脚趾头想一想,你老公那种卖相,就算他心如止水,也会有人小姑娘往上冲的。”

“你承认了?”茉莉打断她,反问。

“我说的都是事实,我是受害者。”高夏菁咬住了。

这女人。不见黄河不死心。那么好,茉莉要拿出杀手锏了。 顾茉莉呵呵笑。这笑容都是她演练好的,以表示不屑,轻蔑,“世界好小哦。”

“说小小,说大也大,”高夏菁口气软了,“放下心魔,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强,你抄《心经》么。”

还好意思说抄经。假慈悲。

茉莉继续自己的节奏,“廖伯伯去世,你给了多少?”

重磅炸弹!高夏菁的脸色终于变了。

茉莉悠然地,“从那个小银行发展到匈牙利外派,很辛苦吧。”

话音还没落,高夏菁便站了起来,转身,大踏步往外走。茉莉连忙追过去,捉住她胳膊,厉声道:“做那么多亏心事就不怕做噩梦吗?!”

高甩胳膊,说跟你没关系。

茉莉快速道:“我们家跟廖伯伯是世交你以为人去世了死无对证波波姐告诉我不少还有你过去那些黑底举报你十次都不为过……材料我已经搞到了你试试看你就是孙悟空也逃不过共产党的五指山……!”

共产党都搬出来了。

此话一出,高夏菁情绪真崩溃了。

一转脸,泪水夺眶而出,她对茉莉半哀求半嚷叫,“杀人不过头点地!我不能受你们两代人的欺负!”

这话怎么这话耳熟,两代人,欺负……是《雷雨》里台词?好笑,你又不是繁漪。繁漪都没你那么混蛋!

茉莉一晃神,手上没抓牢,高夏菁快跑出去,不顾往来车辆,横穿马路。茉莉想追,却被车挡着,等车子过去,人却不见了。

沈榴榴来了。她问茉莉有没有受伤。

茉莉顾不上答她,脑子快速运转着,两代人?莫非……?逻辑线条搭起来了。事情明朗多了。只是,逻辑一通,茉莉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两代人,显然不是廖伯伯,茉莉估计,十之八九指向的是她老妈吴玉兰。基本的逻辑走向是:吴玉兰找廖伯伯,廖伯伯找高夏菁,高夏菁接受任务,设局坑害劲草,目的是捣散他们夫妻。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高夏菁最后愿意和解。因为劲草根本就没对她有任何想法!一切都是谎言,都是骗局!可是,吴玉兰为什么要这样做?!

茉莉突然想到了她被搬到上海的闺房……那一片粉红,现在看来,根本就是温柔牢笼。这令人窒息的爱!这恐怖的母亲!为了让她离婚,煞费苦心!原来此前的怀疑都是对的!汪凌霄(或者刘阳)发匿名短信后,吴玉兰将计就计,连连发消息挑拨,失败之后,再下一剂猛药,通过廖伯伯,恩威并施,动用高夏菁这颗棋子……茉莉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魂像被抽空了。

榴榴晃了晃茉莉胳膊,问她没事吧。

顾茉莉这才回魂,“没事,我回家一趟。”榴榴说我送你。顾茉莉说不用,她自己能行,因为她要回的,是江苏老家。

回目录:《小日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2九重紫作者:吱吱 3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4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5云中歌3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